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大呼嘴贱,没办法,既然问了,就只好出去给她买一身了。

  嘱咐她先洗,然后我就出了房间。刚准备下楼,发现楼下有警察。

  我心里有些紧张,因为之前泼开水,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然而,什么叫你怕什么来什么?

  我刚小心翼翼的下楼,就被那两个制服警察给拦住了。

  我询问他们有什么事情?

  那俩制服原本表情木讷脸色菜百的警察却忽然间诡异的笑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我很确定的捕捉到了那笑容。

  事出其反必有妖,我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感觉这两个警察好像有些不对劲。

  其中一个看上去年长一些的警察要查我身份证,我一摸口袋才发现装身份证的钱包被落在了房间里了,我说我上去拿,他们说跟我一起上去.

  没办法,我只好带着他俩一起上了楼,上楼的过程中,我走的很慢很慢,身为记者的直觉告诉我,这两个警察很古怪.

  {酷GG匠z/网正"版*首发=

  果不其然,我们经过走廊途中的时候,我发现整个走廊中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我越想越不对劲,就假装蹲下身子系鞋带,赫然发现身后的那两个警察居然诡异的踮着脚再走路!

  我被吓的不轻,可作为一名唯物主义者来说,我也并没有把他们与鬼神之类的联系在一起,因为刚才在楼下前台的老板娘还跟他们说过话,这说明他们不可能是鬼.如果是人的话,那为什么走路的时候会踮着脚呢?

  我越看越感觉不对劲,心里慌的很.后面的两个’人’估计是见我磨磨蹭蹭的,其中一个说话了声音很死板的问我在磨蹭什么呢?

  我心里猛的颤了一下,赶紧系好鞋带,起身往前踏开了一大步,尽量的想离他们远一点儿,一路上想着后面会发生什么.正巧前面有个保洁的阿姨推着车过来,我灵机一动,快步的跑了过去,在那个阿姨惊讶的眼神中,将她的车子推向了身后的两’人’随后瞅准我开的那间房飞快的跑了过去.

  身后传来的撞击声与保洁阿姨的骂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哪里还敢多犹豫跑到门前一边大喊一边敲门,眼看那两个警察就要追上来了,门开了!

  在她错愕的眼神中,我扑了进去然后快速的关上了门!

  终于安静了.

  接着门外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

  小女人听到声音后浑身颤抖的不行,我拉着她凑到窗户旁,往下面看了一眼.幸好是二楼.而且下面是一处垃圾堆.

  我没空跟她说什么了,让她赶紧的往下跳!

  她看了一眼,害怕的不行.

  我没办法,只好拿上我的行李包先一步跳到了垃圾堆上.

  浓烈的臭气熏的我差点儿昏了过去.

  三米多高的落差让我的脚抽筋的疼,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把她从楼上接了下来.

  然后没命的往前跑!

  也不知道我们跑了多久,直到她死命的拉着我的手瘫倒在地上说什么都跑不动了,我才停下来.

  那时候,我才发现浑身都被汗水给浸湿了个通透.

  我见她蜷缩在地上还不忘抱着那个黑色的包裹,心里一阵抽搐,要知道我要不是因为行李包里装着单反,我肯定都不会去拿,她的那个包裹里究竟装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没去管那么多了,因为四周黑漆漆的,感觉很不安全,我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我二叔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通了,那边传来了似乎刚刚睡醒的声音,是二叔。

  虽然我跟好几年没见了,但是电话号码一直都还在,我说我是阿生,他那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在哪儿?我说我在六安呢,他问我在什么位置?我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参照物,只好对他说我在火车站附近,他说让我在那儿待着,他马上过来接我。

  可我们等了好久,二叔都没来,我跟怪女人都有些焦急,于是我又打了个电话给二叔,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那边传来了二叔气喘呼呼的声音:阿生,我被人给盯上了,不能去你那,你快点走,记住二叔的话,千万不要回家,要不然••••

  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就掺杂着二叔的怒骂声和撕扯声,继而就被强行终止了。

  我傻眼了,二叔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让我不要回家?他那边发生了什么?他被什么人给盯上了?家里又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都是我始料未及的,仅仅一个电话,就让我陷入了重重的疑问与焦灼中。

  我很担心二叔,可我更想知道家里发生了。

  怪女人紧了紧怀里的包裹,带着些许焦虑的问我:咱们怎么办?

  我一时间也没了办法,我问她是哪里人?她不吭声。

  我有些恼怒了,我变成现在这样的困境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我对她却一无所知不说,她还这么的不信任我。

  她应该是看出来我有些不高兴了,低着头没敢看我。

  我叹了口气,罢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怪就怪自己对女人总是那么容易心软。

  正当我准备带着她离开原地,想找个离火车站远点儿的地方的时候,远处昏暗的路灯下,出现了两个身形古怪的人!

  不好,找过来了!

  怪女人开始变的越来越急躁,伸手抓着我的胳膊让我赶紧走吧?

  我皱了皱眉,周围并没有任何可以甩开他们的路可以走,我小声问她能不能藏一下?

  她使劲的摇头说不行,他们有办法能找到我们的,不能藏。

  那怎么办?她已经等不及了,抓着我的手和包裹,就往旁边的一个很狭窄的小巷道里跑,我一看那巷道,就问她干啥?那边好像是个臭水沟吧?

  她点头说是,咱们从臭水沟游过去!

  我当时就感觉这女人怕是离疯不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