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颗夺命的子弹,洞穿空气,携带着滔天的声响,轰然而至。

  满座宾客尽胆寒,都避之不及的往旁边闪躲。惊天动地的声响,几乎要将他们的耳膜洞穿。

  “三颗子弹,这许宗师还能躲过吗?”

  朱天龙心跳加速,胆战心惊的说道。

  不只是他,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产生了这种想法。

  虽说许飞刚才用双指夹住了子弹,但那只是一颗。而现在情形完全不同,三颗子弹,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射来,许飞还能像之前那样,游刃有余的处理吗?

  “这次,我不信你还能活。”

  梁哥深吸一口气,嘴角轻抿冷笑道。

  “梁哥,这次他要是还能活,我倒立吃屎。”

  一旁的小弟,献媚的说道。

  就连不远处的杜老板,此时都是紧张不已的盯向许飞。如果许飞能够活下来,那之前他得罪许飞,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说不好,老大都得拿他出来顶罪。

  现在他只能期盼着,许飞能够死在这里。

  只有这样,朱天龙才不能靠着许飞的势力,扶摇直上,骑在自己的头上。相反,许飞一死,与许飞有仇的那些人,都将清算与许飞有关的势力与人。

  这样,朱天龙甚至都得被牵连,到最后谁都救不了他。

  如果这样的话,朱天龙的那份利益,也将分到他的手上。

  想到这里,杜老板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只要你死了,我非但不会有半点损失,还会因此扶摇直上。许飞,就当是为了我的未来,死吧!”

  杜老板抱着脑袋,蹲在角落,满脸期待的望着场上的许飞。

  与他抱有同等想法的人,还有不少。

  这些人,在包厢各个角落里,将目光纷纷投射在许飞的身上,心里祈祷着许飞被乱枪打死。

  啪!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直接洞穿了许飞左胳膊。

  第二颗子弹从许飞的额头穿过。

  第三颗子弹接踵而来,直接打中了许飞的胸膛。

  “结束了?”

  |酷“匠网唯G一…w正m版,D其他Qd都B◎是…v盗√版0

  杜老板看到这里,喜不自胜,激动的直接起了身。

  包厢角落里的不少人,也都是高兴的站起来,就差叫好了。

  “许飞。”

  朱天龙看到这里,差点被吓到窒息。就连谢建国和大老板,都是纷纷嗔目结舌。那个百战百胜的许宗师,真的死在了三把小手枪之下?

  他的传奇,真的是在十九岁就戛然而止?

  门外那群世家大族的子弟们,也都是带着疑惑,纷纷将目光凝聚在了,被子弹洞穿的许飞身体之上。

  “呵,我还以为许宗师真的是无敌呢。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梁哥心里也有疑惑,毕竟许飞盛名在外,此次上面下来的命令,也是尽量重创许飞,给即将压轴登场的洪师,减少一些压力。

  然而,谁能想到,就是减少压力的他们,直接把许飞给干死了。

  “杀我?你们也配!”

  就在梁哥心里乐开花,杜老板等人喜不自胜,东海世家嗔目结舌,朱天龙紧张到窒息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炸响。

  接着,那被三颗子弹洞穿的许飞的身影,竟是渐渐消褪,最终化作无影。

  那赫然是一道幻影。

  而真正的许飞,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那三个持枪的人面前。

  “什么情况?”

  梁哥直接被眼前一幕吓尿,惊声开口后,竟无一人回答他。

  旋即,居中落位的那个持枪青年,半边脑袋直接被打飞,鲜血如柱,喷射而出的同时,左边右边,两位持枪青年的脖颈,也是齐声断裂,偌大的脑袋,直接掉落在地上,如滚球一般,翻滚到了梁哥的脚下。

  把梁哥吓了一大跳,开山刀都是没拿稳,直接砸在了脚面上。

  刀刃锋利,梁哥半个右脚脚面,都是被齐根斩断。

  疼得他往后一栽,直接抱着齐根被削断的脚面哀嚎不已。

  然而,此刻哪还有人关注他。

  一双双惊惧到极致的目光,齐刷刷凝聚在许飞的身上。

  只见许飞浑身上下一丝伤痕都没有,根本没被子弹打中。

  那刚才被打中的,又是谁?

  “移形换影,唯有内息强大到先天之境,才能催动到的程度。难道,许飞,真的是先天宗师?”

  人群中,秦家供养的那位内劲顶峰强者,倒吸一口冷气,白色的衣衫,后背竟被冷汗打湿。

  他作为秦家供奉的强者,自然比其他人,更了解许飞。

  别人或许真的以为,许宗师之名,是因为许飞到达了先天才给的称呼。

  唯有他知道真相,许飞根本不是先天宗师。

  他只是半步化劲。

  但十分古怪的是,作为半步化劲的许飞,却每每能够施展出,唯有超越化劲的先天强者,才能使出的能力。

  比如,一语雷来斩大圈强者。

  比如,一脚阵起布富山大阵。

  这些能力,不到先天,绝不可能用得出来。

  “许宗师,难道不是先天?”

  谢家供奉的强者,闻言疑惑的看向了他。

  “许宗师不是先天,却胜似先天。”

  秦家强者,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幽然说道。

  “你说许宗师不是先天?”

  谢家强者听到这句话,脸都吓绿了。

  这就像一个黑人短跑世界冠军,打破世界纪录。别人在称赞他实力超群的同时,心里还是会少几分惊讶。

  毕竟,这是正常的事情。

  可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一个黄种人高中生,在正常风速下,打破了一百米世界纪录。

  那就不只是恐怖了,还是骇人听闻。

  秦家强者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如果许飞是先天强者,刚才的表现,只能说明他没有辱没先天之名。而如果许飞不是先天,那他刚才的表现,就真的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许宗师,还是个高中生呀!”

  秦家强者感叹连连后,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我……我错了。”

  噗通。

  梁哥身旁这几个跟班小弟,都被吓傻了。一个高中生,赤手接子弹,幻影躲手枪,一拳一脚,力毙三位内劲强者。

  这些人再不投降,真的就是傻子了。

  他们一投降,再加上梁哥抱着脚面,在地上哭的稀里糊涂。整个屋子里,竟是再无一人,敢与许飞作对。

  接着,许飞的目光,终于落在起身想庆祝许飞中枪的杜老板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