什么意思?

  他是在跟我说话?我眯着眼睛扭头朝程不悔瞅去,她那双空洞的眼睛同样迷惑的望着我。

  没别人啊?看来他真的是个疯子,为什么说是我把他关进来的?

  于是我试探性的指了指自己:“大爷,你在跟我说话?”

  老头嘿嘿一笑:“看来我认错人了,几十年了,我确实已经记不得他长的什么样子了。”

  我恍然大悟的同时心里拔凉,他什么意思?他说他被关在这里几十年了?

  那岂不是说,这里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我脸色铁青的问他:“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老头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嘿嘿笑着说:“假的,都是假的,混小子你以为你是困住了我,其实大家都一样,都一样!”

  程不悔扯了扯我的手,对我小声说:“这老头是个疯子,他的话不能信。”

  我嗯了一声,心里烦躁的很,感觉原本绝望的心里被这起起落落的感觉给磨完了。

  这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我放声大吼了一声,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头顶上,我本来以为是落叶,可仔细一想,这周围好像并没有树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掏出了手电筒,对着地上照了照,忽然发现地上好像有一个折叠的蝴蝶?

  小妮子也看到了,蹲下身子将那小蝴蝶捡了起来,那老头在旁边捂着眼睛骂骂咧咧的让我把手电关掉!

  我赶紧让不悔打开小蝴蝶,仔细的盯着纸条看了一下,纸条上面写了一行竖着的潦草小字‘你们在冥伞里,往回穿过四十九个门,那里是伞尖的位置!切记,不要相信在里面遇到任何东西的话!’啊?

  我跟不悔对视了一眼,赶紧将小纸条藏了起来,然后熄灭了灯!

  可当我们抬头的时候,发现那老头正站在我们的身边!

  他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随后嘿嘿的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说完后,扑的一声,就不见了!

  这?

  诺大的燕院子里,留下了我跟程不悔俩大眼瞪着小眼,脸上布满了惊讶。

  我们在冥伞里?这冥伞又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我们要找的黑伞?

  想到刚才那神秘的老头,我心里就有些不寒而栗,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随后我俩前后花了大约两三个小时,终于在累的走不动的时候,来到了第四十九双核大庙的院子里,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象跟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

  要说唯一不同的是,这个院子里的怨气重的有些离谱,感觉连呼吸都是稠哒哒的。

  虽然不知道那纸条是谁写的,又是怎么落在我身上的,可那毕竟是我们唯一能够出去的希望,所以哪怕真的有危险,我们也是来了。

  怪的是,一路上,我们什么都没遇到,甚至说,连之前的老头都不见了。

  我俩站在第四十八双河大庙与四十九的衔接口间,望着眼前的纸条上指定的双河大庙,伞尖?

  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出不去了,这或许真的就是纸条上所说冥伞中的世界,因为我们最开始是从双核大庙进来的,所以它在我们眼中就变成双核大庙的样子,或许在老头眼里又是一番景象,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不管通过多少双河大庙,都会见到他。可消失前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

  那我们究竟该怎么离开呢?

  我询问小妮子,我们该怎么办?

  她迟疑了下,说如果说咱们真的是在那把伞里,那我们现在就不应该把自己想象成在双河大庙里,按照我的理解,那伞中其实就像是一个圆形的迷宫,里面有无数个独立的小空间,两个之间由一个通道衔接,也就是我们所穿过的门,这在我们眼里或许是门,但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个通道。从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面没有门的围墙来看,这些个独立的空间是有边缘的,而按照纸条上说明的,往前走到第四十九个庙宇,就是冥伞的伞尖,那就说明这第四十九个空间就有离开这里的通道!

  我嗯了一声,说跟我想的差不多,不过我担心这里有古怪。

  她叹了口气说:“别想那么多了,既然真的有办法可以离开,怎么着,咱们都得搏一搏,你也听之前那老头说的了,他可是被困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我沉沉的嗯了一声,然后牵起了她的手,就往第四十九间大殿走去。

  一路走到大殿门口,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直到我们打开大殿的门,眼前黑可以说手伸到眼睛前都看不见!

  我微微眯着眼睛,朝里面望去,摇了摇头,然后摸了摸口袋,取出了手电筒,朝里面照去。

  果然!大殿里并没有大佛!

  咦?那里怎么有个洞?

  难道是?

  我刚想走进去,身后的程不悔猛的将我拉了出来,我问她怎么了?

  她摇头说:“你忘了?那个洞是什么?”

  我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把那一茬给忘了!

  地狱之门啊!

  可不进去,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一直这么干巴着眼望着?

  &l看正N…版L章节&*上酷匠网◎

  我眯着眼睛,往那地洞上瞅,忽然里面好像伸出了一只手!

  那是?

  我跟程不悔同时身体颤了一下,随后就见里面居然爬出了一个人?

  好像还是个女人?

  那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她显然没意料到有光线照着她,哎呀一声,用宽大的袖子遮挡了一下,随后缓缓的露出了头,居然是晨晨!

  这?她怎么会在这?

  这不禁让我想到之前那鬼迎亲时大花轿里坐着的新娘子!不就是她吗?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她因为光线的原因,根本看不清我们是谁,冷冷的问了声:“你们是谁?”

  没错!

  是晨晨,是她的声音,说着我就想走进去,小妮子又拽住了我的胳膊,我皱了皱眉头问她又怎么了?

  她小声的问我认识她?

  我有些痛苦的说:“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字硬是没说出来,或许我已经从失去她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吧。我不知道,谁又知道呢?

  小妮子沉声说:“不对!我感觉这女的不像是人,你看她的脚?”

  嗯。

  我淡淡的看了眼晨晨的脚,微微苦笑,随后缓缓的朝她走了过去。

  小妮子有些气结道:“你看她没有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