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与他相识,一见如故。他喊我爸表叔,不过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我也不希望他喊我表姐,打心底里。

  他小时候曾经贪玩被绳子勒过,所以,一直对绳子留下了阴影,我经常在他的文字中会把绳子描述的很恐惧。我想帮他,想让他知道,绳子并不可怕。

  那年,我与他相识,是在曾经我跟奶奶住过的房子门前,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跟我一样大小的孩子,我并不认识他,他长的很特别,有四颗眼珠子。我对他有一种很特别的亲切感,我说不上来。

  他很好奇的打量着我,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他很孤独。

  最新章3节N7上k酷匠网,

  我说带他去玩,他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问我玩什么?

  我说让他跟着我去就知道了。

  我把他带到了我经常玩耍的小树林中,那里有我最喜欢的秋千。

  他没玩过秋千,不知道怎么玩,我让他坐在秋千上,他闭着眼睛。

  荡啊荡,荡啊荡,很开心的样子。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秋千上的绳子,双眼一翻,就从秋千上掉下来了。

  我见他倒在地上,很害怕,喊来了奶奶。奶奶说他没事儿,把我给骂了一顿,说我不该带他来玩秋千。

  后来,我跟奶奶就守在他的身边,一直等到他父母找到了他,我们才离开。

  那是我与他的相遇,是缘分,也是命运。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征得了奶奶的同意,每天晚上都会来他家陪他玩。我当时并知道奶奶为什么会同意,直到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因为•••

  他因为那次在秋千上掉下来后,家里就在门前种了七棵桃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她把桃树给弄死一棵,我很想说,那不是我所愿意的,只是好像我必须得那么做,那么说。

  他很珍惜我们之间来之不易的友谊,所以,背着父母偷偷的弄死了一棵。

  他终于上学了,读了书以后的他性格也比从前好了很多。就在他读书后,奶奶告诉我,让我带她去我们的家。

  我当时很惊讶,奶奶居然让别人进我们的家?我却没傻到去仔细问她。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后,他很高兴,去我家里后也充满了好奇,见我喊奶奶,他也跟着喊奶奶。

  奶奶挺喜欢他的,居然还送了我们一人一半的牌子。那牌子,我是知道的,奶奶一直都宝贝的东西。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牌子的作用,也明白奶奶让我接触他的用意。而后来我们还结婚了,O(*_*)O~。

  我们经常在他房间里一起学习,一起画画。还记得,跟他第一次画画的时候,我画了一只怨毒的眼睛,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那眼睛,只是内心里有一种冲动在驱使我,让我必须画那个眼睛。

  当时我也没多想,为什么我会有身不由己的感觉,因为太小,没想到那么多。

  而跟他接触的越久,我会发现,我对他的那种特别的感觉会越浓,以至于,让我觉得他就是我最亲密的人,比奶奶还要亲的那种。

  不过,原本平淡幸福的日子终究会被一些人给打破了,过年,他回了一次程村的老家,发生了很多事情,他的一个小哥哥为了保护他死了。而后,曾经奶奶给我做的那个娃娃,他带回来后,我惊讶的发现,里面居然待着一个小男孩。他不能说话,我却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他告诉我,他想保护弟弟。

  那一刻,我真的无法表达我的内心的震撼,这个小男孩就是弟弟说的小闰土吗?就连死了也不忘了要保护他的哥哥吗?

  我经常会在夜里,发现他家附近总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破棉袄的老头。我不清楚他想干什么,不过,他总是在偷窥弟弟的一举一动。我把他的存在告诉了奶奶。奶奶说没事儿,翻不了什么大浪。

  对于奶奶的话,我深信不疑。

  而后的时间里,也确实印证了奶奶的话,那老头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儿。最多也只是吓吓他。

  然而,自从弟弟他们学校死了个女孩后,我就明白,我还是太乐观了,奶奶也不是万能的。

  那个女孩死之前是跟弟弟在教室值日的,而后的第二天弟弟才从老师的嘴里得知死了。

  他回来告诉我他学校厕所遇到的那个女同学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女孩有些问题。

  而我们在床上玩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只娃娃,惊恐的发现,娃娃的脖子上被缠了很多的头发,我将上面的头发扯掉后,发现娃娃的脖子上被勒了个大口子。弟弟当时差点儿都哭了。

  而娃娃上面的小闰土更是脸色难看的吓人。我知道,他受伤了。可我却对弟弟撒了个谎,说小哥哥没事儿。

  晚上,我一直陪着他入眠后才带着受了伤的小闰土离开。

  我得回去求奶奶帮他治伤。

  奶奶见到小闰土的伤后,说伤的不轻,然后就拿进了她的屋子里了,奶奶的屋子,我从来都没有进去过,她从来都不允许。

  时间过的很快,临近冬天的时候,那个人出现了。也就是弟弟的表叔。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是我爸,只是知道他很厉害,所以通常有他在的时候,我都不会出现。

  弟弟也从来没问过我,为什么总是晚上才出现。

  这样的生活算是我记忆中,最为快乐与幸福的。可惜,时不待人。几年后,他读了需要住宿的初中。我与他只能相约时间才能见面。

  或许,是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也或许,这是一切早已安排好了的。

  自从他去了城南中学后,阴谋就已经开始围绕着他展开了。我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置身事外,我只是希望他不会有危险。

  而当他有些惊恐的告诉我,城南的三年一死后,我问了奶奶,而奶奶的态度却让我迷茫了。

  奶奶竟然一改常态的让我不要去插手,会更危险。

  我当时很心急,我也了解他的性子,如果我不帮他,他会有危险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