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遭贼了

  嗯?

  我皱了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神来后,我才明白她说什么。

  有鬼?

  我疑惑的望着她那张精致的瓜子脸:有鬼?

  她点了点头说是的。

  我心里一紧,说实话,我在这屋子里还真遇到过邪门的事情,但我一直以为那是我之前中了幻蛊造成的。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深吸了口气,扯出了一丝笑,问她:那鬼长什么样?

  她摇头说,不知道,就是这两天我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能听到我那个屋子里有动静。

  我头皮一麻!我那个屋子里?

  她望着我继续说,真的,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住那个屋子了吧。

  嗯?她想让我搬走?

  我心里笑了笑,好像看穿了她的目的,摇头说;我是个记者,这些事情我不信的。说完后,我没再理会她,摇了摇头,回到了房间里。

  打开门后,我下意识的扭头,却见她盯着我不说话。

  我问她还有事儿吗?她没吭声,转身回了自己屋。

  神经病!

  这女的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了,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想让我走吗?

  晚上,我打了个电话给刘队长询问了一下报社的那个案子,刘队长说现在已经被上面接手了,最近发生了不少古怪的事情,都不是他们能解决的。

  对此我也是心知肚明,但有些事情,不能说,说不清楚。

  或许是排除了我的嫌疑,加上之前对我的行为估计他有些愧疚,挂电话前,还叮嘱我要小心点。

  挂完电话,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想起三叔的话,两三年都没回去,有些想家了。

  收拾完东西后,我正准备睡觉,大牙忽然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说家里遭贼了。

  我问他丢了啥?他骂骂咧咧的说还能有啥?就刚收的那个青铜人像啊!

  我有些无语,问他现在在哪儿?他告诉我说在警局那边备案呢,然后问我要不要出去。我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也就答应了。

  原本准备睡觉的打算又泡汤了,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我就出了门。

  临出门前,听到马尾女孩好像在屋子里跟什么人说话,有说有笑的,我驻足听了听,有些毛骨悚然,屋子里好像就她一个人的声音!

  跟大牙约好了在警局附近的夜市碰头,二十多分钟后,我们俩坐在大排档里,他一脸苦逼的朝我吐苦水。说什么今年真是走背字。

  我问他细节,他前前后后跟我说了一遍,原来下午他送三叔去车站,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觉丢了东西,一直到晚上,他进屋,想再看看那青铜人像的时候,才发现的。门窗都没有被敲的痕迹,警察也来现场查看了,采集到了一些指纹,不过警察说了,还没比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有三个人的。大牙有些绝望了,居然没有第四个人,索性也不用在指纹这些东西上下功夫了。

  这就有些蹊跷了,好好的一件东西,就那么没了?他说这事儿跟特么香山别墅一样诡异。

  想到香山别墅,我就不寒而栗,那种事情简直就是超自然的力量的杰作。

  大牙那个郁闷啊,我其实还是挺心疼这哥们儿的,毕竟干那行收到好东西不容易,这家伙,连本带利的全没了。我问他有没有跟三叔问问?

  他却笑了,问我怎么现在这么崇拜他三叔了?真不明白你跟我三叔怎么关系比我跟他还好。

  我笑了笑,没继续说下去,而是问他跟黄菲怎么样?他叹气说,别提了,那边电话现在都不接了。我说,有时间约出来玩玩呗?他笑话我,是不是想泡秦芳啊?还说我整天说自己不是单身狗,专干这扒屁眼的事儿。这话一出,我们俩之间就冷场了。

  我以前确实有个女朋友,却在三年前出车祸死了,而我这几年不回家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我跟她俩是从小到大的同班同学,而且一直是同桌,却因为三年前的一次意外,她死了,我活了。

  大牙有些尴尬的转移了话题:听你说你那屋新搬来了个妞,怎么样?能相处的来不?

  我摆手说别提了,那女的感觉有些神经病,梦游不说,居然用家里有鬼这样的话吓唬我。

  o最7x新:章节l上酷…匠v$网?

  大牙被我这话逗的笑了半天,仿佛已经忘了丢失了青铜人像的痛。

  我俩一直喝到大排档收摊,才醉醺醺的走,他说什么都要去我那儿住,晚上哥俩促膝长谈。我看他八成是想去看我那女房客才是。

  晚上一夜无事,第二天接近中午,我俩才起床,我去卫生间洗漱,大牙却站在门口朝对面瞅,随后过来小声的问我:你确定对面住的有人吗?

  我楞了一下,问他啥意思啊?

  他扯了扯我胳膊,小声说,那门上都长蜘蛛网了,你小子忽悠我,这没住人吧?

  我说这怎么会?

  他说你不信过来看?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他过去看,还是长了蜘蛛网。我敲了敲门,没反应。

  大牙不乐意了,说我耍他。我刚想说什么,却见着房东带了个女的进来了,女的是个大胖子,操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我问房东有事儿?还没到收房租到时候吧?

  房东笑着说哪能啊,这不是屋子屋子空着嘛,给租出去得了。

  我头皮一麻,有些结巴的问他,那之前那个是?

  啥之前?我瞪大了眼睛,说之前我不是打电话还问你了吗?

  这下他傻眼了,想了半天也没记起来,完了就说,好像没这个事儿吧?之前艺校那孩子搬走后,就没再住人进来了。

  我跟大牙相视了一眼,我那个从头顶寒到脚跟啊。因为我终于明白昨晚上她的那句话什么意思了。

  大肥妞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我估摸着就是一跟家里怄气的主。大牙嘴损,说她比自己还肥。北京妞嘴皮子功夫那是一个彪悍,骂的大牙狗血淋头。

  完了,大牙跟我幽怨道还什么美女房客,就这样,倒给他一百块都不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