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的一条手臂被斩,秦穆然的神色没有一丝的动容,仿佛他只是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李振风没有想到秦穆然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男子,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狠角色,说斩手臂就斩手臂。

“下药的一条手砍了,下面就是你诓骗我妹妹喝酒的事情了吧!”

秦穆然看着地上疼的已经快要昏厥过去的蝎子淡淡地说道。

“然....然哥....手都已经剁了,饶命啊!”

蝎子疼的全身都在抽搐,青筋都凸起。

“呵呵,饶命?你配吗?敢在铂钻会所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我能饶了你?”

秦穆然说着一脚踢在了蝎子刚才被斩断手臂的伤口处。

“啊!”

剧烈的疼痛再一次冲击他的脑门,直接让他忍受不住疼痛,昏了过去。

“真没用,这就晕了!”

秦穆然无趣地鄙视了下蝎子,然后转身看向一旁的李振风。

李振风见识了秦穆然的狠辣手段,当秦穆然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李振风身躯一震。

“然哥....是我一时间脑子一热,做了错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李振风看着秦穆然,哪里还有往日广告公司董事长的样子,直接就是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呵呵!李老板,你行这么大的礼我受不起啊!”

秦穆然冷笑道,手中的开山刀此时还在滴着鲜血。

鲜红的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然哥,不,秦爷!我一开始不知道是您,还想打你妹妹的主意,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当我是个狗,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李振风此时只想着自己完好无损,哪里还顾得上尊严?

尊严?呵呵,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要想混出个人样来,首先要丢弃的就是尊严!

“狗?你配吗?一个只知道用下边思考的东西!我妹妹的主意是你能够打的吗?”

秦穆然冷哼一声。

“我不配,我不配!秦爷,都是这个贱人唆使我的,是她告诉我您妹妹家里条件不怎么好,我这才壮着胆子试一试的,都是这个女人!”

李振风此时是能卖一个是一个,当即用手指指着一旁吓得都在哆嗦的朱芬道。

朱芬也没有想到李振风这个人为了活下去能够无耻到这个地步,整个人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

“李振风你怎么能够这么无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朱芬扯着嗓子就是对着李振风骂道。

“我是不是个男人你不知道吗?臭婊子,装什么,谁不知道你是公交车,还装清纯!你就是我玩腻了的!”

李振风被骂,便是将心中的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朱芬的身上。

秦穆然他得罪不起,你一个小小的女学生,老子还惹不起吗?

“呵呵!”

秦穆然看着他们两个人吵闹,突然觉得有些意思,手持着开山刀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人吵架。

没过多久,朱芬和李振风竟然扭打在了一起。

大家这一方面,女人毕竟还是处于劣势,很快,朱芬便是被李振风一巴掌打的摔在了地上,嘴角不断地流着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啪.....啪......”

秦穆然看着这一出好戏,也是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实在是太精彩了。

“好戏,好戏!李老板,你可真的是威武啊!”

秦穆然嘲讽道。

“秦爷,真的就是这个贱人,您就饶了我,只要您饶了我,这辈子我给您做牛做马,为您马首是瞻!”

李振风立刻露出一副谄媚的笑脸道。

“呵呵,你给我做牛做马?我要你有何用?”

秦穆然看着李振风这副媚态就有些恶心,鄙视地问了句。

“有!当然有!秦爷的妹妹以后要进入模特圈,我罩着!虽然我没用,但是在模特圈还是有些影响的,我保证,以后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能够欺负秦爷的妹妹!”

李振风脑筋也是转的很快,他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足以打动秦穆然,唯有从侧面进攻,从吴月的角度来说事儿,或许还有一丝的转机。

果不其然,在听到李振风的话以后,秦穆然的脸上神色突然舒缓了很多。

若是李振风说其他的,还就真的不能够打动秦穆然,可偏偏李振风许诺的好处是帮助吴月。

虽然以秦穆然的身份能够调动很多的资源,没有人能够对付的了吴月,只是,术业有专攻,李振风在模特圈确实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的,而且经过这一件事,他绝对不敢在对吴月起歪心思了。

“好!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我就饶了你的狗命,以后,吴月的所有广告我就交给你,若是再有今天类似的事情发生,你,就是他的下场!”

秦穆然指了指地上已经昏厥过去的蝎子说道。

“是!谢谢秦爷!谢谢秦爷!你放心,以后吴月就是我妹妹,除非我死,没有人能够为难他!”

李振风如果可以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拿出来让秦穆然看看他那满腔的热忱之心。

“嗯!”

秦穆然点点头,随后转过身,对着身旁的龙鳞精锐道:“让人把他灌入水泥,沉入龙江之中!”

“今晚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们烂在肚子里,若是有其他的人知道了,蝎子就是你们的下场!不要觉得有人能够保护的了你们,只要我想杀,没有人能够管得住!”

说完,秦穆然将手中还滴着血的开山刀扔在了地上,离开了包厢。

秦穆然走后,李振风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刹那被抽空,整个人无力地谈到在了地上,一副劫后重生的样子。

秦穆然给予他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大了,而就在刚才,他也知道了秦穆然的身份。

龙鳞背后真正的主人,那可是中海地下世界数一数二的大佬啊!传说连中海的青帮和洪门的大佬都要给他面子的存在!

幸亏自己机灵许诺了个誓言,要不然现在自己的下场恐怕就和蝎子一样了吧!

蟾蜍纹身的男子已经被秦穆然一脚踢死,而蝎子则是被龙鳞的人带走,估计也是跟秦穆然说的那样,灌入水泥中,沉入龙江底。

“以后吴月一定要尽全力讨好,千万不能够亏待了她,保住小命要紧!”

李振风在心中暗暗发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