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沁握死死的握着手机,网站上的照片还在被疯狂的评论和转载。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一切的一切都不在她的想象范围之内!

  冰落茉!她到底怎么了?

  她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没有注意到桌子上的咖啡被她的动作掀翻在地。咖啡渍洒在她的牛仔裤上,她也根本来不及去擦。

  坐电梯、下楼、坐上计程车她都是在呆滞的状况下完成,首尔的街道高大的背屏上反复的播着国际新闻。冰落茉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出现在她的耳朵里。

  冰氏化妆在圈子里都是享有盛名,尤其是冰佑千的白手起家更让圈内的人说他是拼命三郎!辛辛苦苦打下的冰氏王国在那一刹那间轰然倒塌!

  冰佑千心脏病突犯急送医院,在出租车上接到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更加让冰沁害怕。冰落茉现在还不知所踪。

  回到公寓的她,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冰佑千病倒了,她该回家了。衣柜里的衣服渐渐的空了,行李箱渐渐的满了。

  爱情似乎已经不重要了。父亲、妹妹、她的家开始破碎了。

  她的手机一直在关机,她害怕接到来自他们的任何电话。

  那样她会,狠不下心!

  冰沁走了,那是赵权今天早上才通知他们的。冰落茉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公司的人都表示理解和惋惜。

  今天首尔街拍的通告,赵权正好让他们在经过冰沁公寓的时候把她的东西收拾一下。做一个最后的告白。

  电梯停在十四楼。

  伯贤和灿烈下了电梯,平常活泼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钥匙咔嗒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冷清和空寂还是让他们有点心空,空中飘着淡淡的樱花的香气,泛起了一些怀恋。

  这个女人赋予了他们美好的回忆却带走了一身的伤痕。

  他们是被宠坏的男人,只会一味的索取。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却半点忙都帮不上。真是可笑至极的爱情。

  “她又走了。”伯贤面对着满室寂凉的空气说。

  “我们不是早已习惯了吗?”

  灿烈配合着伯贤,空凉的回答道。语气只是无奈。

  习惯了她的幽默,习惯了她的活泼,习惯了她的爱幻想,习惯了她的善解人意,习惯了她的执拗脾气。

  最后,还要习惯她的离开。

  可怕的习惯啊~~电视上经常会出现冰沁的身影,八卦记者的追问永远都是刻薄尖酸又辛辣。她只好板起面孔装作严肃的躲避。她的墨镜经常带着以防让别人看到她在晚上哭肿的眼睛,天气已凉,她换上了不属于她年龄的黑色风衣。

  看起来不怎么保暖,把她的脸冻得发白。

  这就是他们每天死守着网上和手机上的时事新闻和电视的结果。总而言之,他们很心疼。同时又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本也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帮不上她。

  冰落茉回了北京一次也没有露面过,媒体记者每天都把冰沁堵在她去冰氏化妆的路上。搞的她心力交瘁。

  很累,真的很累。冰佑千还在医院里查看情况,等着医生的通知。而冰落茉就每天待在家里,坐在阳台上,什么话都不说。

  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冰沁的身上,千斤重都不为过。

  一个女生花样一般的年龄,就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完全打压。

  然后便是失去了爱情、失去了梦想。

  冰沁双手插在兜里,北京的天气降的很快,她还需要加件衣。独自早在车来人往的道路上,为了躲避媒体新闻的追问,她也只好抄远道,记者们认识她的车,他们会不顾危险的挡在她的车前,拦下她,问出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事情。

  她不敢开车更不敢公然出现在公共场合。

  可是记者还是有办法在冰氏化妆里拍到她,然后放到网上再整出一堆惊人的标题,她不怕记者毁她形象。只怕远在韩国的人心里会惦记,近段时间冰氏化妆的股价大跌,她还没有时间查看娱乐板块的新闻。

  只能从冰氏化妆里,那些小学员里听到他们的近况。他们得了很多奖和一位,这着实另她很高兴,他们的努力被人见证了。

  冰沁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她爱过。

  回到家的冰沁发现阳台上的椅子失去了主人,冰落茉不在了,茶几上的茶还冒着热气,她还刚走不远。

  冰沁发现冰落茉精神不正常也不是最近的事了,自打从韩国回到北京,冰落茉就好像被抽走了魂,整个人就是一个洋娃娃,坐在那里,一坐就是一天。

  她害怕冰落茉像大姐一样,所以白天去冰氏化妆的时候把她反锁在家里,阳台也是加了防护栏,至于家里的一切尖利物品早已被冰沁换成塑料的。

  连摆在家里装饰的古董青花瓷也被冰沁装了箱。

  是不是自己早上走的太急了,忘了锁门?她承认自己最近忙的开始健忘了。

  她在蔚蓝的海旁边看到她了,冰落茉一点一点走向冰凉的大海没有听到后面冰沁的大声喊叫。

  对于人生已经绝望的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活在世上,也还是姐姐的拖累。

  “冰落茉,你疯啦!”突然冰落茉的腰被抱住,冰沁和冰落茉站在冰冷的海水里,冲刷着。

  “疯了!我是疯了!你不要管我!放开!”

  冰落茉试图挣脱冰沁的钳制,海水被拍大起了浪花,冰落茉的指甲划伤了冰沁的手腕,于是她吃痛的松开了手。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落茉,回家吧。别像大姐一样干傻事,好吗?”冰沁哀求着,几年前的惨剧她不想现在再发生。

  “我怀孕了。姐姐,我怀孕了。”

  冰落茉轻轻的抚上自己的小腹。

  她瞪大了瞳孔看着冰落茉的动作,显然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冰落茉当初的马来西亚之行是她自己计划好的,冰佑千让她去参加比赛,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她,更加开始对于冰沁的不满。

  她承认一开始是对冰沁的怨恨才去的马来西亚。

  冰沁和EXO回到韩国的那一天,冰落茉并没有和他们乘坐同一辆班机。她接到了从英国的电话,她的男朋友要跟她分手。

  那时候的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她不希望打掉这个孩子,她的男朋友不是什么负责任的主,威胁着她,如果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些照片便会在网上发布出来。

  她找到了EXO的队长金俊勉,其实一开始是想蒙混过关然后让金俊勉负起照顾她和孩子的责任。

  到最后,她还是收手了。

  是良心发现或许还是什么的。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一年后」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每天的车堵为患还是让人比较沮丧,虽然立交桥扰的人头晕目眩,但是也不至于在这里待着一动不动。

  不管你按多少下鸣笛,车龙还是远远地排在那里,密集恐惧症的人可能看到眼前的景象会吐。

  “呀。走不走了!”

  一个二十上下的女孩子坐在驾驶座位上,对着前面的长龙感觉到一丝无奈和怨气。

  “哎呀。急什么啊?慢慢走呗。反正也不着急。”

  后座坐着一位年纪也不大的小女孩,却也已经是初为人母。

  “你不急,我的小外甥还等着小姨带他去吃好吃的呢。”

  “吃东西?对不起啊,冰沁小姐,你的小外甥牙还没张齐呢。”

  冰落茉嘲笑着冰沁对于婴幼儿这方面的文盲问题,冰沁也只好嘟起嘴不再说什么。自己的妹妹成了妈,真的开始婆婆妈妈了。

  冰落茉是一个单亲妈妈,虽然这样追她的人也不在少数,一年前的丑闻也早已被好多好多丑闻盖过去了。人们是会遗忘的。

  为什么没有人追冰沁?可能是她管理冰氏化妆时过分严肃,搞的很多帅气高大的男同事看到她身上的气魄就得躲。

  “爸爸身体真是好了。前几天还去跟广场的大妈跳广场舞,我路过的时候很想装作不认识他。”

  冰沁开始吐槽冰佑千。

  “有你在,他不跳广场舞还能干什么啊?你说是不是,宝贝?”冰落茉充满了母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他们要来北京开演唱会了。”

  “谁啊?”

  “你啊!就继续装傻吧!”

  EXO、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名词。他们红遍亚洲,连欧美和东北亚都遍及着他们的粉丝。他们的演唱会更是一票难求。

  他们一定会留下属于他们自己的传奇!

  这次的世界巡回演唱会,第一站韩国首尔,第二站来到了中国北京。

  演唱会前一周,他们便来到了中国做演唱会的准备。

  排练、彩排一遍又一遍,只是为了完全体更完美的演出,回馈给一直支持自己的粉丝和那么多爱他们的人!

  “黄子韬!毛病一点不改!几点了还在照镜子?!”吴亦凡站在卫生间门口,他们两个人一间房,陪着单独的卫浴。

  他和黄子韬住在一起就是个错误!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心软!

  以后绝不能惯他毛病!

  吴亦凡发誓!

  虽然他已经发过好多遍了。

  “哥,你总在催。有啥好催的。”黄子韬打着大哈切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昨天排练的太晚,导致他的黑眼圈又加重了。

  看起来真的好像熊猫!

  吴亦凡瞅着黄子韬一眼然后开始低笑,黄子韬知道吴亦凡在笑什么,却不想理他。随他笑去吧。

  “不要坐在床上了。快走,我们还有排练。车在酒店门口等着。”

  吴亦凡带好耳机,拉起倒在床上毫无精神的黄子韬走出酒店房间。

  不止是黄子韬困,他们中间困的成员也不少,每天的大强度排练,让他们每天都在补充维他命。

  幸好每次演唱会的前一天,他们可以自己睡整整一天。要不然真的吃不消。

  冰佑千重新回到了冰氏化妆,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冰氏化妆被冰沁整得风生水起,倒也是放弃让她去参加任何美妆比赛的想法,自己的女儿还是留在自己身边好。

  “噔噔噔”

  “沁沁啊。进来吧。”

  冰沁来到冰佑千的办公室,冰佑千有事找她。

  “爸,您身体还有不适应吗?医生说,你还是要多。。。。”

  冰沁还没说完,冰佑千就抬手制止了,两个女儿每天都会念叨好多遍。

  “沁沁啊。他们要来开演唱会了。**公司方面说要我们参与协助。”

  “对不起,爸,我已经接了另一个艺人的演唱会的化妆案子。”

  过去的冰沁选择让它过去,尽管回忆再美,人不在眼前,还用什么用意。

  每天也只是在娱乐新闻和电视机前面看到他们,就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小粉丝,默默地支持爱护着他们,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也并不希望把这种感觉戳破。

  既然直线已经平行,还有什么相交的余地。

  冰佑千听着自己女儿的回答,神情里看不出她的一点玩笑意思,经历了那么多事冰沁没有二十岁女孩子的青涩。

  “你也长大了。随你便吧。”冰佑千摆摆手便让冰沁出去了。

  “爸。姐姐太不配合了。”冰落茉抱着孩子从办公室里面的会客厅出来。

  冰佑千问道:“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冰落茉的眼睛挑了挑,这还难不倒她。

  另一个艺人的演唱会先于EXO的演唱会,两场演唱会不发生冲突,冰沁正好可以去看,她一个月的工资全砸到EXO演唱会的内场票上了。

  后天就是了,她内心还有点小紧张。

  不过,为什么冰落茉性情大变的硬生生的把她手里化妆的案子抢掉了!她不是不管这些烂摊子事吗?听说还是老爸亲自批准的。

  冰沁可不想管这两父女搞什么幺蛾子,她自己乐的清闲了就是真道理!

  乐得清闲这种事情就好像天方夜谭一样,是哪个明星的新闻发布会啊?!冰佑千把这个案子给她了,正好还是和EXO的演唱会同一天!

  天!要不要这么折磨她啊!

  一年都没有看见他们了,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吗?!

  “这里是吧。。”工作地点还真是难找,冰落茉还给她一张手绘地图。这是在干什么?

  离谱的要死!

  冰沁低头看了看手表,演唱会快开始了吧。唉。说出来都是泪啊。她手里的票昨天转给了一个妹子,那个妹子感激涕零差点给她跪下。

  !酷匠`8网3'唯一正版●9,其他H都N“是Q盗¤5版¤

  “待机室!”

  冰沁看着门板上的三个大字,放心的握着门把手,旋开,进去。

  人生的下一秒永远都不知道是什么。

  某个女生就这样不小心的进了某个男团的待机室。

  “对不起,我进错房间了。”某个女生淡定的关上门,拔腿就跑。

  “还等什么!快追啊!”

  你可以看到一队男团追着一个女生好笑的绕大楼。

  属于他们的爱情。

  现在才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兔小文说:

  第一卷,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