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H新章节◇d上…酷Y匠!L网A

  每一天都是忙忙碌碌的。

  而冰沁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这里有她动力的源泉!

  这里到处充斥着她梦想的味道!

  sm公司。

  这里刚刚开完记者招待会,有一个新的女艺人要出道!

  二十岁,比冰沁还要大上一岁。

  朴素心。

  很多工作人员正在大厅拆卸记者招待会所用的装饰。

  冰沁正要去赵权的办公室,便急急忙忙的走在大厅里,朴素心这个人她知道,只是现在没有时间理她而已!

  “哎,那个人。。。。。你是工作人员吧。去,给我弄杯水,记者会开了半天要累死了!”她真的是渴吗?朴素心只是看到了冰沁。

  这是一个女人的嫉妒心,一个不许别人比自己美的心!

  冰沁歪着头看着朴素心,她可没有空理朴素心,还是让她自己的经纪人伺候她吧!

  冰沁抬腿要走。

  “喂,说你呢!听见没有,快去给我拿瓶水啊!”朴素沁指着冰沁,完全不顾女艺人的形象。

  旁边的工作人员都为冰沁感到不平,偏偏这个新晋的女艺人还是这样的难缠!

  “你有手吗?”冰沁站直了,看着朴素心。

  “有。。。有啊。。。”朴素心一下子被冰沁问愣了,看着自己戴慢缤纷彩环的手腕。

  “那你为什么自己不去拿?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也是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找你的经纪人!”冰沁微微颔了一下头,便在朴素心面前加快脚步走了!

  “哼!”朴素心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往地上一跺,差点踩出一个坑来!

  朴素心眯起眼,看着冰沁的背影,她一定要弄走她!

  一定要!

  她看到了今生最刺眼的画面!

  她看到世勋和朴素心在一起聊天,聊的是那样开心!

  刚才,她为了赶通告的时间,让世勋赶紧回来,打了已经不下十几通的电话了!

  可能是世勋手机落在工作室了吧!

  她这样想着。

  “世勋,时间要到了。我们该回去了吧!”冰沁走到他们身边,不理会朴素心敌视的眼光!

  世勋看到冰沁内心还是很高兴的!

  不过。。。。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不过。。。。

  “哼。你算什么啊?艺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用你在这里提醒吗?!”朴素心看着冰沁,还不忘挽着世勋的胳膊!

  “这是工作!”冰沁肃起美颜。

  “哼!”朴素心不屑于去看冰沁,便抬头看着世勋。不知道她是出于生气,还是出于自卑。。。。

  “世勋,我们该走了!”冰沁换上笑脸看着世勋,她什么都不介意,拉起世勋就要走。

  只要是他们愿意的,她什么都不介意!

  哎?怎么拉不动啊?

  “世勋?”冰沁看着世勋的纹丝不动,疑惑的看着他!

  “冰小姐,这是公司!请保持一定距离,这样传出去不好!”世勋抽回自己的手,他有多么眷恋冰沁手的温度,只有他自己知道!

  冰沁瞪大着眼睛,对了!这里还有朴素心在嘛!

  怪不得世勋会说这样的话!

  冰沁表示理解!

  “是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朴素心不死不活的凑上来,撤掉冰沁的手!

  世勋现在狠有抽死朴素心的愿望!

  他握紧了手,任由朴素心对着冰沁趾高气扬!

  “朴小姐,我知道你是新来的女艺人!不过,作为一个艺人有良好的道德素养是必须的!你没有必要这样对我!这样的针对性!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看到我以后有些抬不起头!”

  冰沁的话一针见血!果然是女人最了解女人!

  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压在她冰沁的头上!

  “你。。。。。”朴素心被说到了心坎上,顿时哑口无言!

  “冰小姐,我认为你也没有必要这么说!毕竟师妹是新来的,对各个地方还不熟悉!你何必要拿出老人的姿态来压她?!”世勋的眼神很冷!

  天啊!不要逼他了!他承受不起了!

  对着自己爱的人说违心的话!

  他,吴世勋,演的好吗?

  “什么?我压她?!”冰沁可以理解碍着朴素心的面,世勋不好接触自己!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要你道歉!向素心道歉!”世勋撇过头,他并不想让冰沁看到自己崩溃的样子!

  他也并不想功亏一篑!

  素心?她跟他才认识多长时间啊!

  为什么不看着自己?

  一阵彩铃的声音从吴世勋的衣兜里传出!

  冰沁苦笑着:“吴世勋,你这是什么意思?”

  原来,真的有新的不去就得不来这一说。

  嗯。好。你可以待多长时间就待多长时间!反正赵权找的又不是我。”冰沁的鼻头有些酸酸的。她不哭,她是全能女金刚!

  她可以原谅世勋不接自己的手机。

  她可以原谅世勋跟朴素心在一起谈天说地。

  她可以原谅世勋让自己给朴素心道歉。

  她什么都可以。

  “哎,世勋哥哥让你跟我道歉哎。”朴素心不依不饶的拉着冰沁的手臂,她看不明白他们的关系。却还是以自己为中心!

  “哈哈。如果你不想坐着轮椅出现在观众面前,那就赶快放开我!”冰沁没有必要对任何人都仁慈!

  冰沁冷冽的眼神吓得朴素心缩回了手!

  “你够了!”

  “世勋哥哥,我错了!”朴素心露出小乖乖的表情!

  “我说的不是你!”世勋看着冰沁的背对着自己,他能感受到她的僵硬!

  冰沁走了,她没有哭,也没有笑。更没有大喊大叫。

  也没有回头!

  “世勋哥哥,你怎么让她走了呢?她还没跟我道歉呢!”朴素心粘着世勋,她的傻有点假。

  世勋一把撤回自己的胳膊,立马退到朴素心两米之外的位置!

  “朴小姐。你是师妹,也是一个即将出道的新人!身为师兄的我,只能给你一句话:做人不要太傻,傻的都会有点假。请你也注意自己的形象,身为一个艺人最主要的是榜样作用!而在你的身上我没有看到!”

  世勋绅士的说完就走了。

  世勋走到走廊的楼梯口。

  看见鹿晗站在那里。

  “世勋,你很棒。”鹿晗站在第一阶楼梯上,看着世勋,他看到了全过程!

  连观众都在心碎,他懂得世勋这个演员的煎熬。

  “鹿晗,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世勋无法承受自己的重量,扶着楼梯上的栏杆。

  “世勋,你的绝情演得可真好”鹿晗自叹不如,如果是他,早已破功了。他看不得冰沁的伤心。

  “你在表扬我吗?”世勋坐在第一阶的楼梯上,他已经笑不出来了。他的眼眶生疼。

  “是,我是在表扬你。即使你的眼眶已经红了”

  即使痛,他们也要笑着哭。

  “呵呵。”世勋不想对于鹿晗说的话给予任何的评论,因为他也无言反驳。

  “我是不是该庆幸我没有抽到那根签!”鹿晗也坐到世勋的身边。

  “除了我,下一个是谁?”

  “下一个,D。O。。”

  “队长,我是真心不想做。”D。O。看着手里银白色的签,他有些背,不是吗?

  “暻秀,这是天意。”SuHo看着都暻秀为难的神色。

  “队长,我不想做恶人。”D。O。看着金俊绵,他不想去伤害她。

  即便是这种善意的谎言,他也不愿意做!

  “D。O。。我们都不想做恶人。”SuHo拍了拍D。O。的肩膀。

  “我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当时我就发誓,绝不可能再犯第二次。”D。O。攥紧了握住签的那只手。

  “暻秀,这次受伤的不是她,是我们。”这种双方面的伤害,金俊绵觉得不算背誓。他们也同样心痛。

  照样和冰沁一样难以附加!

  “下一个是谁?我还不知道谁和我一样。”

  “下一个?伯贤。”

  SM公司EXO练习室的外面走廊的台阶上。

  “灿烈,我。。。。我真的没想到会是我。。。真的。。。。”伯贤崩溃的咬着拳头,他的眸光泛底,旁边灿烈也是唉声叹气的安慰着伯贤。

  “伯贤,没事的。。。一切。。。”灿烈没那个勇气说都会好起来。

  “我怎么。。。怎么能忍心呢?沁沁,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真的,我不忍心啊,我真的不忍心啊!”伯贤有些哽咽,他想起当初冰沁为了他差点成了残废!

  现在这算什么?恩将仇报吗?!

  他不要!

  灿烈抬了抬头,他想把眼泪倒回去。

  可是,眼泪不听他的话,照样顺这他的脸廓流下来,躺在他手心里!

  烫的他手心发热。

  伯贤,振作一点!你要多想想沁沁,冰爸爸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沁沁有她更好的未来!”灿烈搂着伯贤的肩膀,说着。

  伯贤把脸埋在掌里。

  他知道他在哭。

  男人的哭一般都无声。

  伯贤的眼泪摔在地上,粉碎了。。。。。

  朴素心就好像是一个道具。

  一个他们用来伤害她的道具。

  “哼。你是叫冰沁吗?我知道你叫这个名字!”朴素心的高跟鞋蹬蹬响,高档的香奈儿却穿在这样的主人脚上。

  冰沁都为这双鞋悲哀。

  “所以呢?”冰沁把自己用的化妆工具拿出来一个一个擦洗,没有抬眼看她。

  对啊?所以呢?

  朴素心这种没有大脑的家伙,接不上冰沁的话茬。

  “哼。”朴素心实在没什么好干的,拿起冰沁用的名牌粉底,作势要往地上砸。

  “喂。你干什么?”冰沁上前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没事找抽呢吧!

  “不给,不给,就不给你!哼!”朴素心确实是没事找抽。

  冰沁真的想问一句,这个人真的有二十岁吗?简直就是个白痴!

  “那个很贵!拿来!”冰沁上手要抢,她没有时间陪着朴素心在这里瞎扯。

  冰沁并没有太碰到朴素沁,其实以她跆拳道的本事,朴素心的胳膊现在已经断成两截了。

  门被打开了,D。O。走了进来。

  朴素心不声不响的倒在D。O。面前,她的演技炉火纯青。

  “喂,没事吧”D。O。赶紧蹲下去看看朴素心有没有关系。

  “没事,没事。”朴素心沉稳和端庄的人皮换上了。

  她靠在D。O。的怀里,好似一个胜者。

  冰沁有点惊讶,她无法想像朴素心的连可以变得这样快!

  她也无法想像原来都暻秀关心的原来是别人!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D.O.看着化妆室里倒地的椅子。

  “没什么,都是我的错。我带来一个粉底,沁沁妹妹就想着看看,我想,看看就看看吧。不过,我还是觉得拿了别人的东西还是要换的。不是吗?沁沁妹妹。”朴素心镇静的看着冰沁,她颠倒黑白的能力非人能及。

  D.O.听着朴素心的话,他在心里耻笑她,原来一个女人真的可以有心机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刚才他听到了事情的全过程。恐怕也会被朴素心的演技骗过。

  但是,听到又怎么样?

  他只能照着剧本往下演!

  他的眼神移到冰沁的手上,她的手上拿着一小瓶名贵的粉底。

  冰沁看着心里很不舒服,他是相信她的话吧。要不怎么能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他注意的却是冰沁的手腕被朴素心用指甲的抓伤。

  “沁沁,还给她。”D.O.同样也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这是我的!”冰沁攥紧了粉底,她的手有些微微发白,他果真还是不相信她!

  “好,你不想还,我用钱卖,多少钱,你说。”D.O.掏出自己的钱包,他欣赏自己的狠厉,伤人于无形。

  冰沁看着D.O.的动作,难道她真的缺这几个钱吗?

  “好。我还给你,你接住了!”冰沁拿着玻璃瓶的粉底,摔在朴素心的额头上!

  玻璃瓶的粉底正好掉进朴素心的怀里。

  “都暻秀。我还不差那几个钱!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原谅你的不相信。”冰沁走步起风,发丝轻轻吹到他脸上。

  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原谅他,就像她已经原谅了世勋一样!

  D.O.咬着嘴唇,他的眼神飘向别处。

  沁沁,你怎么傻成这样?!

  傻到让他心里流血。

  “朴素心,我想问粉底上的使用说明你看得懂吗?”D.O.背对着朴素心,满面的英文,各种配方的专用名词。

  “我。。。我看得懂啊!要不我买它干什么?”朴素心差点要说错话,上面的单词她一个都不认识。

  “好吧。你在哪里买的给我也带一瓶好吗?”

  “啊?”

  “你手里的那瓶粉底是不进口的。英国的存量也在少数。不管是在韩国还是中国,就只有几个人能弄得到。”

  这些是冰沁跟他说的,他还记得当初她的眼睛发光,她骄傲的跟他说着。

  事后,他才知道,这种粉底只供给世界化妆团队。

  他走了,他讽笑着朴素心的无知。

  她蹲在SM公司的通风口处默默地哭。

  这里没有人,没有人知道她的软弱。

  “给。”伯贤坐在冰沁的身旁,拿出了自己的手帕。

  她没有理会伯贤手里的帕子,她趴在伯贤的肩上,嘤嘤的哭着。

  哭的他心痛。

  他想抱紧她。

  他想对她说:“没关系,还有我。我还在!”

  他想对她说:“别哭,我最见不得你哭了。”

  他想对她说:“沁沁,我爱你。。。。。”

  而现在呢?

  他只能推开她。

  把自己的心推开,血管扯得他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疼。

  呵呵,真是自作自受。

  他把话换成:“沁沁,你走吧。”

  他把话换成:“哭有什么用。”

  他把话换成:“沁沁,我对你只有感激,我不爱你。。。”

  EXO的宿舍。

  桌子上爬着半死不活的三个人,堆着成山啤酒瓶子。

  任谁叫也叫不醒。

  半夜十一点,他们三个趴在桌子上吹风。

  “他们。。。。。唉!嗓子不能坏吧。”Kai靠在餐厅的门框上,看着现在痴痴呆呆的三个兄弟。

  “应该不能。”Lay穿着一身运动服,手揣在兜里,看着他们的浑浑噩噩。

  他们两个同样伤心。

  不必他们少任何一点!

  “来来来,抽签了。过来!”黄子韬又拿着一把签,这是他们经常玩的游戏,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居然开始惧怕几支花花绿绿的签棒。

  “又来了。”Lay有些害怕,他把自己前几天的幸运归到上辈子积德。

  “可以不抽吗?”Kai看着黄子韬拿着一把的签,十二支签只有一支是银白色的。

  “我也希望。但是这比较公平!”黄子韬努了努嘴,示意让Kai和Lay赶快点。

  “好吧。”

  Kai和Lay同时抽签,他们的手在抖,抖得剧烈,连签都差点拿不住!

  他们还是握住了,他们不敢看。

  “别人都抽了吗?”Kai问。

  “还差一个,Chen!”黄子韬朝着屋里喊了一声。

  Chen赶紧从屋里跑出来。

  “又抽签?我不干!”Chen不喜欢这个活动,他的怕只有他明白。

  “快点!”黄子韬把签棒又往前伸了伸。

  Chen闭着眼睛,瞥着头,抽了一根签棒!

  下一个是谁?

  下一个,金钟大!

  早上,EXO的宿舍。

  “XiuMin,咱俩换吧!”Chen现在都欲哭无泪了,拿着这根银白色的签,挨个房间乱窜。

  “不干不干!”XiuMin没心情和Chen换签。

  这种事情,他宁死也不干!

  “那。。。。怎么办啊?”Chen坐在床上,看着XiuMin。

  “唉!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得先去看看昨天晚上三个酒鬼都怎么样了!慢慢想!”XiuMin把床铺好,穿上拖鞋就出去了!

  Chen自己在这里唉声叹气!

  今天是星期二,明天早上八点的是冰爸爸定的飞机。

  哼!

  原来那个最倒霉的居然是自己!

  他笑了,因为从现在开始,他可能以后就不会笑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跟朴素心又缠上了。

  她的心情很糟,而朴素心却偏偏踩她的地雷。

  “冰沁,你算什么啊?跟我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朴素心瞪着冰沁。

  大呼小叫?大呼小叫的一直是她吧!

  她嗓子疼的发不出声音,医生说,声带受损。

  她知道,自己是哭的。

  从晚上哭到早上。

  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冰沁不想理她,她不想看到她!

  “你给我站住!好意思嘛你,天天缠着EXO的哥哥们!人家不爱搭理你,你还硬凑上去!贱!”朴素心朝着正在上楼的冰沁喊着。

  空旷的走廊上回响着朴素心尖锐的声音,一道道回音像针扎在她心里。

  千疮百孔!

  她想哭,却悲哀的没有眼泪!

  呵,她连疗慰自己心伤的东西都失去了!

  还有什么不能失去?!

  “你倒是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啊?!”朴素心上到和冰沁相等的台阶,质问着她。

  冰沁的眼神平静如水。

  一切的一切对她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怎么了?”朴素心看到冰沁的不对劲,有些害怕。

  清脆的耳光扇在朴素心的脸上,这是冰沁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首先动手。

  “你打我,你。。。。。”朴素心捂着自己被打红的脸,泪光出现在眼眶。

  冰沁攥了攥拳头,她不后悔打她!

  没有人可以压在她冰沁的头顶上。

  任何境况,任何时间,任何人!

  都不可以!

  冰沁转身要走。

  “啪!”

  耳光声又响起,这回打的是她冰沁。

  “冰沁,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金钟大,打了,你可千万别后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