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天蒙蒙亮,外面又特别的吵,我就穿上衣服起来了,叼着根烟,去卫生间尿尿,因为晚上的事情,我对卫生间产生了阴影有些发憷,提着心打开了灯,不开没事儿,一开灯吓了我一大跳!

  地上居然平坦着放着一张王x的照片!没错,就是我昨晚上撕掉的那张,可我明明记得我是拧巴拧巴扔进垃圾桶里了啊?怎么在卫生间里?

  我有些不相信的又回到房间里,对着垃圾桶一看,心里那叫一个悬啊!居然不见了!

  这把我给吓的,不敢再进卫生间了,可又瘪的难受,只好跑出客厅准备到外面尿。

  打开门,外面传来了一阵让我感觉非常不好的哀乐声,看来是小区里那家出殡啊。不过好在天快亮了,我也不怎么害怕,出了门,发现隔壁楼里住着的保洁老头正在扫地,我没好意思就在门外尿,而是准备到二十四栋后面的公共厕所去。

  刚走到路边,就瞧见一辆殡仪馆的车开了出过来,我心里一紧,身旁的保洁大叔也停止了扫地,望着开出来的殡仪车叹了口气说了句可惜了。

  我瞅了一眼殡仪车头上的遗像,确实很年轻的样子,跟我差不多大的年纪,不过怎么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想想也是,都是住一个小区的,见过也没啥。倒是因为保洁大叔那句可惜了来了兴趣,想问问他那人怎么死的?保洁大叔显然是认识我的,又叹了口气说掉水里淹死的,我就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别仗着自己水性好就去河里洗澡,夏天还没到呢。

  淹死的?我皱了皱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颤抖着问大叔,知道那人在哪儿上班吗?

  他没好气的瞅了我一眼说在香山别墅那边当保安!

  我的冷汗啪啪的往下掉,因为我忽然间记起来为什么那遗像上的面孔那么眼熟了,不就是我昨晚上去门卫室遇到的那个年轻保安嘛!

  不对啊?刚才大叔说他是在香山别墅那边当保安,那怎么昨晚上在门卫室呢?

  等我再想询问的时候,大叔已经唠唠叨叨的走远了。

  我心里顿时就虚了,就追了上去,问大叔那人是啥时候掉水了的啊?

  大叔瞪着我,说我怎么这么八卦?我说我是记者,他没好气的说你们这些记者整天就这样那样的乱报道,能不能干点儿正事儿。我感觉这大叔有点愤青啊,只好敷衍的笑了笑,他说了句让我从头凉到脚的话,说是两天前就死了。

  我那叫一个心虚啊,我这才明白为啥昨晚上他走后我屋子里的地上有水,感情是个淹死鬼啊!

  只是我还是没弄明白为啥是他从门卫室里出来的,于是忍着没尿,就往门卫室跑,刚到门卫室门口,见到门卫室的保安老张,他问我有事儿?我见他开门外室的门,就问他不会是刚回来吧?他笑了笑说昨晚上去喝喜酒,喝醉了就请了一天假,反正这小区平时也没啥事儿。

  我刚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悻悻然的跑到小区外面找了个地方尿尿,然后我就没再敢回家了,一直在门外室里等到天大亮才回家。

  地上的水早已经干了,我想到还问那淹死鬼借的手电还放在被窝里,想到哪昏暗的灯光,和他临走时的话,就打了个寒颤,掀开被子一看,手电筒确实还在被窝里,只是看上去已经黄锈斑斑,我有些嫌恶的拿了起来,推了下开关,根本就打不着。拧开后盖,一滩污水掺着臭气从里面流了出来。

  心里不禁开始苦笑了,这该怎么还回去啊?

  去他坟上?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最终,我还是选择丢进了垃圾桶里.不过,想到他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我心里就有些担心,就不敢在家待啊,又没上班,我就寻思着要不要去大牙那里待几天.打电话给大牙的时候,他丫的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就给我挂了.等再打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外面吃过早饭了.他问我啥急事儿?一大早的就闹腾他?

  M!酷匠网7首!发_

  我把昨晚上的诡异事儿告诉了他,他丫的忒不够意思了,装起了孙子,说什么他跟女友同居啥的.我说你丫那搓样要是能有女友我就跟你姓,话说大牙姓贾,所以有些人也叫他假牙,为啥假牙?满嘴跑火车的主啊!

  没办法,经过我连损带扒的,他扛不住了,说来就来吧,哥已经洗好了菊花待君采.我心里泛起了恶心,我采你妹啊.又提心吊胆的回家收拾了一下,我背着电脑包和单反,收拾了两件衣服就来到了大牙住的地方.大牙住的地方比我那可高档多了,琉璃厂不远的四合上院,挺名字就挺高档.干他们这一行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就昨天那大老黑给他送的钱就够他挥霍一段时间了,反正就跟他说的那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