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我就回了家,因为家里又住了人,我也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回到家后,发现她还没回来。我也没多想,也许是出去玩了。就在自己屋子里上网。主编打来了电话,问我那女的查的怎么样了?

  我苦逼着说哪有那么简单啊,这可是在北京,不是我们村。他似乎也是知道这难度,只是让我抓紧点儿,我说我尽力就是了。

  挂完电话,我也没什么心情上网了,正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大牙打来的,拿出手机一看,差点儿手机没拿稳,居然跳出了老吴的名字!

  你大爷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他那边没开口,我就一连串的把他数落了一顿。

  一直到我骂不动了,他那低沉的声音才从电话里传过来:“那件事情我跟你解释不清楚,不过,我这次打你电话是有其他消息想卖给你的。”

  我连忙说打住,你可别说那些了,你特么害的我差点儿丢了工作。

  他说我这条消息跟王x那事儿有关,你要不要?

  我忽然住了口,想了一下,问她什么价?

  他开口就要一万,我想挂电话的,可一想,这电话一挂,之前花的两万不就白花了嘛,那可就要从我工资上面扣了啊。我冷静下来,就说你先告诉我,如果没价值的话,我凭什么花那么多钱啊?

  他说可以,然后说让我看电脑,然后让我打开一个网页,我一点开,居然是新闻网。

  我有些生气的对着电话说你耍我是吧?他说你先别着急,看那条新闻云南深山现巨型吊棺群,入口神秘八卦阵“只进不出”

  居然是头条!

  我问他这跟王x那件事儿有毛关系啊?

  他说你自个儿琢磨去吧,完了直接撂了我电话。

  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居然又是空号。

  云南吊棺?王x?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呢?我想了想,好像唯一的联系就是王x祖籍是云南的苗族吧?

  真特么的操蛋,最讨厌这种说话遮遮掩掩装十三的。

  我放下手机骂了句,就看那新闻的评论,别说,评论还真不少。什么里面有粽子,还有什么逗比标题,什么扯犊子八卦阵只进不出的,假新闻什么的。

  合上电脑后,我瞅了瞅门外,正巧那女孩神色匆匆的从外面回来。

  我微微一笑说,这么晚才回来啊?她嗯了一声,表情有些不悦的打开了自己的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我。

  其实我是想问她叫啥的,这样有事儿好开口,这到好了,从她眼神中我可以看出来,她把我当色狼了。

  郁闷的我,躺床上好一会儿都没睡着。

  而就在我准备要睡觉的时候,大牙那边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说三叔看了视频后决定来北京一趟。

  酷☆匠a网/!永N久n2免费G看:小说

  我这下总算是松了口气,先不管他三叔厉害不厉害,能帮我先解决那小保安,我就感谢他八辈祖宗了。

  晚上睡到半夜,被尿憋醒了,非常不愿意的起床放水。

  刚打开门,还没开灯,忽然发现漆黑的客厅中好像有个人!

  因为看到的突然,被吓了一跳。

  我差点儿喊了出来,却被我给忍住了,因为我反应过来,这屋子住的并不只我一个人。

  我稳了稳砰砰跳的心,打开了灯。

  果然是她,她正低着头手里拿着扫把在那唰唰唰的扫地?

  这情景忒诡异了点,我就开口问她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她就像没听见似的,依然低着头扫地。

  我感觉身上毛毛的,这女的不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吧?

  但我必须得过去上卫生间,而卫生间就在她身旁,我只好硬着头皮往那边走。

  刚走到她身边,她忽然直起了身子,我被吓的不敢动了。因为我发现她居然是闭着眼睛的!

  梦游?

  她将扫把放在卫生间旁,然后缓缓的回到了她的屋,然后打开门,关上。整个过程都是闭着眼睛完成的。

  而就在她反身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她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坐在床边!

  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匆匆的跑卫生间里放水,卫生间就在她隔壁,想到她屋子居然还有人,我心里居然有些不舒服,然后就贴在墙上听,却什么都听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