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我正准备起身去开门,二叔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随即太爷爷关上了灯。

  那敲门声嘎然而止了。

  我心里一紧,这到底怎么回事?门外是谁?

  二叔却捂住我的嘴,把我按蹲下,身后传来太爷爷低沉的沙哑声:生子,待会儿谁叫你,都别答应。

  我点头说好。

  太爷爷话刚落音,窗外开始人头晃动,好像有很多人的样子。

  “爷爷,你在里面吗?”

  爸?

  我瞪着眼睛,望着窗外的黑影,那黑影像是想开窗户似的,居然是我爸?

  我眼睛有些湿润,好几年没听到他的声音了,我真的有些冲动想喊一声。可想起太爷爷刚说的话,我忍着没敢吭声。

  太爷爷当然没有回答,我二叔则紧紧的攥着我的胳膊,像是在冷笑。

  那黑影见没人回答他,又被另外一个黑影给挤开:“虎子,我是你妈,给妈开开门!”

  我二叔低声骂了一句:就你也配!我还是你爹呢!

  你也配?我忽然想到之前我在路上被迷了道儿那会儿,二叔也是这样骂野坟里的那脏东西的。难道说外面其实是鬼?

  太爷爷在后面用烟枪敲了他一下,他才住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能给我答案,外面人影又开始换了,几乎把我家的亲人都换了一遍。

  就这样,外面沉寂了片刻后,我很明显能听到二叔松了口气。

  就在我们都以为结束了的时候,窗户外面传来了一阵嘿嘿的傻笑声。

  听那声音,是二奶奶?

  太爷爷说了声不好!

  砰的一声,玻璃制的窗户被撞碎!一颗人头从里面探了进来,是二奶奶!

  我二叔一把将我从身边推到我太爷爷的床上,然后快速的从地上提起了一把长板凳就往那人头上砸去!

  我太爷爷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大吼了一声:混小子,那你是二妈!

  二叔手中的板凳,被他硬生生的停在了那人头上,却见那人头方向,快速的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像一只蛇一样,抓住了我二叔手中的长板凳顺着板凳缠住了二叔的胳膊,硬生生的将二叔从窗户里拉了出去!

  我被吓傻了,连动都没动一下,太爷爷又气又急,可他没有双腿,根本来不及做什么。

  二叔被拉出去后,那颗二奶奶的人头也同时消失,随后外面安静了下来!

  太爷爷懊悔的摇了摇头,说虎子完了。

  二叔死了吗?

  我根本无法接受刚才还能有说有笑的二叔忽然就这么死了。

  我头脑一热,从床上爬起来,太爷爷喝斥我,问我干啥?

  我说我要去找二叔!

  太爷爷说我出去除了送死,根本没有其他作用。

  我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三年前,晨晨为了保护我,将我从车轮下推开,我生她死。

  三年后的今天二叔同样为了保护我而死,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么多的事情,我却只能眼巴巴的等着别人来救?

  为什么?

  忽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陌生却听着很舒适的声音:因为你是个废物。

  我是废物,我真的是废物!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那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死吧,死了就没有烦恼了。

  是的,死了就没有烦恼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后,会觉得特别的舒服,很像是被解脱了一般的舒服。

  突然,我的脸上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耳边同时传来了一个低沉嘶哑的呼唤声:生子!

  那声音却被随后那温暖的安抚声,给掩盖了。

  那是谁的声音?为什么我会那么熟悉?

  那个陌生的安抚声,却一直劝我去死。

  忽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女孩,是晨晨!她怎么来了?

  晨晨还是那么的美丽,我依稀记得那年她递给我布娃娃时的微笑,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美。

  我问她:你怎么来了?

  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忽然感觉到鼻子一酸,我说我好想你,好想你,你怎么现在才来?

  她就那样的望着我,嘴巴张合着,像是对我说着什么话。

  我想冲上去抱她,可当我冲过去的时候,她像是被撕碎的纸一样,被风一吹消失了。

  我蹲在地上大声的嚎哭,那个很舒服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想见她吗?只要你死,你就能和她永远在一起了。

  我哭着说是真的吗?

  那个声音温和的笑了,说是真的。随后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秋千。那个声音对我说,你坐上去,你就可以见到她了。

  我点头,朝那秋千走过去。

  就在我坐在那个秋千上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我脸上有些湿湿的,我抬头一看,是晨晨,她又回来了,她站在我面前哭,这次我听到了她的声音:程生,你快死了,你醒醒!

  你快死了••••••••••••••••••••••你醒醒!

  她的声音就像是在空旷的山谷里形成了无限的回声一般不听的进入了我的脑海里。

  我死了?

  看正:版tZ章Un节+B上酷Wu匠》网g~

  我死了?

  我瞪大了眼睛,一只惨白的巨手愤怒的从我面前将我最爱的晨晨拉入了黑暗中!

  晨晨哭着对我说:好好活着。

  随后我眼前一亮,太爷爷那张苍老消受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嘴上殷红一片,他却丝毫都不在意,见我醒过来了,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嘴。

  我心里堵的厉害,就问太爷爷,晨晨她?

  太爷爷叹气道:其实那姑娘一直在你身边,可惜了。

  我感觉脸上湿湿的,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哭着问太爷爷,晨晨她死了吗?

  太爷爷顿了一下,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沉声道:现在最危险的是你二叔,生子你去把电视下面的木箱子打开。

  我回过神来,想到二叔,我深吸了口气,走到窗户床边,刚准备搬开电视,呵呵呵••••

  二奶奶的声音再次从窗户外响起,那只惨白的手直直的朝我胸口伸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