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就是下意识的拧开手电筒后面的盖,忽然就感觉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跑出来,随后,值班室里的灯忽然就灭了。

  我心里一颤,隐约间好像看到身前站着个黑影。

  难道是哪个保安醒了?

  我没敢动,因为黑暗中,我看不见他,他肯定也看不见我。

  只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黑影一闪之下,就不见了。

  继而灯亮了。

  而让我毛骨悚然的是,保安居然一个都没少!

  那刚才那个是谁?

  我看了看依然昏迷不醒的大牙,然后又站在门口朝外面看了看,并没有再发现什么。

  时间过的非常缓慢,我从保安的抽屉里搜出了一包烟,连续抽了七八根,三叔终于回来了。

  手上拿着一个黑布包裹,里面不知道包的是什么。

  我有些欣喜的走过去问他怎么样?大牙的魂呢?

  三叔提了提手上的包裹,说就在这里面,过来帮忙。说着就将那黑布包裹放在大牙身边的床上,将包裹解开,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那个黑色包裹包的很特别,怎么说呢?感觉像是一气呵成的。解开包裹后,里面居然装着七八个陶瓷的小瓶子,三叔找到其中一个后,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罗盘’,将小瓶的瓶口对着罗盘中央磁针的位置十来秒钟后,将罗盘放置于大牙的额头下的眉心上。低喝了一声归位!

  我紧张的不得了,甚至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气,生怕打扰到三叔,影响到大牙的魂魄。

  随后,大约一分钟不到,就看到大牙睁开了眼睛,我欣喜的凑了过去,问他怎么样?

  大牙的脸色有些苍白,艰难的撑着床想坐起来,我准备帮他,他苦吧着脸说明明是你这家伙惹的祸,怎么倒霉的都是我?絮絮叨叨的甩开我的手,要自己起来。

  我朝三叔耸了耸肩膀有些无语。

  三叔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个保安对我们说,先离开再说。

  于是我也不管大牙愿不愿意,直接架上他,我们三个就出了警卫室的门。

  %看(o正版章I◇节上酷a+匠rl网

  漆黑的山道马路上,三叔在前,我架着大牙在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三叔,香山别墅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三叔还没开始说,大牙抢先说道还能怎么了?不就是那个王x!

  真的是她?

  三叔说只是嗯了一声,就不愿意再多说了。

  大牙小声对我说别问了,就见前面的三叔忽然转过头朝香山别墅的方向看,我跟大牙俩跟在他身后,自然也停下来了。我有些好奇,三叔在看什么?于是扭过头,可发现香山别墅方向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大牙也扭过头,脸色变的很难看。

  我忍不住又问了句大牙,三叔在看啥呢?

  大牙叹了口气,说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有些纳闷,感觉大牙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要说三叔这人深沉吧?人家那是有道行。大牙怎么好像也开始深沉了起来呢?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想到两人都是为了我才这么折腾的,特别是大牙,差点儿还丢了命,不问就不问吧。

  那天晚上我们差不多凌晨三点多才到家。

  到家后,大牙倒床就睡,三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

  我并不困,也跟着他坐在客厅里抽烟。

  三叔问我,是不是想知道些什么?

  我使劲的点头,说是。

  三叔苦笑着说,你说,你们这些当记者的,是不是心里有疑问不给解决了,就会憋死?

  我再次点头,说肯定会。

  三叔叹了口气对我说:阿生啊,不是三叔不告诉你,只是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安全,因为你不需要去做什么。

  我咬了咬牙,摇头说,我不想跟个傻子一样活着,这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选择记者了。

  三叔叹了口气,说:明天早晨看新闻吧。

  我愣了一下,傻眼了,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三叔您现在告诉我得了。

  三叔摇头说,明天早间新闻应该就会播,我先睡了,说完,把烟头扔进了烟灰缸里,转身回了房。

  留下我傻傻的坐在客厅里。

  睡不着,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没得到解答,所以我就准备去阳台透透气,刚走到阳台的玻璃前,忽然发现阳台的角落好像蹲着个人?

  我心里一紧,谁在那儿?

  我记得很清楚,三叔跟大牙都回房间了。

  我没敢过去,那人却忽然站了起来,我头皮一麻,居然是那个小保安!

  鬼!

  我深深吸了口凉气,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之前是不知道,没怎么害怕,而现在却是已经知道对方是鬼的情况下。

  我的心怦怦的跳,却见他把脸贴在阳台的玻璃上,示意我把玻璃打开。

  我当然不可能去做,我想转身找三叔来着,却见他不停的摆手,他很怕三叔?

  就见他对着玻璃上哈气,然后再玻璃上写着什么,我凑近一看,上面居然写着五个字‘他们要害你’

  我的心猛的一颤,却仍然没敢拉开玻璃门,而是在玻璃上同样哈了口气,写了一行疑问:他们是谁?

  就见他刚准备写,忽然想是看到了什么,转身一闪就不见了!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身后三叔的声音:阿生,你在那边干什么呢?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烟,扭头对三叔笑了笑说:想去阳台透透气来着。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说了句少抽点,说完后,端着杯子朝饮水机走去。

  我点着了烟,朝阳台外望去,天边渐渐的泛起了鱼肚白,阳台上的地上湿湿的,似乎在对我说明,刚才的那一幕,并不是梦。

  在客厅一直坐到天亮,终于坚持到早晨七点,三叔跟大牙俩都还没起,我赶紧打开了电视,早间新闻刚刚开始。

  当新闻播报的第一条新闻结束后,我铁青着脸,无法相信,昨晚上三叔去了香山别墅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香山别墅居然一夜之间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