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

  EXO的宿舍分外的热闹。

  “吃饭啦!”

  厨房里传来了好听的声音。

  屋里的狼崽们都从床上猛地坐起来!

  靠!这是在做梦还没醒吧!

  随之又齐刷刷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起床啦!”

  厨房里又是他们朝思暮想的声音!

  赵权!拿开你的脏手!要吃自己做!”

  厨房传来的俏皮话,确实惹得他们一阵心动!

  厨房里,冰沁和赵权上演着抢筷子大战!

  “你你你你太不人道了吧!天知道,昨天晚上他们跟你说了多少甜言蜜语!还不得多亏我!”赵权抗议着冰沁抢筷子的不雅行为!

  冰沁的脸有些发烫。

  “讨厌!去叫他们起床!”冰沁踹了一下赵权的凳子,差点让赵权倒地上。

  赵权刚要站起来。

  就看着厨房的门要被挤爆了。

  “Kai,你不是要刷牙吗?快去啊!”Lay堵在那里,只要有一个人退后就行!

  “我不着急!Kris哥,你不是很困吗?再去睡一会儿。不着急!”Kai的上面挤着吴亦凡,他艰难的说着。

  “我不困!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开个小会不是吗?黄子韬,你为什么不去跟灿烈抢镜子!”

  吴亦凡低吼着,后面的黄子韬非得往他身上撞!

  “让他自己去照吧!进去啊!”黄子韬以为推动吴亦凡就能进去。事实上,这是判断错误,Lay和Kai在门口互不相让,挡在吴亦凡的前面。

  “来来来。站好排!挤来挤去成什么样子?”

  “哇,队长,你连衣服都穿好了啊!”XiuMin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挤门大战,他不着急,反正都是要进去!

  谁知道,金俊绵利索的连衣服都穿好了。

  人不可貌相啊!

  “咳咳,伯贤和灿烈在里面磨磨唧唧。我是等不起了,就提早出来了!”金俊绵一边说着一边把黄子韬拉开。

  他得把挡门的一层层整开!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他们两个磨磨唧唧,金俊绵等不起了。

  XiuMin揉了揉眼睛,张大着嘴说:“我饿了!”

  看着金俊绵和好几个小狼们的拉锯战。

  XiuMin要疯了,他要吃饭,要吃冰沁做的饭!

  这是冰沁进办公室最傻的一天。

  她的办公室几乎是被玫瑰花的花海覆盖着。

  她受不了,这样的用尽“心机”

  她受不了,这样的浪漫惊喜。

  她的办公室好像是一个公主房。

  幼稚的让她心颤。

  不知道是谁在上面写了一句:沁沁、当我们的宠爱用尽了、你愿意牵着我们的手去下一世吗?

  这样的爱、直至人灭!

  人们总是说,做出一个决定比放弃一个决定要难得多。

  对于冰沁来说,就是这样!

  她这个首席御用化妆师前面又加上了「EXO专属」的前缀!

  一切都是个圈,还是绕回去了!

  由于昨天只是彩排,今天的音乐现场正式演出。

  “头没事吧?要不就不上了。好吗?嗯?”冰沁歪着头看着Chen,她很担心他头上会出现什么问题。

  “没多大事情吧!还可以啦!”金钟大摸摸自己后脑勺,不算太疼,可能是今天一早上看着冰沁趴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照顾自己累的。

  他很心疼冰沁有一丢丢的精神欠佳,却还是欣喜一切都回到正轨!

  “沁沁,你也来摸摸我好不好?我的心好痛啊!”伯贤拿着水果走进候机室,看着冰沁温柔的摸着Chen的头。

  “伯贤!”金钟大很气愤伯贤进来破坏美好的氛围!

  “呀呀呀,病号要打人了!”伯贤往冰沁后面一站,好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他们都笑了。

  确实那样幸福。

  机场。

  一个快递工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

  约莫着只有五岁。

  快递工一边带着他走一边说:“五岁的小鬼长得这么帅,以后肯定又是一个EXO!”

  “EXO?妈妈。妈妈。”

  小男孩的眼睛明亮起来,他每次都会听到妈妈念叨说,有多喜欢他们。。。

  他叫冰浩熙。

  五岁。

  就读于。。。现在来韩国、当放假!不谈上学。

  他的亲妈妈,现在应该在天堂看着他吧。

  冰佑千去了法国巴黎时装周、一个月?两个月?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冰浩熙怕自己被饿死在家,开始了自己千里寻母的艰辛历程。

  “小鬼,好好跟着。不要丢了!”快递工还是负责任的抓起冰浩熙小小的手,这么车来车往的,他还真是害怕!

  “嗯!”冰浩熙很听话,他也绝不是什么调皮捣蛋的小鬼,妈妈时常不在家,他最需要的就是给他自己和单身的妈妈长脸!

  “哎?你听得懂哦?”

  快递工明明看着手里的信件,这是一个中国来的孩子啊!

  “嗯!我跟我妈妈一起上过韩语课!我学的比她好!”冰浩熙露出亮亮的大白牙,他喜欢笑,他逢人就说,这是妈妈教他的。

  “哦哦。好了好了。你看,天都黑了。我们该赶紧了。”快递工握好冰浩熙的小手,他得加紧时间,赶紧下班,他还有约会!

  冰沁的公寓门口,叮咚的铃声响了。

  打开门,冰沁看着快递工站在自己家门口。

  哎?她最近没订什么啊!

  “冰沁,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一下。”快递工从怀里掏出个本子和一支笔。

  “谢谢。什么快递啊?”冰沁没看到什么包裹和什么大箱子啊!

  她发现有东西在拽她的裤腿“妈妈。”冰浩熙很高兴的看到冰沁,拽着裤腿,谁让自己才五岁,妈妈看不见!

  “浩熙!”冰沁看着自己好久不见的儿子,小小的脸总是占据她心里的某个位置。

  “这是冰浩熙。如果没问题,请签收。”快递工知道送对了,却还是叹息着,这么小就有孩子了,而自己连结婚买房还是个问题。

  “好好好!”儿子来了,冰沁当然是非常高兴。

  “这里还有一张字条,寄件人的!”快递工递给冰沁后,便急忙忙就走了。

  字条上面写着冰佑千刚劲的字:小樱啊!老爸我去法国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浩熙非要去找你!如果接到他了,打个电话!

  “哦~~老爸出差了啊!”冰沁看着冰佑千的字条,关上门。

  “嗯嗯。妈妈。那个快递工一直说我是第二代EXO!”冰浩熙冲进客厅,抱着沙发上的大枕头。

  “哈哈。是啊!我儿子很帅啊!”冰沁抱着冰浩熙。

  她真的很想他。

  SM公司。

  对于冰浩熙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

  他不会去捣乱,妈妈说过,这里很大、不能乱跑。

  不过、小孩子的好奇心是你永远不能估量的。

  “EXO舞蹈练习室啊~~”冰浩熙知道妈妈的工作室在哪,转一转,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他看着高高的门上写着标牌。

  “世勋啊!你跑到哪里去了啊?”鹿晗打着手机,世勋又丢了。

  不是说好全团练习的吗?

  鹿晗觉得,世勋肯定又去公司旁边奶茶店买奶茶了!

  一天不喝,会死吗?!

  冰浩熙转过头,看着一个精美的娃娃走过来。

  “哇呜~~爸爸。”

  冰浩熙朝着鹿晗狂奔而来,接着抱着他的大腿大叫。

  鹿晗的胃有些抽痛,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鹿晗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孩。

  爸爸?

  鹿晗兼并着一个偶像的良好素养,“小朋友,你是走丢了吗?”鹿晗蹲下来,看着打扮很时髦的一位小帅哥。

  “鹿晗?你是鹿晗爸爸!我说的对吗?”冰浩熙顿时眉开眼笑,他认得他们十二个人,冰沁在中国的家里,全是他们的周边!

  冰浩熙管这个叫耳濡目染!

  鹿晗顿时有点大脑短路。

  “你是从中国来的?”鹿晗听着刚才冰浩熙刚才用中文说的对话。

  “嗯嗯!”冰浩熙点点头。

  “你的妈妈呢?”鹿晗突然对这个小孩子有了好奇。

  “妈妈~~妈妈在工作,没有时间理我。”冰浩熙露出晶晶亮亮的大白牙。

  鹿晗点点头,他明白,工作很忙的时候,孩子没有人带,只能带到公司。

  “你妈妈在哪个部门?我送你回去好吗?”鹿晗是个爱帮助人的好青年。

  “我妈妈?我妈妈是化妆部门的。。。好像。。好像是什么首席。。。”长长的学名冰浩熙当然记不住,皱着小妹,揉着头发。

  随后一脸茫然的看着鹿晗,冰浩熙真的想不起来了。

  首席?还是化妆部门的?

  “小鬼。你叫什么啊?!”鹿晗看着冰浩熙。

  不得不去怀疑到另一个人身上。

  “我吗?我叫冰浩熙!我的妈妈叫冰沁!首席御用、首席御用、我想起来了!”

  冰浩熙的一句话。

  彻底炸碎了鹿晗的思想。

  鹿晗慢慢站起来,看着迎面走来的兄弟们。

  这算是欺骗吗?!

  冰沁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都这么火急火燎的!

  看着冰浩熙被十二个人的气场吓坏了,躲在冰沁的身后,不敢看着他的十二位爸爸。

  “来。浩熙。刚才进来一位胖胖的叔叔。你去找他,让他带你去玩。见到他,你要问,是神童叔叔吗?记得吗?”冰沁看着冰浩熙转来转去的小眼睛。

  “嗯嗯。”冰浩熙笑了,只要妈妈在,他什么都不怕!

  “好。去吧。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点!”冰沁看着冰浩熙跑出办公室的背影喊着。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解释。

  她得知道这十几个人是多么的小心眼。。。

  “他叫冰浩熙。他的母亲冰落芙生完他以后就抑郁自杀了。”

  冰沁坐在他们对面。

  那是一段冰沁的童年抹不去的阴影。

  想起来,至今还会让她做恶梦。

  “冰落芙是比我大六岁的姐姐。那时候我从美国回来了。回来就知道我姐姐怀孕了,当时我才十三、四岁,姐姐的精神状况很不好。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经常用刀扎自己的肚子,半夜起来,我还会看到她拿着剪刀坐在我床上。。。。。。”

  冰沁有些瑟缩。

  就跟恐怖片一样,那样的真实。

  “对不起。”鹿晗抱着冰沁,他能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冰凉。

  “没关系,我要解释。我不想你们误会。”冰沁微微的推开鹿晗,这虽是噩梦,可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家里的人都很害怕。爸爸把姐姐送进了精神病院。浩熙就在那里出生了,爸爸就赶紧把浩熙从精神病院抱了出来,生怕受到什么危险。隔天晚上。。。。”

  冰沁就看到自己的脑海里在过画面。

  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苍白着脸,嘴里念念叨叨着,半夜站在精神病院的顶楼天台上。

  风散着她的头发。

  就好像纸,一吹就倒了。

  就这么直直的倒下去了,留给冰沁的,只有当时满地的血液及不可磨灭的阴影。

  “。。。。她就这么倒下去了,就倒在我的正前,从那以后。我就做了半个月的噩梦。噩梦的内容都是一样的。有一个女人重复的倒在我面前,嘴角还挂着笑容。。。。爸爸生怕我也跟姐姐一样就赶紧送我回了美国!”

  “我们都不知道浩熙的亲生父亲是谁!爸爸害怕这件事情会给浩熙的心灵造成影响。自从浩熙懂事的那天起,我就成了他的妈妈!”

  冰沁说完以后,有些站不稳。回忆的开封真是让她恐惧。

  “沁沁!”灿烈看着冰沁摇摇欲坠的身体,赶紧上去扶她。

  “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我特别坚强。没关系!”冰沁知道自己的身上的重量都是灿烈在支撑。

  恐怖电影抽光了她的力气。

  “我不用你坚强!你那么坚强还要我们干什么?”

  灿烈扶着冰沁坐在沙发上。

  他痛恨着她的坚强。

  “妈妈,妈妈,神童叔叔给我买了好吃的巧克力。你要不要吃?”冰浩熙拿到东西首先就是要给妈妈吃。

  小小的身体跑进来,却也感到气氛有些冰冷。

  “来。浩熙。过来,让爸爸们看看。。。”金俊绵温柔的笑着对冰浩熙摆着手。

  冰浩熙有点害怕。

  “哈哈,你爱吃巧克力吗?XiuMin爸爸一会儿带你去买好不好?”

  “XiuMin。不要跟我抢活干!浩熙,你吃过韩牛吗?钟大爸爸带你去好不好?”

  “买衣服。。。。!”

  “买鞋子。。。。!”

  “买零食。。。。!”

  冰浩熙显然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转变有点消化不良。

  看着好多帅哥爸爸把自己围个里三层外三层,真的好想叫妈妈。

  “巧。。。巧克力。。。送给各位爸爸。。。。”

  稚嫩的小手拿着巧克力,递到他们跟前。

  “一个巧克力把我儿子愁成这样!走!XiuMin爸爸带你去买一箱子巧克力!”XiuMin就这么拉着糊里糊涂的小浩熙风风火火的走了。

  EXO的写真片场。

  冰浩熙对着桌子上堆成山的零食,满脸的惆怅。

  酷R;匠网唯8m一正z@版,F,其☆;他…都l是&7盗u版

  他是很喜欢吃零食,尤其是各种各样的巧克力。不过他每次都会刷牙刷得很干净。

  要把这些都吃完,这辈子恐怕是刷不干净了。

  XiuMin真的给冰浩熙买了一箱子的巧克力,放在冰浩熙的凳子旁边。

  “吃掉!吃掉!冰浩熙你要统统吃掉!这是爸爸买的!”冰浩熙给自己萌萌的打气。手就开始摸着桌子上的零食。

  “薯片、薯片、泡菜味的薯片!”冰浩熙撕开包装袋,就开始眉开眼笑的往嘴里送。

  “冰浩熙!”

  冰沁坐在旁边,看着自己儿子的疯狂举动。

  他是准备全都吃完吗?!

  “妈妈!很好吃!你也可以尝点!”冰浩熙知道冰沁不乐意让他吃这些零食。

  “吃完这些你就可以医院一日游了!”冰沁看着冰浩熙一把一把的往嘴里送。

  “不会的!妈妈,不会的!”冰浩熙知道冰沁有点生气,赶紧说着。

  “小孩子想吃。你就让他吃嘛!”D。O。拍完自己的部分,看着冰沁和冰浩熙坐在这里。

  D。O。摸摸冰浩熙的头,小孩子还是乖乖的好。

  “那也不能一下子吃这么多。你们买的也太夸张了。”冰沁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他们,嘟嘟囔囔着。

  “浩熙,我们听妈妈的话好吗?这些啊!你可以吃,不能一下子吃太多,知道吗?”D。O。笑着看着冰浩熙。

  当父亲的感觉真好!

  冰浩熙啃着汉堡包,眼睛笑成了缝对着D。O。点点头。

  “沁沁、D。O。。过来!”

  棚里的摄影师和赵权站在一起看着最后的成品。

  赵权摆着手让他们两个过去。

  “浩熙。好好待着。人很多,不要乱走,知道吗?”

  冰沁把冰浩熙当成亲生儿子,她跟一个亲妈妈别无两样。

  而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看着你不顺眼!

  “那是谁家的小孩啊?”朴素心刚进摄影棚,就看到一个小男孩坐在椅子上,跟着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唠嗑。

  朴素心的经纪人看着手机,这不关他的事情,也不想理朴素心的小姐脾气。

  朴素心也知道经纪人一直都对她有些不满意,谁让她还得靠着经纪人赚通告费,却也是不敢和经纪人呛声。

  她已经好久没看到冰沁了。

  也好久没有看到EXO了。

  好像就是她不怎么忙!

  她好不容易争取到和EXO拍写真的机会,她也是提早一小时来的,她希望改变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

  做她自己的春秋大梦!

  朴素心走到冰沁跟前。

  伸出手,摘掉墨镜。

  “冰沁,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朴素心等着冰沁跟她握手,她着实没有冰沁的女王气质,却也不相信,自己什么都不如她!

  朴素心对于EXO也不是说全都喜欢。

  要说,真的喜欢。。。

  呵呵,却只有看到鹿晗的时候眼睛才会发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