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佑千又赏了冰沁一巴掌。

  她刚刚忙完今天的第一次彩排,她知道自己没有守住和父亲的约定。

  “哼!”冰佑千喘着粗气,捂着胸口直接走近了里屋,他的心脏有些不舒服。

  冰沁并没有觉得什么委屈。

  这都是自己不听话。

  该得的。

  三天后,随着伦敦公演的落幕,整个英国挂起了韩流狂潮。

  冰沁却也是从那天晚上就没有回过家,一直住在学校的公寓里。

  “沁沁,我想你应该和叔叔解释一下。毕竟他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Vitoria把行李箱放到出租车的后备箱里,今天是她回北京的日子。

  “Vitoria。我的爸爸,我更了解。他认定的事情和人几乎无可改变。”冰沁提着另一个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她的心情很糟糕。

  眼里有着忧郁。

  “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Vitoria拍了拍冰沁的肩膀,想要给她一点信心。

  “嗯。快走吧。飞机可不等人。”冰沁还是笑了,Vitoria的表情就好像给了她一颗定心丸。

  Vitoria坐上了车,摇下了车窗:“有事call我啊!”

  冰沁点点头,看着计程车行驶的越来越远。

  一切又恢复平静了,到底下一步该怎么走,一向镇定如她,却也是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果然,一个女人想太多的问题,还是不够用。

  果然,她的肩膀不够宽。

  这是冰佑千住的别墅,他在英国置办的一处地产。

  “队长~~”世勋拉着金俊绵的袖子,他想起冰佑千的眼神就害怕,队长还要带他们来找冰佑千。

  “我们下午四点,回韩国的飞机。”

  金俊绵的一句话,让世勋有些沮丧。

  “下午四点?不是明天吗?!”XiuMin有些吃惊,赵权明明跟他说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啊!

  “珉硕,你在做什么美梦?”金钟大看着XiuMin张大的嘴,哪里会有这种好事,他们的通告很多,根本没时间给他们去耽搁,这几天在英国,已经误了不少工作。

  别墅里叮叮咣咣的想着,有好多人走动的声音。

  枣红色的大门一下子就被拽开了。

  一个扛着实木柜的搬运工瞅了一眼他们,然后便转到去了听在花园外面的货车。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找你们会中文的出来跟我说话!”冰佑千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了拐杖,噔噔噔的敲在地砖上。

  “伯父好。我们只是想来找一下沁沁。”张艺兴有礼貌的九十度鞠躬。冰佑千的威严使张艺兴的额头上微微出了细汗。

  “哼。你们几个把我女儿差点整死了,还要让她跟你们回去!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冰佑千没有看着他们。

  他的成见很大,目前还没有消除的趋势!

  “伯父。我很抱歉。沁沁进医院都是因我而起。伯父,我可以发誓,不会再这样了。”鹿晗同样也是九十度鞠躬,他的罪过最大!

  “哼!誓言多少钱一斤!回去吧。趁我忍耐还没有到极限!”

  冰佑千转身就走向屋里,他不愿意去看见他们,这些令自己女儿失心的罪魁祸首。

  “这个老头脾气很古怪,你们最好是能做点什么。”刚才开门的搬运工略有深意的停顿了一下,肩上的柜子向上颠了颠,到合适的位置上。

  好熟悉的声音!

  赵权!

  “咳咳。看你们自己的了!”鸭舌帽下是亚洲的脸,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赵权!

  压低鸭舌帽,他向货车走去。

  “咦~~你说这个电视柜到底是用多少年的树做的,这么沉!”伯贤和灿烈对于自己眼前虽然不大,但却重的要死的实木电视柜。

  “我哪知道!啊!”

  灿烈艰难的回答着和伯贤一步一挪的搬动着电视柜!

  “哥、哥、救救我!抬不动啦!”对于练过武术的黄子韬来说,这些东西的搬动也是非常吃力的。

  “你傻吧你!自己一个人搬两米多高的盆栽!”吴亦凡赶紧放下自己手中的活,去帮着黄子韬。

  两米多高的盆栽,重量是多少?

  “金钟大,你个没良心的。我让你抬那边,谁让压那边!”XiuMin的脸真真正正的成了包子的形状。

  “呀。对不起。”金钟大对于自己不是故意补刀的行为进行了道歉。

  鹿晗和世勋和平的进行着,他们正在计算怎么能使一个宽度很宽的衣柜搬出这个屋子的房门。

  “咦~~怎么算啊?”世勋急的要跳脚了,手里手机的计算器功能看来是要马上崩溃了。

  “咳咳。你最好快一点。”鹿晗和世勋搬到这里不容易,身上都是汗水。

  现在也只能指望世勋开启自己上学时的数学学霸功能。

  “艺兴。要不你歇一会儿吧,你的腰伤刚好。”Kai看着张艺兴有些力不从心,腰疼他知道,张艺兴还在坚持着。

  “鹿晗。世勋让道!搬家!你们真有那个闲心!”

  随着正在被计算出房门的大衣柜被一脚踹到地上,冰沁很生气,看着十二个傻不愣登的在这里做苦力!

  “张艺兴!腰不想要了啊!你有病吧你!”

  她真的是气糊涂了!

  “我爸对不对?我上楼找他!”

  冰沁愤怒的刚要上楼梯,就被张艺兴拽住了。

  “别,沁沁,是我们愿意的,只要伯父能够原谅我们。”

  “冰沁。你要敢跟他们走,我冰佑千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拐杖敲击着楼梯。

  周围都寂静了。

  他们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冰佑千有着迷惑和不解。

  “为什么?”冰沁淡淡的问着,说出这句话的是自己的父亲,要说心不疼,那是假的。

  她有点茫然无措。

  甚至于双手都不知道摆在哪里好。

  “我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冰沁,现在你是认我这个父亲还是要他们!你自己选吧!”

  冰佑千严肃的说着,他始终觉得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都是对的。

  2g酷匠网◎正版1…首ws发JJ

  冰佑千拄着拐杖,一步一步上楼去了,他的背影看的冰沁有些朦胧。

  没有答案的选择题,出的没有一丝价值。

  “你们走吧。”

  她抬头望着冰佑千进卧室的动作,静静的说着。

  “沁沁,其实我们可以。。。。。”金钟大赶忙上去拉着冰沁的胳膊,他要挽留,是否这件事情还有转机。

  冰沁微笑着,却看见其中那微微的疏离。

  慢慢抽出自己的胳膊。

  感受不到金钟大手心的温度,冰沁有点悲伤。

  “钟大。走吧。你们的飞机要晚了。”

  飞机票还是她给他们订的。

  “沁沁,跟我们走就那么难吗?”你不能忽视金钟大眼神里迫切的挽留,他不想这一切都成为幻影。

  “金钟大。这次我们可能真的后会无期了。”

  她的眼泪滴在他温热的手上。

  伦敦的希思罗机场。

  这里是还是如一日的人来人往,欢聚、别离、没有一天会被遗忘。

  他们对于机场并不陌生,以前对于他们只是一个工作地点换到另一个工作地点。

  而现在。。。

  这就好像上天在跟他们玩一个爱情游戏,让他们把心倾注在一个女孩身上,然后再去收走。

  最后跟他们说:“你们怎么输的那么惨。”

  嘲笑着他们。

  他们输的片甲不留,输的把心都留在了异国他乡。

  呵呵。毫无悬念的败局。

  游戏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XiuMin默默的坐在候机室的座位上,大厅上的电子钟显示现在是三点四十分,他手里握着蓝色的素净的饭盒。

  他一直不舍得还给她,冰沁找他要的那天,他跟冰沁开玩笑的说,弄丢了,还惹得冰沁好一阵生闷气。

  最后还是他说自己想要珍藏。

  才把冰沁不高兴的脸整的乐开了花。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她小善变的样子。

  难道以后就只剩下怀念了吗?

  他的指甲嵌进了肉里,感受着痛,即使这样却也没有失去冰沁而心痛的万分之一。

  想一想,他,他们,到底都为这个女孩做了些什么。

  这是男人的劣根性,只有在最后一秒,才想着补偿。

  他们都在想着,比平时在机场要安静的多。

  “好了。别想了,艺人们都到齐了,你们这样不好。”赵权站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个个魂都被抽走了一半。

  百名艺人到齐了,也该走了。

  艺人们看着EXO的精神不济,也只能猜到他们可能是累了。

  是啊。他们又不是跟他们一起回韩国。

  EXO的下一站应该是马来西亚的颁奖典礼及签售会。

  是挺忙的。

  “我的天!撞上云了?!颠簸这么厉害!”

  刚才出现对流,飞机颠簸了一下。

  鹿晗也因为对流,脑袋不小心撞在了前面的座位上,真的好疼。

  “疼不疼?”

  温柔的手抚上他的额头。

  伴随着他的惊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