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的大牙对我破口大骂,我没敢动,虽然我看不到他,但我知道他就在我身后.

  怎么办?我那真叫一个浑身冒寒气啊.大牙跑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铜镜骂骂咧咧的重新回到了床上.问我傻愣愣的干啥呢?

  我没敢说,只是重新问他借镜子,他不太情愿的递给我,我借着镜子四周照了照,似乎真的走了.

  但是当我放下镜子的时候,我发现大牙的那张肥大版的土拨鼠脸朝我凑了过来,倒是吓了我一跳.

  我问他干啥呢?他让我别动,然后用手摸了一下我脖子,然后问我我脖子上弄的什么东西?

  我说没什么东西啊?说着就顺手用铜镜看了看,脖子上有点乌青色的样子,我对着镜子用手摸了摸脖子的那位置,别说,还真有点儿疼.

  我让大牙凑近帮我仔细看看到底是啥?

  大牙顺手不知道从哪儿拿来手电对着我脖子上就照,怎么光线这么暗?

  我下意识的就往大牙的手上瞅,这一瞅吓了我一大跳!

  更0*新Rp最/快/s上◇酷5匠j网~y

  这特么的不是那把手电吗?怎么跑大牙手上了?

  我一把夺过大牙手上的手电,然后质问他从哪儿弄来的?

  大牙瞪着牛眼望着我,问我是不是傻了啊?

  我说你才傻了呢,这手电到底从哪儿来的,怎么跟那小保安的手电一样?

  大牙摸了摸我额头,说我病的不轻,得赶紧送医院去,然后就要夺我手里的手电。

  我当然不肯给他,他被我弄着急了,气呼呼的说程生,哥们儿之间不带这么吓人的啊,你特么拿着我家遥控器跟我说什么手电手电的。

  我一听他这话,打了个寒颤,瞪大眼睛瞅着他,遥控器?我又瞅了瞅自己手上,可不是遥控器吗?

  咦?刚才明明看到的是手电啊?

  我就问他,那你刚才拿的手电呢?

  大牙似乎已经受不了我了,说你可别提手电手电的了,你几只眼睛见到我家有手电啊?

  我也有点急了,说就刚才啊,我不是说让你帮我看看我脖子上那啥嘛,完了你就拿手电给我照,我才发现的。

  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我刚才明明手上拿着的是手电,怎么变成了遥控器?

  我越想越担心,这很明显是那小保安干的,虽然只是恶作剧,可这得亏是在家里,如果是在外面,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也不顾及大牙那难看的脸色,对着关着的房门哆嗦着喊了一声兄弟,那手电找不到了,咱不是已经烧了一把新的给你了嘛,何必呢?早点投胎吧。

  这时候,门吱呀一声诡异的自己开了,然后原本关着的灯不知道什么原因闪了一下,隐约间看到了一个黑影站在他家客厅里,吓的我跟大牙脸都白了。

  我稍微好点儿,大牙就不能忍了,毕竟这原本跟他一毛钱关系没有,现在倒好,真的搞到他家了,有些生气的问我到底咋办啊?

  我示意他别急,然后刚想对着门外再说什么,忽然我们惊恐的发现,门上面居然滴答滴答的在滴水!而更吓人的是,房间的墙也慢慢的被水浸湿。

  大牙吓的赶紧钻进了被子,问我怎么办啊?

  我心里忽然有些生气了,这几个意思啊?好好说话不行啊?但我很清楚咱们是弱势的一方啊,干不过他,只好试探性的问兄弟,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啊?你告诉哥,哥保证帮你完成了。

  没想到我这话,还真的奏效了,门上的水不滴了,墙上的浸湿的痕迹也忽然消失了。

  走了?

  我有些疑惑的望着黑漆漆的门外,地上的水也没了,随即深深的松了口气,准备对瑟瑟发抖的大牙说已经走了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寒气扑了进来!

  我发愣的同时,心里一紧,心里又开始担心了起来,然后就拍了拍被窝里的大牙。

  没想到大牙居然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然后朝我古怪的笑了笑,然后穿上鞋子就朝门外走。

  不对劲!

  我忍着心里的恐惧,上去就要去抓他胳膊,却没想到,我刚走到他身后,他一脸狰狞的转身将我推到在地,然后头也不回往阳台冲了过去,然后跳了下去!

  大牙死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想吼出来,但发现自己怎么吼都吼不出声音来,终于等我吼出声音后,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做噩梦!

  我粗喘着气,赶紧打开了灯,发现大牙正在我身边呼呼的大睡。

  我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感觉身上黏黏的不舒服,就去卫生间洗澡。

  被水那么一冲,我感觉思绪也静了下来,原来真的是个噩梦,幸亏是个噩梦。

  就在我关掉水龙头擦身体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啪啪的脚步声,我以为的大牙要上厕所,就对着门外喊等会儿,我在洗澡。

  门外却没声了,而等我出卫生间,见大牙正火急火燎的准备出门。

  我问他干啥去?他说有东西落外面了,得出去找。

  我因为之前的梦有些担心他就对他说,等会儿我陪你一起,他说好。

  然后就站在门口等我,我穿好衣服正准备往他那边走,忽然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剧烈的鼾声!

  我心头一震!

  扭头朝卧室望去,怎么会?

  等我想到什么,再扭头的时候,门口却空无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新书起航,每天三更以上,打赏另外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