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接着一声的碰撞,让苏青竹听着都觉得疼。

跪在地上的原本不可一世的王亮,看到眼前的场景都觉得不可思议,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定是自己昏头了!

秦穆然一手扣住罗云泽的脚腕,根本就不考虑罗云泽的感受。

怎么说罗云泽也一大把年纪了,一点都没有想到尊老爱幼啊!

鲜血四射,罗云泽的脸不断地与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让他头昏脑涨!

“走你!”

秦穆然借助惯性,手一松,罗云泽顿时在强大的冲击下,有如断线地风筝,径直朝着墙壁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墙壁顿时以罗云泽所在的位置向着四周龟裂开来。

而罗云泽本人则是死死地嵌入其中,就好似靶心一般。

“额........”

罗云泽满脸是血,仅仅发出一声微弱的哀嚎后,便是没了气。

他可能至死才发现,秦穆然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秦穆然根本就不是宗师之境的人!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杀了自己就跟玩一样呢!

但是,知道晚了已经没有任何用了,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巨大的声响,自然也是吸引了整个格林酒店,楚娉婷也是迅速赶了过来。

当看到已经打的千疮百孔的包厢,楚娉婷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包厢之中还有浓烈的血腥味,以及地上残留的尸体残渣,可以想象,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总,你来了!救我!救我!这个人杀人了!”

王亮看到了楚娉婷,根本就顾不得脸颊上的疼痛了,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疯狂地呐喊着。

“王少?”

楚娉婷自然是认识王亮的,但是她现在脑子还没有转过来,怎么王亮会和秦穆然干起来呢?

“秦少,这是.......”

楚娉婷自动选择忽略了王亮,向着秦穆然走了过去,问道。

“他们想要杀我,被我解决了!”

秦穆然淡淡地说道,看那个神色就好像人不是他杀的,他就是一个过客一样。

“秦少,这件事,我会处理!”

虽然秦穆然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但是楚娉婷知道,这件事不给秦穆然一个合理的说法,纪家恐怕也没有办法交代。

再加上纪凌风和秦穆然的关系,在自己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怎么的都得处理掉。

“王亮,让你老子过来!”

楚娉婷看着王亮淡淡地说道。

此处除了秦穆然和苏青竹外,王亮这边的人就孙全梁活着,其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楚总,我在你格林酒店被打了,你不是应该报警然后先将这个杀人凶手抓住吗?你找我老子干什么!”

王亮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我让你打,你就打,如果你不想死,就快点!”

楚娉婷目光寒冷地说道。

“啊......”

王亮不知道秦穆然是谁,但是楚娉婷他是清楚的,纪家的人,这里也是纪家的产业,他王亮虽然说是一流家族的大少爷,可是在面对真正的豪门,中海四大家族之首的纪家的时候,他还是怂了。

当即颤颤巍巍地拿出口袋中的手机,拨打了他老子王浩华的电话。

王浩华此时也在外面应酬着,当看到是自己的儿子电话以后,便是接了起来。

“怎么了?”

王浩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爸,救我!你快来救我!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王亮哽咽慌张地说道。

“救你?你怎么了!”

王浩华原本还有些不耐烦,可是当听到王亮说这话以后,当即蹭的一声,从凳子上猛地站了起来。

“爸,我在格林酒店遇到狠人了!罗叔他.....他也死了!”

王亮不敢想象罗云泽死了,王浩华有多大的震怒,毕竟一个一流家族有一个宗师已经了不得了,几乎罗云泽在王家就是与王浩华并肩的人物,可是就是这样的人物为了救自己死了!

“你说什么?!”

这一次,王浩华比刚才还要震惊,声音直接提高了八个度。

王亮要死已经让自己震惊了,罗云泽这个宗师也死了,到底什么个情况!

那可是宗师啊!

“你在格林酒店哪里,我现在就过来!”

王浩华感觉事情不妙,能够杀死罗云泽的,最低都是宗师境界的人物,这样的大人物,王亮惹了,怎么可能不死呢!

只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死了,自己不是要断子绝孙了吗?

咬了咬牙,王浩华朝着在座的众人抱歉了几声以后,便是急匆匆地让司机开着车,向着格林酒店赶了过去。

众人听到了王亮的电话,便是静静地看着王亮,等待着王浩华到来。

至于这个现场,楚娉婷没有让人处理,这可都是罪证啊,要是破坏了现场,怎么定王亮的罪?

大约十来分钟,王浩华便是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包厢。

当看到包厢里的场景以后,即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王浩华也是懵了。

一地的鲜血和碎肉,墙壁上更是有罗云泽这个宗师镶嵌在其中,自己的儿子跪在地上,脸肿的跟个猪头一样。

若不是王亮主动叫自己,恐怕王浩华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儿子。

“王家主,你可算是来了啊!”

楚娉婷看着王浩华,冷哼一声道。

“楚总,发生了什么?”

王浩华虽然是一流家族的家主,可是在楚娉婷的面前也不敢托大,毕竟楚娉婷的背后可是纪家!

“哼!发生了什么!问问你的好儿子吧!”

楚娉婷冷声说道。

“逆子!你做了什么事情!还不快说!”

看到这个架势,王浩华如何还不知道王亮肯定是干了什么事情踢到铁板了,这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爸,我.....”

王亮不敢正视王浩华的眼睛,但是他也知道,事情不敢隐瞒,只能够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个混蛋!孙全梁!都是你干的好事!”

听到事情全是由孙全梁挑起的,王浩华气的在已经进气少的孙全梁身上又踹了几脚。

“我说,王家主,你下脚可得轻点,要是将他踢死了,你就是杀人凶手了!”

秦穆然看着王浩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