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掉我身上的隐患,我感觉轻松了很多,特感觉三叔,就说要请他吃饭。

  大牙是个好面子人,说要请也得他请。

  我说这顿必须我请,大牙脸皮贼厚,说那就哥们儿你请好了。

  我有些无语,三叔倒是挺随和,也不客套的说他只管吃喝。

  就这样,我们仨在火车站附近寻了个火锅店,吃喝了起来。

  经过一顿饭的功夫,我对三叔也有些了解,据他所说,年轻时候经历过不少事儿,懂的那些门道是跟一个经常去他们村卖剪刀的老头学的。

  而那老头也颇具传奇色彩,三叔说小时候就经常瞧见,六七十岁模样,喜欢带着个破草帽,一嘴的烟熏牙,可二十多年过去了,再见他还是六七十岁模样,分毫未变。

  大牙来了兴致,说三叔不厚道,从来不跟他说这些,到底我是他侄子还是他是。

  三叔酒过三巡,笑着说跟阿生一见如故。

  大牙醋味有些气结。

  不过提到那卖剪刀的破草帽老头,我们倒是同时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而关于三叔那个半吊子师傅后来的事情,三叔就三缄其口不在言他了。

  想到那小保安的事情,我就问三叔,有什么看法?

  三叔说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不过,从大牙跟他说的那些个事儿可以看出来,那小保安死的确实有些蹊跷,要知道年轻人枉死,怨气很大,可他的死显然跟我没直接关系,要不然我也没命活到现在。那就可以看出来,他是想让我帮他什么忙。

  我说我被迷住的时候,他火急火燎带我到香山别墅附近的人工湖旁边,说就在下面什么的。

  三叔点头说,那下面有东西。

  大牙也附和说,那咱们什么时候去看看,我是被小生子这货折腾的不轻。

  三叔摆手说先等等,再过两天他头七,怨气最重的时候,如果要有什么动作,肯定会选那一天,那天你们听我安排就成了。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因为出门前,已经退了房,下午我们直接回的大牙家。

  大牙家两室一厅,我不愿意再跟大牙睡,主要呼噜声太大,大牙对此很是不屑,说以后别求他。

  三叔好人,担心我安全,给了我一张黄表纸,上面龙飞凤舞画的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据三叔说,放于胸前,能避鬼邪,防范于未然。

  临近傍晚,我出门前,大牙送我,回想起三叔那条唤作青龙的蜈蚣,我有些好奇,问大牙,那玩意儿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大牙有些得意,装傻说不晓得。

  我有些郁闷,大牙见我有郁闷,凑到我耳边小声告诉我,那是三叔用自己生血寄养的本命灵,神奇的很。

  9G酷*匠网s正%版首/发Gh

  说着眼神和我一样颇有些羡慕,但随即又叹气说,三叔那些年遭受了好些苦才得到那东西,我们这些俗人是想都不要想了。

  回到家,天色已黑,刚打开客厅的门,那女孩从屋子里走出来,神色匆匆,我就有些纳闷了,她为什么每次出门都这样?

  想归想,我还是礼貌的跟她打招呼,她瞧见我的时候先是一愣,咦了一声,然后又仔细打量了我一番,视线在我胸口处徘徊了片刻,似乎有些释然,朝我笑了笑,礼貌性的问了句回来了啊。

  想到昨晚上见到的听到的,我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那时候到底是幻蛊产生的幻觉还是真实的,如果是真的,那这个女孩就有些吓人了。

  我脸色有些慌张的回应说是啊,反问她这么晚还出去?

  她笑了笑说出去买点吃的。

  我有些奇怪,这跟昨晚上似乎判若两人啊,见她要出门,我侧身让开,她急匆匆的从我身边离开,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淡淡的清香,说不上来,但似曾相识。

  我甩了甩头,脑袋秀逗了。

  别说我本来就是有女朋友的人,就算没有,想到她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就不寒而栗,更不用说她好像并不是一个人住。

  想到这,我有些好奇,如果她屋子里住的还有别人,那为什么我只见过她一个呢?

  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灯后,想了一下,又重新回到客厅,打开了电视,一边观察她的房间一边抽着烟。

  从地上的缝隙来看,里面的灯显然是关着的,难道里面没人?

  我又瞅了瞅阳台上晾的衣服,除了我的一件刚洗的白衬衫外,根本没有别的男人衣物。

  难道是个女的?

  正想着的时候,外面的门啪嗒一声开了,她回来了,见我在客厅,愣了一下。我笑了笑说,出来抽根烟。

  她点了下头,然后赶紧进了房间,开门的时候,我拿余光往里面直瞟,里面的灯关着,她那间屋子比我那间还小,一眼尽收眼底的地儿里,根本没有多余的人啊?

  我有些纳了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