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

  我感觉胸口像是被重锤锤击了一下那种感觉,而金晶则还没从秦芳的话中反应过来。司机师傅在后面催促着问我们还走不走啊,不走他就回去了。

  我倒吸了口凉气,对金晶跟秦芳说,让她跟着车去找一个人,随后我把芳姨的地址留给说给司机听,司机说那边他熟。金晶说要跟我一起去,我说让她一直要帮我联系芳姨,不因为别的,就说我那一身类似于金刚身的符文,就可以看出芳姨不是一般人。而且,她对程村的事情多少有些了解。

  金晶点头说好,然后让我小心点,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秦芳说程村都没了还去干吗?

  我说那里是我家,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程村的方向走。

  刚走没几步,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有些好奇的扭头一看,居然是秦芳。

  我问她怎么没走?她说她没想到我家就在程村,之前听我说在独山,还以为我是独山人呢。

  我说程村那边很危险,你不应该来的。

  她却是微微一笑,望着我:“你就不怕?”

  我说我当然怕,可我更怕亲近的人一个个消失。

  听到消失,她赶了几步跟我并排,然后问我:“你相信会有消失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我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说:“我相信,因为我遇到过。”

  她有些诧异,问我那为什么还要去?难道不相信她的话?

  我摇头说不是不相信,我只是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我得去验证一下我的想法。

  她若有所思了点了下头,没询问什么。朝我身边靠了靠,可能是因为怕黑是女孩子天性吧。

  天渐渐暗下去了,因为赶路的原因,我们走的非常的快,大约二十来分钟就赶到了村头。

  当时我几乎惊呆了,可惊诧的同时,我也忽然明白了太爷爷的用意。

  没错,天眼!

  在秦芳眼中的消失,其实并不是所谓的消失,只是她看不见而已,但实际上程村的轮廓还是在我的视线中,只不过被浓浓的雾气所掩盖了,而在浓雾中似乎有六座高的有些让人无法相信会存在于这个世上的青铜巨人像!

  更b新》最快、上酷匠c网C

  我不清楚这些雾气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更不明白那些青铜巨人像是真实的还是因为压抑而产生的幻觉,可我知道三叔一定还在里面!

  我绝不相信他会死。

  秦芳扭过头看我望着程村的方向发呆,问我在想什么?

  我深吸了口气,甩了甩头,挥去心里的压抑感,对她说:“程村还在!”

  秦芳瞪着眼睛,微微张着嘴,显然对我所说的话非常吃惊:“你能看到?”

  我点头,说:“我太爷爷帮我开了天眼,虽然能看到,但我看不穿。”随后我将所看到的景象描述给她听,

  她听完后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无法解释,真的无法解释了,那我们该怎么办?还要进去吗?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想了一下自己身上,似乎除了太爷爷给的天眼外,就没有其他有帮助的了,包括我那不上进的脑子。

  我掏出手机想拨通金晶的电话,可手机显示没有信号。秦芳摇头说:这附近都没有信号的。”

  我问她有没有可以辨别方向的东西?她想了一下,抬起左手胳膊,亮出了雪白的手腕上一块带着指南针的手表。

  我点头,说进去看看?

  秦芳有些犹豫,我说,那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

  她看了看周围,黑蒙蒙的,不时还会有怪鸟的叫声,摇头说:还是一起进去吧。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那张有些恐惧的脸上,透着些许坚强。

  我俩因为都没带手电,所以只能缓缓的前行。

  走到那层浓雾面前,我警觉的用树枝朝里面划拉了一下,没有任何阻隔,可能见到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根本不敢踏足进去。以前那家办丧事人家的屋子只能依稀看到些许轮廓。

  就在我们俩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那屋子门口好像有个黑影一闪而过,我感觉那人影有些眼熟,好像是二叔?

  情况紧急之下,我朝里面大喊了一声三叔?

  没想到的是,那人影居然顿了一下,然后朝我们这边缓缓的靠近,只是当我快要看到他那张脸孔的时候,他却飞快的转身往里面跑了?

  他怎么了?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朝里面追了进去,秦芳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我俩几乎是同时踏入了雾区,当然她应该是踏入了一块跟我所看到的不同的地方。踏入雾区后,并没有太多异常的感觉,只能感觉到温度下降了不少,有点儿阴冷。我凭借着不多的视野拉着秦芳朝那栋办丧事的人家屋子里走过去。

  来到门口,我能看到屋子里的大桌子之类的家具大体的轮廓,正想朝里面走,秦芳却拉住了我的胳膊说,不行!前面是山墙啊!

  我摇头说不是,你看到的应该是幻想,然后就朝前面走,刚抬脚,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这怎么回事?居然真的提到了类似于山墙的东西?

  我的心一下就跌倒了谷底。

  秦芳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摸近在咫尺,却只能在触觉上感受到的山墙,可在我的视野中,前面是空的,离我们不到两米外就是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太爷爷给我开的天眼有问题?

  这样的念头在我内心里一滋生就被我立即掐灭了,这不可能,那可是用他的命给我开的啊,怎么可能没有作用不说比正常人还不如?这里面肯定有其它的原因!

  秦芳指了指侧面说,那边好像有一条路,我们进去看看吧?

  我有些迟疑,因为我眼中她指的方向好像是朝老槐树那边的,我记忆中那边好像并不是通向程村,而是朝着一个池塘?

  我正迟疑着,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呼声:“程生,你身边的是谁?”

  我大脑嗡了一下,因为那来自于我们身后的声音,居然是秦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