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健吃了一惊,但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迫使他没有露出任何情绪波动,反而冷声质问道:“这个人是谁?”

  萧凌也投去询问的目光,他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可是李文龙笑了一声,从凳子上站起来道:“那个人就是你身后的青年,萧凌!”

  此言一出,萧凌脸色一变,但在瞬间就恢复过来。他着实没有想到,李文龙竟然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自己,这下好了,后面的事情他必须参与进来,不然将引来蓝傲国的疯狂追杀。

  “好!”王东健牙咬切齿的转过身看向萧凌道:“你有本事,我倒要看看最后你能撑到什么事情!”

  萧凌心中动怒,两年来隐忍的痛苦让他的心性异常成熟,现在听到王东健还在威胁自己,已经动起了杀心。

  就在双拳紧攥的时候,李文龙急忙咳了一声道:“这件事情不应该怨天尤人,婚姻是缘分注定,我想皇子殿下不会强人所难吧?”

  “哼!”王东健冷笑道:“我身为蓝傲国的皇子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子动怒呢,不过这次联姻不成,明日就是擂台比武之时,我想凭借九州城的力量,很难扭转局面吧!”

  李文龙同样冷笑道:“明日一战很快就会有眉目,皇子殿下也不会急于一时吧!”

  声音一落,挥手喝道:“来人,送皇子殿下回去!”

  王东健冷哼一声,怒视萧凌一眼就朝外面走去。

  等到他彻底走远之后,萧凌有些难堪的看着李文龙。他心里异常复杂,不知道当初留在这里是对是错。

  以李文龙的心机,能耍他第一次就能耍第二次,而且还都是这种要命的玩儿法,这让他有种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

  似乎看出了萧凌心中所想,李文龙歉意道:“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在眼里,如果我不这样说,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凌无奈道:“我也知道李城主有意欺骗,可是用我做幌子,是不是有些太过唐突?”

  “我仔细想过了,你现在是九州城的居民,而且修为处于二阶初期,只有你这种修为才能不让人怀疑,如果随便拉出来一个,蓝傲国肯定会起疑心的!”

  “不是还有一个二阶中期的修者吗?”

  李文龙呵呵笑了一声,看着萧凌怪怪道:“你听过两个女孩子结为夫妻的吗?”

  “难道那个二阶中期的修者是个女子?”萧凌非常吃惊,他一直以为那个青年高手是男的,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女子。

  李文龙点头确认,随后道:“九州城现在的力量太过虚弱,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遇到一个天资聪慧的青年,不知道九州城会不会在我手上毁于一旦了!”

  萧凌动容,李文龙这是在向他透露一下事情,当下问道:“蓝傲国为什么非要合并九州城?而且一直都没能成功?”

  李文龙道:“具体我也并不清楚,只知道九州城是一夜之间出现在这片土地上的。当时的九州城死气缠绕,一位法力通天的强者生生将死气炼化。时隔数百年,才有了现在这种繁荣昌盛的样子!”

  话语虽短,但萧凌还是从中间捕捉到了让他吃惊的话语。

  九州城竟然是突兀出现,还是数百年前的事情,而且还有一位强者专门炼化城中的死气,看来这座城池有着非常不简单的秘密。

  就在他准备开口追问这个事情的时候,李文龙接着道:“你应该能猜测出来,九州城有非同一般的秘密,历代城主都想知道,可没有一个人能探清具体的秘密是什么。所以才会有蓝傲国想要合并的事情发生,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归属的原因!”

  “看来你们的斗争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之久了!”萧凌感慨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难道第一批入住九州城的居民不知道秘密所在?”

  李文龙干笑道:“凡是能想到的问题我们都想到了,第一批入住的居民没有流传任何消息,所以才会变成一个悬案!”

  萧凌囔囔点头,剑眉紧皱的思考这个问题。

  “对了!”李文龙走向萧凌道:“你跟我过来,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看!”

  跟着李文龙走了出去,顺着走廊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他才止住脚步。身前是一个独立的房间,房间门口有两个身穿铠甲的精兵笔直的站着。

  让两人打开房门之后,萧凌和他步入里面。

  刚一进去,就感觉道一股非常强烈的波动从房间内探了过来。萧凌皱眉环视一圈,房间非常空荡,虽然有窗户,可阳光似乎并不能投射进来,让整个房间变得雾蒙蒙的。

  刚才的波动就是从房间最里面的一个拐角传来,萧凌皱眉看向李文龙,他知道李文龙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绝对不简单,应该有什么话要说出来才对。

  让他失望的是李文龙并没有开口,而是自顾朝前走了几步,当两人来到房间深处的时候。李文龙止住脚步,指向前方对萧凌道:“这就是我让你看的东西!”

  萧凌走过去看了一眼,这是一块半人高的石碑。石碑通体黝黑,刚才感觉到的强烈波动就是石碑里面透发出来的。

  不解的看了李文龙一眼,慢慢伸出手打算朝石碑摸去,可是在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突然触摸到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跟着就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在疯狂流逝,萧凌大骇,急忙抽回了手,吃惊的看着李文龙叫道:“城主,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力量。”

  李文龙满脸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九州城出现的时候就有这么一块石碑,因为透发出来的波动太过强烈,所以才用这座房间格挡住了!”

  “那为什么不是房间中间,而是房间一角?”

  “具体我也不清楚,先祖的用意没有人清楚,我只不过修补了几次而已!”李文龙说完手指一弹,一股凌冽的剑气从手指腾射出来朝石碑袭去。

  当看到剑气的瞬间,萧凌脸色微微一变。剑气出体只有五阶之上的武者才可以施展出来,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吃惊,毕竟李文龙的修为自己无法看透,位于五阶真武之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剑气在快要触碰到石碑的时候,突然被外面一层力量所阻挡。但由于有剑气的攻击,石碑突然爆发出一阵乌黑的光芒,同时四个黝黑的大字随着黑光的出现投射在近前的虚空之上。

  “永镇此城!”

  这声音不是萧凌说出来的,而是他灵识海内的黑蛇惊呼而出。萧凌心中一骇,迅速传音道:“你知道这个东西?”

  黑蛇似乎非常畏惧,声音没有以往的调侃,反而非常忌讳道:“我想不起来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东西……我为什么要害怕,它不过是一个死物而已,为什么?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几次传音黑蛇都没有回应,反而一直重复这句话。萧凌急忙朝后退了两步,‘永镇此城’四个大字在良久后才消失,灵识海内的黑蛇也慢慢恢复了安静。

  I酷8.匠ux网永a久%免HH费看m小说

  第一时间萧凌就问道:“这究竟是什么存在,虽为死物,却可以透发出如此强烈的波动!”

  李文龙摇头叹息:“关于这点我也不得而知,石碑的出现可能有所寓意,以我现在的能力不能推敲得到!”

  萧凌囔囔一声,这个东西有些非常强大的力量,连李文龙的恐怖修为都没有办法探查。而且从黑蛇的反应来看,定然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

  环视一圈四周,他再次陷入了未知的恐惧。这个格局非常奇特,按照正常逻辑来推测,面前的石碑是在房间的一角,难道在别的地方还有同样三块石碑。

  想到这个可能,萧凌连连后退数步。吃惊的看着源源不断透发着波动的石碑,满脸的不可思议。

  李文龙察觉到了萧凌的异样,皱眉看向他道:“你感觉到了什么?”

  萧凌把刚才的想法说了出来,李文龙剑眉微微舒展道:“这个想法我曾经也想过,可最后又觉得有些荒诞,石碑的神奇之处或许并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我总怀疑,在石碑的下面,是不是有一个还未彻底死透的存在!”

  李文龙的话语让萧凌再次震惊,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存在,那么九州城的真实身份就让人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不过这只是怀疑,想要探查下去并不是谨慎的办法。先不说石碑表面的强大力量,如果稍有不慎,石碑的力量可能会让这座城池陷入荒芜的场景。

  蓦然间,萧凌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块石碑的存在应该已经算作九州城的重大机密,而且房间外面有精兵把守,应该是一块禁地。

  可是李文龙和他只认识一天的时间,为什么要将他带到这处禁地来呢?

  想到这里,萧凌警惕的看向李文龙,生出了一丝警惕之意。

  李文龙看着他苦笑道:“不要激动,我知道你在怀疑我是不是想要借助你的手来探寻石碑下面的东西。你放心,我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会视九州城居民的安危于不顾!”

  萧凌没有放松警惕,皱眉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到这个地方?”

  “因为今天你体内那股力量暴动的时候,我感知到石碑有了一丝反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