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等到他们赶到医院去看她。

  看看刚刚苏醒的冰沁。

  这是他们近半月的牵挂。

  到了那里,人去楼空。

  护士告诉他们,冰沁和冰浩熙已经被冰佑千接到英国接受治疗。

  没有透露半点行踪。

  她,再一次的走了,而这次,却连遇见都遥遥无期。

  这里是英国,有着更加高端的医学治疗水平,冰佑千连夜把冰沁和冰浩熙接到英国。

  他还在法国参加巴黎时装周,却知道了自己女儿从千里之外传来的噩耗,那一瞬间,冰佑千就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崩塌了。

  一个父亲深沉又凝重的爱。

  爆发出来。

  让冰沁去韩国,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他不找他们的麻烦,希望他们也别来找她的麻烦!

  这里的医院,只有来往匆匆的医生和严肃的护士。

  冰沁的特等病房住的舒适。

  她的身子很虚弱,每天也只能有气无力的坐在病床上,她的主治医生是个女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她很爱和那个主治医生聊天。

  冰浩熙坐在冰沁的病床上,看着冰沁望着窗外的眼神,就明白她想的是谁。

  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冰佑千已经把冰沁的所有卡全停了,她没有了经济来源,连机票都买不起。

  冰沁不会怨她的父亲,她知道,父亲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

  他怕她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伤害!

  她在医院里想了好多,想了非常多非常多,她想念他们的好,他们的难过,他们的温度。她还想念鹿晗。

  她认为自己一切都值得。

  这不就够了。

  她的手机被冰佑千没收了,她没有和外界的联系方式,她有一个平板电脑,只能在SM公司官网上给他们留言。

  她好像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踪迹。

  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英国饭给他们留言。

  英文留言会不会比较醒目。

  冰沁坐在病床上,闭上眼感受着阳光。

  “妈妈,妈妈。”

  冰浩熙突然过来推一推冰沁。

  “嗯?怎么了?”

  冰沁睁开眼睛看着冰浩熙坐在自己旁边,他的眼睛里透着小孩子的干净和纯澈。

  “妈妈,我们还回去吗?”

  冰浩熙想他可爱的爸爸们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回去?我不知道~~”她现在连飞机票都买不起,拿什么回去。

  “啊?”

  “浩熙,听没听说过,有缘再见~~”很老土的话,说到现在,是那么的应景。冰沁微微的叹气,不知道是在感叹着好阳光的舒适。

  还是什么。。。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淡淡的烟草味吹进来,在满房的樱花香里格外特殊。

  h酷u◎匠网唯一》m正版5,F其/他A◎都i¤是盗版,Q

  冰佑千来了,她就算不转头,也知道。

  “爸,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冰沁看着冰佑千坐在家属沙发上,问着。

  “出院?医生说还得观察两天,等你情况稳定再说。”冰佑千回答着,他倒是希望不要那么快出院。

  “哦。”

  冰沁点点头,看着冰佑千,父女俩相对无言,他们的心想不到一起去,冰沁只是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他们,冰佑千只是想着,怎们能让他们再也见不到冰沁。

  “沁沁,你上次参加完大赛不是想在学院继续进修吗?爸爸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校长一听你要回去,急忙拉着我的手说谢谢。”

  冰佑千的脸上浮出了笑意,他的女儿在哪里都给他长脸!

  为什么要为别人弄的自己浑身是伤?!

  “爸,这样真的好吗?”冰沁静静的看着冰佑千,也静静的问着,她从来没有那么平静,并不想和自己的父亲争论些什么。

  “嗯!”

  冰佑千觉得这是保护冰沁最好的方法。

  她才十九岁,是世界新锐彩妆大赛的冠军,她最小的参赛年龄,到现在还是化妆界的传奇!

  没必要,为了他们,去赔命!

  冰沁并没有在医院待的时间太长。

  毕竟冰佑千给她进修的职位是在任教授。

  她其实不算什么正职教授,她还是准备进修,顶多也就是学校上一些大课的时候,她去讲一讲而已。

  平常的时间,住在学校里最好的公寓里。

  那是给对学校有特殊贡献的人居住的,里面的装潢堪比五星级酒店,实木的门,欧洲典雅风格的地砖,施华洛世奇一般的吊灯。

  这里是世界彩妆师梦想的天堂。

  可是当一个人的梦想已经不在了,住在什么地方,再怎么高端的职位,又有何意义?

  这里是一条枫树路。

  她回到学校一个礼拜了,她仍然称为学院的神话人物,虚名缠着一圈又一圈,她的课被学生挤得爆满。

  一周只有一节大课的冰沁,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喜欢坐在这条枫叶路中间,树叶零零落落的声音倒是静的。

  她喜欢在这里画油画。

  这是化妆师必备的功课,化妆师如果连画都不会画,就可以回学校重念了。

  枫叶很美,可是看看她,画的是什么?

  散散的阳光照在她的画布上。

  那十二位少年笑的更美。

  “忘不掉你们,我真的是个废物。”冰沁轻柔的说着,手抚摸着画布,她的泪水积在她笑起的酒窝里。

  她,真是个废物。

  此时此刻的韩国。

  首席御用化妆师有着随时走的权利,而SM公司却没有开除的权力。

  公司一些金牌的化妆师都在对这个职位虎视眈眈,生怕被抢走,一些新晋的化妆师却把这个只当成是奢望。

  冰沁就好像是梦。

  走的不留一丝痕迹,她在韩国公寓的东西第二天就被清空了。

  手机?没有。

  MSN?别提了。

  E-mile?已被注销。

  真是有够彻底,真是让人有够伤心。

  “咚咚咚。”

  赵权站在EXO休息室的外面,什么时候进屋还需要敲门了?这也只是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一个礼拜了,他们谁都没有正常过。

  冰沁也没有跟他联系。

  至少上次冰沁去参加大赛之前还给他打过电话。

  现在,音信全无,都说时间能治愈一切,赵权觉得,只要再过一个多月,他们就能好了。

  “哎?没人?”赵权瞪着门,怪事了,就算再情绪不正常,也得有个人在吧,再过五分钟就得上保姆车了。

  现在搞什么?集体罢工?!

  赵权从兜里拿出手机,拨通金俊绵的号码。

  却听见屋里在响着铃声,手机也不带!

  五楼,艺人总监,李秀满的办公室。

  李秀满皱着眉头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十二个年轻人。

  他很难办。

  “你们回去吧。。。一会儿你们的经纪人找不到你们。”李秀满有点头疼,尤其是听到这十二个人的集体请求。

  “好吧。。。秀满老师,我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心情。”金俊绵作为队长,言辞恳切的对李秀满说着,希望李秀满能同意。

  他们十二个人站起身,给李秀满鞠了一个躬。

  李秀满的座椅转过去,背对着他们。

  为难的事情很多,这就更头疼了。

  学校永远都是潮流资讯的最前沿。

  尤其是著名的美妆大学,这里的人拥有者对当前时尚的最新看法及最新的风潮评价。

  MAKEUPFOREVERACADEMY大学会议室。

  “No。Idisagree!”「不!我不同意!」会议室桌子的两边坐着两队人,一边是学校的人和冰佑千,一边是英国的演唱会承办公司和SM公司的负责人!

  冰佑千不顾形象的拍桌子站起身!

  他还不知道意图是什么吗?

  他让自己的女儿再也见不到他们!

  “Mr。Bing,don'tangry,Beijing!”「冰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从北京把Vitoria请回来了」

  SM公司找了一个会英文的负责人,这是领导交待的,完不成,饭碗就别端了。

  “Vitoria?”冰佑千反问着,Vitoria肯定不会站在他这一边,倒是会想方设法的跟他反着干。

  伦敦希斯罗机场一个美丽的欧洲女性从机场走出来,Vitoria戴着墨镜,一位二十二岁的新时代英国女性。

  目前,工作在中国北京最大的娱乐公司。

  作为世界彩妆新锐的大赛的第二名,Vitoria没有什么怨气,有也就是当时比完赛以后对冰沁的抱怨几句。

  在中国的几个月,她喜欢那个东方的国家。

  那里的文化、语言。

  和那里的人。

  伦敦冰沁在自己的学院公寓里收拾着,她们住在一起。

  她们的关系其实很好,只是一直以来Vitoria的好胜心太强,冰沁的不让毫分让Vitoria尝到了挫败感。

  她们其实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Dear。eetagain。”「亲爱的。我们又见面了」行李箱放在地板上,发出声响。

  “Vitoria!”冰沁正在给Vitoria收拾床,转过身就看到她站在门口。

  她们给互相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们都笑了。

  “我的中文说的好吗?”Vitoria放开冰沁,用中文和冰沁对话,虽然说的不是很字正腔圆。

  “嗯。好!”冰沁的眼眶有些红红的看着Vitoria,这种感情无法言语。

  “那就好,我中文学院的钱没有白交!”Vitoria拿下脖子上的围巾扔在床上。

  坐了长时间的飞机,Vitoria有点累了,懒踏踏的坐在床上看着冰沁把自己的行李箱搬进来。

  “我坚持用中文和你对话!”Vitoria突然来这么一句害的冰沁大脑差点没反应过来。

  冰沁顿了顿,随后把行李箱打开。

  “好啊!我希望你能分清四十和十四的发音!”

  她们都哈哈大笑。

  淑女是什么?

  她们从不是淑女!

  英国的财团公司对这次公演抱有很大的期望。

  他们只是看重客观的收入和艺人在世界的名气。

  SM公司带来的几十位艺人还有其他韩国经纪公司的艺人,上百位。整整四个半小时的演出。分为两场。

  要求的却只是精细、精细、再精细!

  “沁沁,叔叔可不想让你去管这次的摊子。”Vitoria看着这次的大演流程表,也是有点感觉压力大。

  事情很多,近千位的舞美演员的化妆和安排就是个大问题!

  “我没必要什么都听他的!”

  冰沁给Vitoria倒了一杯茶,放在台灯下。

  “嗯哼?”Vitoria的眉一挑。

  她看到演出艺人的名单上:EXO。

  这次的英国公演最为韩国所有经纪公司的一个大议程。

  所有的艺人,已于昨天晚上抵达英国。

  当他们一迈进英国的机场。

  这里的樱花香,很浓。

  机场。

  今天的伦敦希斯罗机场非常热闹。

  这里被围挤的水泄不通。

  这里都是英国的粉丝,来迎接自己的偶像到英国。

  这次艺人阵容的庞大,赚足的媒体的目光,英国的城市里,贴着这次公演的巨大宣传版幅。

  冰沁和Vitoria并没有看到机场的一大盛况,她们来到容纳近十万人的演出场地查看着,这里还没有装修完。

  近百架的镁光灯还得一个一个吊上去。

  舞台的场地很大,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冰沁可不好说。

  “Vitoria,这也太大了吧。”冰沁站在舞台中央,审视着灯光效果是否完好。

  Vitoria点点头,她却也还没见过这样大的场地,看来英国公司是真的往里面砸钱了。

  “沁沁,刚才冰叔叔打来电话,他说艺人都到英国了,在ParkInternationalHotel这家酒店。”Vitoria向后退了退,拉着冰沁走下两米高的台阶,下到后台。

  艺人都到了。

  算一算,却也是近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

  她还没有准备好。

  这是个借口,冰沁搪塞着自己。

  “你真的不去?”Vitoria需要再次的确认,她看着冰沁有一些犹豫的神色,她好笑的看着她。

  冰沁全身上下都跟着一起摇晃。

  她不去,总还是会见到的。

  再说了,这次的案子忙都忙不完,如果提前见了面,会分她的心。

  还是等必要的时候再见面吧。

  Vitoria把手机放在自己的牛仔裤兜里,不去就不去,反正艺人们休息一天,明天就要召开全体艺人开会,还有英国公司总经理要解决一些问题。

  今天不见,明天见。

  明天不见,后天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去宾馆分别和艺人讨论这次的出场问题还要见!

  Vitoria可不着急在这一时三刻。

  毕竟女主角是冰沁。

  可是故事情节发展可不是女主角想象的那么简单。

  ParkInternationalHotel这里三分之二的房间都被韩国的经纪公司包下来。

  当然最后是英国公司拿钱。

  这是投资的一部分。

  “伯贤,来来来,我的床你是不是和灿烈又上去打扑克了!”

  “黄子韬,你天天把着镜子和厕所,有完没完啊!”

  “金钟大,不要在我的床上坐着,坐飞机好困哦。。。”

  “队长,D。O。又欺负我这个忙内。。。”

  “Lay哥,Kris哥又在厕所门前对着里面的Tao发飙了,请求支援!”

  他们挑了三个床一间房的住,一共住了四间。

  所有的经纪人另开合房。

  赵权自然也就看不着他们在胡作非为。

  他们很高兴,这是跟在韩国的心情所没有的,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心情舒畅。

  即使是在倒时差期间,他们也是活力四射。

  经常出国的他们对于倒时差已经基本免疫,一个晚上基本上就能适应了。

  英国的早上是美的。

  很多艺人都在宾馆一楼吃起了英式早餐,EXO是最晚下来吃早餐的。

  十二个人,忙的事情还是要多一点。

  这里特意有一个大桌子供他们十二个人就餐。

  “那里坐吧。”十二个人选好自己的早餐样式,到了那个大桌子就坐。

  他们吃的很安静。

  “咳咳,快点吃,一会儿把你们身上这身衣服换下来,穿件好的。”赵权突然出现在XiuMin和Chen的身后。

  “嗯?”XiuMin回过头看着赵权,嘴里塞满了咸肉。

  “笨蛋!一会儿去英国公司的会议室开会!这次的案子负责人之一~~是沁沁啊~~”

  赵权在最后放低了音量。

  下一秒,桌子上的盘子端端正正的放着。

  人呢?

  别告诉他全都回去找衣服穿了。

  这是一个事实。

  绝对的事实。

  冰沁和Vitoria站在英国的公司前面。

  抬着头,连个顶都看不到,到底是有多高啊?

  所有艺人已经全部到会议室。

  冰沁却在这里迈不动步子,她以为还得过几天,或者是哪一天的不得不见面。

  不得不?

  现在不就是这样吗?

  “走啦!”Vitoria走在冰沁前面,回头看着冰沁在那里发愣。

  拉起冰沁的胳膊就往里面走。

  站在电梯里,十八楼的会议室。

  “怎么了?”Vitoria明知故问的看着冰沁,她笑她现在的表情及细微的动作。

  “没。。没什么!”

  冰沁看着跳动的数字,心也跟着跳。

  “哈哈。”随着Vitoria的笑声,电梯的门也“叮”的一声开了。

  冰沁走的每一步好像都在想着些什么,她穿上了自己不习惯的高跟鞋,显得她更加高挑,干练的发髻挽在脑后,褪去了十九岁女孩的青涩。

  她是来做正事的!

  会议室门口。

  这里的会议室会有多大?能够容纳近百个人。

  冰沁看着门口牌子上会议室的英文。

  门把手就在她面前,手却迟迟不敢握上去!

  “妹子,你再这样,时间都被你浪费光了!”Vitoria握住门把手。

  旋转,打开。

  冰沁突然觉得自己那么多年的跆拳道却还没有Vitoria的动作来的快!

  他们看到她了,她变得不一样了,有了成熟和干练的,黑色的镜框能看出她的一丝不苟。高跟鞋一步一步踩得很稳。

  Vitoria说的没错,她就是个女王。

  他们早上在车上接到Vitoria的电话,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个电话她是怎么知道的。

  Vitoria说:她是女王,从小到大,从来都是第一。

  Vitoria说:她没有童年,她的童年是拿出血汗拼的。

  Vitoria说:她从七八岁上学的时候,就不会哭。

  Vitoria说:可是她遇见了你们,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你们给予她的。

  艺人很多,上百个艺人,团体不占少数。

  男团、女团、单艺人、冰沁和Vitoria坐在前面的座位上。

  她的手心在出汗,她的故作镇定能不能有点效果!

  “啊哈!你不抬头看看,其实他们真人是要比电视上帅好多。”Vitoria从包里拿出需要的文件,却还不忘了取笑冰沁的胆小。

  “别说了!”没看到她现在连笔都握不住了吗!

  Vitoria摇了摇头,叹着气,看着冰沁说:“你啊~~唉。我不会韩语,你去跟他们说明一下问题,要不还以为我们是过来串门的!”

  连串门都会说了,冰沁惊讶Vitoria中文的进步神速!

  “你最好快一点,英国公司那边的总经理还有四十分钟就要来了。你最好能趁这个时间,看看他们有什么问题!”

  Vitoria并没有和冰沁闹着玩,时间很紧,任务很急!

  冰沁深吸一口气,她从来不是害怕些什么,这也不算是不敢面对吧。

  为什么她一抬眼,就能看到他们坐在第一排!

  这又不是电影院去抢第一排的座位。

  “你们好!我和Vitoria是本次英国公演的负责人,接下来的工作希望双方合作愉快!”

  冰沁站的很直,她无需去惧怕他们的目光。

  即使这目光能把她穿透。

  “我想,你们应该去看了这三十九页的流程及各种管理,如果你们还有问题,请提出来。”

  “我有问题!我一页都看不懂!你最好能单独抽时间给我们讲一讲!”

  吴世勋!

  你到底是说出了EXO里,各位哥哥们的心声啊~~吴世勋坐在那里,他举着手,就好像小学生。

  他等着老师给他回话。

  他的目光能把她穿透。

  Vitoria听不懂韩文,周围一片寂静,她抬起头看着冰沁和对面的美少年对视。

  “那个。。。其实你们经纪人应该可以看得懂。”

  冰沁顿了一下,挺在半空中的手放了下来。

  她的“好”字,才刚到嘴边就被她咽了回去。

  她的原因呢?

  没有任何原因的拒绝,这才是让人伤心。

  怎么?就只是半个月的光景,人就变了吗?

  吴世勋疑惑的看着冰沁,他的眼神里并有责怪,却只是有了微微的哀。她学会了拒绝他们,这个可不是他们给予的。

  这个是谁教会的?

  会不会是另一个男人。

  吴世勋的脑袋里乱想着。

  “冰沁,作为一个工作人员。你确实需要对艺人说明演出流程。”Vitoria听着旁边的韩文翻译给她翻译的英文,对冰沁说着。

  “Vitoria!”

  “确实是这样的!一会儿开完会不用回学校了,你直接跟他们去吧!”Vitoria无需经过什么人的同意,她说的话掷地有声,让人有服从的SM。

  “OK。Sakurafinishthemeetingwillgowithyou!”「好的。沁沁一会开完会就跟你们去」Vitoria抬头看着他们,用英文说着。

  “Really?”「真的」

  黄子韬在旁边拽着吴亦凡的衬衫,他想要吴亦凡翻译翻译,看着吴亦凡两眼放光,应该是好消息。

  Vitoria点点头,随即便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事情。

  “哥,哥,说什么,说什么?”黄子韬也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吴亦凡。

  “一会儿沁沁跟我们回宾馆!”吴亦凡小声的用韩文说着。

  “真的呀?!”

  “嘘!”

  要淡定!

  门被旋开,英国公司的老总带了一大堆保镖和律师和翻译及各部门的管理人员。

  他叫Joyce乔冰斯。

  一位四十七岁的商人。

  「你好。乔冰斯先生。」冰沁和Vitoria走到他面前,分别伸出手和乔冰斯礼貌的相握。

  「我听说过你们。你们在大学的事情到现在还是无人打破的记录。」乔冰斯走过冰沁和Vitoria,走在她们对面的位子上。

  一干艺人听着韩语的翻译。

  冰沁和Vitoria也落座在他们的面前,这是一场打仗,老奸巨猾的商业龙头,想从他身上找出可以协商的字眼,旁边的五六个顶尖律师厚厚的眼镜片,让人胆寒。

  「乔冰斯先生,我们这次谈的事宜想必您也是知道的。这三十九页纸希望您能过目。」

  Vitoria把策划案放到乔冰斯的秘书手上。

  「我是个商人,商人就是利益最大化。我需要抽出这次演出总收益的70%」乔冰斯准备把话说死,他喜欢先发制人,这两个小姑娘他还没有看在眼里!

  「呵呵。乔冰斯先生,你这样说话就未免太欺负人了」冰沁握紧了手中的笔,她还没想到乔冰斯的狮子大开口!

  「我喜欢你父亲做事的高效率。我相信你是他的女儿,一定会更让我期待。」乔冰斯转开了话,他看到了冰沁细微的动作。

  这是他多年商场的经验。

  「不!乔冰斯先生!这样艺人会相当的吃亏!」Vitoria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哈哈!我重申一下!我是个商人!我只要自己不吃亏就可以!而且,我能说我并不相信两个女人的办事能力!」

  乔冰斯大胆的质疑。

  「乔冰斯先生,我们只能让到30%」冰沁认真的说着,她不喜欢被压制,女王却也是不喜欢遵循别人的意愿。

  「嗯哼?!年轻人!不要一下子就说这样大的话!我说的话从来不征求任何人的同意!」

  乔冰斯还是沉稳的坐在那里。

  「乔冰斯先生。我们可以拒演。」冰沁知道这不算是什么威胁。

  「那些违约金可是个天文数字!」

  乔冰斯笑着看着她们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冰沁和Vitoria不可置信的看着乔冰斯。

  违约金!

  卫生间。

  很少有人在卫生间堵一个人。

  “。。。朴灿烈!你在疯吗?!”

  冰沁看着朴灿烈进了女卫生间,即使这里很少有人用。

  “沁沁。跟我们回韩国吧。你的病好了,我们都很高兴。该回家了!”灿烈头一次用这么严肃的语调跟冰沁说话,即使是严肃,那眼神里的情感却足以把人融化!

  他这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一个极度思念的事实!

  “你们还有公演。这次必须做好!”冰沁不去选择正面回答朴灿烈的问题。

  灿烈点点头,说:“嗯。Kris哥跟我说了。沁沁,实在不行,我们就不演了!”

  冰沁看着朴灿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我需要你知道。如果罢演,你和你的兄弟们,这几年流下的血和泪都会付之一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