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站在教室门口抽烟,许多男生都笑嘻嘻地朝这边看,女生在里面洗身子换衣服,小唐护士也在里面帮忙。

  秦绘走过来问起事情,就笑说:“现在这些学生,都开放得很呐。我读书那时,在学校里牵个手都要记过的。”

  王博斜眼弹了下烟灰:“老秦,你比我都大二十了,你那时,才改革开放吧?”

  秦绘笑骂道:“我有那么老吗?不过那时学校是管得严,就是大学也是一样,要是敢在学校树林里亲嘴的,被巡逻队抓到,都是一通好骂。中学更是了,牵手是大事,连挨得近一些站在一起,都要被老师瞪眼。”

  王博微微一笑,时代不同了嘛,扯这些老黄历没什么意思。

  小唐护士出来了:“换好衣服了,那剩下的体检还做吗?”

  “你先送她回宿舍,下午再单独帮她做体检。”

  “要不要跟校方说一声?”

  “按理说要打声招呼,但刚才说了是月经,现在又说流产,那前后兜不起来,”王博还挺为女生着想,“再说了,要学校严厉一些,要让退学也不好。我看还是先不说了。”

  小唐护士就进去要扶女生回宿舍。

  这才走到教室门口,那长毛又来了,还带着光头校领导和一个女老师。

  “就是他,他还是医生,他跟岑桂芬有一腿,害岑桂芬怀孕了,刚才那血就是岑桂芬流产了……”

  秦绘脸马上就沉下来:“你是学校的老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张嘴就胡说八道?我告诉你,你要胡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长毛一下叫起来了:“我胡说?你问问他是不是认识岑桂芬?要他不认识,昨天怎么还借钱给她堕胎?!”

  光头、女老师,连那不远处操场上的学生都看了过去。

  “原来岑桂芬是真的怀上了,还是怀了这医生的孩子。”

  “这医生看起来挺正派的,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难怪刚才这么关心岑桂芬呢!原来是一对啊!”

  “什么一对?明明就是老少配!”

  长毛得意地说:“听见了没有?这还省中医院的医生呢?人面兽心啊!”

  王博扭头看岑桂芬,她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低着头在那浑身发抖。

  “首先啊,我不是省中医院的医生,我是医生,是义务来帮忙的,其次呢……”

  “其次什么?”

  “我也不是孩子的父亲,”王博说,“不过要找到孩子的父亲也不难,只要做个DNA鉴定就行了。”

  光头校领导皱眉说:“不用搞得这么复杂吧?你就是岑桂芬的男朋友,学校也不会说什么,只要按学校的规定处理就是了。”

  秦绘问道:“怎么处理?”

  “开除是一定要开除的了……”

  岑桂芬的脸一白,本来就失血过多,气血亏损太大,当下站不稳了,头晕得厉害。

  小唐护士忙搀扶她回教室。

  光头校领导他们也跟进来了,看地上还有些血,就说:“这件事一定要处理。”

  连那女老师都说:“还要严肃处理。”

  “那就报警吧……”

  王博一说,这俩都愣住了。

  报警性质就不同了,岑桂芬已满十六,未满十八,要怎么定性,也不好说。

  “对,我看报警好,”秦绘冷着脸说,“还要验DNA,查出谁是孩子的父亲,不能任由某些人血口喷人。”

  长毛哼道:“查,怎么查?流都流没了……”

  “我刚才发现宫腔里还有残留,已经建议岑同学去医院做B超了,到时拿剩余的血块做DNA就可以知道谁才是孩子的父亲。”

  秦绘接过王博的话说:“我听说岑桂芬在跟学校的一位男老师交往……”

  光头校领导脸色一变:“你确定吗?”

  “你问岑桂芬就是了。”

  岑桂芬冒着虚汗,低头不语,长毛已经有点慌神了:“你们在胡扯什么?明明昨天我在省中医院看着他借钱给岑桂芬的。”

  王博盯着他问:“岑桂芬去省中医院堕胎,你又跑过去干什么?”

  事情都到这地步,也没必要再帮岑桂芬隐瞒了,反正她是一定会被开除了。

  !酷、}匠|,网,w唯$一+正B版,“其c他x都S*是wM盗+M版&《0.*

  “我……她跟我借钱!”

  “你是她班主任吗?你和她很熟吗?”

  光头校领导出声说:“苟老师和学生关系很好,经常和学生打成一团……”

  “打成一团?是不是特别是和女学生关系好?不是打成一团,是睡成一团吧?”

  “你……”

  王博指着长毛说:“我百分百确定他就是岑桂芬的男朋友,也确定他就是孩子的父亲。不信就做DNA鉴定!”

  长毛慌慌张张的说:“你少来,你想把事推到我身上?你他妈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

  “我就问你敢不敢做DNA鉴定!我也不需要岑桂芬指证你,你敢不敢鉴定嘛,一句话的事!”

  光头校领导一看长毛吱唔,就心下大恨,这事还有假了?

  他上来就说这医生跟岑桂芬有关,还说他是孩子父亲,现在看起来,这就是在祸水东引,想要撇清关系。

  女老师厉声道:“苟敬,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我……”

  “我什么我?你说!你不说就去做DNA……”

  长毛苟敬都哆嗦起来了,这是正规中专,是公立的,他这还是有编制的老师,出了事,教育局都没办法护他。

  要是再报警的话,他肯定是没办法混了。

  而以他的本事,本来作品就不入流,想要靠画画赚钱,那更是想都别想。

  出去后要是开培训班什么的,也就是勉强糊口,哪有在学校里做老师那么逍遥。再说这事情要传出去,哪个家长敢把孩子送给他教?

  王博冷笑道:“怕了?敢做不敢认?是怕岑桂芬揭发你是吧?我看你这德性,搞大的不止她一个吧?正好体检,要不做个统一检查,看你教的学生里有多少肚子被你搞大过的?”

  秦绘心想不用搞这么大吧?

  光头校领导马上说:“这件事学校会查明的……”

  “我刚说了要报警,你们查明就算了?查明了怎么处理?我的名誉呢?”

  “你的名誉?”

  “他要苟敬是吧?他刚才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说岑桂芬是我女人,孩子是我的,我可是要脸的,不能任由他泼脏水。这样吧,先报警,我给我的律师打电话。”

  秦绘一怔,你还有律师?

  律师自然是有的,王博的律师是丁言一的,一般法律文书,合同一类的都由那边处理。

  在整个南京也都是排得上号的大律师了,除了经济类型的案子,事务所也有别的律师,刑事案民事案都能接。

  王博现在气头上,不打算放过苟敬。

  “这样吧,苟老师公开道歉……”

  “我是缺道歉的人?我要告他,还要告东艺,要他和你们赔偿名誉损失,还要报警,让警方和检察院都介入!”

  苟敬急了:“你算哪根葱,你的名誉值几个钱?”

  “老秦……”

  秦绘咳嗽声说:“这位是王医生,在整个南京医界都是很有名的医生,像我们德高望重的萧乾安萧老,就在跟他学医。”

  苟敬还想说什么,光头校领导一惊:“萧老跟王医生学医?”

  “对,萧老桃李满天下,南京的各家医院里都有萧老的学生,好些还都是院长,在医界的地位举足轻重。你得罪了王医生,就是得罪了萧老。当然了,王医生的名誉也是很重要的。”

  光头校领导真想把苟敬活剥了。

  这事一闹大,那还用说东艺也得跟着名声臭了。

  搞师生恋就不说了,就为一个女学生?

  “那,王医生,你看这事,要怎么处理才能满意?”

  王博看他口气软下来,就说:“第一,要把这苟敬开除了……”

  苟敬又急了:“开除我?学校敢吗?”

  “我会向教育局提议,”光头校领导回头瞪了苟敬一眼,现在得止血啊,“还有什么?”

  “岑桂芬你们要留下,她还是个孩子,就算有错,也要给她有改正的机会……”

  “这……”

  “理由我想学校会想到的。”

  “好,好。”

  “就这两点,你们做得到,我就不会再追究。”

  苟敬看光头要弃卒保车,立刻怒道:“好,你有本事就开除我!”

  说完,他摔门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