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

  从昨天晚上下的暴雨、今天早上六点的彩虹就可以看出来。

  雨过天晴?

  对她来说未免太讽刺了一些。

  她本想安安静静的在韩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不想去想人、也不想去想一些麻烦事。

  天也从来没有随过人愿。

  她划定的心里防线频频后移,显然,她认为的界定中线跟他们的界定中线差别很大!

  她心里的城墙逐渐倒塌。

  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阳光照在床头柜上的戒指,泛出五颜六色。

  所有人的嗅到了很多丝不寻常的气息。

  他们都说不出来。

  冰沁也发现了,自打她进了公司的大门,所有人都在偷偷地看她,然后转过头去捂嘴笑。

  是她早上刷牙的时候牙膏沫没弄掉吗?

  真是怪事!

  此时此刻。

  “Lay!你还在那里坐着不动!”Kai看着张艺兴的JPG技能又开启了,好一阵无语。

  “额。。。啊啊?我又怎么了吗?啊?我怎么又这样了!醒醒啊!张艺兴!”Lay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脸,他要把自己整精神一点。

  “这里。。。。这里。。。。那里。。。。那里。。。”赵权坐在冰沁的位置上,看着他们做得好事情,端着咖啡,闭着眼睛说话。

  “他是神经病。别管他!”D。O。看着黄子韬挽起袖子,要去把赵权提溜起来。

  现在最主要的是抓紧时间。

  他们已经摆脱SJ的前辈们帮忙,拖住冰沁。

  “哎呀。其实你们何必一大早五点就起床,多睡一会,冰沁就是个大花痴。你们只要帅帅的。没关系啦!”

  赵权闭着眼睛,体验着冰沁的真皮坐椅,恨不得转一个圈。

  “什么都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灿烈小心一点,搬到那边去!”伯贤听着赵权说的闲话。

  赵权白了伯贤一眼。

  是啊!冰沁确实是个大花痴,不过她只花痴他们啊~~“鹿晗和世勋跑到哪里去了?从家里出来到公司就没看到他们。”金俊绵和吴亦凡把东西搬到落地窗的边角上。

  吴亦凡的问题,金俊绵这个队长也只能摊摊手,他也不知道。

  “他们?他们有特殊任务执行。”XiuMin站在梯子上在墙上粘来粘去。

  “哎?Chen,你怎么不动啊?”XiuMin觉得金钟大一脸的惆怅,早上刚出门还好好的啊。

  “我。。。。我有点不安!”他怕冰沁把他排除在外。

  “你要不安,没关系还有D。O。陪着你。。。。”XiuMin在上面口无遮拦的说着。

  “别摇~~别摇~~”

  D。O。在下面摇着XiuMin的梯子。

  “哎。一帮小孩子,追个女人这么麻烦。。。。想当年。。。我啊。。。。”

  赵权话还没说完,就被“请”了出去。

  “哎哎哎,弄完了让我看看成品好吗?”赵权恳求着看着黄子韬,手还在坚强的扒着门框。

  “出去!”

  他们十二个人的声音一齐传出来!

  门“嘭”的在赵权面前被关上。

  不能进去看,他还不能在旁边的玻璃落地墙那里看吗?

  “哇,这才是真正的浪漫啊~~~”

  赵权眼睛都要掉到里面了。

  是怎么样的情景,让一个男人发出这样的叹息~~“世勋,我们要不要去买个早饭?”

  “我要喝奶茶。。。。”

  “不行不行,我们还要有正是要做!”

  “谁刚才起头要吃饭?”

  早上五点半。

  首尔的街道上有些雾雾的,鹿晗和世勋站在道上。

  人很少,却也不乏拿出手机拍照的。

  “我们现在应该是。。。。”世勋拿着一杯奶茶和鹿晗站在道中间,各种各样的店铺,他们到底要去哪家?

  “是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鹿晗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咬着嘴唇,晚回去会耽误通告。

  这倒没关系,不过,全盘计划打乱了就不好了啊!

  “哎哎哎,鹿晗,快看,那家。。。。那家。。。。”世勋像是发现了新奇大陆,指着一个地方。

  “是啊!走,去看看!”鹿晗拉着和奶茶的世勋走过去。

  冰沁不明白为什么一大清早连口水都没喝,就被承焕拉去救场。

  而且还救到现在!

  冰沁好想打个瞌睡。

  “银赫,该走啦!任务完成了!”李东海小声的对银赫说着。

  “嗯嗯。是不是该给他们打个电话啊!咱该撤啦~~”银赫看着李东海。

  冰沁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我打、我打、”崔始源拨通D。O。的电话。

  音乐银行后台。

  “前辈来电话了。嘘!”D。O。按通了与崔始源之间的连线。

  “始源前辈。”

  “D。O。啊!好了啊!我告诉你们,她看起来好困啊!打瞌睡!我们撤了啊!”

  “谢谢前辈。”

  很重要的情报啊!

  这里是音乐银行,EXO的候机室和冰沁打瞌睡的地方只差了一道墙。

  他们把她骗来了。

  这里是EXO待机室的隔壁。

  “让她睡一会儿!不着急!不着急!”吴亦凡弯着腰扒着门缝往里面看。

  “你说,这样睡会不会颈椎有毛病啊!”黄子韬的头摆在吴亦凡的下面,看着里面。

  “是啊是啊!落枕就不好了啊!”Lay在最下面点点头。

  他们三个扒门缝扒得很齐。

  “在干什么呢?”Kai在他们三个背后出声。

  “嘘!”

  他们三个齐齐的回头,朝着Kai比手势。

  Kai点点头,明白明白。

  这样扒门缝的就有四个人了。

  现在是九点。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都这个时候了啊!”冰沁糊里糊涂的醒了,看着自己的手表上,时针和分针比她想象转的要快得多。

  呀?这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D。O。啊~~”冰沁捅了捅D。O。的胳膊,她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现在EXO应该上场了吧。

  “嗯?”D。O。假装睡了好久才起来。

  揉了揉眼睛看着冰沁,他很喜欢看着她,即使这一切都是计划中的计划。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冰沁只想追究这个,SJ的人呢?

  “我。。。。这是我们的候机室啊~~”

  他们临时改的。

  就是为了找个正当的理由。

  “你们的候机室?!”冰沁有些搞不懂了。不过算了。既然没有她什么事了,走好了。

  D。O。看着冰沁站起来。

  “你干什么去?”D。O。趴在桌子上,拉着她的手。

  “我。。。。我回公司啊!”冰沁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抽不回来。

  他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啊!

  “回公司?现在才九点多一点啊。”D。O。晃了晃手表。

  眼神却从未从冰沁身上离开。

  “我在这也没什么事。所以就。。。。”冰沁发现她根本就拽不动,于是便放弃了。

  D。O。笑了一下,站起来。

  “没事?我们十二个大活人一会就要彩排了。你还没什么事?嗯?”D。O。把拉着冰沁的一只手换成两只手。

  弄得冰沁怪不好意思的。

  “那个。。。。你们不归我管。。。所以。。。。”

  “不归你管,我们归谁管呢?”

  他猛地抱住她。

  “沁沁,我们愿意让你管。”

  她听着他的心跳声,回响在四壁。

  “你。。。你都不相信我。”回忆涌上,冰沁不得不去面对。

  “沁沁,我最相信的就是你。我知道你的委屈。可当时,你也知道。。。。我没办法。你应该了解我的心痛。真的!”

  D。O。诚恳却有动情的声音敲在冰沁心上!

  当时,他们都身不由已。

  “沁沁啊!既然你在,我也就不用找别人了。那个,艺人要彩排了。你过来看看啊!”赵权给冰沁打电话。

  冰沁是在下楼的时候接到的电话。

  她说:她要好好想一想。

  毕竟,心痛历史曾经有过,她是全能女金刚。

  怕的是,她的心接受不起任何伤害。

  “啊?我。。。我是正要回家啊~~”冰沁拿着手机挠着头发。

  “冰沁,既然是工作人员。任何情况你都要顶上去!你现在是在怠工职守吗?”赵权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

  比平常要有力的多。

  “好啦!我去啦!”冰沁不想说那么多,免得又挨一顿骂!

  明明她已经不跟团了啊。为什么听到赵权说话还是那么想有执行的感觉?!

  冰沁站在电梯里,对自己好一顿的嘲笑。

  “叮”

  二楼到了,这里是舞台场地。

  音乐现场。

  “怎么这么黑啊?”冰沁进来后,就感觉自己跟一个盲人一样,一定要摸着旁边的墙边走。

  什么光都没有。

  她虽然不怕黑,却害怕什么都看不清楚。

  “有没有人啊?!”冰沁依旧摸着墙壁,尽管她的眼睛睁的再大,眼前还是黑。

  一无既往的黑暗。

  她的鬓角已经开始有些出汗了。

  她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这是台阶吗?好高的台阶啊!”冰沁摸到有自己一半身高的台阶,这是舞台吧。

  她心里肯定着。

  “这里有上去的台阶的。”冰沁慢慢绕着这里走,接着便摸到了一层一层的用来上舞台的小台阶。

  她的眼里出现了微弱的光。

  不知是黑的太久出了幻觉,还是心理作用。

  音乐慢慢打响。

  这是。。。这是《狼与美女》的前奏啊。。。

  她看着他们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跟他们都在舞台上。

  离得那样近。

  她站的位置不知是不是设计好的。

  就在他们的前面,她的后面就是观众席。

  他们是应该等了多久?

  他们并不肯定冰沁会来。

  这样的姿势很累吧。

  她捂着嘴哭着,看着只属于自己的《狼与美女》她一个人的狼与美女。

  中毒性的旋律和她笑着哭出来的眼泪很不搭。

  这种感觉绝对跟你坐在观众席上是不一样的。

  现在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一位观众。

  当鹿晗和世勋做完最后一个动作。

  她转过身,她哭得好丑哦。

  她想给他们展示的永远都是最完美的冰沁。

  全能女金刚不能哭!

  “不要动我,好丑,不要看!”冰沁就算是不转过身,也是知道金钟仁在碰自己的肩膀。

  Kai笑了,他不喜欢她哭,可是现在,是不是他们成功了。

  “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

  这句话很土,Kai也知道,不过此时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他爱她,就算是什么也不说。

  都说甜言蜜语是迷惑女人最好的武器。

  冰沁就彻彻底底的被打败了!

  当初回来的不甘呢?坚持呢?城墙呢?

  刺呢!

  都跑到哪里去了?!

  她好懦弱,仅仅才半个月,她就被再次攻陷了。

  她痛恨着自己的软弱与不坚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又来这套?!我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你们还想要什么?!”冰沁的手放在身侧紧攥成拳。

  她的泪书写着她的不甘。

  她不信,自己还会再去犯贱!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啊!”

  他们设想过一万种可能,却独独落下了无情。

  “沁沁,你要恨就恨我吧。主意都是我出的,他们。。。都很爱你。”

  金钟大走到冰沁的面前,他哽咽了。

  他也很爱她,只是已经说不出了。

  伤得多深、爱得多深。

  冰沁好像真的出现了幻觉,她看着金钟大的眼眶泛红,却偏偏想起那天扇碎她心的最后一击。

  “不要,不要。。。。”冰沁自言自语的说着,向后面退着。

  她真的有些精神失调。

  她的鞋踩在舞台的边缘上,却还是向后退着。

  “沁沁!”

  他拉着她的手,他跌在舞台下方的壁上,她跌在他的身上,毫发无伤。

  “钟大!”

  冰沁尖叫着,她的精神回来了。

  她把他扶好,靠在自己的身上。

  她的手在抖,她有多笨,直至现在还在怀疑他们的感情!

  冰沁,你还要什么?这样还不够吗?!

  “金钟大,你是不是傻啊~~”冰沁的眼泪滴在他的肩膀上。

  他却不怎么伤心,他知道自己有了爱她的资格!

  “沁沁,没事,死不了!”金钟大牵强的笑着,脑后的剧烈撞击,有些让他头晕!不过,他是男人,他有着保护她的职责!

  他的头靠在冰沁的怀里,原来她真的有樱花的香气。

  “我觉得,今天是我过的最美好的一天。你却给我一个最坏的结尾”

  冰沁半哭半笑着,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情感。

  “那。。。那就好。。。”他满意了,只要这一切能让她高兴。什么都值得!

  为她,什么都值得!

  “你到底有没有事情啊?别吓我!”冰沁看着金钟大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气息有点弱。嘴角上却还是挂着微笑!

  “没。。。。”他的单音吐着,却让冰沁心疼。

  “流血了,快啊!救护车!”

  冰沁突然感觉到手上粘腻温热的感觉。

  血痕顺着金钟大的头上流到地上,扩散在观众席上。

  在冰沁洁白的手臂上划过,伴随着她惊慌、焦急的眼泪。

  Q|最g新●章J节H上v'酷Y匠,/网W

  有人说、爱情的味道是甜的,现在这种泪血混合体也应该是其甜无比的吧!

  “我我我。。。。我都要被你们整疯了!看着你们这些孩子一天天追来追去。行!我不管!我也不干涉!我是经纪人,一个艺人在我手里受伤了!你们想没想过我啊?!”

  这里是EXO的宿舍。

  赵权在那里吼着冰沁!

  她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墙上的钟表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

  他一句都不重复,这才是让冰沁佩服的地方!

  “好好好。你们一天天爱来爱去、搞的死去活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要殉情!”赵权的脚能把地板剁出一个洞来。

  幸好这栋楼的隔音不错!

  “你说说啊!冰沁,你上辈子到底是积了什么德啊!这一帮大小伙子一天天愁死我了!钟大,现在还躺在床上!通告你帮他上啊!”赵权掐着腰瞪着冰沁!

  呲牙咧嘴的!

  好熟悉的感觉,他还在骂她,无论是什么身!

  “你也太无情了吧。。。。他都这样了,还想着通告的事情。。。”冰沁有点心虚,毕竟造成结果的直接原因是自己!

  她的眼神闪烁着、“无情?我无情?!冰沁,你很强!既然你们比以前更好了!我相信,你能把钟大照顾得很好!幸好只是皮外伤,没有感染!这几天,不!以后的每一天,你敢迟到一回试试!”

  赵权拍响冰沁面前的茶几,瞪大眼睛,像一个大牛铃!

  “凭凭凭。。。。凭什么?!”人家现在身价不一样好不啦。

  冰沁虽然心里已经愿意了,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

  “凭什么?!我不希望,上通告的时候,一个人都找不到!哼!”

  赵权抓起茶几上的衣服,穿上鞋,就往外走。

  他要去药房买药,顺便做一回好心人。他们需要好好谈一回。

  顺便,他真的只是顺便!

  走在楼道里的赵权对自己都笑了,顺便,赵权啊赵权!你到底顺便了多少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