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吐就是好几分钟,嘴里鼻子里都是。等我吐完了后,望着地上的呕吐物,吓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只硕大的白胖胖的虫子像个婴儿一样掺杂在我的呕吐物里。那只青色的蜈蚣正纠缠在肥虫的身上撕咬。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怎么可能是从我胃里吐出来的?

  可事实无法改变,那肥虫显然不是蜈蚣的对手,几秒钟就被蜈蚣给制服了。

  我被大牙从地上扶了起来,三叔招呼他扶我去卫生间洗漱一下,整个过程中,我就跟个傻子一样,直到被冷水一浇,我才清醒过来。感觉整个人比之前清爽了许多。在看大牙,都清楚了许多,之前看人,总感觉脸上有种薄薄的黑雾挡着,我还以为自己视力出现了问题。

  等我再出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那只一动不动的肥虫了,我朝他胳膊打量了一眼,显然蜈蚣已经被收回了。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原本一直听大牙说他三叔如何如何牛掰,还以为是吹牛,这一见面,随便露了一手,就让我大开眼界啊。

  三叔皱着眉头盯着那肥虫看了一会儿,见我跟大牙出来,对我温和的一笑,问我感觉怎么样?

  更W新)d最快)上F酷匠网

  我说舒服多了,大牙得瑟起来了,说要不是三叔,我这命没几天了。我以为他危言耸听,三叔却点头说也差不离了。

  我问三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指着地上那恶心的肥虫,问那虫怎么会在我肚子里?

  三叔指了指那肥虫说,你被人下了蛊了。

  蛊?

  关于蛊,我倒是听说过一些,多见于南洋或者苗疆一带,可那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啊,怎么会被人下蛊?

  大牙嘴快,就说我把你那视频给三叔看了以后,然后又把你经历的事情跟三叔说了一遍后,三叔说你肯定被人下了幻蛊了。没成想还真是。

  幻蛊?

  三叔点头,指着地上那肥虫,说你看这虫的头,能看到什么?

  我闻言,凑到跟前仔细瞧了瞧,猛然间居然看到了一张脸,虽然很小,但可以看出来,那居然是我的脸!

  我吓的朝后挪了一步,三叔说不打紧的,这蛊虫的灵根被青龙废了。

  青龙?应该就是那只青色的蜈蚣吧?我又朝他胳膊上看了一眼,三叔将袖子放了下来。然后说你应该早就被人下蛊了,至于为什么,我不清楚,但从这虫子的体积可以看出来,你被人下蛊的时间起码超过一个月了。

  一个月?

  那岂不是在我去偷拍王x前后?

  三叔说没错,看来,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我皱了皱眉头,我这样的职业哪有不得罪人的,可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要用这样的手段处心积虑不的对付我呢?

  那这么说,我之前所看到的,其实都是幻象?

  三叔摇头说,也不全是,起码可以肯定,你偷拍的那个女明星有问题,她身边或者她本人应该就是玩蛊的高手。

  大牙一拍大腿说,这王x不就是苗族的嘛!

  我摇头说,不应该啊,我根本就没跟她见过面,或者接触过。

  三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表纸,虚指在上面划了划,然后虚空的一抖,纸就着了,看的我跟大牙目瞪口呆,他一边说话,一边将点着的纸丢在奄奄一息的肥虫身上,说了句尘归尘,土归土。那肥虫一遇纸火,吱哇扬起了一声尖叫,仔细一听,居然有些类似于婴儿的啼哭声,随后就被火烧成了一堆灰烬。

  三叔拍了拍手,坐在床边,回答了我之前的问题,说你不是这里面的人,这些鬼门道不知道也实属正常,这蛊术中,低级的才需要接触,但凡施蛊有些年头的人物,根本不需要接触,只要你看到他,你就着道了。

  我跟大牙对视了一眼,显然这已经超越了我们认知的范围。

  有些侥幸,幸亏大牙把神人一样的三叔请来了,要不然我恐怕真的不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