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雨真大。

  不过随着演唱会的顺利举行还有粉丝们狂热的尖叫声!

  天气问题已经不算什么了!

  赵权和冰沁站在后台,看着他们霸气的舞姿。

  “天啊!帅疯了!”冰沁抓着旁边的幕布,在那里白痴的自言自语。

  赵权已经开启了自动过滤系统!

  要不然,他早晚得被折磨死!

  “咋个能帅成这样?好想哭~~”冰沁差点被帅哭了。

  “哎哎哎,控制一下,控制一下,你要哭了,他们下台就得揍我!”赵权很相信如果冰沁哭了,自己也得跟着哭了!

  冰沁向赵权吐了一下舌头!

  表示他的多嘴!

  “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冰沁很简单的做总结,她认为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我我我。。。。。。算了!”赵权觉得自己应该大度一点,没必要跟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计较!

  平静,平静。

  他们每天都在斗嘴。

  如此欢乐!

  演唱会在下午三点已经开完了。

  冰沁很高兴,以后不用再一天到晚都在开会了。

  以后也不用再提防洛臣了!

  可是,雨还是一直在下。

  可视电台的访问在两个小时以后开始。

  冰沁可以有大把的时间休息了。

  SM公司。

  “D。O。,你过来看看你家沁沁在干什么呢?!”赵权要疯了!他看着哪个小狼就把哪个拉过来。

  D。O。刚去完洗手间,就被赵权拉到工作室。

  “干嘛?干嘛?”D。O。看着工作室里。

  冰沁躺在工作室里的大沙发上睡觉!

  “嘘!你小点声,她在睡觉!”D。O。的声音很轻,让赵权减小自己的音量!

  “什么?公司雇她来睡觉吗?!”赵权本以为D。O。会帮着自己,去把冰沁叫起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小点声啊!”伯贤在赵权的颈后发出声音。

  “呀,要吓死人了!”赵权转过身看着伯贤的小心翼翼!

  “嘘~~”伯贤和D。O。把食指比在嘴上,让赵权小点声!

  赵权隆重的鄙视他们两个!

  “你们这是溺爱,会把她宠坏的!”赵权掐着腰,音量不敢再放大!

  D。O。和伯贤一幅我乐意的表情,差点把赵权气的吐血!

  人家的女人,人家爱怎么宠就怎么宠!

  首尔的酒店。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行色匆匆,怀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一直掖着!

  他有房卡,酒店的管理人员也就没说什么!

  男人关上自己的房间的门,拿掉自己头上的帽子!

  洛臣!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他是一个老师,却对自己的学生产生了非分之想!

  他把这个归功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垂涎!

  他不止一次的去冰沁家住的小区,保安看到他,根本不让进!

  他曾经想过放弃,可是冰沁每次都出现在他的梦里!

  昨晚,他的良知与恶性拉扯着。

  结果就是,他的良知最终还是被狗吃了!

  他的怀里,是一小瓶的迷药!

  他的心黑了!

  玻璃瓶倒映着他的表情!

  那种、极度的猥琐!

  现在是半夜十一点。

  外面的雨下了整整一天!

  直到现在,依旧拍打着车窗!

  像这样晚回家的时候,还是屈指可数。不过这是她的工作,就要努力去做好它!

  “可以了。就停在这里吧!”冰沁坐在K队的车上,眼看着到了自家小区的门口。

  “嗯?行吗?雨那么大,还是转进去吧!”灿烈从前座转过头,他有点不放心,雨这样大,路这样黑。

  “可以了!你们也累了,要快点回去休息。就在这里停吧!”冰沁惦念着他们的身体,一分一秒的休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宝贵的!

  灿烈微思的点点头。

  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差点让他后悔一辈子!

  K的车子停在小区门口。

  冰沁推开被雨丝疯打的车门,打开雨伞。

  “小心点啊!有事打电话!”SuHo有些隐隐的不安心。

  “嗯!拜拜!”冰沁关上车门,看着K的车没入雨夜里。

  她有种欣慰的感觉。

  转身,小区的门被保安室的保安打开了。

  雨下的很大,保安也看不清进去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楼梯间的灯被一阶一阶的踩亮!

  冰沁还是像往常一样,拿出包里的钥匙,开门。

  门在关上的最后一刻被拽住。

  冰沁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她从来没有轻手关自己家门的时候,有时候很晚回来,关门的声音很大声,被楼下的邻居提过意见。不过,冰沁可哪还记得要改。

  而冰沁以为自己家的门已经带好,可是她却觉得少了点什么!

  带上门,为什么没有门响的声音!

  冰沁喝着白天包里剩下的矿泉水。

  矿泉水难道是加糖了吗?

  她觉得很不对劲,后颈不自觉的有点微微的发热!

  发热?冰沁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不对劲。

  “沁儿。”洛臣瞄准了时机就出现了。

  冰沁并不想问洛臣是怎么进来的!

  她只需要知道他不怀好心!

  冰沁眯起眼,他并不再是自己可敬的洛老师了!

  他彻底蜕变成衣冠禽兽!

  “滚!”冰沁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扔向洛臣。

  她是跆拳道黑带,她自信,他伤不了她!

  矿泉水瓶狠狠的打到洛臣的左眼上。

  洛臣没有动手,他在等药力全部发作!

  “沁儿,我是真的爱你!”洛臣的话让冰沁从里往外的恶心!

  “滚!我不要!”冰沁大喊着,她如此的绝情!绝情的让他心惊!

  洛臣攥紧了拳头,为什么她不能把爱分给自己,就算是一点点!

  冰沁喊完,只感觉头晕,全身上下都在发烫,她自己的身体没弱到喊一句话就能晕啊。房间里的空调什么时候被调得这么高!

  洛臣上来就要扶冰沁。

  “给我滚!”冰沁的身体素质很好,直到这种时候,她还可以有力气推开洛臣肮脏的手!

  “沁儿,你累了。我扶你回房休息!”洛臣的假惺惺,他的禽兽面具隐藏在人皮之下!

  冰沁晃了晃头,头疼加重,她的身体发烫!

  她讨厌这样的无力感。

  她觉得自己的双腿成了棉花,马上就支撑不住她的力量。

  洛臣静静的看着冰沁,他从不着急,他等着冰沁自己投怀送抱!

  “不行。不行,我得走!”冰沁镇定了一下,她发现这还蛮有效果,至少她还能感受到双腿的存在!

  “沁儿!”洛臣惊讶冰沁的身体素质,他也知道,伊落樱撑不过去。

  他到底放了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当他把迷药放进矿泉水瓶里的时候,心就已经疯了!

  “滚!”冰沁撒开洛臣的手,她知道他给她下药了!

  外面的雨下着“我怎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SuHo从回家以后,就觉得全身发寒!

  “你也有这种感觉啊!”Chen从SuHo端过来的水果盘里,拿颗葡萄。

  “你们都有这种感觉啊!”Lay和Kris坐在电脑前面,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们俩个!

  四个人相视!

  他们后颈发凉!

  -更}新最快上F…酷q匠i网8

  “鹿晗、世勋。你们干啥去啊?”屋外的玄关处传来黄子韬焦急的声音!

  屋里的所有小狼们赶紧出来看看!

  “我受不了!我总感觉全身上下都不怎么对!逼得我要发疯了!”鹿晗穿上鞋,拿起雨伞,准备要跟世勋出去!

  “哎呀。怎么还不去睡觉啊?”赵权穿个睡衣,打着哈欠就出来了。

  看着十二只都在玄关!

  十二只瞬间静住了,不安的感觉从他们心底升起!

  “沁沁!”

  他们终于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他们心底,寒凉生起!

  “权哥,借车用用!”吴亦凡伸手就碰到了车钥匙。

  赵权看着他们的动作之快!

  他还没来得及说行不行,就听到楼下两辆保姆车发动的声音!

  雨下的很大,路上的车很少。

  本是二十分钟的车程,为什么那么长?

  他们的速度很快,120码、他们恨不得飞过去!

  暂住房里。

  一个女孩拿着厨房的水果刀,一个男人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个女孩在左摇右晃!

  “滚~~”迷药还是发起作用,冰沁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沁儿!相信我,我会对你很好的!”洛臣一双奸邪的眼睛看着冰沁,好像能把她看透!

  洛臣慢慢靠近冰沁,就算她手里拿着刀,他也认为,冰沁现在应该没有力气去对付他。

  冰沁看着洛臣慢慢走进,重影的感觉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别,别过来。。”冰沁颤抖的手举起水果刀对着洛臣。

  她不信,自己能落到他手上!

  洛臣作势上前去抢冰沁手里的刀!

  “拿来。松手。”洛臣是个白面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自然不敢是在冰沁清醒的时候去侵犯她!

  他很卑鄙,他自己都承认!

  冰沁和他拉扯着,她不相信自己还有力气,有时候,意念决定一切!

  几乎连站都站不稳,通体发烫、头昏脑胀的冰沁,她不信,自己真毁在他手上!

  “啊!”刀刃锋利,划到洛臣的手上。

  鲜血涌出!

  冰沁见到血,一下子就被刺激到了!

  她用尽仅剩的力气跑下去,虽然,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倒下去。

  “Shit!红灯!”吴亦凡开着车,最后一个路口的红灯,逼得他骂人!

  红灯仅仅5秒。

  大雨打在车前,玻璃被冲刷的干净!

  车灯开的闪亮!

  两辆车飞奔在首尔的街道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一抹身影,倒在他们的车前。

  小狼们从车上跳下来。

  “这是。。。沁沁啊!快,去医院!”

  医院的走廊上,只听得到呼吸的声音。

  急救室外面的座椅,他们坐不住!

  XiuMin的电话传来声响。

  是Chen!

  “怎么样?沁沁还没出急诊室吗?”Chen在冰沁的家里,看着倒地的洛臣。

  “没。沁沁那边到底是怎么了?”XiuMin把手机开成免提。

  “洛臣!”Chen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他的意思他们都明白!

  祸害!他们留了一个祸害!

  “好吧。你快来吧!我们等你!”XiuMin关掉电话!

  他们静默了,这是他们的疏忽,他们早看出这个洛臣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却也只是告诉冰沁稍作提防!

  “灿烈,你在干什么?”Lay看着灿烈用手打着医院的墙。

  石灰白的墙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都是我,我要是能把她送进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灿烈的尾音拖得哽咽,拳头摸着墙,血痕随着他蹲下的动作缓缓下沉。

  “都是我。。。”灿烈用带血的手打着自己的左胸。

  自责冲毁了他的心,他的爱差点葬送在他自己的手里!

  “灿烈。”Lay扶起灿烈,他们的心都不好受。

  急救室的灯关了。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还在例行公事的问着。

  “我们,跟我们说就好了。”Kai离医生最近,焦急的说着。

  “好吧。病人身体上没受到什么伤害,这个大可以放心。吃了大量的迷药,刚才已经洗过胃了!”医生公式化的说着,然后抬头看着一帮小伙子,叹了口气说:“现在小伙子都年轻气盛!不是自己非要去勉强!唉~~”

  医生转身走了,留下他们一脸错愕!

  迷药!该死的洛臣竟然给她下药!

  禽兽不如!

  冰沁一醒就闻到了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

  她又到医院了!

  昨天?

  昨天她记得自己跑到马路上,然后呢?

  然后好像听到Tao的声音。

  哎呀,头疼!

  这里是医院的高级病房,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病床也要比一般的宽大许多,这是一个双人床。

  冰沁的眼睛一扫,病床旁边放着饭盒,上面是银白色的便利贴。

  沁沁:好点了吗?早上起来把饭吃了。今天的工作不用担心,我们会去看你!

  全体留。

  SM公司,EXO的工作间。

  赵权早上一进去,就感觉气氛不对,还以为走错了。

  “你们怎么一大清早就死气沉沉的?”赵权放下自己的工作包,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他们还是不说话。

  “切!”不理就不理,只要不耽误他通告就行。

  赵权出去买早餐。

  “怎么办?”D。O。躺在沙发上,仰着头。

  “送他进监狱!”Lay认为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嗯!他已经触犯中国法律,应该被遣送回国。不过。。。。。。”鹿晗的话还未完就被世勋接上了。

  “不过这就太便宜他了!”

  “今天的通告是到晚上十一点,凌晨一点,把他弄到咱家后面报废的篮球场上!”吴亦凡说。

  “为什么?”Kai问。

  “因为,我想打一场篮球赛!哦,不,是人球赛!”吴亦凡的眼睛里冒出狼的精光!

  他们的眼睛里迸射出的光芒。

  好似狼的重生!

  凌晨一点。

  赶了一天的通告,他们到现在还精神百倍!

  篮球场旁的大灯,照的整个篮球场发亮!

  “放开我,你们想把我带到哪里啊?!”洛臣被蒙着眼睛,拖到这里!

  篮球应声掉在地上,“咚,咚咚咚,咚咚。”敲的洛臣心慌!

  伯贤拿掉洛臣眼睛上的布。

  “我们只是想请你跟我们打一场比赛!”伯贤无害的笑着。

  洛臣看在眼里,却也知道没这么简单!

  洛臣站在十二只的中间,他们的气场庞大,压得他气都喘不匀!

  “好了。队长可以开始了,今天怎么打?”Chen的身旁站着SuHo。

  “当然还是K和M对打喽!”SuHo抱着双臂,看着洛臣、眸光底部那愤然的恨清晰可见!

  “对打?那他是。。。。”Kai打量着洛臣,他明知故问着。

  “我们的篮球漏气了。”D。O。移开目光,他连看到洛臣一眼,都觉得肮脏!

  洛臣的后背湿透了,他的喉结上下跳动着,四面八方传过来的空气都显得那样诡异!

  洛臣的小腿已经开始颤抖!

  “你愿意当我们的篮球吗?!”

  洛臣还没有找到是谁说的这句话,就被鹿晗和世勋用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罩上了。

  作为一个篮球,自然是要好好的包装一下!

  首先,就必须得是躺着的!

  洛臣在麻布袋里挣扎。

  黄子韬在洛臣的后面,大长腿一踢,洛臣应声倒地,重重的摔在篮球场的地上。由于这是已经废弃的场地,原本篮球场上特殊的场地材料被撤下去了。

  满满的硬石地,摔一下,那可真是要了血命了!

  “来来来,走咯!灿烈,帮我一把!”Kris和灿烈拽紧了麻布袋的口。

  作为一个篮球,漏气是不可以的!

  麻绳配上麻布袋,真是天生一对!

  “XiuMin、Lay,拽起那两个角,篮球需要放在场地中央!”灿烈招呼着他们两个,四个人抬着四个角。

  其实他们这个不算抬,洛臣的背几乎没有离地!

  硬硬的沙石磨在柔软的背上面,就好像针在刺痛,不是绣花针,是钢针在刺痛!

  磨蹭着他的背,疼得不知尽头!

  洛臣被拖到K和M的中间,背部的刺痛加上有些缺氧。

  洛臣开始在麻布袋子里挣扎!

  “作为一个篮球,首先就得老实点!”伯贤一脚踩在布袋子上面,他可不知道踩哪里了,不过听那一声惨叫!

  肯定是把不该踩的地方踩了!

  洛臣疼得满地打滚,不过满地都是沙石,滚来滚去很疼,不过身体上的疼痛更疼!

  “嚎什么?!”鹿晗上去狠狠的踹了一脚,听那个嚎声怎么那么恶心!

  “我的奶茶喝不完了呢。给你吧!”世勋手里拿着一整杯的奶茶!

  都倒在了布袋子上面,他们听着布袋子里面嗷嗷嗷叫的声音!

  世勋今天喝的是热奶茶,滚烫的热!

  “好了。开始吧!不过,这次的球比较大,Kris你可不一定会赢哦!”Kai说。

  K和M分两边站,中间是洛臣,在那里嘶嘶抽痛!

  “可能吧!”Kris悻悻的说,他不对任何事情作出评估!

  洛臣听着他们的对话,人肉球怎么打啊?难道还能把他抬起来,再放下去?!

  “嗯哼?谁先打?”SuHo看着他们。

  “一起上不是更好玩?!”Chen看着SuHo,建议说!

  很显然洛臣理解的打篮球和狼崽们理解的打篮球不一样!

  他是、打篮球;他们是,打、篮球!「俺佩服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啊~~」

  “那怎么分出胜负啊?”XiuMin看着站在旁边的Chen。

  “鹿晗!那就先鹿晗!”Lay的酒窝起来了,那是不同于以往的、坏笑。

  “你知道怎么玩魔方吗?”鹿晗蹲在麻布袋旁边。

  麻布袋没有出声,当美男们一个一个都成为恶魔,那才是极度的可怕!

  “不知道吧!我告诉你,怎么做哦!”

  鹿晗就真的好像玩魔方一样,洛臣只感觉自己的胳膊,脑袋、腿,都在错位!骨疼入心,骨骼在拉锯。

  扯得他心疼!

  “不行啊!转不回来啊!”鹿晗失望的摇摇头,站起来。摊摊手,看着Lay。

  “我来!”Lay活动活动筋骨。

  “伯贤,我挺喜欢你的三段变速的!这次我想要看真人SHOin听着声音,表现出极度的不耐烦!

  他们扔出去的目标是什么?

  篮筐!既然说是要打篮球,篮球进筐,那还是蛮好的吧!

  当然是投不进去,不过免费做一回人工过山车,还是很值得的!

  “三、二、一、”Chen一声令下。

  就看到一个大布袋,顺着他们预定的轨道腾空一下,朝着篮筐奔去!

  只能怪洛臣重力太大,还没飞到一半就挂了!

  可惜啊!

  大布袋从半空中重重的摔在硬石地上,还往上弹了一下,这摔得力量是有多大!

  不摔你个脑组织坏死,都出鬼了!

  十二只凑到布袋子的边上。

  接下来,就是传说中的经典戏码。

  轮番踹!

  就光是前面那些怎么能让他们解恨!

  他们的愤怒,实行在他们的腿上。

  伴随着嗷嗷叫的声音,响彻在废旧的篮球场上!

  碰别人的女人,不得好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