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包场了吗?怎么还有?

  我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见小杨脖子上挂着单反,就让他看看那两个人是谁?

  小杨慌慌张张的拿起镜头调好距离,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我心里有些着急,问他到底怎么了?

  他颤抖的指着那两个人说,那女的是王x!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把夺过了小杨手上的相机,然后朝那两个人望去,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还真的是王x!

  那刚才勒死的那个是谁?

  我眼花了出现幻觉了?

  那也不可能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幻觉啊?

  还是说他们早就知道有人会偷拍给我演了一出恐怖片?

  两人相继上了各自的车。

  一直到汽车远去的声音过去了很久,我才回过神来,小杨脸色惨白的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特么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谁啊?

  我用几乎已经握不住相机的手打开了电脑上的回放!

  望着相机里一幕幕缠绵的镜头,我却没有了之前的燥热,我开始快进。我想知道之前我是否产生了幻觉,可当我快进到两人战斗结束了之后,果然如我之前所见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种马男的绳子,然后王x临死前的挣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再也无法镇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刚才出来的是王x的魂不成?

  我立马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她明明是自己开车走的!

  那勒死的会是谁?

  我正想着事情呢,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我反应过来,发现小杨正往门外走,我问他干嘛去?

  他没说话,而是扭头朝我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关上了门。

  我被他那古怪的笑,搞的有些发毛。

  不过当时并没有多想,也就以为他想出去透透气,我也就没跟着出去。

  就那样,我心惊肉跳的在屋子里抽烟一直等到了警车呼啸而来,我鼓足了勇气,将设备收拾好,从民房里走了出来。

  出来后,我到处找小杨,却发现小杨居然不见了!打他电话好一会儿,电话那边才传来他的声音,我问他死哪儿去了?他的声音有些古怪,像是特别冷的样子,说了好一会儿我都没听清楚,我以为他不舒服,就让他先回家,然后就挂了电话。

  警车上下来了三四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他们看到了我,问是不是我报的警?

  我惊魂未定的指着那栋宾馆说就在里面,然后跟着他们来到了门前,其中一个警察有些狐疑的望着宾馆里,另外三个已经去前台询问。他让我先别进去。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目视着前台一脸惊讶的带着他们上了楼,可过了几分钟后他们又下来了,一脸严厉的讯问我尸体在哪儿?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的说不在上面?

  他们开始冷笑:“问你呢,不是你报的警?”

  我见他们似乎不像是跟我开玩笑,我才意识到事态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了。随即就想冲进去,这次他们没拦着我,而是跟着我上了楼,可当我进入那间房后,却傻了,果然,没有?

  这怎么会?

  我开始慌了,怎么会这样?居然连血迹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我明明?

  他们看到了我的表情后,纷纷冷笑,装的可以啊。

  随后开始指责我说我报假警。然后要查我身份证,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痴痴的将口袋里的所有证件都递给了他们。

  当他们看到我的记者证的时候,原本的语气才算缓和了许多。不过仍然持怀疑的态度。

  我缓过神来,忽然想到我偷拍的视频,手忙脚乱的取出电脑然后递给他们,我想只要他们看到里面的视频应该就不会怀疑我所说的真实性了。

  可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视频打开后,播放的居然全部都是雪花点!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一瞬间我浑身充斥着寒意,长这么大就没遇到过这样邪门的事情啊!

  明明我什么都拍到了,看到了,可居然都没了?

  他们再也不相信我的辩解,不由分说的把我铐了起来,然后架到了警车里。

  回警局的路上,我一声不吭,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在警局里,我被狠狠的教育了一番,然后主编被电话过来了,一见我就跟机关枪一样的给我一顿臭骂。交了罚款,我被保了出来。他说我傻比,干的挫事儿让他擦屁股。

  对此,我无言以对。

  路上一直听着主编的喋喋不休,说我这几年的记者白当了,还给搞进局子里,他都替我脸红。

  我不知道说什么,跟他上下级也有好几年了,对我挺好的。可折腾了一天,我却什么都没有收获。

  我说的所有真实的经过都被他讥讽成我偷懒寻找的借口,我也只好以沉默对待。

  而当我们开车经过学院路的时候,却亲眼目睹了一起非常离奇的车祸!

  一个男的被一辆货车直接撞飞了二三十米,可后来那男的在地上躺了一会后,自己爬了起来,然后也没去找肇事司机,而是直接的跑掉了,当时可把我跟主编给看傻眼了,我感觉那男的背影有些眼熟,就让主编追上去看看的。

  可那男的居然跑进了路边的巷子里,最后我们不得不做罢,主编连声说可惜了,这可是奇闻啊。

  原本脑子很乱的我并没有怎么在意的,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些事情看似巧合,其实都是有预谋的或者说是早已注定的。

  晚上回到家,我辗转反侧睡不着,想到那一溜的雪花点儿,我就郁闷的要死!也不知道那姓吴的买的什么烂设备!更让我生气的是,打他电话居然是空号!

  第二天早上,主编打来电话,语气有些沉重的对我说小杨死了!

  这怎么可能?昨晚上还好好的啊?

  我情不自禁的对着电话大喊了起来。

  主编也没在意我的语气,而是叹息道,尸体是今天早上在人民公园发现的,法医那边说是被车撞死的,然后丢进了公园里。

  我懵了,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V*酷_匠U网》永`久免x费3%看uq小说…L

  而且,这样,似乎就更没人愿意相信我的话了!

  随后,因为我工作上的失误,我被停了职,原本以为起码会有同事打电话询问原因,结果是我多想了,人情淡如水。

  原本小杨的死,我心里就有些感觉不怎么是滋味,这下倒好,还真是霉运连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