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听得一愣,两年前他的修为就已经达到四阶先天之境,如果不是修为逆退,恐怕连身前的慕容将军也不放在眼里。

  现在虽然变成二阶初期,可在李文龙的眼中还是一个青年高手,这让他有些疑惑起来。

  偌大的九州城青年一辈竟然只有一个二阶中期的修者,如果将柳翰的儿子放在这里,是不是就更加惹人注目了?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萧家家传玄功的精妙之处自己还不是很了解,或许自己修炼如此神速,和家传玄功有些非常密切的关系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萧凌没有推辞,应承下来就打算退出大厅。

  李文龙的眼中一直都是充满欣喜的目光,在萧凌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希望,同样也浮现出一丝非常不解的光芒。

  “城主,你怎么了?”

  李文龙回过神独自摇头道:“慕容,你有没有感觉到,此子的体内隐藏着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慕容将军刀眉紧皱道:“以我现在的修为还看不清楚,不过昨天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我感觉他身上有股躁动不安的力量在跃跃欲试!”

  李文龙摇头叹息,表情变的严肃起来:“不说这个了,我们先谈谈蓝傲国的事情!”

  L@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萧凌从大厅走出去的一路都没有理会参见而过的下人,现在他脑中已经被身上的气息困扰。

  在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想明白的时候,他才传音向黑蛇问道:“你的修为已经五阶,却探查不出来李文龙真正的修为,能不能感觉到我体内的气息?”

  过了良久黑蛇才道:“感觉不出来,我现在寄身在你的灵识海内,就等同和你共用一个身体,没有办法探查到你的本质!”

  “看来真的有些复杂了!”萧凌叹息一声,黑蛇也没有再次吭声。眼下已经走到了府邸后院,现在没有几个侍女,萧凌心中涌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他想要趁这个时候来施展禁忌玄功《九极真魔录》的一极禁忌功法‘逆魔七步’,可就在真气逆行的时候,突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一阵非常悦耳的琴声。

  琴声悠扬清脆,婉如流水,听在萧凌的耳里仿佛天籁之音。

  美妙的琴音时快时慢,生生将萧凌刚才生出的想法压制下来。

  灵识海内的黑蛇似乎非常投入道:“小子,这琴音如同仙乐,大爷忍不住想要唱上一首《菊花台》。”

  此时的萧凌根本就没有理会黑蛇的叫嚷,身体在这一刻好像不属于自己,竟然一步步朝前面走去。

  这缕琴声好像一双大手将他环抱,儿时的记忆慢慢浮现在脑中。母亲的容貌已经模糊,如果不是这缕琴声让他想起母亲的声音,或许他根本就不曾想到还有一个生他的人。

  萧凌的反常引起了黑蛇的注意,它止住深情的高歌,急忙叫道:“小子,哎,哎,你怎么回事儿?大爷唱歌,难道你想要伴舞不成?”

  萧凌浑身一颤,意识恢复过来急忙传音道:“没事儿了,只不过勾起了曾经的回忆了!”

  琴音止住,萧凌静静的站在原地看向前方。良久过去,李嫣然手捧着一只长琴如蝴蝶般翩翩而来。

  一身绿衣给这个秋季带来了生机,也让萧凌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

  当看到萧凌直直看着她的时候,李嫣然和侍女莲步走来,娇笑道:“萧公子为何在这里发愣?”

  萧凌回过神急忙挠着头发笑道:“我刚才听你的琴声有些入神,能不能再弹一首?”

  李嫣然脸红道:“我只是刚刚入门,如果要听,我就弹上一首!”

  说完就坐在身边的石登上,长琴横卧在石桌,玉指轻轻拨动琴弦,一缕非常清脆的琴音从琴弦上传来。

  灵识海内的黑蛇鬼哭狼嚎的大唱:“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哇哈哈,菊花残,菊花残……”

  萧凌屏蔽掉黑蛇的狼嚎,心已经被悠扬的琴声紧紧缠绕。忽低忽高的琴音如同人世浮沉,有低谷,也有顶峰。

  十岁步入阶位等级,十八岁四阶巅峰,可以因为一个绝世高手的功法,自己却从四阶巅峰跌落二阶初期。

  柳家的反叛,柳絮的背叛,两年来的冷言嘲讽让他心中异常愤怒。

  不知不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横冲直撞。萧凌脸色一变,就连灵识海内的黑蛇也停止了大声嚎唱警惕叫道:“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你体内似乎有些反常!”

  声音刚落,萧凌急忙用真气压制住这股力量,可根本就压制不下来。那股力量莫名而生,无法查清楚本源在什么地方。

  李嫣然也注意到了萧凌的异样,急忙止住玉指,在琴声消失的瞬间,萧凌体内的那股力量也莫名其妙的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萧凌囔囔自语,根本就没有顾及到李嫣然吃惊的目光。

  黑蛇也有些不可思议道:“小子,你的身体里面难道还封印着一个恶魔不成?”

  萧凌吃惊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身体就只有一个你,不可能还有别的东西!”

  李嫣然从石凳上站起来,关切道:“萧公子,你是不是不舒服?”

  萧凌连连摆手,现在他说不出来一句话,最多只能灵识传音。朝后退了两步,那股力量再次出现,竟然直冲肺腑,强大的力量让萧凌脸色潮红,‘哇’的一声吐了口鲜血。

  李嫣然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幕,顿时尖叫出来。

  “啊!”忍不住撕心裂肺的疼痛,萧凌咆哮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远处快速冲了过来。紧紧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萧凌的身前,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他样子的时候,双手在萧凌身上不停拍打,等止住动作的时候,萧凌也安静下来。

  来人正是九州城城主李文龙,他背对李嫣然喝道:“带小姐回房!”

  侍女花容失色,急忙应了一声就匆匆拉着李嫣然朝后退去。

  萧凌满头大汗的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男子感谢道:“多谢城主出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举手之劳,刚才我感觉你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冲出体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我才出手帮助!”李文龙悠悠说着,再次看向萧凌的时候道:“那股力量还没有彻底消失,一会儿我助你将其炼化,或许对你的修为有好处!”

  说着探出真气将萧凌紧紧包裹在里面,嘴中喝道:“心无杂念,你体内的力量只能你自己去炼化,我现在帮你压制住,一切都看你了!”

  萧凌感应着体内强大的力量,他并没有想要用这种力量来恢复修为。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禁忌玄功,只要将禁忌玄功发挥的淋漓尽致,即便他是二阶初期的武者,也可以灭杀三阶初期的武者。

  感应到那股力量之后,萧凌小心翼翼的尝试将这股力量带入已经贯通的‘任脉’之内。持续了半个时辰,那股力量终于给他炼化了干净。

  通过内视,真气内的那缕亮黑的光芒已经扩大了一倍。睁开眼睛,李文龙已经撤回了真气,静静的看着他道:“奇怪,那股力量明明可以让你修为精进,可怎么没有任何进步?”

  “可能是还没有奏效吧!”

  李文龙疑惑的看着他没有吭声,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光泽,不过瞬间就消失不见。

  萧凌心生退意,李文龙应该已经发现了他的古怪,可并没有说出来,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就在打算说话的时候,突然从前院传来侍女的恭敬声:“老爷,蓝傲国派人来了!”

  李文龙一听脸色恢复过来,扭头对萧凌点头道:“你跟我一块过去看看吧!”

  萧凌皱眉,不知道李文龙用意何在,但还是跟了过去。

  大厅内站着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他就是蓝傲国皇子王东健,当李文龙带着萧凌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男子没有施礼,而是恭敬道:“李城主近来可好?我父皇一直都在嘴边提起你的名字!”

  萧凌鄙夷的看着男子,对他没有任何好感。大家都是武者,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些过于迂腐。即便他贵为皇子,萧凌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李文龙坐在凳子上,对王东健道:“皇子殿下来这里并不是嘘寒问暖的吧?如果是为了合并九州城的事情,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能!”

  王东健不急反笑道:“城主说笑了,今天我不是为了此事,而是前来提亲!”说完,拍了两下手,随着携带的下人抬了五六口大箱子走了进来。

  王东健笑道:“这些事我带来的聘礼,我想城主不会拒绝蓝傲国的一番盛情吧!”

  萧凌听得不断皱眉,这小子好大的口气,已经把蓝傲国拉了出来,只要婚成,九州城就等同于蓝傲国的附属城池,这和合并没有什么两样。

  简短的几句对话就是一个心机的斗争,萧凌没有吭声,他知道李文龙让他过来绝对不是看这些聘礼来的。

  气氛冻结了一息时间,李文龙爽快大笑道:“我看可能高攀不起了,皇子殿下虽然气度不凡,但是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将女儿许配给了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