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公司“怎么了?那么多人?”冰沁刚走进公司,就看到很多工作人员围着公司的公告栏上。

  冰沁凑上前去,一张韩文的公告贴在上面。

  “后天的飞机,去美国啊。。。”冰沁看懂里面的意思,微微点点头。

  工作人员随着艺人走,EXO当然是少不了。

  她就也得跟着去美国!

  好吧,就当旅游一趟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听说这次去美国,工作人员要自费呢。。”

  “天啊!那艺人呢?”

  “那当然是公司拿钱了呗!”

  “那我不想去了。”

  “随你便,我跟你说啊。。。。”

  冰沁无心再去听旁边两个人接下去说什么,自费?为什么她一来就能摊上这等好的事情?!

  来回机票钱,酒店钱,得吃饭吧!

  她只是一个小中产阶级,真心伤不起!(PS:这次环球旅行已经将她的全部积蓄用光了,so..........)

  “怎么办啊?”冰沁坐在一楼大厅的椅子上,手撑在下巴上。

  最主要的是,即使她不拿钱,也有人给她拿!

  她又不是没有劳动能力,再说,他们挣钱也不容易啊!

  老师都教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她又不可能找EXO的哥哥们要钱。她丢不起这人啊!

  “哎呀。。。。头疼!一大清早上班就要面临这种问题。真讨厌!”冰沁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她还要上班,大不了就不去!真的是!

  冰沁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七点半。今天她来早了,他们还没来。

  等一会儿吧!

  反正赵权又不在,她出去买杯奶茶先。

  要说SM公司旁边的便利商店还真是多,粉丝也是大部分在这里消遣,看有没有可能碰到自己喜欢的明星。

  一杯普通的珍珠奶茶要人民币二十五块钱!

  黑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不买了,喝矿泉水更健康!

  冰沁看着公司门口很多行星饭,就知道,EXO来了。

  那场面,她真想从后门走进公司。

  “咳咳。”冰沁把自己工作人员的牌子端端正正的挂好。

  好吧。现在只需要大大方方的走进大门就没事了。

  EXO的车到了。

  “不会这么巧吧!”冰沁看着两辆面包车在公司门口停着,自己夹在行星饭的中间。

  其实这倒是没什么,自己本来也就是行星饭,不过。。。手表上显示离八点还差三分钟,也就是说三分钟之内如果进不去公司,三分钟之后就得听见狮子吼了!

  三分钟?三十分钟能进公司就不错了!

  “一鼓作气,冲吧!冰沁,加油!”她有当敢死队的潜质。

  挤挤嚷嚷的人群,简直都挤在街的那一边了。

  “上帝啊!观音菩萨啊!阿拉啊!保佑我!”冰沁虔诚的祈祷,显不显灵就不知道了!

  只见SM公司前,一女子披荆斩棘,过关斩将。

  “啊?这人怎这样啊?”

  “是啊。瞎跑什么啊?!”

  “干嘛啊?哎呀,别乱撞!”

  “对不起,对不起。”

  抱怨声四起,冰沁也只能一边跑一边道歉。

  “哇,这是怎么了?”鹿晗显然是被冰沁吓着了,在碰撞事故发生之前赶紧往后退一步。

  “小心。”鹿晗拉着旁边的Tao,真是心惊胆颤!

  “那是沁沁啊?”黄子韬小声的在鹿晗耳边说。

  鹿晗点点头。

  EXO-K的车门刚打开,第一个下来的是Kai。

  “让让让!”冰沁向旁边挥着手,Kai赶忙向旁边躲去。

  D.O.还在慢悠悠的下车中,根本没注意到冰沁。

  碰撞事故的发生其实有时候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冰沁!!”赵权把桌子拍的很响,他很生气,她看得出来!

  “我错了嘛!”冰沁两只手揪着耳垂,知错就改的好孩纸是不是就不用罚了?!

  “你错了!你错了!你就会这句!来点别的行不行啊?!”赵权吼得很大声,听的冰沁神经一抖一抖的。

  “我不敢了嘛!”就给你句新的。

  “我的天啊!”赵权无语的走来走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摊上这个惹祸精。

  冰沁看着赵权的脸都变色了,显然是被气的血压有点高!

  “如果今天早上D.O.被撞的再厉害一点,他这一天的通告,你去赶吗?!”赵权咬牙切齿的对着冰沁喊着。

  冰沁只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不是没事吗。。。。?”冰沁自己嘟囔着。

  “你说什么?!”赵权看着冰沁的嘴唇在动,但是却听不清在说什么。

  “你你你你,你给我出去!”赵权得吃点速效救心丸了!他如果再跟着小姑娘说话,非得气死不可!

  “哦。”冰沁低着头,走了出去。

  走在二楼去往EXO的休息室,冰沁一直垂头丧气。

  一件事又摊上一件事,真是打消她的自信心。

  “沁儿。”SuHo在后面叫住她。

  这是EXO一直温柔的总队长金俊绵,从来没有生过什么气。

  “D.O.......................他没什么事吧?”冰沁和SuHo一起走,语气有些歉疚。

  你放心好了。他没什么的,只是皮肉的伤。”金俊绵笑着说,他的笑就好像定心丸一样。

  “谢谢。”

  休息室里D.O.手的内侧有着些许擦伤,已经贴上了创口贴。

  膝盖上也已经抹上了红药水。

  看来那一摔可真是不轻啊!

  “D。O。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冰沁看着D。O。,诚挚的道歉。

  “队长,该走了。”

  他把她的诚挚狠狠的掷回她脸上,摔得粉碎。

  “D。O。别这样。你是个男人,没必要计较。”金俊绵不希望D。O。这样对待冰沁,她是真的抱歉。

  “哼。”D。O。自己走出了休息室。

  “额。。。。别介意,他就是这样的。过一会儿就好了。”金俊绵温柔的说着,他也总是这样,温柔的让人不受伤。

  冰沁点点头。

  可是她不理解,无非就摔一下,有什么理由动那么大的肝火呢?

  中午。签售会烈日当头,她的心情不好直接影响着她的身体状态。

  “去,给她拿瓶水吧。”金俊绵看着冰沁有些站不稳,而他们却在大大的顶棚下。

  “你怎么不去?”XiuMin不是不想去,不过看队长这关心的眼神,还是他去好了。

  “快点。”金俊绵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催促着。

  “我去就我去。到时候功劳全是我的,某人可就一点好都捞不到了。”XiuMin拿起金俊绵手里的水,跑到了冰沁站的地方。

  “谢谢。”冰沁扭开瓶盖。

  “别谢谢我,这瓶水是队长让我拿的。”XiuMin小声的说,却引得冰沁差点呛着。

  她看着不远处的金俊绵。

  “那他为什么自己不来?”冰沁问着。

  XiuMin耸了耸肩,他不知道。

  签售会的台上“队长,别撑着了。”世勋凑近金俊绵的耳朵。

  “撑什么?好好工作,别想其他的。”他的装傻,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

  “好吧好吧。某个人别憋坏了就行。我可不管。”世勋翻了一个白眼,移回上身,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憋坏什么憋坏?金俊绵的心里想。

  下午三点,SM公司赵权的办公室“沁儿,你知道吗?你来SM公司已经整整六个月了。”赵权坐在椅子上,看着冰沁。

  半年了啊!时间过得可真快!

  她还不觉得。

  “你的专业水准很好。不愧是大学里的高等生。”赵权说话的表情看着有些不正常。

  冰沁一直微笑着,即使她不知道他的下一句是什么。

  “你当初跟公司签合同的时候,公司给了你半年的试用期,是吗?”赵权从抽屉里拿出当时冰沁签订的合同。

  “是。”她依旧微笑着,隐约知道了答案。

  “嗯。。。。。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跟你共事的这段时间,天天跟你斗嘴,挺好玩的。”赵权咧开了嘴,他想起了跟冰沁斗嘴的每一个早上。

  “我什么时候走?”冰沁平静的问着,她提前交付了答案,她的试卷是不及格。

  “后天,他们上飞机那天。”赵权的语气有些悲伤。

  她点点头,她没有去问为什么,没有人会给你为什么,现实就是这样,做不好,就滚。

  就算你给别人的生活有多么的灿烂,总会有人在暗处把你拉进地狱,拉得越深,伤得越深。

  在她转身关上他办公室门的一瞬间。

  赵权笑着流泪了,他以后跟谁去斗嘴呢?

  谁还会承受他的狮吼功呢?

  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人了。

  即使他再怎么舍不得。。。

  “沁沁,你会跟我们一起去美国的吧?”灿烈笑得让冰沁心痛。

  “嗯。”冰沁淡淡的回答道,看来他们都对这次美国之行很高兴。

  “那里可好玩了。我带你去玩。那里有。。。。。”灿烈止不住的说着,他已经开始幻想他拉着冰沁的手走在大街上。

  冰沁怔在那里,她听不清灿烈在说些什么。

  她走了,他们怎么办?

  这是冰沁上班的最后一天她还是依旧精神抖擞的去上班。

  她从来不懈怠自己,即使她的辞退函上面写着:由于年龄太小,无法胜任此项工作。

  她昨晚哭的红肿的眼睛已经消了肿,这就不能看出来了吧!

  她要给他们最完美的自己。

  即使是结局,她也要落幕的漂亮。

  “振作一点,冰沁,上班了。要不赵权又该吼你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湿红了眼眶,听不到狮吼功的每一天原来也不是太好过。

  “好了好了,不能哭了。再哭,小狼们就该笑话你了。”

  冰沁彻底崩溃了,她蹲在洗手槽的旁边,蜷缩着自己。

  她哭的自己心痛。

  她真的无药可救了。

  全能女金刚的哭声原来是那样的痛彻心扉。

  她总是唏嘘着偶像剧里把心痛写的比世界末日还厉害,原来世界末日真的不敌现在她锥心的万分之一。

  Baby,Don'tCry的音乐声响起了,冰沁的手机响了。

  “沁沁,现在都快到八点了,你怎么还没到?”这是黄子韬的声音,他担心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我。。。。我起晚了。。。一会儿就到。”冰沁把哭声吞在肚子里,眼泪滑下来的没有规律。

  “你感冒了?声音怎么不对?”黄子韬关心的问着。

  “没什么。我先挂了。”

  冰沁抹掉自己脸上的眼泪,她跟自己说,就算只有一天,她也还是爱他们的,不是吗?

  SM公司,EXO的休息室放满了他们要去美国的行李箱,虽然是明天走,也是在公司和其他艺人和工作人员一起坐车。

  “沁沁,你的行李呢?是不是太重了?要不我们帮你去拿?”XiuMin手里拿着三明治,塞得满嘴鼓鼓囊囊,说的话也不清不楚。

  “额。。。。不用了,我。。。。我还没收拾好。”冰沁掩饰道。

  “哦。那你要快点了。”XiuMin提醒着冰沁。

  明天,他们上午十一点的飞机明天,她是上午十一点三十分的飞机他们从此就是陌路人。

  “XiuMin,你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值得吗?哼”D。O。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冰沁和XiuMin。

  “D。O。,够了你,不就是撞了你一下吗,你至于吗?昨天晚上队长难道白跟你说了?”XiuMin有些恼怒。

  “难道我单单是因为这个?你认为我有那么小肚鸡肠吗?”D。O。踹开椅子,站起来走近他们。

  “好了,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这样。”冰沁再一次道歉,看着剑拔弩张的形势。

  “我们成这样都是因为谁?!你,为什么要闯进我们的生活,你知不知道,你的出现只能不断的给我们惹麻烦、闯祸!你口口声声说爱,你到底付出了什么?!”

  是啊!D。O。的话点醒了她。她到底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她只是一个麻烦精,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每天都想着玩。

  却并不知道,他们没有时间陪她玩。

  原来她错的这样多,错的这样离谱。

  “我错了。”冰沁已经不想搀和他们以后的生命了。

  “D。O。,你到底想怎么样?”XiuMin看着他,不明白他意欲何为。

  “我想怎么样?!我想要她走,滚出我的世界!”

  D。O。顺手拿起冰沁放在桌子上的化妆箱,朝她扔过去。

  “不要!”不能扔,这个不能扔。

  她的话出口晚了,化妆箱重重的摔在地板上,支离破碎。

  “为什么。。。。为什么。。。。”冰沁跪在那堆残骸前,就好像她现在的心。

  原来在伤口上撒盐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沁沁,没关系,摔坏了,我们可以再买一个。”XiuMin赶紧过去对冰沁说。

  冰沁一点一点的把摔出来的化妆工具放进残碎的箱子里。

  她的表情有些绝望,就像瓷娃娃,没有生命。

  她一直追寻这荒谬可及的爱情,她为什么这么犯贱,去闯进别人的生活。

  泪水一点一滴和散下的化妆品结合在一起。

  手拿着破碎的玻璃碎片,不知痛的放进早已折成两半的化妆箱里,鲜血顺着手腕滑下来,如同她的泪,断了弦。

  “沁儿。”XiuMin把冰沁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她哭了,哭的那样伤心。

  这是首尔的机场每天都有人在这里分别,每天都在上演着欢笑,哭泣。

  而她今天也在面临。

  他们现在应该在去往美国的飞机上,她没有跟他们进去,因为他们坐的是头等舱,就算一起上飞机,也看不见。

  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当自己从没有出现在他们的生命里。

  她知道,这段时光,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记忆。

  待机室里,她带着墨镜,免得让别人看到她红肿的眼睛。

  飞机上“。。。。都给我坐下,你们要知道,你们这一出去,会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赵权上飞机后,把冰沁的事情说给他们听。

  “我。。。。我还不是没有良心,冰沁的飞机已经被我改签了,三天之后的飞机,如果我们能在三天之后回来的话。。。。那么。。就有可能。。。”

  就有可能改变既定的结局。

  “什么,三天后的飞机?”冰沁等了半天也没有通知。

  “是,冰小姐,是三天后飞往北京的飞机。”

  赵权为什么不告诉她?

  “好吧。谢谢。”冰沁礼貌的笑着点点头。

  还好是三天,她记得他们要在美国待上两个星期。

  也不过是再心痛三天而已。

  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冰沁拖着行李箱回到自己的暂住房。

  身心交瘁的她再也提不起任何重量。

  她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

  翌日一早太阳光还是完美无瑕的从冰沁卧室的大落地窗照进来。

  现在是九点不用上班的她,坐在床上。

  拿起昨天被她关机的手机。

  看着几百通的未接电话。

  她的眼睛又开始疼了。

  他们可能是一下飞机就开始轮番打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

  是伯贤。

  接还是不接?

  大洋彼岸的那边“大小姐,我求求你接电话啊。”伯贤拿着手机在酒店的房间里转来转去。

  “什么?你打通啦?”灿烈在床上坐着发愁,听伯贤叨叨咕咕,伯贤这通电话,是他们从下飞机开始,第一通有铃声传出来的。

  “她得接啊。”伯贤拿着手机转来转去。

  灿烈从床上站起来,打开房间的门。

  “各位,电话有响啦!”灿烈朝着走廊喊着,他知道,现在没人说话,都在房间里等电话。

  铃声响的时间越长,冰沁就越难过。

  她知道,自己如果不接通,这通电话可能会一直响下去。

  响到她心碎。

  她颤颤巍巍的用手按下了接通键。

  美国。

  酒店的走廊。

  伯贤。”手机的那边传来了冰沁的声音。

  小狼们站在走廊里,听着冰沁的声音。

  “沁儿,你的事情赵权都说了。没关系,等我们回去再说,你不用着急。”伯贤听到冰沁的声音,有些不镇静,不过他还是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对不起。。。。。”电话那边的声音已经泣不成声。

  她听到伯贤说的第一个字单音的时候,泪水就已经开始聚集了。

  原来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他们!

  手机从冰沁的手上掉落在床上。

  她在哭,他们也不好过!

  “沁沁,我知道你听得见。那个。。。。你先别哭。一切的事情都等我们回去。三天后有什么飞机你也不用管。你如果想回北京,春节放假的时候咱俩一起回去。有什么事情还有我们在。不用怕!”

  鹿晗拿过伯贤的手机,听着伊冰沁的哭声焦急的说。

  “不用担心时差问题啊!有什么事情,我们24小时都在线的。”Chen又从鹿晗那里拿过手机。她哭的他心疼。

  “咳咳,回去睡觉,把时差倒过来,表演需要精神。”赵权从房间出来,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在美国,现在是深夜。

  韩国。

  冰沁听见赵权的声音,便单方面结束了电话。

  其实,「我爱你」并不感人。「我随时随地都在」才最感人。

  冰沁任由自己的眼泪流下,却依然微笑着。

  她没有失去一切不是吗?

  美国的夜晚就好像不夜城。

  灯火通明。

  D。O。和金俊绵的房间传出了声音。

  “喂。。。金俊绵,嘟暻秀,你们俩个干什么呢?”吴亦凡听着旁屋巨大的响动声,就和黄子韬过来看看。

  “明天就要上舞台了。现在不好好睡觉,你们俩居然在这里打架?!”吴亦凡赶紧把两个人分开,高高的个子让他很有威慑力。

  “妈妈,没想到你还能打架啊!”黄子韬拉着还想往前冲的金俊绵。

  “你们俩个还真有闲心。”张艺兴被吵起来了,虽然他根本因为冰沁的事情睡不着,靠在门上。

  “嘟暻秀,沁儿到底是欠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金俊绵一改往日的温柔队长形象。

  “她没有欠我什么,你知道吗?!那天只不过是因为Kai的一只宠物狗,她几乎就耽误我们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暻秀,不要把理由放在一条狗身上!你只是无法承认而已!”Kai突然出现在门口。

  “承认什么?我有什么好承认的?!”

  “承认她活在你心里!”

  “还有,队长,你的嘴硬到现在也应该停止了吧。看你发飙还是头一回啊!”世勋不知道啥时候出来的,抱着一个大抱枕,看着这场好戏。

  今晚。

  他的不承认。

  他的嘴硬。

  是否已经有了改变.................三天的时光很短。

  美国的机场。

  “Sorry,sir,toflytoSouthKoreatickethasno。”「对不起,先生,飞往韩国的机票已经没有了」

  吴亦凡眼睛都要喷出火了。

  这时候告诉他没有飞机票,这是要逼他杀人吗?!

  他们几乎是表演完连休息室都没回,就坐车来机场,连演出服还没来得及换。

  “怎么样?”XiuMin凑上来,着急的问着吴亦凡。

  “Youarethe。。。EXO?”「你们是。。。EXO」。机场内的工作人员认出了他们。

  “Yes。”吴亦凡只盼望奇迹出现。

  “Oh。。。Mydaughterlovesyou。”「哦~~我的女儿很喜欢你们」

  “。。。。Canyougetustecheck。。。”「让我查查」

  “Youareverylucky,tohaveagroupoftinutesbeforethevote。”「你们很幸运,三分钟前有一个十二人的旅游团退票了」

  售票员说着。

  “哈?一个小时后?”XiuMin看着吴亦凡有些冷冽的眼神。

  伯贤转着圈的打电话,没人接,没人接。

  他快要疯了!

  “Youworried?Icantellyou,thetourisbecausetheSouthKoreansideofthebadweather。。”「你们很着急吗?我可以告诉你们旅游团退订是因为韩国天气不好」

  “Really?”如果真的是因为天气不好,那么韩国飞往北京的飞机也飞不了。

  机场人员点点头。

  转机来了,老天都在帮他们!

  韩国,首尔的机场。

  冰沁坐在候机室里。

  外面的天气不太好,乌云密布,航班也被迫推迟。

  推迟到什么时候她不知道。

  手机一直在响。伯贤,你的执着只能让她更舍不得。

  难道还留在这里?她可没有那么不要脸!

  “各位乘客,由于天气原因,由首尔飞往中国北京的航班被迫取消。给您带来的不便,请多多谅解。”

  机场里回荡着机场人员好听的声音。

  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了。

  走也走不了,留也留不下。

  老天都在捉弄她!

  暂住房的钥匙已经被她交了上去。现在只能在机场旁边的酒店呆一晚上了。

  五星级酒店。

  因为下雨,有些凉了。

  冰沁的房间里有一台电脑。

  她正在看着美国的EXO的演出,美国到韩国这边的延迟,EXO的演出正好让她赶上了。

  又来了,她又趴在电脑旁边哭!

  “唉~~哭来哭去的。也不怕大眼睛哭瞎了。”

  这是。。。。。。Kai的声音他们回来了!

  “你们。。。。”冰沁明显是被吓了一跳,转身的动作很大,碰洒了桌子上咖啡。

  溅了她一手的咖啡渍。

  “鹿晗啊。世勋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啊?来四楼,4201。我们的小公主啊!真是愁得慌!你赶紧告诉他们去吧!”

  Kai关上手机,堵在门口。看着冰沁有些惊慌的眼神。

  “你。。。怎么找到的?”冰沁有些不敢置信,这个酒店很大,而且机场旁边也不只这一家。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太聪明了,还是你有点笨呢?基于你这几个月来每天都在上班要不就是生病躺着,怎么可能知道酒店在什么地方。你肯定会去问,我相信机场的服务人员很愿意为你指路,我们十二个人问过所有的服务人员,还白白浪费了我们几十个签名。你肯定想问,房间那么多,我是怎么找到的。这就有些麻烦了,我们十二个人一个人一个楼层,不过我很幸运,四楼第一个就是你!”

  Kai一口气说了很多,却说的冰沁目瞪口呆。

  他说的越轻松,冰沁就觉得越不简单。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

  滴滴敲在她心里。

  雨是凉的,她却感觉有些烫。

  “人、人人人呢?!”鹿晗和世勋有些抓狂,跑到四楼,看着Kai在第一个房间的门口站着。

  “他们呢?”Kai问。

  “正。。。。正在来。”世勋从没感觉到跑步也这么累。

  其实距离不远,只是拉扯着感情的重量,所以就感觉特别沉。

  “走走走,回家。把她弄到家去!”鹿晗发话了,这里又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啊?”冰沁瞪大了眼睛。

  “快快快快!”黄子韬跑来听到鹿晗的声音。

  “不要。”冰沁可没这个打算,既然要走,就要走得干干净净。

  “这就由不得你了!”

  总队长出来说话,谁敢不从?!

  EXO的宿舍这她还是第一次来。

  空气中弥漫这一股清香的味道。

  看起来还是蛮干净的,他们应该是每天都在打扫。

  EXO的餐厅长长的桌子。

  十二只小狼一边坐六个。冰沁坐在最前面,赵权坐在冰沁的对面。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没人说话。

  “这件事情必须要得到解决!”Chen首先发话,他所指的事情就是冰沁被辞退的事情。

  “呀,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决定的!”感受着小狼们眼中传来的威胁之光,赵权只觉得深深的无力感。

  “唉~~好吧。我试试吧!”赵权如果再不松口,就差点被狼吃掉。

  “咳咳。”Lay咳嗽两声,使了一下眼色,撤啊!

  原本比较拥挤的餐厅,就只剩下D。O。和冰沁两个人,变得有些空了。

  “对不起!”作为一个男人,勇于承担。

  她却说不出没关系。

  “我知道,你还在气我,那个。。。。这个化妆箱,我修了一晚上。看起来,还不错。里面的东西,你可以列一个清单,然后我去买。”

  D。O。从桌底拿出已修好的化妆箱。

  看起来是完整的,个别的破损处还是不要计较了。

  他恐惧,恐惧就像一个秤砣拉着他的爱情,平不平衡,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

  冰沁打量着这个化妆箱,修的还不错,作为一个化妆师,定时清洁自己的化妆箱是基本步骤。

  以专业眼光来看的话,还不错啦!

  “谢谢。”冰沁接过化妆箱,她还是有点生气的,毕竟他摔坏了她的东西。

  “沁儿,我求求你,原谅我。”都暻秀被心里的恐惧拉怕了,他猛地握住冰沁的手,而眼神却不敢跟她对视。

  “你。。。。”冰沁感觉着D。O。手心里的汗,还微微有些颤抖,却握得那样紧。

  “在美国的时候,我跟队长打了一架。Kai说我,只是不敢承认。我知道,我是一个很安于现状的人,突然有一个人闯进我的生活,我。。。有点不适应。。。。。”他的恐惧被拉扯到谷底,需要她去拯救。

  冰沁微笑着,她不是那种很矫情的人。

  她愿意原谅,也愿意理解。

  嗯,我知道。”她的声音犹如清风袭在他心上,泛起波纹。

  “那。。。我可不可以。。。。”D。O。的紧张感,说话有些支支吾吾。

  冰沁明亮的美眸看着D。O。。

  她在期盼着接下来的字句。

  “可不可以。。。。和他们一样?”

  “和谁一样啊?”冰沁觉得有些好笑,原来他的紧张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除了队长的。。。。”

  “凭什么除了我啊?”D。O。的话还没说完,餐厅的门就被打开了。

  站着的是气哄哄的金俊绵和后面的一帮人。

  偷听可不是好习惯。

  他们都乐了。

  就算无言,他们也知道彼此要说些什么。

  大雨已经停了。

  最V#新◎U章mi节L上#酷;h匠iq网

  阳光依然穿过指缝。

  依旧晴好,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