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三叔做前面,我跟大牙俩坐后面,大牙盯着我瞅,我问他咋了?

  他摇了摇头,略带醋意的说,也没看出来,你有啥特别的地方至于让三叔冒那么大风险救你啊?

  虽然我知道大牙是开完笑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好像话里有话啊?

  三叔在前面淡淡的说了句多嘴。

  大牙讪讪的朝我笑了笑,我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事儿,就问他到底怎么了?

  大牙装傻充愣的摇头说啥啊,啥啊,咋话那么多捏?

  我有些无语,不过跟他这么一闹,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见他在用手机发短信就想瞅瞅,没想到他遮遮掩掩的,我一看他这样就晓得又情况啊,这大半夜的发短信,还遮遮掩掩的,就问他谁啊这是?他朝我龇着龅牙笑了笑说,你猜啊。

  我思索了下,试探性的问:皇妃?

  他恩恩的点头说哥们儿你悟性不错,收你到老夫胯下承欢可好!

  你大爷的!

  前面的三叔扭头瞪了我一眼,我悻悻然的耸了耸肩膀,前面那可不是他三大爷嘛!

  在文化广场附近的美食街,三叔说饿了,让买点夜宵回去,我可真没觉得饿,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蛊虫闹腾的,整个人的状态还不行,大牙看上去跟我差不多,不过倒是屁颠屁颠的跑去买。

  回到家后,刚准备做到沙发上躺着舒服点,没想到三叔拿了个垃圾桶过来,然后让我跟大牙俩靠近他些。

  我有些好奇他要干啥?大牙脸露痛苦的说又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三叔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一摸口袋,快速的在我的中指上一抹,我就感觉到一阵针扎的刺痛,虽然头开始眩晕了起来,又是一阵恶心感,忍不住又吐了。

  吐完后,顿时感觉大脑清醒无比,而且特别的舒服。

  酷/p匠}网永久`免q:费kG看+%小.说k}

  这怎么回事?

  难道是之前的蛊毒未清?

  我端起桌子一旁的杯子里的水漱了漱口后,就瞧见大牙咬着牙将手递给三叔,三叔又是轻轻一抹,症状跟我一模一样的吐了起来。吐完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三叔是不是体内的蛊毒没清理干净啊?

  三叔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我,现在知道买夜宵干啥了吧。

  还别说,这一顿吐后,还真的有些饿了。

  大牙边吐边抓着我的胳膊,我有些嫌恶的想挣扎开,奈何他力气比我大一一些。

  我问他干啥?

  等他漱完口后,大松了一口气说小心点儿,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对你下手啊。

  嗯?我忽然间想到了惨死的主编他们,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又是在北京,估计上面都惊动了吧。

  到底是谁呢?

  难道真的是那个‘王x’?

  大牙说完就去洗澡了,三叔递给我一盒炒饭让我吃。

  我接过炒饭,朝他道了声谢,毕竟这次如果没有三叔,可能我真的就完了。

  三叔打开炒饭,朝我笑了笑说谢个啥,你是牙子好朋友,最主要的是我看你挺顺眼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三叔问我,现在应该算是失业了吧,以后准备干啥?

  我摇头说还没想好,起码得弄清楚那些人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来害我。

  一想到主编他们或许是因为我而死的,我就非常内疚。

  三叔叹了口气说,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不过看手段来说,八成是之前给你下蛊的那个人有关系。

  他让我先吃饭,顺便想想。

  我点了点头,打开了饭盒,吃了起来。

  整件事情似乎就是从接了老吴的那个电话后开始的,现在想想,老吴这个人本身就有很多疑点,只不过,之前我中了蛊一直迷迷糊糊的。这个人是莫名其妙出现在我的手机当中的,而且每次打完电话后,再拨过去他的电话都提示是空号,还有就是,他似乎对很多事情都清楚,比如王x借种那么隐秘的事情他都能知道,这已经不容易了,居然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安好监控,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还有就是之前他打我给我电话,让我查看云南千年吊棺群的事情,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的样子。

  总之,这个老吴让我觉得是个很神秘的人。

  然后就是王x和种马男,我在监控中看到她被种马男勒死,随后又出现了,假设当时我是因为中了蛊产生了幻觉,才看到的那一幕,那后面监控的雪花点,又无法解释了,难道又是跟这次群体中蛊一样?这倒是有可能的,因为视频没了,可以说已经成了无解的谜。但是,后面我去王x家偷拍的时候拍到的那一幕就无法解释了,那个视频三叔也是有看过的,而他能过来,显然也是看了那个视频的,所以说,王x绝对是有问题的。一个正常的女人好好的怎么会有那么诡异的行为?跟鬼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