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样最好。”

  罗飞听了聂刚的话,当即点了点头。

  他对于聂刚这种及时抽身的行为,倒是非常满意。

  聂刚这才站起身来,将一众手下召集之后,就打算离开。

  不过就在临走时,他还是有些不太甘心,又转而向罗飞询问道:“罗飞先生是吧,不知您师尊是哪位,属于哪一门派?因为据我所知,即便是几大武道宗门家族势力中,像您如此年纪的宗师境,根本找不到一个符合身份的。”

  罗飞知道这家伙在探查自己的底细,于是模棱两可的说道:“我才回国不久,以前一直跟师傅在海外修行。至于我师傅和宗门嘛,抱歉,暂时不能告知。”

  “原来如此,难怪我看大人如此面生。”

  聂刚听出罗飞不愿透露具体身份信息,也没好意思再追问。

  顿了顿,他又突然说道:“虽然我们保安会不能对大人再进行约束,不顾我还是想提醒一句,这黑市拍卖会毕竟是很多豪门权贵聚集的盛会,大人最好还是要稍稍收敛一些。否则引来武盟的介入,那就有些麻烦了。”

  !H更新《/最快上s《酷R匠网=&0◇

  武盟!

  听到这两个字,罗飞的心脏也不由狠狠跳了一下。

  对于这个组织的名号,他当然不会陌生。

  因为几年前,他师傅之所以会被逐出华夏,并且立下约定,此生不再踏入中原武道界,就是这个武盟在背地里施压所致。

  而这个所谓的武盟,准确来说不是一家势力,而是由华夏几大顶级势力为主导,再联合其他大小武道家族,成立的一个官方团队。

  它会派遣各种不同级别的执法小队,专门维持武道界的秩序。

  聂刚此刻将武盟搬出来,一部分是好意提醒,但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在警告:即便你是宗师境强者,可以不受普通人规矩的约束。但也并不意味着,在华夏就能够肆意妄为!

  罗飞也看出他的这些想法,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淡淡的说道:“武盟是吧,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来这里是来竞拍东西的,不是来闹事。只要别人不来招惹我,我又为什么去找别人?”

  “这样最好,那在此就预祝大人能够得到自己心仪的卖品吧。”

  聂刚听到这番话,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对罗飞又鞠了一躬,然后就带着一帮队员离开茶馆。

  于是经过这么一番周折之后,茶馆里又只留下原先的一帮人。

  田峰见连保安会都奈何不了罗飞,心中也升起一丝畏惧。

  虽然他并不太了解聂刚所说的宗师还有武盟是什么意思,但是罗飞凌厉的手段,他还是亲眼看见了。

  连保安会都不是对手,更何况他一个只会鉴宝的老头?

  狠狠瞪了罗飞一眼,田峰强自镇定的说:“你等着,我这次陪同的是江海市李氏集团的少主。你知道他家在江海市有多大的财力吗?单轮集团的市值,就有近千亿!你以为你能打就有多了不起吗?我告诉你,在当今商业社会,只有金钱的力量,才是永恒的!”

  “李氏集团的少主?”

  然而罗飞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称呼后,嘴角却不由扬了扬,不由询问道:“你说的应该是李天宇吧?”

  “咦?你知道我们李大少,你以前遇见过?”

  田峰听罗飞叫出自己金主的名字,也是满脸诧异。

  罗飞闻言,却不禁笑了出来:“何止是见过,我们还熟悉的很。我想那位李大少,对我的印象也是极为深刻吧!既然他也来了这次的拍卖会,怎么不见人呢?”

  想起之前在夏氏集团广场戏弄李天宇的情形,罗飞的一些小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哼,我们李少岂是你想见就见的!你既然知道我们李少,那趁他没露面之前,赶紧向我道个歉。否则的话,等我将此事说明,你想后悔就晚了!”

  “向他道歉?我看你这个老东西真是糊涂了!我告诉你,你有本事现在就让他过来,看看他有没有胆量在我面前耍横!”

  听到这个田大师又开始装十三,罗飞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你等着,我倒是想看看,你小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份量!”

  田峰则彻底被罗飞给气糊涂了,他连续参加了好多界黑市拍卖会,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一个人:保安会不敢约束他也就罢了,他连江海市顶级的富商也敢瞧不起?

  “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医生,会有如此大的能耐!”

  心里面不服输,田峰当即拨通李天宇的手机,想让他亲自前来这姓罗的小子对峙。

  “喂,田大师,我正在和我朋友喝酒呢,你有什么事?拍卖会不是晚上才开始吗?”

  手机里传来一道慵懒的男子声音,明显是对田峰打来的电话有些迷惑。

  “李少,是这样的,我在这边的茶馆遇到一个姓罗的小子,说跟你很熟悉,我特意求证一下。”

  田峰并没有立刻将事情说出,而是试探的问道。

  “姓罗?他叫什么?”

  听到这个姓氏,李天宇眉头一皱,连忙问道。

  “他叫罗飞,不知李少有没有印象?”

  李天宇闻言,当即咬牙切齿的问道:“什么?罗飞,他也来黑市拍卖会了?以他的身份,也配来这里?是谁让他来的!”

  田峰李天宇语气不对,当即兴奋的接口道:“李少也知道这罗小子的身份?没错,以他的身价地位,根本不配来此拍卖会,他是跟着另一名鉴宝师混进来的。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主要这小子太嚣张,而且还对李少您出言不逊。我是气不过,所以才打过来向您求证的。”

  “他说我什么了?”

  李天宇闻言,捏了捏拳头,阴测测的问道。

  “他说……”

  田峰已经确定李天宇和罗飞必然有着什么过结了,正准备添油加醋的把罗飞的话给重述一下,手机却被人一把夺了过去。

  抬头一看,却发现罗飞正拿着手机,按了一下免提,然后咧嘴笑道:“原来是李大少,怎么样,最近身上不痒了吧?既然咱们都在这个岛上,怎么也不出来一起喝个茶,聊个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