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E最……快1t上d酷√#匠I网

  他家我是熟客,经常在他那蹭吃噌喝,他到也不是个小气儿的住.

  来到他家,敲开门,.穿着沙滩裤光着肥嘟嘟上身的大牙显然不太好,说我这是给他招麻烦啊,还说他丫的天生就怕这些个鬼啊妖啊的东西.我指了指他贡的一尊财神,说你就得了吧你,多好的增长见识的机会啊,再说你这屋子里贡的不还有尊神嘛?财神那也是神.哥就因为看重哥们儿义气才住你这儿的,踏实啊.

  得,俩玩嘴皮子的弄一块去了,他这假大牙,论忽悠我不如他,可数贫嘴,他再长两副龅子才成.

  说不过我,只能在那儿撒闷气,我也给了他台阶,说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了,我在这偌大的北京城也就他这么个靠谱的哥们儿了.

  他听我这话舒坦,高兴了几分,连叹了几声气,然后说得了你,咱俩谁不知道谁,先说正事儿,你丫倒霉催的,最近咋总是招惹上这些个玩意儿呢?

  我给他那么详细的一说,一回想,这事儿还真特么有些蹊跷,先是我目睹大明星王x借jing生子时被种马男杀死,奇迹复活,随后,我二次去王x家偷拍又看到人鬼干那事儿,而我前脚离开,后面那香山别墅就掉水里淹死了个保安,居然死了以后还在我小区冒充保安吓我.

  这事儿怎么这么巧呢?

  大牙也说这事儿忒巧了点儿,都跟赶上了似的.还说我最近是不是干啥缺德事儿了?我说老子的工作干的就是缺德事儿,要倒霉早倒霉了.肯定有别的愿意.

  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个所以然来,大牙说兄弟你也别操那份儿蛋心了,那淹死鬼不是要让你把手电筒还给他嘛,那你就还给他好了,跟他们较劲儿咱犯不着.

  我说我倒是也想还啊,可咱不是不认识他嘛,咋还啊?

  他没好气的说,你丫还特么记者呢,猪脑子吧?那啥不是住你们小区里嘛,去打听一下,还给人家里不就完了嘛,多大点事儿,还我一身虚汗.

  我听他这么一说,老脸一红,真应了俗话,旁观者清啊.我也真是该.

  我说那成,还归还,哥们儿晚上还住你这啊,你这可比我那舒服多了.

  他说那没得说啊,这么着,你下午赶紧去把手电筒还人家,晚上哥们儿约了几个妞,找个酒吧玩玩.

  我来了兴致,这大牙就是兄弟,亲兄弟.原因不多说,好多次约的妞,结果都被我拿下,气的他都不愿意再带我一起了.

  中午我在外面找了个馆子,我请他搓了一顿,因为下午要办事儿,都没喝酒.他吃过饭就去铺子了.

  我则是打车回到了桃源小区,回到家里准备取那破手电来着,可特么的奇了怪了,我把家里翻了一遍都没找到那手电,我之前明明记得是丢垃圾桶里了的.

  这下可怎么办?真是出了鬼了.

  想来想去,我灵光一闪,他不就是要手电嘛,那破手电他又带不走了,我去花圈店给他买个纸的不就成了嘛.于是我就去了老街那边买了个纸手电.然后回到小区到处打听那被催的淹死鬼,巧的是又遇到了住我家隔壁楼的保洁大叔,不可避免的又数落了我一顿.我说有事儿找人家.他见我不想跟他贫,也就带我去了那家.

  一般来说刚办丧事儿的人家里多少都有些亲朋好友会留下来劝慰家人.

  这家人家里倒是挺安静的,保洁大叔完事儿就走了.我手里拿着纸手电,心里想着怎么跟人家说.刚到人家门口,大白天的居然感觉有些凉飕飕的.

  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才开.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脸色很不好,想来是那小保安母亲了,眼睛都哭肿了,还带着很浓的很眼圈.

  他的表情有些木讷,看来短期间很难从失子之痛中走出来.

  我拿着纸手电,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倒是先说话了,问我找谁?

  我也不知道他儿子叫啥名字,酝酿了半天,说找错了,然后转身就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我内心纠结不已,这到底怎么办呢?在楼底下抽了一根烟,最终我决定就在楼底下把纸手电烧掉,希望这样能还给他吧.

  往往希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想到那么多.

  烧完纸手电,趁着保洁大叔没发现,我赶紧的逃之夭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