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于一个二十岁的男孩子相当于一管甜蜜炸药不是吗?

  冰沁长时间接受国外教育,却对这些称呼没什么忌讳。

  家属就家属好了。

  这又有什么的。

  吴世勋兴奋的紧紧的掐着自己的大腿,提醒着自己,这不是梦、这不是梦、“嗯?”警察诧异的把眉一挑,真是什么怪事都有。

  来了一个夜不归宿的女孩子,再来一个二十岁初为人夫的男孩子?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咳咳”守旧时的警察明显有些接受不了,松了松自己的领带,额角有些汗。

  “我们能不能走了?”现在是几点?冰沁很困,都说困过头了就精神了。她明显现在说话语气很急躁。

  “家属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警察拿起桌子上的文档和签字笔递给世勋。

  姓名:吴世勋与被扣留者关系:。。。。。。。

  吴世勋颤抖的握着笔,看着下一个选项,抿了抿嘴,白皙的脸上有了微皱的眉毛。

  填什么?!

  他内心斗争很厉害。

  “喂。快填啊。”冰沁在后面用胳膊碰了一下世勋的背,催促他快着点。然后低下头,看着吴世勋到底纠结在什么地方。

  “傻吧你。都说是老公。夫妻关系你还不会写?数学学多了是吧。快点。”冰沁小声的在吴世勋旁边说着,看着吴世勋停滞的动作。

  很可爱,不是吗?

  他是像下了很大决心的写下了:부;부;관;계;「夫妻关系」

  然后交给警察,随即大呼了一口气。

  就跟得知自己中彩票的感觉一样。

  这样磨叽磨叽,十二点还是过了,冰沁还是没有回到酒店,成功的躺在大床上,然后达成自己舒舒服服睡觉的愿望。

  马来西亚的夜晚跟北京或首尔是不一样的,街上倒是没有太多的人,出租车来来往往的,转向灯打的人有些眼晕。

  这个警察局离酒店应该有二十分钟的走程,不算远,唠唠嗑,一会儿就到了。

  “大晚上的,你怎么不会去睡觉?”冰沁揉着自己的眼睛,防止自己明早黑眼圈,然后问着旁边一起走的世勋。

  灯光拉长了影子,稍显梦幻。

  “我?我只是晚上睡不着出来玩。”他会说自己是是跟着她和张艺兴出来的吗?然后没告诉鹿晗自己偷跑出酒店。

  昏暗的灯光照不到世勋有些心虚的面部表情。

  冰沁也困的没有注意世勋语气里的不稳定。

  最,}新章(节…s上Y酷匠o网

  现在是真的困了。

  不知道是灯光一闪一闪的,还是她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街道那边、有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女孩子,灯光写在他们两个重叠的影子上。

  少女睡得很熟。

  少年笑的幸福。

  全世界的机场都是一个样,各形各色的人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飞到自己的目的地。

  那里有一个拖着豹纹行李箱的女生站在那里。

  红唇火辣、品牌的Ray-Ban墨镜戴在巴掌大小的脸上,看起来更加的精致。

  胳膊上挎着LV限量版、YellowEarth名牌设计的高跟十寸的靴子蹬在脚上。

  身上穿着巴黎知名设计师的作品。

  不可一世的扬起高傲的下巴。

  墨镜下的眼影和眼线不知道是否厚的使眼前的镜像模糊不清。

  这个女孩得到了很多人的回眸。

  她扬起笑容,她和她笨蛋的姐姐可完全不同。

  冰落茉。十八岁。MAKE ;;UP ;;FOR ;;EVERACADEMY的大三生。

  茉莉都是淡雅的、芬芳的。这也是落茉的由来。冰落茉却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起错了,她的性格好比热情绽放的玫瑰。

  身上的刺数不胜数。

  计程车做的她的腰板浑身不舒服,加上计程车司机色迷迷的眼神。

  如果她不穿着那么紧身的红颜衣服,计程车司机或许还能正常一点。

  “小姐,到地方了。”出租车司机回过头看着冰落茉。

  冰落茉钻石镶嵌的指甲伸进昂贵的手包,然后把钱放在座位上。

  “眼球都掉出来了好吗?”冰落茉推开车门,高傲的走下去。

  计程车司机却依旧对她的背影恋恋不舍。

  马来西亚的温润天气还是好的,至少还能穿漂亮的衣服走来走去。

  豹纹的行李箱缓缓的托在地上。

  今天是个闲天好吗?冰沁和EXO都得到了颁奖晚会前的一天休息,鉴于昨晚冰沁的极度困倦。

  “啊~~烦死了~~现在几点了~~”这是每个人正常的起床脾气,冰沁使劲拽了拽头发,然后抬起头看着墙上的表。

  “才十点啊~~~十点啦!”

  你要明白冰大姐的速度之快。。。。

  EXO在楼下说说笑笑的吃着不知道早饭还是中餐的东西。今天无工作,着实让他们还是高兴了半天。

  鉴于昨晚,吴世勋由于把冰沁找着了,赏他今天不用自己整理床铺。

  鉴于昨晚,张艺兴把冰沁弄丢了,罚他给世勋收拾床铺。

  他们吃着马来西亚的特色食物,享受着十点的阳光,开开对方的玩笑,说说对方的糗事,揭揭对方的短。

  笑声随时随地都在餐厅环绕着。

  “小姐,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服务员对着一身名牌的女孩子低头。

  “看。那是谁。”都暻秀用胳膊肘碰了碰金俊绵。

  那个女人散发着的气势有那么一种熟悉的感觉。

  “哎。小子,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金俊绵在都暻秀的脑袋上弹了一个脑瓜蹦,略带惩罚。

  “我是那种人嘛!好疼!”都暻秀为自己辩解着,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金钟大捏着下巴,眼神开始聚焦,熟悉的让他们说不出话的感觉。

  这个人是谁?

  “我是来找这个人。”冰落茉依然从镶满钻石的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那是冰沁,她不相信凭她姐姐的相貌没人会知道她。

  “哦哦哦。那位化妆师?我记得,对不起,小姐,我对她的私人安排不清楚,你可以去问问他们。”

  服务员的手指到EXO的餐桌上。

  冰落茉随着转过头,拿下墨镜,微笑的向他们走去。玫瑰还是要在关键时刻绽放的不是?

  “HI!BOYS!我叫冰落茉,我的姐姐冰沁你们都认识,我想问,她先在在哪里?”冰落茉的红唇动了起来,语气里吐露着热情。

  和简单的冰沁完全相反。

  冰落茉低胸的衣服看着世勋那个少儿不宜,他自己捂着自己的眼睛。

  “额。。。她那个。。。”XiuMin不知道要怎么回话。

  “冰落茉!你怎么在这里?”

  “嗨!我亲爱的姐姐。好久不见!”

  冰沁的惊讶要比冰落茉多得多。

  她和她这个妹妹不是经常见面。

  自打大姐冰落芙自杀的那天后,她们的父母就离了婚。

  冰沁跟了父亲冰佑千。

  冰落茉跟了母亲温怀瑜。

  算一算却也是好几年没有见面了。

  冰沁惊讶的走下楼梯,眼睛本来就大的她,此时瞪得更圆了。

  “你怎么会来?!”冰沁不可思议的问着,然后更加不可思议的看着冰落茉这身装扮。

  冰落茉手一扬自己头上的棕色大卷,然后笑了笑看着冰沁。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来看看我姐姐还要通过谁允许吗?”

  冰落茉越发感觉自己姐姐像一个白痴。

  竟问一些白痴的问题。

  “你最好把你这件衣服给我换下来。”冰沁上下打量着冰落茉,她看不惯。

  “嗯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服务员,给我开间房。跟我姐姐一样规格的房间。”

  冰落茉挑起惹火的嘴角看着冰沁,然后从包里拿出银行卡。就好像一个趾高气扬的示威者。

  这几天为了颁奖礼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马来西亚的综艺节目也是给EXO发出邀请。

  冰沁不会太注意自己的形象,把眼影弄到自己的脸上或者是粉饼的混色在手上没有洗掉这都是经常的事情。

  头发也因为工作方便用不起眼的黑色发套扎起来。

  她有轻微的五十度近视,宽大的logo包里会放着一个眼镜盒,里面是廉价的细腿眼睛。

  她戴眼镜的时候少之又少,总觉得有个东西夹在鼻梁上不怎么舒服,也觉得隔着一层玻璃看人,看不到内心。

  有时候,她也会充当保镖,也会帮粉丝要到EXO的签名。

  她做人极其的低调。

  从来没有给自己化过妆,她总是笑着说:“我一给自己化妆就手抖。”

  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知道。

  她觉得自己的右侧脸最好看,然后会更加自恋的跑去和吴亦凡比侧颜。

  在世勋面前有一种姐姐的范儿,而吴世勋总是无视她的“姐姐情深”

  总以一句“我是男人,你必须听我的”噎的冰沁无话可说,只能暗自心里不服气。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

  冰沁、不喜欢吃胡萝卜、不喜欢穿超短裙、不喜欢露背装、不喜欢捯饬自己、不喜欢早起却总是喜欢睡觉、不喜欢被人逼迫、不喜欢上班的时候没有饭吃、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装可爱总是扬言自己是女王范儿.。。。

  她的缺点可以写满一张A4纸。

  但是她的内心很强大,强大到可以容下十二个人。

  EXO的欢快的闲适一天已经到了下午六点,明天的颁奖典礼又是奋战到底的一天,他们对工作的精神勤勤恳恳。

  梦想需要努力的去执行。

  这是偶像的榜样作用。

  “冰落茉!我让你把衣服换了!没听见啊!”

  “切!讨厌!别跟着我!”

  冰沁在后面追着冰落茉让冰落茉把衣服换了。

  两姐妹“噔噔噔”的从楼上跑下来。

  “喂。冰妹妹小心点。高跟鞋穿的太高了也不是好事。”黄子韬上着楼看着冰落茉的高跟鞋晃晃悠悠的。

  就看着冰落茉的身体前倾,马上要倒,便出手好心的扶着她。

  他们暧昧的抱在一起,冰沁的眼里好像进了些沙子。

  一个没有对别的女人私心的男人,做什么事情都是绅士的。

  黄子韬扶好冰落茉,就放开了自己的手,这在他看来,是自己应该做的。

  冰沁却也不是什么生性多疑的人,她相信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会对冰落茉的差点摔倒伸出援手。

  “嗯哼。黄子韬?唉,我姐姐虽然出国很多年,可是性子里还是保守,要不你跟我好了。”

  冰落茉的两只手交叠着,玩味的看着黄子韬。

  “冰落茉!别在这里给我胡扯了!回房间去!”

  冰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抓住冰落茉的手臂,要拉她回房间。

  “喂喂喂!我不要你管我!放手!放手!很痛!”

  冰落茉被冰沁拽的手臂生疼,她可不是什么乖乖女,当然不会听冰沁的话好好待在房间里。

  挣脱了冰沁的钳制,冰落茉揉了揉手腕。

  “你认为我愿意管你。”冰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她妹妹,谁愿意去管她。

  冰沁的年龄小、冰落茉的年纪更小。

  冰落茉可能是从家里或者是学校里偷偷跑出来的也不一定。

  怎么能不担心。

  她还穿成这个样子出来,这些年的国外生活到底改变了冰落茉多少,她记得,冰落茉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愿意就别管我!哼!”

  冰落茉拿起自己的名牌包包踩着高跟鞋走出了酒店。

  “好了。你都可以出来,她为什么不可以?放心啦。”黄子韬坐在冰沁的旁边,这个饭店设置的临时座椅。

  “其实她小时候不是这样的。”冰沁双手扶额,略带叹气的语气说着。

  黄子韬给予冰沁鼓励的微笑,然后用手摸摸她的头发。

  “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

  当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有私心时,他的承诺不可撼动。

  冰落茉当天晚上在酒吧厮混了一夜,凌晨五点回来,酒喝多了呕吐了一早上。

  “呕~~呕~~我不要你管我,你走开~~呕~~”

  冰落茉房间的卫生间里,冰沁抚着冰落茉的背,让她好受一些。

  然后扶着冰落茉到她的床上做好。

  “冰沁。。。你真好。。。所有的幸福都是你的。。。”冰落茉酒气熏熏的说着醉话,坐在床上也坐不稳,左摇右晃的。

  “我!冰落茉!有哪一点赶不上你?!凭什么!凭什么一回家听到都是对你的表扬!我本以为。。。本以为上了你那个大学之后,我一定会做的比你更好!可是。。。。呵呵,我错了。那些老外都是因为你才来理我。。。跟我说话。。。”

  冰沁默默的听着冰落茉的醉话,有点心酸,她明白自己的妹妹到底是受了怎样的苦楚。她帮冰落茉把鞋脱下来,然后把她的被子盖上。

  早晨六点,冰落茉睡着了,而冰沁却全无睡意了。

  马来西亚的颁奖典礼如期举行,场面盛况空前。

  冰沁独自一个人坐在候场室里,他们都在场上坐着了,所以才会有她一个人。

  “哎呦。我亲爱的姐姐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

  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

  “怎么?你的酒醒了?”冰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镜子里的冰落茉,弯起嘴角。

  “还好吧。唉。要不然老爸说你是个大傻子,好好的世界首席化妆团队不加入在这里当个小化妆师。”

  冰落茉嫌弃的说着。

  “我可没有他的雄心壮志。”她的‘雄心壮志’正在颁奖礼那里坐着。

  冰落茉走到冰沁的身后,高跟鞋的声音异常清晰。

  “冰落茉。该说说清楚了。”

  冰沁看着镜子里的冰落茉摆弄着自己的化妆箱,问着她想知道的事情。

  “说清楚?呵呵,你这次突然退赛可把老爸打击毁了,不过老爸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冰沁!这次的第一,是我的!”

  “Vitoria都对这些虚名不在意了,她在前几天也退赛了。落茉,强中自有强中手。”

  冰沁平静地说着,她的心里有着对冰佑千的抱歉及愧疚。

  “呵呵。姐姐,你要小心了。看过电视剧吗?姐妹夺夫一直都是我喜欢的剧情。”

  这就是个错误!

  冰落茉来到马来西亚就是个错误!

  长久以来的内心不满和对冰沁的羡慕嫉妒恨,造就了冰落茉现在和小时候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此让人头疼!

  “落茉,你不必这样针锋相对。你还是我的妹妹。”

  冰沁弯起嘴角的笑,温暖的看着镜子里的冰落茉,她们的血缘关系还是铁的事实,没必要把亲姐妹逼到绝路。

  冰落茉优雅的端起冰沁面前桌子上的咖啡杯。

  “哼!妹妹?我可从没把你当成姐姐。”

  冰落茉的手轻轻一松,用陶瓷做的杯子应声落地,里面的咖啡溅在白色的地砖上,杯子被摔成了好几片。

  她们之间的亲情还剩下多少。

  颁奖礼结束,后台的走廊传来的他们的说话声,得奖的人,心情自然很好。

  “等过几年啊!我攒够钱了,就出去旅游!”黄子韬有着一个伟大的梦想,然后幻想着。

  吴亦凡咧开嘴一笑,不怎么相信的说:“你啊~~等你什么时候知道攒钱再说吧!”

  “哥,你又嘲笑我!”

  “哈哈哈!”

  其实他们也有各自的梦想,并且每天都朝那个方向努力着,付出着比常人还要多几十倍的辛苦。

  他们还要从候机室收拾收拾东西,然后坐上保姆车回酒店,明天飞回韩国的飞机不可以耽搁。

  “沁沁!”金俊勉带着好心情打开候机室的门,希望能见到使自己心情更好的人。

  屋里却只剩下在地砖上干涸的咖啡渍和被子的碎片,椅子倒在地上,屋里的樱花香和玫瑰香交织在一起。

  冰落茉确实来过,她身上的香水让他们闻着有些刺鼻。

  灿烈的手机响了。

  冰沁的来电,他几乎是三秒钟之内接起的手机。

  “灿烈啊!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儿直接回酒店了。你们得奖了是吗?我在街上的大屏幕看到了。祝贺你们!”

  “沁。。。”

  他的名字还没喊完,冰沁就单方面挂掉了电话。

  他们面面相觑,有了成功却没有人来分享。

  马来西亚的海边还是让人流连忘返。

  尤其是晚上十点的时候。

  “我羡慕你。说实话。”

  “呵。你只会看到别人光鲜的一面。”

  冰沁坐在沙滩上反驳着冰落茉的话。

  “或许吧。我也不喜欢你,你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了。”

  冰落茉在海水里踩来踩去,捡起海边的石头扔到海里,泛起了一个一个小水花。

  “对不起。”

  冰落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知道一声对不起根本不可能让冰落茉改变。

  “够了!别说对不起了,我听的太多了!”

  冰落茉穿上自己的高跟鞋,然后走在海滩上,看来是这种鞋穿了很长时间,在软软的沙子里,冰落茉照样踩的又狠又稳!

  “你想怎么样?”

  冰沁问着走过自己身边的冰落茉。

  “我想、我想拥有你拥有过的一切!”

  海滩上,留下了了冰落茉的脚印和来自冰沁的静谧。

  马来西亚的飞机场,粉丝来送机是很平常的事情。

  工作人员只能跟在后面。

  冰沁从来都是第一个进候机厅,她这个人还有个缺点,总喜欢坐自己喜欢的座位,由于周围都是EXO的工作人员,坐乱可能也没有关系。

  可是,今天有一个人比她还要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