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我是越心寒,这尼玛偌大的北京城,天子脚下,我怎么那么倒霉的总是遇到鬼,不过,我有些想不通的是,那女的如果真的是鬼,为啥还晒内衣?

  想不通,我就索性不想了,反正也不准备在北京待了,我问大牙是否有回老家的打算?

  大牙有些惊讶问我想通了?我叹气说,不管怎么样家总是要回的,有些事情也是无法逃避的。

  他说我能这么想,他为我高兴。不过,他说暂时还不准备回家,东西刚被偷不说,铺子里还得经营下去。

  下午,我就去买了回家的火车票,是晚上卧铺的。

  三年来第一次阔别北京,我背上了行李上了车,大牙因为去警局,所以没来送我。

  刚上车,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车子是长途车,里面味道很差,让人作呕。

  按照车票上的号码,我来到了我所在的卧铺,很幸运,里面并没有人。

  我把行李放好后,就躺在了左侧的下铺上,刚准备将行李放在上铺上,随后取出了一本故事会正在翻看,门忽然开了,进来了一个职业装束,神色有些慌张的女人.

  那女人怀里抱着一个黑色的包裹,瞧见我的时候,有些犹豫.

  我正好奇她准备干什么的时候,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阵很快的脚步声.她的表情顿时变的有些惊恐.也没再犹豫,赶紧将门给关了起来.然后背靠在门上,一动都没敢动.

  那一刻,我的内心交织着一些个问号?她怎么了?遇到了坏人?或者她本身就是小偷,偷了东西被人给发现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和表情?看她的穿着与气质,好像并不像那种人.所以,我更多的将她定位前一种..

  酷匠\2网《)首B*发$,

  很多疑问,不知不觉,我情不自禁的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胸口起伏的很厉害,以至于那件白色衬衣下的峰峦略有走光.

  而特别吸引我目光的却是她胸前紧紧抱着的那个黑色的包裹,那包裹里很鼓,就像装着一个西瓜似的.

  我耸了耸鼻子,似乎闻到了些许很奇怪的味道,那种味道我形容不清楚,不过好像是在什么地方闻过。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沉沉的呼了口气,睁开眼睛,见我正盯着她.她的表情又变的警惕了起来.

  朝我打量了好一会儿,最后将视线锁定在我果露在袖子外面的胳膊上时才算松了口气.随即缓缓的坐在我对面.

  我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当时我感觉气氛有些尴尬,清咳了一声后,重新拾起了腿上的故事会.却不自觉的拿余光瞟她.

  却见她面朝我靠在对面的铺位上,怀里一直紧紧的抱着那个黑色包裹,眼睛却一直在盯着我.

  我有些无语的想笑,这女人怎么紧张成这样?难道她怕我会抢她的包?

  不过,我倒真的很好奇,她的那个包裹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没一会儿,火车缓缓的开动了,她原本紧张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下来,恰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看了她一眼,她紧紧的盯着门外.我咳嗽了声,小声的说可能是别的旅客?她却很惊恐的摇头却一丁点儿都不敢吭声.门外的敲击声却依然在继续着,声音越来越急促,我有些受不了了,就想起来开门,刚从铺上下来,她却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从铺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乞求般的使劲摇头.

  我当然是明白了些什么,她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我轻轻的在她原本紧张的手上轻轻的拍了拍,示意她不要激动,然后小声的对她说:你把衣服脱光然后钻进那边的被子里,别露头.

  她先是一脸的惊讶与恼羞,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示意我背过身去.

  我点头的同时,转过身也快速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等我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的时候,再次扭头,她已经钻进了被窝里.当然连同那个黑色的包裹.

  我心里一沉,朝门外吼了一声:哪个啊?敲什么敲?

  门外的敲门声嘎然而止了.

  我轻轻的松了口气,扭头见那躲在被窝里的女人,被子一直都在颤抖着.

  刚准备穿上衣服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我皱了皱眉,随即深吸了口气,假装很愤怒的样子,很不耐烦的骂道:敲什么敲!然后快步的走了过去,狠狠的拉开了车厢门!

  却见门外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表情很冷漠的盯着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我!

  我心里感觉很不好,那两个黑西服随后将视线从我的身上快速的撤开,朝我身后望去.

  我强打着怒气朝他们大吼着:看什么看?没特么的见过在车子里那啥啊?真特么扫兴!说着伸手就准备将门给关上,那其中瘦长脸的黑西服眼睛一瞪,伸手像是想阻止我的时候,另一个高一些国字脸黑西服似乎听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异样,随即朝那瘦长脸说了声走!

  两人很有默契的看都没看我,就朝后面车厢走去.

  我见他们离开了,长长的吁了口气的同时,正准备关门,却被一只白皙的手给阻止了:先生,等一下关门…

  那声音很悦耳,似乎有些耳熟?却还没说完,门就拉开了,恰时见到了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我直挺挺的站在她的面前.

  我老脸一红,傻眼了,因为我居然认识,就是之前跟我们一起去酒吧的那个艺校女学生秦芳。估计他也没想到我居然出现在这辆火车的车厢里而且还不穿衣服,不过她的表现却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居然不同其他女孩那样的羞涩,而是带着些许玩味的朝我身上看了看,说了句:真瘦!

  让我一时间尴尬和诧异,因为我无法相信,这样一句原本很老道调侃的话居然会从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嘴里说出来。

  而想到里面还有一个光着身子躲在被窝里的女人,我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可人家毕竟是买了票的,我根本不好意思不让她进去啊?

  我侧过身子将她让了进去,随即将视线投向我床铺上,那女人仍然在瑟瑟发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