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莱斯不相信秦穆然能够杀了他。

亲王级别的血族,那可就真的是不死不灭,除非出动核导弹,否则的话,他根本就难以被杀死。

只是,别人或许很难将他们杀死,但是不代表秦穆然不可以。

秦穆然走到特莱斯的身旁,看着眼前没有了翅膀却依旧很少傲气的特莱斯,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你真的觉得我会拿你没有办法?”

秦穆然看着特莱斯,冷冷地问道。

“呵呵,夏国的古武者是厉害,你我的实力伯仲之间,但是,你想要杀死我,恐怕不行!”

特莱斯嘴角上扬,满是不屑,哪怕如今的他已经成为了阶下之囚,可依旧有着他血族亲王的傲气。

“呵呵.....沙比!”

秦穆然啐了一口唾沫,同时体内丹田一阵,一股劲气从丹田之中涌现了出来,游走于经脉之间,凝聚于掌心,一拳轰响了特莱斯的身躯。

“嘭!”

特莱斯的身体直接承受不住秦穆然这一拳的力量,凹陷了下去,他背后的地面更是抵挡不住冲击的力量。

一声巨响传来特莱斯身后的地面如同导弹撞击地面一般,发出一声闷响,迅速向着四方扩散。

这一拳远比先前打出的力气还要的庞大,特莱斯承受了这么一击,全身的骨头都好似要被雄伟的拳劲震碎。

“噼里啪啦。”

特莱斯的体内发出有如炒豆子般的声响。

虽然他已经是不死之躯,可是那也是有血有肉的,秦穆然简单粗暴,一力降十会,直接轰杀你的身体!

“噗!”

特莱斯的手臂扛不住秦穆然的拳头冲击,直接被震成了血雾。

黑色的血如同烟花绽放,渊渊黑血顺着断口流了出来。

特莱斯疼的面色都扭曲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秦穆然真的可以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

“不是无坚不摧吗?不是不死吗?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够撑多久!”

秦穆然看着如此痛苦的特莱斯,没有一丝的触动。

“你到底是谁!你绝对不是一般的古武者!”

特莱斯脸色大惊。

他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来到中海,就是因为他自信,中海没有人能够杀的了自己,但是现在,秦穆然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感!

是的,秦穆然实在是太诡异了,那一拳之中存在的力量将他血族的力量压制。

这怎么可能!

“呵呵,我是你大爷!”

秦穆然一脚再次朝着特莱斯的身体踩了下去。

“嘭!”

一脚踩在了特莱斯的胸膛上。

劲气注入脚底,特莱斯的胸膛瞬间就凹陷了下去,一声接着一声的爆响传来,却是特莱斯的胸腔全部被秦穆然给震断了。

“噗嗤!”

巨大的冲击力让特莱斯没有办法承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血族跟圣保罗大教堂到底有什么关系!”

秦穆然低声喝斥了一声道。

“我是不会说的!高贵的血族从来不会向平凡的人类妥协!”

即便现在的状况,特莱斯依旧还端着他亲王高高在上的架子,殊不知现在的他已经没有那些地位了。

他这个血族亲王,在秦穆然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呵呵,好,这个时候了,还端着呢!那我也不想知道了,现在就让你死吧!”

秦穆然嘴角上扬,也不再废话,运转劲气,朝着躺在地上的特莱斯再次一脚轰击了过去。

这一脚,注入了伏天戒中的力量,伏天戒中闪过一抹翠绿,覆盖在了秦穆然的身上,秦穆然一脚落下,特莱斯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这是什么法术!”

特莱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的长生不死,源自体内神秘之血的流转,但是现在,神秘的传承之血不流转了,那么他就真的会很容易被杀死!

“这不是法术,这是专门克制你们血族的秘法!”

虽然秦穆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他要破碎特莱斯心中的不死之心,那就只能够吓唬他了!

“不.....不可能!我们血族是无敌的,不可能被克制!要不然的话,早不用,晚不用,偏偏这个时候用!”

特莱斯摇着头,他不相信秦穆然的话。

只是,随着秦穆然脚的落下,体内的血液好似快要结成冰一般,刺骨的寒冷,让特莱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刚刚手臂断裂的地方,都已经不再流血,甚至出现了鲜血冰棱子。

血族,喜冷,不喜热,喜寒,不喜冻。

“说!你们什么关系!”

秦穆然再次逼问了一句,若是特莱斯还是如此不识时务,那就只能够杀了他了!

西方的吸血鬼闯入中海,不杀他,不足以交代!

“我....我说!”

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冻结,特莱斯是真的害怕了。

他几乎脱口而出道。

“虽然明面上圣保罗大教堂与我们血族是斗争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实际上,我们其实是合作关系。”

秦穆然缓缓抬起脚,特莱斯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身体稍微回暖了一丝。

“圣保罗大教堂要保持他的神圣性,但是那些老家伙的心无比的肮脏,甚至我们血族都觉得肮脏!这世界总说各种生物,各种事件可怕,可是最为可怕的其实就是你们人类,是你们的人心!”

特莱斯看了眼秦穆然,有些厌恶地说道。

“你们人才是最看不懂的生物!”

“嘭!”

特莱斯话音落下,秦穆然的脚已经再一次落在了他的脚上。

“啊......”

疼痛传来,特莱斯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我问你话,你就不要给我扯别的,怎么,难道还有其他的外援?你以为即便是有,他们还敢出现吗?”

秦穆然轻视地看了眼脚下的特莱斯,冷冷地说道。

“哈哈,小子,你很不错,有魔鬼的潜质!只可惜,你是个人类,不如你让我咬一下,加入我们血族吧,免得跟他们同流合污,成为一个肮脏的人!”

特莱斯笑了笑,说道。

“滚!”

秦穆然大怒,一脚又踩在了特莱斯的另外一条腿上面,同时伏天戒里的力量爆发,压制的特莱斯感觉自己就要死亡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