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不要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冰沁刚进公司上班,朴素心的经纪人又过来挑她的火气。

  因为第一支MV的反响特别好。

  朴素心上妆的效果也登上了韩流杂志的封面。

  经纪人又来请冰沁去帮忙!

  “冰小姐。我知道朴素心的脾气不好。不过,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帮帮我这一次吧!”朴素心的经纪人满头大汗,说实话,他也不想有这么样的一个艺人!

  超级难搞!

  “不可能了!我跟朴素心的脾气秉性不和!合作也是有很多波折!不仅浪费我的时间,还浪费你们的时间!所以还是到此为止吧!”

  冰沁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朴素心的经纪人还是一直的跟着她。

  “哎。既然冰小姐不想干,你又何必这样穷追不舍呢?好啦好啦!看你印堂发黑。满面没荣光,回去好好喝个咖啡啦。”

  银赫的突然出现倒是让冰沁有些惊讶。

  银赫笑嘻嘻的,推着朴素心的经纪人向走廊的那一头走去。

  还不忘回头给了冰沁一个“ok”的手势。

  冰沁无奈的笑着,为什么在自己为难的时候,总是别人帮她解围。

  她要他们有什么用。

  “其实,伯贤我觉得你可以突破一下。。。。”

  “是吗?”

  “嗯。我真的觉得,其实这次的服装设计可以。。。。。。”

  “冰老师,我不明白这里的问题。”

  “嗯~~这对你是有些难度,没关系,我可以一点点教你。其实这个地方不是太难。。。”

  他和她相遇在SM公司的走廊上。

  这么多条走廊,非得走在一起!

  “咳咳,我先走了。刚才我跟你说过的问题要想一下!”

  “冰老师,我中午去你办公室再问一下!”

  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走了。

  “呵呵,伯贤,其实他们没必要这么做。。。”冰沁看着刚才那个新晋化妆师的背影,她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他们中间本没有爱!

  何必再来叙旧。

  “沁沁。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伯贤和冰沁的肩膀互相背对着,他们都没有正对对方脸孔的勇气。

  冰沁笑了,她笑这句话说的何其的别扭。

  “我不恨你,哪里谈得原谅?”她既不恨,也不爱。

  更谈不上原谅!

  伯贤听的心痛,这是跟他当初说那三句话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种感觉!

  绝望到深入谷底!

  他活该,那时的他,早已把冰沁打入万丈深渊!

  又何必要求自己能爬起来!

  “我希望,你能知道,我当时的逼不得已!”伯贤还在为自己找退路,他还是想求的她的谅解。

  “我也希望,你能知道,我的梦想绝对不是什么冠军!。。。呵呵,不说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帮我把这个还给吴亦凡。”

  冰沁把绒布盒子放在阳台上。

  阳光照在钻石上闪闪发亮,戒指里有一圈字母。

  这是他们十三个人名字开头的大写字母她不敢要、也不想要!

  EXO的休息室。

  “凭什么?我凭什么啊?!我我我我。。。。我不管!伯贤,你得去把戒指给她!”吴亦凡在休息室里一改往日冷峻的形象。

  发飙!

  “Kris哥,我。。。。”她都不想看到我,我怎么还给她?

  伯贤也在纠结。

  钻石在伯贤的手里熠熠生辉,吴亦凡却不想拿回去!

  这是他的心,吴亦凡拿不回去了!

  “我不管!我要你还给她!伯贤,我。。。。我也是在无意中给你创造机会不是吗?去吧!把戒指还给她!让她改变一下态度!”

  吴亦凡拉起坐在沙发上的伯贤,把他直往门外推。

  “哎哎哎!”伯贤看着休息室被吴亦凡紧闭的大门。

  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真是比登天还难!

  “Kris哥,不好吧!”黄子韬幽幽的飘出来。

  “你懂什么!吃你的拉面去!”吴亦凡挑起坏笑。

  男人心,海底针!

  SJ的更衣室。

  为了报答银赫早上的一点点小恩,冰沁在这里看着银赫想要穿的新风格。

  “银赫,你穿的好怪哦。”冰沁看着刚从试衣间走出来的银赫,不免的被逗笑了。

  真的很怪,原来他都是这么穿衣服的啊!

  “是吗?我觉得很Fashion!”银赫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他觉得还不错,有他的风格。

  “真的哎!可能我是化妆师的原因。所以。。。”冰沁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穿法,她还是讲究是衣服就应该套在上半身。

  当裤子穿。。。。冰沁只是觉得没有物尽其用罢了。

  银赫看着冰沁在镜子里显出的有些皱皱的眉头。

  “要不改天你陪我挑挑?”

  这个女孩子,真有意思,什么都写在脸上,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SM公司的大厅。

  》酷匠网唯p一正版,X,其=他&都3是盗版

  她遇上了刚从音乐现场回来的他们。

  演出服穿得很帅,他们的名字在演出服的背后。

  即使是这样,她也想选择与他们擦肩而过。

  “走吧!回去再说,别在这里找麻烦!”赵权在十二只的中间,小声的说着。

  他们从冰沁的身上拉回神。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什么事情还要慢慢来,不是吗?

  “唉!某人要去就赶紧去,不去就我去!”灿烈躺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伯贤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要去,沁沁就一定不会说什么好话!我还要让自己心痛多少次才甘心!去还是不去。。。。去还是不去。。。。”

  伯贤在做十足的心理斗争。

  “你可得快点想。我们一会还得去录节目。要不我去算了。”灿烈从沙发上站起来,他还想去跟冰沁联络联络感情。

  他也想她啊!

  “你。。。。。我去就我去!”伯贤还是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再痛,他都认了!

  伯贤来的真不凑巧。

  冰沁要跟银赫出去买衣服。

  “前辈你好。”伯贤见到银赫,还是要有礼貌。

  “伯贤啊!现在很忙吧!你来这里干什么啊?”银赫看着伯贤咧开了嘴。

  “我。。。。”说他来找冰沁,这是找死吗?

  冰沁刚从洗手间回来,“哎。该走了。”说完,便抬头看到了伯贤。

  他、还来做什么?

  “沁。。。。”伯贤刚要脱口而出,却意识到自己的失口。

  哦?这里有猫腻啊!

  银赫好玩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人!

  君子有成人之美。

  “嗯~~冰小姐,我们改天好吗?我刚想起来,承焕约我出去。”银赫决定出去慰疗一下自己情感的小萌芽被一脚踩碎的事实。

  “额。。。。好吧,那我们改天。”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银赫好心的把门带上了。

  “沁沁,Kris哥,让我还给你。”伯贤讶异自己的句子流畅、没结巴。他还以为自己会发不出声音。

  冰沁看着绒布盒子又递到自己面前。

  “拿回去吧!跟他说:对不起”冰沁深呼了一口气,把眼光飘向别处。

  她的心是什么样的,自己已经看不透了。

  又怎么去看清伯贤的表情到底是爱情还是感激?

  “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伯贤的语气里没有半分的怨尤,却只有慢慢的宠溺。

  他爱她一切的决定!

  “沁沁,我爱你。”伯贤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按住了冰沁的神经。

  “你只是感激我罢了。你当初说过的。”冰沁马上就回过神,这种话听多了,特别是听某人说多了。

  便渐渐的不信了!

  “我感激你?是,我是感激你。”伯贤深情款款的看着冰沁。

  “呵呵。这才对嘛!”冰沁并没有正视伯贤的表情,她一直背对着他,如果她能看着他,他的爱意能把她灼伤。

  “我感激你这么美好,让我爱上你。

  他上前一步。

  拥她入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