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吧?

  我震惊无比,怎么会死这么多人?难道这比池塘大不了多少的人工湖会吃人不成?

  三叔没吭声,大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三叔说了,那肯定错不了.

  原本没觉得,听大牙这么一说,我忽然间就感觉到周围充斥着寒气了.

  在人工湖没多待,我们仨就先回了家.

  在回去的路上三叔告诉我们,我们在人工湖那边的时候有人监视我们.

  大牙有些惊讶说难道是那钓鱼的老头?

  三叔摇头说不是,应该是从别墅群那边的.

  vq酷V‘匠p网首发(S

  难道是王x吗?

  想着我就决定回家的第一件事儿先查查王x目前的动向.

  回到家,已经下午四点了,大牙半路上去了文成斋,我跟三叔俩回的家.

  一直到晚上,都很平静,天渐黑,我跟大牙俩在客厅里抽烟,三叔一个人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干啥.

  大牙问我怕不怕?

  我说不怕才怪,你要是有鬼惦记着你,你不怕啊?

  他笑了笑没想平时那样跟我贫.

  大约九点钟,三叔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圈红线,然后小心的用活扣系在我的中指上,我跟大牙俩都不知道他干嘛,他告诉我们,这种线叫一线牵,用朱砂搀着鸡血染入安魂符染的蚕丝绳,说是那小保安枉死头七进不了自个儿家,肯定要过来找我.然后我就会顺理成章的被他附体,然后前往那个人工湖,这时候一线牵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被附体后魂魄不伤,一旦有什么危险,他就会把我给拉回来!

  我顿时懵了,这附体我在电影上可是看过的,非常危险,因为鬼魂属阴,一般来说只要被它附过体,那是非死即残啊!

  三叔让我放心,他会帮我的.

  大牙有些沉闷,我心里一暖,看来他也挺担心我的.

  时间在我焦急中度过.

  三叔牵着红线的另一头回了屋,就只剩下我跟大牙俩,他显然是有些害怕的,更不用提我了,只盼着这一晚上早点过去.

  可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一直到十一点,一切都还是那么的平静,小区里渐渐暗下来,大牙终于挺不住了,关掉了电视,说让我去三叔屋,完了自己去放个水.

  我点头答应了,毕竟目标是我,我也就没想那么多.

  就去了三叔屋子里,三叔正牵着红线侧躺在床上.

  见我进来了,随即坐了起来,那原本英气逼人的一字眉也舒展了许多,笑着问我是不是担心?

  我自然点头说是,怕就是怕,没什么好掩饰的.

  他刚准备说话,脸忽然一冷,沉声说来了!

  我心里一颤,该来的还是得来.

  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三秒钟,三叔忽然问我牙子呢?

  我心里一紧,说好像在卫生间?

  三叔说了一声坏了!

  然后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快速的跑出了门!

  我也紧跟着跑了出来。

  我刚走到客厅,就见三叔追出大门的背影,随后也跟了出去,却见三叔脸色难看的从电梯前返回来,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心急的问他是不是大牙出事儿了?

  他点头说是,有些懊悔的说,失算了。

  我心道这不应该啊?照理说,那小保安的魂应该找我的才是,怎么找了大牙?越想着越愧疚,大牙有我这么个朋友应该挺倒霉吧?

  我问三叔那怎么办?

  三叔想了一下,果断的对我说,走,咱们现在就去那个人工湖。

  因为没有车,我跟三叔几乎是跑着出的小区,完了附近还没出租,一直到西街才打到车。

  司机同样是听到香山别墅不太愿意去,想拒载,我说我是记者,要是敢拒载,明天就给他曝光,最终司机苦逼着脸送了我们一趟。

  夜里车不多,当我跟三叔俩来到香山别墅的时候也就四十来分钟。

  原本我仍然准备走之前的那条小道的,可三叔却问我还有没有其它的路?

  我想了一下,正准备带他走另一条偏远的路时,三叔忽然拉住我的胳膊,然后躲到了一个草丛后面。

  我诧异的望着他,他用手指了指前面,我顺着草丛的缝隙往前面看,居然看到远处好像有个明晃晃的灯笼在晃荡。

  灯笼?

  我心里忽然发毛,这个年代用灯笼的可只要电视剧里才有啊?

  三叔却说了句让我更加毛骨悚然的话,他是那是大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