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床后,门外仍然下着雨,芳姨并不在家,我写了个纸条留给她,是一些真诚感谢的话。然后问她借了一把伞,是放在她家桌子上的一把黑伞。

  然后我就出了门,门外雨并不大,门口种了六颗高大的桃树,粉色盎然。

  离开她家,我来到了城南街上,跟附近的黄牛车司机一番讨价还价,一百块送到家。

  车子刚到程村头,已是傍晚,不知是否巧合,车子又坏了。

  我付了钱后,徒步回家。

  可能真的是之前身子差的原因,这次却并没有之前那种窒闷感,但是感觉伞似乎有些沉,以为是自己身体弱的缘故,也没太在意。

  刚走到村口,忽然听到有人喊我,我一扭头,身边却是没人。

  刚要走,那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嘶哑低沉,林场深处好像站着一个人,让我过去。

  因为天色阴暗,我没敢过去,别是有什么抢钱的。

  就闷着头往前走,那声音再次响起让我别进村。

  我当然不以理会。

  走到那家办丧事人家的门口,门仍然敞着,屋子里的棺材已经不见,想来是已经入土为安了。

  刚准备走,却瞧见屋子里阴暗的地方好像站着个人,佝偻着背,好像有些眼熟,等我再次看去的时候,却又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屋子里并没有人。也就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村里仍然安静的吓人,除了偶尔天边滚滚雷声外,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伞上。

  徒步又走了十多分钟,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不过,这也实属正常,六点多钟,农忙时间早过了。原本还有些疑心,瞧见远处人家似乎有炊烟袅袅,也就自嘲胆小。

  走到半路上,天渐渐黑,雨停了。

  我收起了伞,过了儿时经常戏水的小桥,左侧的土地庙早已破败不堪。隐约瞧见那边好像有个人?

  我定神一看,那人躲在土地庙里正朝我张望。

  二奶奶?

  我有些疑惑,她怎么在土地庙里?好奇心驱使下,我朝她走去。

  她眼神涣散,显然是多年疯病导致的,我喊了他一声,她睁大了眼睛望着我:阿生?

  我点头,说二奶奶是我。

  她朝我走来,刚走近我,又赶紧退回了土地庙使劲摇头指着我,你不是我的阿生,不是我的小浮生。

  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把我当场了早已去世的浮生阿叔了。

  我没走过去,隔得很远问她怎么不回家?

  她嘿嘿傻笑,说家里有鬼,鬼要吃人。

  我叹气,二奶奶真的病的厉害,想着等回去后,通知二太爷,把她找回去。

  刚要走,她朝我大喊大叫,别回去,鬼要吃人!

  我没再理会她的话,匆匆往家赶。

  往前又走了几十米,终于见着有灯火人家。

  自嘲的笑了笑,果然是自己多疑了,刚想着,忽然迎面过来个人,闷着头直接朝我冲了过来!

  我赶紧躲闪,扭头再看,那人却是不见了。

  我心里一颤,都说夜路不回头,这一回头,我感觉整个人胆气都小了很多。给自己壮了壮胆,闷着头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几分钟,终于走到我家门口的大池塘,天渐黑,家里并没有点灯,难道都还没回来?

  我刚准备踏步进门,忽然有人叫住我:阿生?

  我下意识的扭头,身后空空如也。

  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转回头后,发现我的面前站着个人,佝偻着背,满是沟壑沧桑的脸,原来是我太爷爷。

  可当我想喊他的时候,他叹了声气转身进了屋。

  我愣住了,他居然是忽然间从我面前回到了远在十几米开外的家里。

  而我家的门却是关着的。

  我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往家的方向走。

  走到家门口,我推开门,屋子里的点着一盏蜡烛,太爷爷坐在供桌前,望着我。

  我喊了他一声,他嗯了一下。我问他咋不开灯?我爸妈爷爷奶奶呢?

  太爷爷盯着我瞧了一会儿,叹了声气,问我身上有啥?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摸了摸身上,他朝我摆手,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进了屋。我以为他要干什么,就杵在门口等。

  可等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出来。

  我有些好奇,走到墙边开灯,灯并没有亮,他进的那间屋子很黑。我走到供桌前,拿起桌子上的蜡烛。然后朝太爷爷屋子走去。

  刚走到门口,太爷爷像是准备出来,又像是挡在门口,反正就是不让我进去。

  我再次询问他,其他人呢?

  刚想开口,却忽然发现他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酷EU匠b网B正…~版首发

  我将蜡烛移到身前,差点儿没把我给吓的半死!

  他身后的屋子里忽然伸出了无数双手,正把他朝里面拉!

  我吓坏了,下意识的伸手去拉他。手刚碰到他身上,眼前一晃,那些手不见了。

  太爷爷弯着腰,问我干啥?

  我赶紧缩回了手。

  他反身将门关上,然后回到供桌前,坐在椅子上。

  我感觉他好像有些反常,他又问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摇头说没有。他让我把衣服扯开。

  我听话的扯开了上身的衬衣,骤然发现我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梵文,我看傻了,扯开裤子,全身都是。

  这是怎么回事?

  太爷爷古怪的笑了笑,好像有些恍然大悟。

  我不知所措,他让我自己去烧点水,把身上洗洗。

  我点头说好,又问了他一句我爸妈他们呢?

  太爷爷这次回答我了,说只要我洗完了澡他们就回来了。

  我拿着蜡烛,出门去厨房,刚走到大门外,发现远处好像有人影惶惶。以为是路人,没去理会,就往厨房走。

  厨房里的水缸空了,我提着桶去了水井。

  刚打开井盖,忽然发现水里伸出了一只手,吓的我丢掉了水桶就往家里跑。

  太爷爷寒着脸问我怎么还不洗?

  我说水井里有鬼,他说我胡说八道。

  我说我不想洗了,等明天再洗。

  他说那你就用毛巾擦擦吧,这样晚上睡觉也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太爷爷变的很怪,可说哪里怪,却又说不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