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却什么都看不到啊?

  之后,她不停的变换着姿势,甚至还跪爬在床上,然后身体不停的往前拱!

  我有些怕了,她果然不对劲!

  一个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些古怪的行为,更不要说,我之前目睹过她被人杀死了。

  大约二十多分钟,她瘫倒在床上,虽然屋里的灯忽然熄了,我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赶紧收起了相机,然后趴在了地上。

  没一会儿,屋子里的灯又亮了,她却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躺在床上安然入眠了。

  而开灯的是李大少,他像是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似的,穿着同样白色睡衣走了进来,然后上了床,拿起了床头的一本书在看,不时的看了看身边的女人。

  随后又过了半个小时,李大少放下了书,亲了口已经熟睡的女人,然后熄灭了灯。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浑身都僵硬了,活动了下身体后,休息了几分钟,按照原路返回。

  回到家,我将相机拍下来的视频放在电脑里,反复的又看了几遍,总感觉那灯熄的有些蹊跷,随后放慢了速度15倍的情况下观察,就在那灯熄灭的前一刻,忽然有一道黑影迅速的移动到了门口,然后消失不见,随后灯熄灭了。

  我心里已经骇然的不知所措了,那黑影是什么?

  难道?

  我不敢再往下想下去,赶紧将视频剪切出来,加密存放在了一个内存卡里,藏在了我的一个笔记本子里。

  跟她做的是鬼吗?

  我颤抖的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点着猛吸了几口,决定找些懂行的人帮忙看看。

  我有一个同乡在琉璃厂帮人作旧当掌柜的朋友,叫大牙,人如其名,八面玲珑,我平时一些个扒土刨坟的消息都从他那儿得来的。

  我想让他帮我看看王x从盒子里拿出来的那个青铜像是个啥玩意儿,依此作为前提,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

  于是,接近晌午的时候,我就开着破捷达来到了琉璃厂,他所在的铺子位置不太好,我在外面停了车,走进琉璃厂文化街,好生热闹,各色人齐全了,北京不愧是帝王之城,海纳百川啊。

  一路目睹不少巧言令色忽悠老外的主,和嚼着不太利索中国语的老外斗智斗勇,好不水生火热。

  直到我来到一个门可雀罗的店铺前,终于瞅见肥头大耳的大牙正拿着一尊双耳青铜尊对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黑鬼吐沫横飞。

  文成斋,这于同街的名店文盛斋只差一个字,却是天壤之别。

  大牙是他的外号,由来显而易见。

  直到我进店里,他都没注意到我,那一个忽悠水平,让我这样凭借嘴皮子吃饭的记者都汗颜。

  我清咳了两声,他才扭头看我,眼中市侩瞬息转变又瞬息转回,对我打了个招呼,让我自己先喝杯茶。然后继续对着黑鬼继续喷,最终三万六卖掉了那尊有些瑕疵的青铜炉。

  送走黑鬼,大牙心情大好,问我咋有空来了呢?

  我一看他那刨西瓜都不用勺子的大龅牙原本心里的郁结也散了许多。

  我笑着说,让他帮我看点儿东西,他来了兴致,说发财了?哪儿淘了山货?

  我苦笑着说看我就不像是那种捞偏财的人,他疑惑看了我一眼,坐在我身边,二指禅在桌子上敲了敲,眯着眼睛道生哥最近气色不太好啊不会是跟着哪路神仙下了地瓮子,得了好东西,怎么着,给爷们长长眼儿?

  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脸,没觉得有些不对的啊?估摸着最近因为一直在操心王x的事情,劳心伤了神了。

  1w最新章B节^N上}j酷/Z匠y网

  将电脑从包里拿出来,直接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找到了剪切好的那张王x跪拜青铜像的图片,指给大牙看。

  大牙原本一直玩味的眼神,忽然间就变了,呼啦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放大了那张图,傻愣愣的看了半天,然后一副跟见了鬼似得问我:“这玩意儿如果是真家伙,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跟三星堆同一时期的东西啊,咦?这女的怎么有点眼熟?”

  我心里一紧,三星堆那可是商朝时期的啊?王x怎么会供奉一个商朝的青铜像?

  我愣神期间,大牙应该是认出了照片中的女人,瞪着眼睛大叫了一声:“这妞长的不耐?谁啊!你居然偷拍别人睡觉,你个死变态!”

  我有些无语,瞪了他一眼,他讪讪的笑了笑,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照片上的王x问他,你没觉得她有些古怪吗?

  大牙听我这么一说,又盯着照片看了看,嘀嘀咕咕的说听你这么说,还真有些怪,她好像跪着。

  我想了一下,又点开了之前拷贝在另一个文件夹里的剪切好的整套视频,然后播放给他看。

  看到王x脱光衣服,大牙那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可当他看到王x穿上那件大红色嫁衣的时候,脸色就开始变了,而当他看到后面王x各种怪异姿势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惨白的望着我说哥们儿,你别告诉我,这是王x拍的四级片啊。

  我皱着眉,摇头说,这都是真实的,我昨晚偷拍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