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法炮制,秦穆然果断出手,对着特莱斯实施了恶魔之手。

“呲啦!”

又是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秦穆然却是将对方的另一只翅膀给生生地扯了下来。

没了翅膀的特莱斯,虚弱到了极致,就好似没有了牙齿的老虎成为了病猫。

特莱斯身上的气势在迅速的衰弱,哪怕秦穆然都没有想到他会虚弱的这么快?

莫非,特莱斯的全部力量都源自他背后的翅膀,就好似西方的路西法那样?

“噗通!”

特莱斯从空中重重摔落在地上,溅起无数的尘埃。

秦穆然也从空中缓缓落下,如同绝世高手横空而出。

“然哥威武!”

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句,接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声振臂一呼。

秦穆然用他的绝对实力向着大家证明了他的绝对地位!

能够飞起来已经是不符合常理了,甚至都违背了万有引力定律,可是偏偏这种事情真实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秦穆然,已经足以成为仙人了!

冯虚御风,横空飞行!

“老大,你现在还是人吗?”

道将行看着秦穆然如同看到怪物一样。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秦穆然飞起来,难道秦穆然进入化劲之境是真的?

“你才不是人呢!”

秦穆然白了道将行一眼。

会不会说话!

“化劲的战斗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难免有些激动。”

道将行尴尬一笑。

“呵呵,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要成为冲气境的男人?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

秦穆然鄙视地说道。

“这不是咱孤陋寡闻嘛,话说老大你怎么速度这么快就进入化劲之境了,难道有什么捷径吗?告诉我呗!”

道将行可是知道秦穆然的,这才踏入古武界多久啊,修为都已经进入化劲之境了,而且他的战力可远远不止化劲初期,这一切看起来就跟开了挂一样,要不要这么快?

曾几何时,道将行还觉得自己好歹是个天骄,可是自从遇到秦穆然以后,他觉得自己所谓的天骄那都是屁!

什么天骄榜,什么天赋异禀,在秦穆然的面前可就真的是渣渣了。

人家从跨入古武界到现在的化劲之境用了半年的时间,他们呢?足足十来年!

人比人,气死人。同样都是爹妈生的,为何他如此突出。

“你想要知道捷径?”

秦穆然上下打量了下道将行,问道。

道将行没有任何犹豫,点点头。

“其实很简单。”

秦穆然故意顿了顿,道将行面露喜色,立刻凑近了。

“打架就好了!”

秦穆然淡淡地说道。

“打架?怎么打架?”

道将行有些不明白秦穆然的意思。

“我这些修为都是生死战换来的感悟和经验,你看你,现在暗劲之境,就去找化劲的打,不要怕被虐,竭尽全力去干,然后被虐多了,你害怕,就会自己找对策,这样实力就进步了!”

秦穆然看着道将行淡淡地说道。

“我靠!真假的!”

道将行将信将疑。

“反正方法我是告诉你了,至于你信不信和做不做我就管不着了!”

秦穆然耸了耸肩膀,大有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

“小道,然哥确实是这么过来的。”

白羽倒是知道秦穆然的一些事情,而且白羽原本不过是一流高手的水平,就是在秦穆然这种磨砺下逐渐踏入古武境,对于这种方式提升修为,白羽其实是最有发言权的。

“不会你也是这样提升的吧?”

听到白羽这么说,道将行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白羽,惊讶道。

“嗯!”

白羽点点头。

“我靠!小白,你太不厚道了!我说你怎么总是找人挑战,总是挨虐,还以为你是个受虐狂,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存在着这样的心思!小白,你变了,你不再是我那个认识的天真无邪单纯的白羽了!”

道将行感觉就自己一个人被闷在鼓里,顿时就不乐意了,有些愤怒地说道。

“你也没问我!”

白羽冷冷地回道。

“额.....”

被白羽这么一怼,道将行想了想好像也是,而且每次白羽要跟自己打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太无聊了拒绝了。

后悔!真他娘的后悔!

道将行这一刻在心里肠子都要悔青了。

秦穆然没有继续管道将行,他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特莱斯。

此时的特莱斯没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脸色刷白如把纸。

“特莱斯,你们血族和圣保罗大教堂什么关系?”

秦穆然操着一口流利的外语,对着特莱斯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

特莱斯也是个硬骨头,今天他有此遭遇,算是他失误了,他没有想到秦穆然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果然,夏国的古武界水深的狠,难怪西方的那群家伙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轻易踏足这里。

夏国不光是世界雇佣兵的禁地,同样也是他们这群西方异能者的禁地。

“不告诉我?呵呵!你以为我没有办法知道吗?”

秦穆然冷笑一声。

“虽然我的翅膀被折断了,但是我们吸血鬼是永生不死的,你根本就杀不死我!”

特莱斯大笑一声道。

“哦?杀不死?我看你上辈子是个金鱼吧!那个叫啥的?哦,对,卡曼迪普拉的玩意儿不就被杀死了!”

不得不说,这个西方人的名字就是太拗口了,还是咱们夏国人的名字好,字数段,容易记!

“他只是普通的血族统领,公爵而已,而我,则是亲王!血族三大亲王之一,不生不死,不死不灭,你杀不死我!哈哈哈!”

特莱斯笑声越来越大,在他的眼中,自己虽然败了,但是秦穆然怎么都杀不死自己,只要自己不死,总有机会逃出去。

时间,在他们看来就是最好的养料,只要有时间,他就能恢复实力,到时候,恐怕秦穆然已经老死了!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秦穆然摇了摇头。

现在他是发现了,这种智商也能够成为血族的亲王,那其他的人都什么智商啊!

还不死不灭,今天我就让你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