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秦芳

  马尾女孩将行李放在对面职业装女人的铺位旁边后,盯着我床铺上裹的紧紧的女人看了一眼,然后白了我一眼.

  我顿时尴尬不已,看来她想歪了.

  我赶紧走到我的床铺旁边,用手拍了拍被窝里的人让她把我衣服拿给我.

  可那该死的女人居然根本不理睬我.

  正当我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马尾女孩笑了笑说了句让我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你老婆怕丑?

  老婆?

  我啊了一声,刚想解释的,却想到被窝里那女人浑身一丝不挂,如果要说不是夫妻的话,那怎么都说不过去。不过,幸好那女孩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见她径直的躺靠在对面的铺位上,正想着怎么把这尴尬的局面解决的时候,我背后伸出来一只手轻轻的扯了扯我的内裤.

  我当时脸唰的红了起来,因为我知道那只手是那个女人的.而他的手居然碰到了我PP上。

  更荒唐的是,她的手居然在我PP上划拉了几下。

  我的脸真的挂不住了,幸好对面那女孩并不能注意到我背后的这些个小动作。

  我深吸了口气,壮着胆子将手朝后面的被子里伸进去,想将衣服从被窝里拽出来。可却被被子里的手给阻止了。

  在我惊诧的心态中,那只手在我的手中划拉着什么,很轻有些痒。这女人?难道是挑逗我?

  不对,她好像是在我手心里重复的写着三个字。

  我微微皱眉,心里一琢磨,却有些莫名其妙,那三个字,我约莫已经猜出来了‘帮帮我?’

  她在怕什么?

  那两个男的不是已经走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颤抖的手让我感觉到她很无助。

  房间里的情景和气氛很微妙,我压根就没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天,身后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老婆’,对面坐着熟人秦芳。

  秦芳估计也是觉得有些尴尬,对我说了声她去上个厕所,让我帮忙看一下行李。

  我当然说没问题。

  门关上后,我沉沉的呼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身后的被子说:现在没其他人了,你赶紧把衣服穿好。

  那女人终于出声了,让我转过身去。

  我无奈的转过身,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后,她颤抖的说了声好了。

  我才转过头,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仍然煞白,显然是被吓的不轻,不过

  怀里仍然抱着那个黑色的包裹,看来,包裹里的东西对她非常重要。

  就一边穿衣服一边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却颤抖着跟我道了声歉后,抱着怀里黑色的包裹匆匆的离开了。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我倒霉。

  原本我真的很生气,毕竟从没遇到这么丢人的事儿。却是想到既然人家都道歉了,我也没必要穷追不舍了。

  当时,我有些不以为然的悻然接受了,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那句道歉的代价根本就不是我能想象的。

  那女人走了以后,我躺在床上继续看故事会。没一会儿秦芳回来了,她对我笑了笑,却没问算命。

  原本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的,可她什么都不问,我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

  $《酷Ap匠网K正A版Wq首发i

  气氛变的有些尴尬,我就准备出去透透气的,她却开口说道:你好像沾染上麻烦了。

  我错愕的扭头望着她,却见她玩味的也望着我,房间里没别人,那很显然,她是对我说的。

  我表示有些莫名其妙。

  她却朝我微微一笑,没再说下去。

  我隐约感觉这个叫秦芳的女孩忽然变的有些看不透了,麻烦?自从我上火车后,一共就接触过四个人,除了她以外,那就只剩下那个行为怪异的职业装美女跟那两个似乎是在追逐她的黑西服男人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没再出门,而是反身回到了床铺前,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秦芳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我僵硬的朝她干笑了下,坐在自己的铺位上,她撇了我一眼,将视线继续放在膝盖上的那本厚厚的书上,我这才发现她看的是一本书名为《十宗罪》的小说。

  我清咳了声,出声问她啥意思?

  她眼都没抬的说了句:你把被子掀开。

  嗯?

  我疑惑的瞪着她,见她不再说什么,虽然有些莫名其妙,我心里却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委,也就侧身抬手一掀被子,被子掀开的那一瞬间,我有些惊愕!

  因为,被子下面的床单上居然有一滩黑色的污渍!

  什么玩意?

  秦芳见到我吃惊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

  我颤抖着手在床单上抠了一点儿在手上闻了闻,除了之前我闻到的那股子特别的味道外,似乎还夹杂着腥臭味?

  我寻思了好一会儿,也没猜出来那黑色的到底是个啥!

  秦芳淡淡的朝我看了一眼说:真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她却淡淡的回答了我一个字‘血!’

  血?

  这怎么会?

  难道是那女人的大姨妈?

  我有些恶心的将手上的污渍在床单上擦了擦,然后赶紧用被子将那滩污渍给掩盖上。出去洗了个手,回来就问那女孩是咋知道的?还有,我摊上事儿跟那大姨妈啥关系?

  没想到我的话却让她扑哧一笑。

  大姨妈?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了句更让我摸不到头脑的话:我这个人一直对气味特别敏感,别说是这种一看就是化了脓的血腥臭味,哪怕是你昨天有没有洗脚,我都能闻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原来这妞就是传说中的狗鼻子啊,怪不得能隔着被子说里面有东西,可这跟我惹没惹上麻烦有什么关系呢?

  她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微微一笑道:我进门前,见着两个穿着就像电影里黑社会的人站在你们口,而后他们走了,我就过来了,很显然,当然没有人离开过,而你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我猜你是故意的,因为被子里藏的可能是个女的,而你本人是单身,这点我跟贾亮(大牙)打听过,所以,被子里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你老婆。我那么说其实是试探你,你除了尴尬意外,并没有任何别的情绪,因此我推测你肯定因为那个女的骗过外面的那两个男的,而你的床铺上有那种颜色的血迹,肯定是那个女的留下的。一个好好的女人,会留下这种颜色的血?而且被两个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的人追逐,肯定不简单。

  如此这般,我推测,你惹上了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