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将那尊双面青铜人像拿在了手上,另一只手将我拽了起来,然后让我跟在他的后面。

  我闷着头跟在他身后,不知道他想干嘛。

  走出太爷爷的屋,他单手推开了我家的门,然后朝外面走。

  让人惊诧的是,原本浓郁的怨气像是非常惧怕那青铜像一般,纷纷让路,从而出现了一幕奇景,那就是以三叔为中心方圆三米开外怨气不入,这样一来,我感觉周身那种窒息感大减,非常的舒适。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三叔居然是朝我家老祠堂方向去的。

  拐过我家的墙壁,三叔让我打开手电,我从口袋里摸出手电,跟在他身后,上了山坡,山坡不高,原本春天应该是郁郁葱葱一片绿的景象,现如今满是荒凉。

  太爷爷走了,二叔不知死活,我父母家人都逃去了双河大庙,我真不明白我是不是应该回来了。

  我跟在三叔的后面,越是靠近祠堂怨气越重,这根本无法想象,从而来的这么多怨气?

  用手电远远照向破旧的祠堂,我可以毫不夸张的用黑气冲天来形容那边的景象,看我的腿都开始发颤,我的内心在排斥那个地方,特别是符文金身被破了后,我的胆气变的小了。

  可我却知道,现在除了三叔身边,哪儿都不安全。

  大约走了五六分钟,我们终于靠近了祠堂。

  祠堂左侧已经塌了,应该是之前他们挖塌的,怨气就像是出了烟囱了烟一般从里面呼呼的往外冒。

  三叔一身道袍被刮了起来,颇为有些仙风道骨,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对那冒着滚滚怨气的地方相当的忌惮!

  这样一想,我开始害怕了起来,是那发自内心的恐惧感,于是开口问三叔:三叔,咱们来这儿干啥?

  三叔没扭头,淡淡的说:那里是一个通往地狱的入口,原本赤棺挡住了所有怨气,可没想到的是,程家出了家贼里应外合盗走了镇压赤棺上的八面浮屠,导致那赤棺中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跑了出来,挪走了赤棺,下面的怨气因为没有赤棺的阻挡,毫无顾忌的往外跑。

  我深吸了口气,之前虽然也了解一些,可我一直以为怨气是从赤棺中流出来的,没想到居然是从赤棺之下的洞穴里,更想不到的是,村长大爷他们盗走的是镇压赤棺的八面浮屠。

  关于这八面浮屠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只是三叔没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

  他在祠堂外,看了一会儿,然后让我跟紧他,千万不能踏出他身外三米,要不然会被很危险。

  我点了点头,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力求和他同样步伐,只是三叔走路的步伐实在是难学,没走两步,我就感觉学不来了。

  走到祠堂门前,三叔单手推开祠堂的木门,可能是因为是老祠堂很少有人过来,门轴发出了一阵古怪难听的声音。吱吱呀呀的缓缓的被推开。

  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三叔在前面用宽大的道袍袖子挥了挥,然后小心翼翼的跨了进去。

  我随后紧跟着踏了进去,用手电对着四周照了照,往左边大部分已经垮塌,一片狼藉,三叔所说的那个洞我并没有看到。正前方原本是摆放程家列祖列宗灵位的贡台上,灵位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好不凄惨。

  左边则是摆放家谱的一个木质的柜子,我只记得小时候入族谱的时候见过一次。正想着三叔进来到底想干嘛的时候,不好!

  猛然间,他拉着我的胳膊朝门外退了出去,轰隆一声闷响,我感觉整个祠堂都被震的发颤,大红色的赤棺出现在我们之前所在的位置。随后被一团黑气悬空托起。

  我的心怦怦乱跳,好险!

  三叔伸手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布条,将那尊双面青铜人像紧紧的绑在了自己的背上,然后再次对我说了句跟紧他。

  我点头说好,他扭过头左手一使力,低喝了一声:青龙!

  我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手电照在那口赤棺上,没敢分心去看青龙,只是下一刻青龙就像一根飞驰的箭一般,出现在了赤棺之上。不到一秒钟后,发出了一阵吇吇声像被开水烫了一般跳了起来,飞快的回到了三叔的胳膊上。

  我心里忽然浮起了不好的预感,在我眼中神奇无比的青龙碰都不敢碰赤棺?

  这赤棺到底是什么?

  没人会回答我的问题,只能从三叔身上无风而起的道袍上与周围飞速被吸收的怨气上看出来,那赤棺的威力。

  我忍不住出声问三叔怎么办?

  三叔没回答我,而是快速的将手探进了口袋里,抬手一抹,手中居然出现了一把铜钱剑?

  魔术?

  如果不是在那样紧张的关头,我肯定会这样认为了,可面对随时可能要人命的赤棺,我没办法乱想。

  他仰头从嘴里喷出了一口血在那铜钱剑上,随后将铜钱剑狠狠的抛向了赤棺上,铜钱剑砸在赤棺上被砸的四散,就在我认为这招没用的时候,三叔快速的朝赤棺冲了过去,大袖一挥,原本一直悬空的赤棺砰咚一声被压在了地上!

  我正被眼前的一幕看的发呆的时候,忽然发现背后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

  更!新¤最/&快上R2酷W匠6网TX

  这才想到,我居然离开了三叔三米之外。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机会,那只惨白的手肋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往后拖!

  那手冰凉的想冰一般,却力大无比,时间像是忽然间被拉长变慢了,我只能无力的望着三叔蹲在祠堂里的赤棺上,朝我大喊小心!

  随后,感觉自己像是被扯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而我身下冰冷僵硬的触感告诉我,那只手的主人就是之前加工厂出现的那个大肚子红袄女人,不女尸!

  呼啦一声响,我眼前一片漆黑,而我后背下那具女尸的手紧了紧我的脖子,一条湿哒哒的舌头,伸向了我的耳朵里。

  我拼命的想挣扎,可却无力的发现自己的手脚根本不再受我控制了,随后另一只冰冷的手伸入了我的大腿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