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回事儿?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身边的秦芳居然同样的说了同样的说了句:“程生,你身边是谁?”

  不仅仅是这样,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居然在我的耳边犹如回声一般的连续响起了好几遍!

  我整个人就像被电流过了一遍,朝前面望去,依稀好像能看到迷雾中的我好像正拉着一只骷髅般的手!

  那是我?

  那我们的身后是?

  我跟身边的秦芳几乎同时扭过头,朝后面看,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我们的身后居然也跟着一对我们扭头朝后面看,那身影和衣服跟我们的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我跟秦芳俩震惊的对视了一下,而我用左眼的余光扫了一下,前面那一对我们,他们俩居然跟我们一样的在相视!右眼的余光则看到同样的场景,其中的‘我’正以同样的细微余光瞄我们?

  这?怎么会有另外两个我和一个秦芳?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当初偷拍王x的时候,明明看到她被杀死了,可后来居然又出现了,难道这跟那个一样?

  可感觉又不一样,虽然我很明显的听到了两个以上秦芳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松开了秦芳的手!

  而她看我的眼神也变的恐惧了起来,可就当我们的手松开后的下一刻!

  忽然从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只惨白的手朝我身边的秦芳肩膀抓了过去!在我惊恐的大吼声中,秦芳被那只手抓进了浓雾中,消失了,不仅我身边的秦芳消失了,就连我身后的那一对我,和前方那个拉着骷髅的手也同时消失了。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和远处高耸入天际的六座青铜人像了,耳边不停的传来自己的大吼声所产生的回声。

  我粗喘着气,开始意识到,自己怎么那么愚蠢的松开了手,可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害死了她!

  一个人在空旷的山上所恐惧的不是鬼也不是黑,而是对未知所要发生的事情的各种幻想,这是唯物主义者善用欺骗自己的方法。

  可事实上,有些时候确实如此,但那样的解释太片面,因为我恐惧的不仅仅是对未知所要发生的事情各种幻想,更多的是,我对一个原本跟这件事情没有纠葛的女孩就这样死了。

  T\更~2新*最快~F上酷“K匠网~

  愧疚的情绪出现在我的身上,我大声的喊着秦芳的名字,可除了我自己的回声外,根本听不到任何回应的声音。

  我有些痛苦的蹲在了地上,随后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秦芳的尖叫声:程生,快走!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一咬牙,闷着头朝着浓雾中冲了进去,而我的方向,正是之前她对我说的那个方向!

  当我冲进浓雾的深处后,我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脚,在惯性的作用下,我朝飞了出去,我的头好像撞到了草丛里,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失去了方向感!

  我傻愣愣的站在了草丛前,我使劲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乱,绝对不能乱!我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在原地没敢动,想等等看会不会再有什么动静,可等了大约两三分钟,也没听到任何声音,死一样的寂静!渐渐的我有些着急的同时思维在快速的旋转,忽然想到草丛?我用叫踩了踩前面确实是一丛草?

  我蹲下了身子,想起前几天第一次回程村的时候的情节,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

  我深吸了口气,按照记忆朝旁边走,刚走了三步,忽然我的脚踩到了湿滑的泥巴?

  我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里面的脚下的泥巴,一股子抽淤泥味道。没错了,我应该是站在一个池塘边!

  我没敢在往前旁边走,因为我记得那个池塘很深,像我这样水性平平的人,在这种程度的浓雾下掉进水里,几乎就决定生死了。

  我矮下身子,几乎是用四肢朝地的在地上爬着往前走,按照记忆中,池塘的位置是在村口的西北方,那么我只要背靠池塘东北方向走的话,那就肯定是进程村的路了。

  可我不能确定那个东西是不是抓着秦芳往程村的方向去的,焦灼之中的抉择,对于我这种略微有些选择强迫症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最终,我选择按照本能的推测和记忆中的路线朝有可能是程村的方向走。

  这一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我的视野中那座离我最近的青铜巨人像似乎似乎和我的距离一直没变。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我其实一直都在原地打转?

  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怎么办?怎么办??

  一股油然而生的无奈感充斥在了我的心头,这到底是不是程村?

  我已经开始对自己的世界观开始产生怀疑了,虽然如此,但我心里却知道,这是程村,这是程村,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导致变成现在这样情况的。

  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我回忆之前的种种情景,包括三叔在病房中说的,我依稀记得她好像说在说一个女人?我努力的回忆当时三叔的表情和说话时的语气,他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表情惊恐的喃喃自语:“那女的,那女的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然后他当天晚上就来了程村,之后秦芳说她遇到一个正在刨她妈坟的道士,那个道士会不会就是三叔?可三叔怎么会去刨她妈的坟呢?最后好像坟里是空的。

  我将这一切反反复复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终得到了唯一可能的线索,那就是,三叔所说的那个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女的,其实就是秦芳她妈!然后他为了佐证自己的猜测,跑去刨了她的坟,恰巧被去上坟的秦芳给看到,然后他们发现坟是空的,秦芳以为三叔盗了她妈妈的尸体,可能是想报警,三叔就把她打昏过去,然后送出了村。

  那秦芳她妈的尸体去哪儿了?三叔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她?三叔送走秦芳后,整个程村就变成现在我眼中的这种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而在别人眼中直接就是消失了的模样?

  就在我无奈的想用思考来分散绝望情绪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