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灵识海内的黑蛇跃跃欲试的狂笑道:“他二大爷的,等的就是这一刻,小子,快点,让你见识一下大爷的手段!”

  萧凌急忙透出真气朝柳翰袭去,刚刚触碰在柳翰的身上,黑蛇突然暴起发难,疯狂催动修为将柳翰牢牢禁锢住。

  而同时,金色的刀影就差一寸就要劈砍在萧凌的头上。虽然柳翰被束缚住了,可强劲的波动让萧凌身上的衣服撕裂开来。

  ‘撕拉’

  赤裸的上半身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之前被柳翰打的淤青的关节全部都呈现出来,外围那些前来道喜的宾客全部都惊呼出来。

  柳絮只有一阶中期的修为,面对强势的萧凌没有任何用武之地,为了救下柳翰,她急忙看向人群内那五名阶位高手吩咐道:“你们谁能将我父亲救回来,我柳家赏银万两!”

  金钱的诱惑下不乏自命不凡者,可是他们太高估自己,萧凌虽然重伤在身,但对付他们几个还是绰绰有余。

  在第一人冲过来的时候,萧凌手上已经虚暗的刀影突然抬起,看都没看便将那人劈成两半。

  鲜血如同泉涌,阵阵腥臭的味道弥漫在柳家的庭院内。

  此时萧凌已经动了杀心,他的形象已经深深的映入这些宾客的心中。此刻没有人能止住他,第一具尸体倒下的时候,就已经让他背上杀人狂魔的骂名。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你们四个谁还敢上来,我必然让他身首异处!”萧凌怒发狂舞,虚幻的刀影指向前面跃跃欲试的四个人。

  那四个人见萧凌已经锁定他们,急忙朝后退了两步,再就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不得不说,黑蛇的修为果真异常霸道,在柳翰被束缚的时候虽然尝试了各种方法但都没有动弹丝毫。他感觉体内的力量被人用大法力生生压制下来,现在再联想到萧凌的修为暴涨,这几日肯定遇到了一位功参造化的强者。

  这个强者虽然没有出现,但凭借对方的力量足以灭杀他数百次。

  不由得,他想起了一个快要遗忘的事情。十年前萧凌的父亲离开之日要求柳家保护萧凌顺利步入仙武之境,不然全族遭受灭顶之灾。

  当时的他已经这只是一个笑话,可自己的疏忽竟然酿下了大错,那个诅咒貌似要灵验了!

  “哼哼!”萧凌冷笑一声,藐视柳翰喝道:“你这只老狗风光够了,在你身上受到的屈辱我要加倍收回来!”

  声音一落,朝后爆退数步,看着已经脸色怒红的柳翰喝道:“我说过,三年之内让你柳家上下无一活口,今天就是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刀影准备劈下去的时候,突然从身后的大门传来一股非常强烈的能量波动,刚才的灵识全都集中在庭院之内,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变数。

  萧凌身子一个趔趄,只感觉后背一阵巨疼,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生生将插在后背的长箭拔了出来,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吃力的封死身上的穴位朝后面看去,一个身穿新郎红衣的男子正愤怒的站在门口,在他手上,还握着一把长弓。

  那名男子环视一圈庭院,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看到娇滴滴的柳絮之时,脸色更是一变再变,怒视萧凌冷声质问:“你是何人?为了要破坏我的婚事?”

  萧凌再次咳了口鲜血冷视道:“物以类聚,柳家这种卑鄙的土狗才能和你这种放冷箭的小人结为亲家!”

  前面那个男子暴怒,萧凌灵识海内的黑蛇突然叫道:“糟糕了,他二大爷的,这小子好像不简单,他好像是太上道的人!”

  “太上道?”萧凌囔囔一声,警惕的看着门口的男子。

  黑蛇急促道:“先不说这么多了,以后有时间好好给你解释清楚,眼下不能招惹他,他的后面有一个强势的门派撑腰,看来这次有些棘手了!”

  萧凌撑着疼痛的身体冷笑道:“怕什么,二阶初期修为,你难道控制不住他?”

  “说你笨你还不乐意!”黑蛇气急败坏道:“我的能力能束缚住一个老狗就不错了,要是分心束缚着眼前这个人,那头老狗就会冲破束缚!”

  萧凌一惊,现在确实不能轻举妄动。思考片刻的时间,眼前那名男子已经取出一只长箭斜放在长弓上面。

  此时不能硬抗,他体内真气眼中受损,现在已经打残了一个柳明,清理门户的时候只有日后在做计划。

  现在逃命要紧,在看向柳絮的时候,她一个趔趄,心中顿时就明白萧凌想要干什么。

  可是萧凌的速度非常快,近乎用光了浑身的真气。伏魔手一出,在那名男子还没有攻击之前就将柳絮擒获过来,同时封住柳絮的修为,右手扼住她的锁骨对前面喝道:“她对你应该很重要,给我滚开,不然我当着你的面杀死你马上就要过门的新娘!”

  前面那男子气急败坏,狠狠的看向萧凌喝道:“只要你肯放了她,我既往不咎,让你毫发无伤的离开,不然就等着受死!”

  “放屁!”萧凌大骂道:“你以为爷爷是吓大的?现在你好好关心一下你的大舅哥和你的老狗丈人,不要横死庭院内了!”

  声音一落他再次冷喝道:“滚开,我萧凌说到做到,我想你不愿意看到血溅当场的局面吧!”

  柳絮花容失色,原本娇滴滴的脸变得煞白无比。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孩子,面对萧凌的强势感觉到了悔意,她不该凌辱萧凌,或许自己的家族做出来的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

  前面那男子让路,萧凌警惕的看着他走出了柳家大门,挟持柳絮快速的朝青峰走去。

  经过自己一场大闹,亲事会有所拖延,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名男子根本就没有跟随过来。

  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萧凌震晕柳絮后就开始凝练真气来修复受创的内脏。

  短短一刻钟过去,他睁开眼睛,体内的真气可以让自己逃命。不过在看向柳絮的时候,他又有些犯难,灵识海内的黑蛇不怀好意的笑道:“我说小子,这个家族这么折腾你,我看还是先让她怀了你的孩子,这样也是凌辱这个家族的手段嘛!”

  这些话自然只有他们俩知道,要是让柳絮听到,肯定会咬舌自尽。

  萧凌摇头传音道:“我虽然并非正人君子,如果做出这种禽兽事情,那我和柳家有和区别?现在人是杀不得,凭借她的修为对我没有任何威胁,我曾经发过誓,让她孤独终老,而且要让她亲眼见证自己的家人死在我的手中!”

  “好!”黑蛇怪叫道:“这才是男人,大爷同意,不过你要记住,她始终是我们的敌人,如果放了她,势必会给以后留下隐患!”

  萧凌道:“现在不考虑这个事情了,现在飘渺镇已经没有我容身之地,等柳翰恢复过来肯定会倾力寻找我的下落,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离开这里,不然等待我们的就是杀身之祸!”

  对话非常简短,但萧凌可以感觉到黑蛇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人。他们俩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只要黑蛇没有能力自主离开之前,还是要仰仗萧凌的身体。

  这一点让他非常放心,五阶修为放眼整个人间界都难逢敌手。而他身有禁忌玄功,再加上黑蛇的恐怖修为,这简直是一个变态的组合。

  扔下柳絮,萧凌急忙朝青峰深处走去。行走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确定摆脱了柳家的追踪,靠在一棵大树上使劲的喘息。

  缓了很长时间才盘膝而坐,等身体的创伤修复好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对黑蛇传音道:“那个手持长弓的人是谁?你为什么惧怕这个门派?”

  黑蛇懒散道:“谈不上惧怕,大爷巅峰的时候打个喷嚏整个修炼界都要颤抖一个时辰!”

  对于黑蛇的大话萧凌没有任何兴趣,催促了一下黑蛇才老实道:“我也只是猜测,你是修炼者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道者和武者之分吧!”

  萧凌点头道:“传说修道者顺天修身,凝固真气达到与日月同辉之境,从而步入七阶神道之境,继而飞升天界。不过我修炼数十年还未曾见过一个修道之人!”

  黑蛇笑道:“井底之蛙,修炼界的庞大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简单的。修道者可以隔空杀人,而武者却有强悍的肉身,如果将这两者综合在一起,你说这个人会有多强悍?”

  “武道双修?”萧凌惊呼一声,不可置信道:“你难道说刚才那个人是武道双修的修者?”

  “是的,在他放出第一箭的时候大爷我就感觉到了,不过他修炼还不成气候,对你没有多大的伤害,不然你现在已经死翘翘了!”

  听到这里,萧凌一阵后怕,武道双修的修炼者拥有修道者和武者的优势,幸好当初没有大打出手,不然这个死敌肯定是树立起来了。

  黑蛇接着道:“提起武道双修,所有人会想到太上道这个古老的门派,相传万年前,太上道的开派祖师曾经以无上法力射毁了九个太阳!”

  (.最s新{I章l节h上(3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