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你!”

  对着王超点了点头,潘璐瑶说道:“好了,你也不用再来安慰我了,相比较以前那种暗无天日的感觉,现在的这点压力我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我只希望,在时机真正到来的时候,你不会食言。”

  “怎么会呢!”

  王超马上说道:“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高家父子都没有放过我的道理,尤其是我几次三番从高大少的手里赢得了大笔的资金。

  仔细算起来,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高大少以及给我贡献了一个多亿的资金,可以说,翠石轩能发展起来,这里面离不开高大少的自己支持。

  这还不算,高明扬在我手里丢人的次数,可是数都数不清了,就冲这个,我跟他之间也已经是不可调和的了。

  这次郭非输给我的那五千万现金,我估计很大的可能就是高明扬提供的,毕竟以郭厅长的身家,拿出五千万还是不那么容易的,郭非也不一定敢跟他爹开这个口。”

  潘璐瑶突然白了王超一眼,说道:“你才反应过来啊?

  实话告诉你,高家之所以能有今天,这其中郭家可是出了不少力,说白了,高家那就是郭家推出来的敛财工具。

  要不然,就凭高建国自己白手起家,想要走到今天这一步谈何容易?

  当然,高建国跟郭庆华在春阳的所作所为,郭大厅长知不知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便郭大厅长一开始不知道,经过这些年,他的心里也应该有数才是。

  所以说,在你出手对付高建国他们这一伙人的时候,一定要做好对郭大厅长的防范,他是随时都困难出手介入其中的。”

  “我会的!”

  王超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实在不行,看看能不能在出手之前,想个办法把郭大厅长从目前的位子上移开,也未尝不可。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还不到时候。

  走吧,下班回家!”

  说着,王超拉起潘璐瑶的手,就准备从椅子上把她拽起来。

  “嗯,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被王超的话触动了,潘璐瑶乖乖的点了点头,顺从的站起身来,挽着王超的胳膊,向办公室外走去。

  在那处简陋的出租房里,王超跟潘璐瑶度过了激情似火的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各忙各的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王超都挺老实的呆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就是陪着唐妩一起上自习,很是度过了几天闲散悠闲的日子。

  反正手头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繁琐的手续一类的,王超也没有必要事必躬亲,安心等待结果就是了。

  出奇的是,这几天夏雪也没找王超,似乎那几件奢侈品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当然,王超的心里还是很明白的,以夏雪那个性子,不一定会这么算了,肯定还有什么后手在等着自己。

  到了周五下午,王超还是告别了唐妩,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平静生活,启程前往京城。

  这次去京城,王超有两件事需要处理,一个是跟梅建一部长具体商量一下接下来如何对付东瀛人留下来的那些暗桩,另外就是要亲自参加那块五彩翡翠的拍卖。

  五彩翡翠从解出来之后,就通过安全渠道,被送往了金玉阁的京城总部,在那里对外展出。

  不得不说,王超的这一招,配合上他跟沈若涵在腾冲的一系列作为,成功的帮助金玉阁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

  这十几天以来,前来金玉阁观赏这块堪称稀世珍宝的五彩翡翠的各地游客,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啊,顺带着作为展出的承揽方,金玉阁的人气也是水涨船高,顺带着连营业额都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幅增长。

  因为那些参观五彩翡翠的客人,在进一步了解了翡翠文化之后,或多或少的对这种玉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今儿转化成实际行动,根据自己的个人实力,掏腰包入手一块或者几块自己心仪的饰品,为金玉阁的营业额增长,贡献了一把力量。

  这种火爆的场景,让沈家一众人等都乐得合不上嘴,也深深的体会到了老爷子之前独断专行的给予王超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的良苦用心。

  现在,按照王超当初对外宣布的,这块五彩翡翠的拍卖业要提上日程了。

  承揽这次拍卖的拍卖公司,王超并没有操心,全权交给了沈若涵负责。

  王超也相信,以双方目前良好的合作态势,沈若涵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搞什么小动作的。

  事实上,对于王超的这块五彩翡翠,不少拍卖行都是相当感兴趣的,有不少公司甚至都主动联系到了王超这里,省城一分钱手续费不收,也要拿下这次五彩翡翠的拍卖权。

  在这种情况下,沈若涵只需要找一家品牌、信誉都过得去的拍卖行就可以了,并不需要付出太多的操劳。

  汇合了比利他们四个,身边还跟着个孙涛,王超一行六人在周五的傍晚,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高铁。

  一路无话,到了京城车站,刚从出站口走出来,王超一眼就看到了盛装打扮的沈若涵站在那里,在人来人往的高铁车站,沈若涵无疑就是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不知道多少男人的目光都偷偷的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见到王超出现,沈若涵笑盈盈的迎了上来,说道:“王超,我还以为你不准备参加这次拍卖了呢?”

  “怎么会?”

  王超笑着说道:“这么盛大的活动,还是我自己的翡翠,我怎么能错过呢?

  不过,若涵啊,你打扮的这么漂亮,我的压力很大啊。

  你看看周围那些男人,一个个的恨不得你吞了,估计我现在已经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沈若涵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王超,几天不见,你小子就逗我开心吧。

  谁不知道你家的唐妩那才是出了名的大美女,跟她走在一起,你的仇恨值才大吧?

  就我,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什么时候被你放在眼里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