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由于是混血,他的蓝眸看起来有些憔悴。

  可能是这些日子的心力交瘁,让这个180的男人有些精神不济。

  “爸。”

  冰沁放下自己的行李箱,朝着那个有点驼背的男人叫到。

  “沁沁啊。来,过来坐。”冰佑千深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然后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冰沁坐在他旁边。

  冰沁点点头,坐到了冰佑千的身边。

  她的父亲近些日子可能是过的不怎么好,鬓角已经出现了几丝白发,昔日炯炯有神的耀眼蓝眸如今也像是蒙了一层雾。

  “你长大了太多。”

  冰佑千的手抚上冰沁的头发,慢慢的抚顺着。

  “爸,对不起。”

  冰沁不敢与自己的父亲对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生养的父亲,如果不是她擅自退赛,冰佑千也不会操心成这样。

  “没关系,没关系,爸理解你。退赛就退赛吧,你带给爸的荣誉太多了。”

  冰佑千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几日他分外想念冰沁,所以才飞到马来西亚看看她,正巧碰到她正要回韩国。

  “爸。。。呜呜呜。。。”

  冰沁抱上父亲宽厚的肩膀,她还是慢慢的愧疚,对家人的愧疚所集成的泪水留在冰佑千的肩上。

  “这么大孩子了。好了,别哭了。你妈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是落茉偷偷跑出来了。如果她跑到你这来了,你好好照顾她。”

  “嗯。”

  冰沁抹了抹眼角残余的眼泪,点了点头。

  “好了。沁沁,时间到了,你该登机了。别忘了回北京看看,爸爸等这次国际比赛完后就回北京,回家看看。”

  “好。放假后我会回北京!”

  冰沁从冰佑千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箱。

  “走吧。”

  -酷匠x6网唯"一U正版wK,r其gE他都^8是@W盗版gM

  冰佑千看着冰沁的背影。

  他希望她能幸福。

  这是一位爱女儿的父亲,唯一的愿望。

  飞机上,冰落茉并没有跟来,还是让冰沁大呼了一口气。

  可能她回英国了吧。

  “沁沁?沁沁?你在想什么?”金俊勉把手往冰沁的眼前晃了晃,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冰沁就一直恍恍惚惚。

  冰沁被温柔的语气拽回了神,身边是队长金俊勉。

  “啊?没什么啊!没什么!哎?你们回家还不要好好庆祝一下获奖?”

  冰沁轻轻的把头倚在金俊勉的肩上,感觉金俊勉的身上有一股牛奶的味道。

  真好闻。

  “嗯。这是肯定的。我们会吃。。。嗯。。。烤肉!”

  金俊勉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而且还得到了周围成员一片“嗯”的声音。

  冰沁却“扑哧”笑出了声。

  这些只知道吃烤肉的少年们。

  他们是男人,精力旺盛、下了飞机高高兴兴的回宿舍。本来是想带着冰沁一起去吃烤肉的。

  可是冰沁在车上就睡着了,可能这几天真的是太困了,都能见到她隐约的黑眼圈。

  于是等到冰沁醒来,她就躺在自己的大公寓的床上。

  手机随即就响了。

  “你醒了吗?”

  “鹿晗啊。我醒了,玩的开心吗?”

  “没有你在,开心少了一半。”话筒里传来鹿晗失望的语气。

  “对不起,今天实在是。。。”精神欠佳。

  “我不希望你跟我说对不起。这几天确实很累。你可以请个假好好的休息休息。”

  鹿晗关切的声音温暖了冰冷的公寓。

  “我可不敢请。。。。哦,sorry,有个电话插进来。”

  冰沁接通了另一通电话。

  “你好。”

  “姐姐,你知道吗?俊勉队长身上的牛奶味真是好闻啊~~”

  “冰落茉!你在哪?!”

  “啊哈!我在床上,我和你的男人!”

  寂静的公寓里,没有任何的声响,可能连呼吸声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人在发疯之前都是及其冷静的。

  她给鹿晗回拨了电话,鹿晗还很诧异,他说,队长应该回家了啊。

  白色的iPhone在手里握着,里面是手机挂断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震动的声音,肯定是他们中间谁担心打了电话过来。

  手机一直平静的震动着,附和着墙上的黑白格子钟表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在豪华的公寓里嗡嗡作响。

  冰沁的瞳孔霎那间失去了焦点,差点昏厥,只好扶着餐厅的椅子支撑起自己全身的重量。

  光滑的指甲狠狠的嵌进肉里,疼吗?可笑的是,她竟然没有什么感觉!

  温热的血液从她的手里流在了地砖上,在地砖的缝里凝聚着,走迷宫一样的形成一道一道的红色污渍。

  那是她的亲妹妹。

  那是她爱的男人。

  金俊勉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身旁有一种刺鼻的香味。不是樱花的香气更不是他团员身上的沐浴露味道。

  这是哪里?

  头有点疼。

  昨天晚上玩的太高兴了,喝的有点多了,然后。。。。对啊!然后呢?!

  俊美的眉微微挑起,温柔的眸渐渐睁开,他需要看清楚周围昏暗的环境。

  这里是酒店的总统套房。

  “嗯哼。你醒啦。”

  纤细的胳膊如同蛇一样缠绕着他的肩,那是一种浓烈的玫瑰花的香气,刺激着金俊勉的嗅觉和神经。

  “冰落茉!”

  金俊勉的眼睛瞪大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张不同于自己梦中的脸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们中间本没有什么关联。

  他猛地下了床,虽然头还是有点眩晕,但是他还是得赶紧消化一下现在的情况。

  怎么回事?

  在饭店和团员吃着烤肉,很高兴,他喝醉了,然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中间呢?中间发生了什么?

  金俊勉狠拍着自己的脑袋,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想起些什么。

  徒劳无功。

  “你饿不饿?现在是凌晨四点。”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冰落茉抹着浓重口红的唇抿笑着,她早已料到他会这么问,这没有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我看你在饭店一醉不醒就把你带过来了。”冰落茉说的很无所谓,这就好像是她应该做的事情。

  “然后呢?”

  金俊勉捂着额头冷淡的问着,他又不傻,怎么能看不出冰落茉心里那邪恶的盘算,她可能是跟踪他们到了那家饭店。

  要不然怎么会时间掐的那么准!

  冰落茉笑而不语,暧昧的眼神早已对金俊勉说明了一切。

  总统套房的门被敲了起来。

  冰落茉也料到是谁,开门之后,冰沁的出现她并不奇怪,这本就是她亲手策划的一场戏,男女主角都要出场!

  那是彼此的心最遥远的距离。

  “沁沁。。。。”

  金俊勉大步的走到冰沁的面前,他是无辜的,他的眼神在祈求她。

  “金俊勉,这叫做什么?捉奸在床?”

  说的是不是太难听了?冰沁反问着自己的心。嘴里满是怀疑,金俊勉有些伤心。自己的为人她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可以解释!”

  他的语气充满着乞求和绝望,轻轻的握起她的双手,低着头,他只要一个机会就好!

  “先把领子上的口红印洗干净再说吧。”

  金俊勉白色衬衫的领子上,有着不属于她的口红颜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