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此时俨然成为一个原始的野蛮人,对付特莱斯那叫一个凶横霸道。

“嘭!嘭!嘭!”

耳边不断传来闷响,却是有如重锤落在鼓面,那种雄浑而沉闷的声音,震得他们心脏都生疼。

“暴力!”

在场的人看着这个画面,都愣住了。

秦穆然不断地在暴力地击打着特莱斯,特莱斯就好似一个玩物一般,在秦穆然的手中被上下打着,身体已经被打的扭曲到了一定的程度。

“你......可恶!”

特莱斯被打的没有了脾气,想要反抗,可是却总是被秦穆然压着。

他不敢相信秦穆然有这个实力,但是现实总是无情地给了他一巴掌。

“嘭!”

特莱斯话音落下,秦穆然的一拳已经送到了他的面前。

“你还敢骂我!”

秦穆然心中大怒,手中的力道又不由得加深了几分。

“你有种放下我,公平一战!”

特莱斯已经被秦穆然打的乱了分寸,开始语无伦次。

什么叫没有公平一战,一直以来都是在公平一战,只不过,因为实力的差距,导致特莱斯觉得自己委屈了。

若是现在被挨打的是秦穆然,他断然不会给秦穆然机会公平一战的。

“行!给你机会,反正结果都一样,不过,你若是还不行,下场会很惨!”

秦穆然退到一边,悬浮在半空中,目光静静地看着特莱斯,嘴角微微上扬,双手交叉横于胸前,仿佛要看好戏一般。

特莱斯得到了片刻的喘息,终于是缓了过来。

他一双眼睛通红地盯着秦穆然,好似看到了杀父仇人般,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他显现在已经知道了秦穆然的实力,眼中再也不会有先前的轻视,不过,既然秦穆然如此自大,给了他出手的机会,特莱斯自然是不会放过。

“血族之怒!”

特莱斯怒吼一声,仰天长啸,就剩下一个的獠牙闪烁着寒光,他的身上骤然燃烧了起来,一道黑色庞大的火焰横空而出,化成一轮黑色的满月。

“轰!”

特莱斯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朝着秦穆然撞击了过去。

秦穆然面不改色,但是他也感受到了特莱斯这一招中蕴藏的力量。

全身,劲气涌动,体内发出爆豆的声响,一股庞大的劲气顺着经脉游走在身体的各处穴道。

“嘭!”

秦穆然身躯一震,背后赫然形成一道虚影。

这个虚影很是硕大,但是看起来又好似是秦穆然的虚影,秦穆然手持长刀,横空一刀劈出一道刀芒。

刀芒破空而来,好似将九天的银河砍落,向着特莱斯的火焰满月冲了过去。

“咔嚓!”

耳边的声响已经让周围的人听觉产生了短暂的失聪,但是他们虽然听不到,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都看在了眼里。

刀芒破空,周围的虚空都好似被刀芒封锁了一般,根本难以动弹分毫,黑色的火焰圆月触碰到疾驰的刀芒,仿佛玻璃般轻而易举地就被轰碎了。

“这怎么可能!”

特莱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秦穆然,他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

但是,刀芒斩碎掉自己的黑色的火焰圆月后并没有任何的停留,而是依旧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特莱斯杀了过去。

“不好!”

特莱斯心一慌!

他感觉到了这股刀芒之中蕴藏的杀戮与毁灭之意,即便是他也不敢硬抗,否则的话,注定只有死了。

“拦住!”

特莱斯下意识用背后的双翅迅速地将自己给包裹在内,来抵挡疾驰而来的刀芒。

刀芒横空而至,斩碎虚空,冲击向了了特莱斯的双翅。

“铿!铿!”

刀芒触碰到特莱斯的翅膀发出了有如金戈碰撞的声响,擦除无数炫目的火花,照耀了漆黑的夜色。

“啊!”

只是,特莱斯小看了秦穆然这一刀的力量。

强大的毁灭力量,哪怕是他那坚韧的翅膀也难以抵挡,刹那,刀芒便是将他的翅膀给割破,刀光重重地撞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这才消失。

“噗嗤!”

一口逆血喷吐而出,特莱斯的气息又微弱了几分。

一直以来都是他特莱斯吸别人的血液,什么时候轮到他吐血了?

特莱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用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鲜血,有些舍不得。

“我要跟你一起死!”

特莱斯彻底怒了,身上的气势又爆发了几层。

“呵呵,想的美!”

秦穆然话音落下,身影已经动了。

“嘭!”

又是一拳,轰击在了特莱斯的脸颊上,特莱斯仅剩下的一颗獠牙便是被打断了,飞跃了出去。

“我说过,这一次,我会让你更加的惨!”

秦穆然冷冽的声音在黑夜之中传来,此时的他更像是黑夜之中的杀神,无情冷漠。

“不好!”

特莱斯心脏一紧,意识到不好,下意识转身,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秦穆然已然来到了他的身旁,而他探出一手,特莱斯以为他会钳制住自己的手臂,却是发现,秦穆然的目标竟然是他背后已经受伤的翅膀!

“你要干什么!”

特莱斯突然感觉不妙,惊呼了一声。

“呵呵,现在你就知道了!”

秦穆然嘴角上扬,露出了一副天真无害的面容,同时手已经牢牢地抓住了特莱斯背后的一只翅膀。

“呲啦!”

秦穆然手臂发力,蛮力霸道无双地将特莱斯的一只翅膀硬生生地撕扯了下来。

号称刀砍不断的吸血鬼翅膀,就这样被秦穆然如同撕手撕鸡一般的撕扯了下来。

黑色的血,如同降雨一般,洒落向了四周,空气中都弥漫起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秦穆然如此霸气的一幕,将众人都惊呆了。

简单,粗暴,蛮横,无理!

什么叫做牛逼,这就是牛逼!

管你什么亲王吸血鬼,在我这里就是不好使。

长对翅膀怎么了,有什么好骄傲的,还不是全部给你扯下来,然后烤起来!

失去一只翅膀的特莱斯直接身体失去平衡,就是要向下掉落而去,只是秦穆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目光一闪,秦穆然的目标定在了他的另外一只翅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