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要说冰沁坐在那里也不是无聊,总会有小狼过来陪她聊天。

  现在是谁?

  XiuMin思密达~~~“沁沁,我来了~~”刚拍完个人照的XiuMin也跑来跟冰沁聊天,坐在Chen刚才的位置上。

  “拍了这么久?你不饿?”

  “不饿,因为我带了这个。”XiuMin像变魔术一样变出冰沁天蓝色的小饭盒。

  “可是这个是空的啊。”阳光穿过饭盒,可以看到里面透明的光亮。

  “是啊,这是空的,不过自从你那天给我以后,我就每天都会带着。”XiuMin认真的眼神倒映在冰沁的瞳孔里。

  “这又不能吃啊。”冰沁看着XiuMin包子一般的脸有点想笑。

  “其实,这不是用来吃的。。。”XiuMin话还未完就把饭盒放在冰沁的手里。

  冰沁把这个被XiuMin刷了近十遍的饭盒打开,里面有一张很漂亮的信纸,用樱花做的底。

  上面写着根本不成形的汉字。

  不过她还是看懂了。

  其实这不是用来吃的,这是用来想念你的。

  现在是韩国时间下午六点,冰沁他们家依旧是忙忙碌碌。

  毋庸置疑,她饿了。

  现在应该是她吃饭的点了,就算是上班的时候,她也能在这个时候蹭EXO的速食吃。

  看这个架势,还不知道要整到几点。

  厨房用不了,她要去买吃的。

  “我要买东西吃去。你们要不要吃?”冰沁对站在她后面的吴亦凡说。

  “才六点,你就饿啊。”长时间的赶通告,他们对吃饭已经没什么概念了。

  “好嘛。上班的时候什么时候都能跟你们蹭饭吃。现在休病假,没人做饭,我就得下去吃东西,要不是超市每天晚上六点到七点搞打折活动。我怎么会养成这种习惯。”冰沁说的振振有词。要怪也只能怪超市,打折的时间搞的这么离谱。

  听到吴亦凡的耳朵里,却是很好笑的段子。

  原来六点吃饭就是为了赶打折!

  “我要去买东西啦,一会儿就过点了。”冰沁只有在这个时候时间观念很强。

  “好好好,我推你出门。”

  这是怎么了?

  冰沁怀里抱着一大堆的好吃的,回到家,气氛咋个这样了?

  没有一个人说话。

  所有人都阴阴郁郁,连赵权都用手托着脑袋坐在她家的椅子上。

  “天啊。伯贤,灿烈你们的手怎么了?我去拿医药箱!”冰沁转着轮椅要进卧房。

  “没什么。”伯贤拉着冰沁的轮椅,手背上的擦伤有一些淤青。

  “怎么回事啊?赵权!!”冰沁知道十二只里一个人不想说,其他人的嘴就更难撬了!

  “哎、哎哎哎、在这呢!”赵权听到冰沁大声的叫他。

  “说清楚!”冰沁把怀里的一大堆东西放在地上,把轮椅转向赵权,她的眼神带着肃气!

  “那个。。。呵呵。。。真的没什么”赵权看着十二只的眼色,也不敢说出实情。

  “没什么?!他们两个手都成这样了。你告诉我没什么?!啊?!”冰沁一把拽过赵权的衣服领子,用着足以把赵权勒死的力气。

  “咳、、咳咳咳。”赵权霎那间感到呼吸困难,缺氧有些头晕。

  “哎,沁沁,快放手!”

  “沁沁要出人命了!”

  “是啊!”

  十二只赶忙上来把赵权和冰沁分开。

  “哼!”冰沁放开赵权的领子。

  “你!来讲!”冰沁看着大胡子摄影师的金发碧眼的助理,她知道,这个金发碧眼的助理是大胡子的翻译。

  “哦、”她还震惊在冰沁刚才做的事情。

  “别哦了,快说!”

  时间退回到半个小时前。

  冰沁出去买东西过了十分钟。

  “伯贤、灿烈,到你们了。”赵权叫着他们两个的名字。

  “来了。”虽然他们还没看完鹿晗的魔方变完,不过,工作是不能耽误的。

  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们向着摄影师走去。

  大胡子摄影师对他的金发碧眼的助理叽里呱啦的说着一连串的英语。

  “我们摄影师说,可不可以用一下伊小姐的卧房?”美女助理用韩文对着赵权、灿烈和伯贤说着。

  “那要等她回来。”赵权虽然经常剥削冰沁,不过在正经事情上,他不能做主。

  美女助理又叽里呱啦的翻译回去,大胡子又说了一堆,就又翻译了过来。

  “摄影师觉得伊小姐应该不会介意。。。。”

  “不行!”

  “等她回来!”

  伯贤和灿烈还没有等美女助理说完,他们就否定了摄影师的建议。

  出于对一个女孩子的尊重,一个他们喜欢的女孩子的尊重。

  “Boy,ifyoudonotanager!”「哼。小子,你如果不想摧毁你以后的演艺事业,就赶紧让你们的经纪人把门打开」

  大胡子用劲推了一下灿烈的肩膀。

  转身要去开冰沁的房门。

  “先生,这样做不太礼貌!”伯贤把手放在冰沁房间的门把手上,挡着大胡子。

  大胡子的眼睛眯成一条小缝,盯着伯贤!

  “让、我、进、去!”大胡子说着蹩脚的韩语。

  “不、可、能!”伯贤一字一句的回他!

  大胡子气急败坏的砸着现场的东西,丁玲咣啷的。

  索性抄起手边的相机架就往伯贤的手上甩,灿烈为了使伯贤躲开,也撞上了!

  “。。。。。。就是这样了。”美女助理一字不落的说给冰沁听,她可不想自己也遭受赵权那样的待遇。

  冰沁能听到自己咬牙的声音!

  “那个摄影师呢?”冰沁尽量压住自己的气性。不能太暴躁!

  “在那里。。。”美女助理向冰沁身后的沙发上一指。

  大胡子一脸趾高气扬的坐在那里!

  “Mr。Kevin,intoanotherperson'sroomshouldinformothersabout,thisisthebasiccourtesy。”「凯文先生,进别人的房间应该通知别人一下,这是基本的礼貌」冰沁端坐在轮椅上,对着大胡子说着英文。

  她尽量隐忍着,她不能像收拾赵雅琳那样,毕竟大胡子有一定的国际地位,她也必须为十二只想一想!

  “LadyIdon'tthinkthere'sanything。”「小姐、我认为这没有什么」说着大胡子要给冰沁行吻手礼。

  冰沁眼看着毛茸茸的手要落在自己手上,恶心啊!!!

  “啊~~~”大胡子发出一声惨叫。

  冰沁轻巧的抓着大胡子的胳膊一扭,上臂和小臂骨骼的交错声响在这个屋子里,听的人心惊胆颤。

  “我在美国上的大学,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把小姑娘骗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再甩个干干净净!以为每个女孩子都是天真无邪小白兔!大叔,你醒醒吧!你该庆幸,我现在脚坏了,要不我就送你去泰国做人妖!还免你手术费!”

  冰沁用韩文说着,大胡子是一个字没听懂,求助的看着自己的美女助理!

  “哼。”冰沁松开大胡子的手。

  留下大胡子自己连连叫痛!

  “你们两个是傻吗?那个大胡子一个都顶你们两个了,还往上撞!”冰沁正在给伯贤上药,灿烈手上的创口贴已经贴好了!

  冰沁的语气不在轻,但还是用关心和爱护的眼神看着他们俩个手上的伤口。

  “幸好都是擦伤,要是伤到真皮组织感染了怎么办?!”可以听出冰沁很心疼,心疼着他们身上的疼!

  “哈哈。没有那么夸张。”灿烈听着冰沁说话,精神又回来了。

  “是啊,其实。。。也还可以吧。”伯贤没有什么太多的怨言,毕竟是自己乐意的。心里还有点高兴的感觉。

  “哼!不听话!不理你们了!”冰沁收拾好医药箱,其实她并没有生气,他们两个都能听出来。

  “那个。。。其实。。。我们心里都是很乐意的。”伯贤和灿烈一起说着,在冰沁放药箱的时候。

  “乐意什么?乐意挨打啊!”冰沁把医药箱往里塞了塞,并没有对他们两个人的话想太多。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更乐意为你挨打。”他们的语气没有一丝迟疑,可是冰沁却迟疑了!

  “我知道,上次去香港我帮了你们很大的忙。”她把这些都归功在这上。

  “你知道吗?我们已经爱上去香港时你对我们胜利的微笑!”

  “你知道吗?我们就好像爱上了希望!”

  这是冰沁休完病假上班的第一天的下午。

  上午去医院,石膏拆下去,轮椅撇一边。

  她感到浑身轻松,快乐无穷。

  SM公司。

  “呀,你们在干什么?”赵权看着EXO把练习室改成了超级杂货堆,有些目瞪口呆!

  “我们在搬东西啊,你也一起来搬。”Chen和XiuMin搬着烤肉的烧烤架,招呼着赵权一起来干活。

  赵权一脸我才不要的样子看着EXO忙忙碌碌。

  “你们要在这里烤肉啊?”赵权看着世勋和鹿晗拎着一堆的肉和蔬菜。

  “在这里?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伯贤在旁边嘲笑着赵权的没有大脑。谁会把Party开到自己公司来!

  “来,我和世勋买回来了,Tao、Kris这都是你们的活了。”鹿晗把东西一下子放到地上,太重了!

  这么多啊!”他们两个只是觉得如果吃不了会很浪费。

  “喂喂喂,我跟你们说啊。办Party我没意见。不可以耽误我通告啊!”时时刻刻都是通告,赵权这个经纪人做的还是不错的。

  “好的好的。”十二只一起回答,毕竟他们不想让赵权唠唠叨叨一下午。

  “哎,带我一个行不?”赵权的整体上来了,看着旁边的灿烈问道。赵权知道这是为冰沁回来而举办的Party,当别人的电灯泡不好,更何况还是当十几个人的电灯泡。

  “不行。”灿烈回答完,马上跑去帮Kai和Lay搬铁架子。

  “哼。真无情。XiuMin我知道你心肠最好了。。。”赵权跑去求童颜大哥。

  “你去找Chen,他答应我就答应。”XiuMin出了一个踢皮球的坏主意。

  “别啊。这些食材都是鹿晗和世勋买的,他们让你吃,你再吃。”Chen的话让赵权感觉到很有理。

  “鹿晗,世勋。”赵权勾上鹿晗和世勋两个人的脖子。

  “别动哦。要让冰沁看到,她就把你大卸八块!”世勋企图“恐吓”赵权。

  赵权赶紧松开手,他可还想要命!

  “喂,好歹我也是你们的经纪人,难道连这点待遇都没有吗?呜呜呜,命好苦啊~~”赵权一下子坐到练习室的地板上,手里还有模有样的举着兰花指。

  大哥,你是在唱戏吗?

  要不要对着十二只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啊!

  “哎呀,来晚了,来晚了。噗、、哈哈哈。”冰沁一冲进EXO的练习室,就看到赵权坐在地上唱戏。

  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啊!

  EXO出下午的综艺通告中间休场后台“怎么样?腿还好些吗?”Lay知道他们录制节目的时候,冰沁一直在站着。

  “没关系。医生说没什么事情了。”说着没事情,冰沁还是隐约感觉到脚踝有些刺痛。

  “看你的腿都在颤,快,坐一下。”Kai扶着冰沁坐下。

  他们俩个都想起了自己刚出道的时候,也是腰疼,却也倔强的不说。

  “对了,为什么赵权早上会有那么奇怪的姿势啊?好好笑哦!”冰沁现在想起来都特别想笑,一看到赵权就想笑,搞的现在赵权都得绕着她走!

  “他把药当成早饭,吃多了。你不用理他。”这是真的,经过中午的一系列Lay已经把赵权定义成神经病了。

  “哈哈,你比我还幽默~~”听着张艺兴的笑话,冰沁有了想笑的冲动。

  “那个,我们晚上去哪里吃饭啊?”冰沁作为一名SM公司的工作人员,来韩国已经有个把月份了,她可是一次韩国牛肉都没吃过啊!!

  那牛肉贵的,简直能闪瞎她水灵灵的大眼睛!

  “馋货,就想着吃!”Kai在冰沁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可是轻轻的哎~~“冰沁,你你你你。。。。你又在这里跟他们聊天!没完没了的一天天!”赵权又进来唠叨冰沁,掐着腰,十足一个包租婆的样子!

  “啊啊啊啊,我不敢了啊!”冰沁被赵权撵出去唠叨。

  冰沁在前面堵着耳朵,赵权在伊落樱的后面更没完没了。

  有两个人见这一幕,摊摊手,好看的嘴角挑起,表示极其的无奈。。。

  韩国某一处半山草坪现在是晚上九点。(EXO的通告已赶完)

  “来,慢慢走,慢慢走。”黄子韬捂着冰沁的眼睛,一步一步挪着。

  “什么啊?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不会把我卖了吧!”冰沁的想象力一般人都及不上。

  黄子韬朝星空看了看:神啊!为什么这个女孩总有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放心,把我卖了都不能把你卖了。往前走,慢慢走。”

  “嗯。好。”冰沁很配合的继续往前走。

  她很安心,安心的让自己有些失心。

  软软的草地上,传来阵阵烧烤的香味。

  “看起来真好吃。”赵权伸手就要拿吴亦凡的烤肉。

  “啪”吴亦凡敲开赵权的爪子。要不是下班的时候赵权拽着他裤腿不放,他怎么会带着个10000多瓦的电灯泡过来。

  他就该再绝情一点,现在就不会有想拍死自己的想法了!

  赵权的眼神像一只小狗一样瞅着吴亦凡,意思是:你咋个这么无情“啊呀,你们俩个这是要吓死谁啊?”赵权一回头就看着灿烈和伯贤两个人把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的瞅着他。

  此处无声胜有声啊!

  这是抗议,绝对的抗议!

  “干嘛?要吃了我啊?吃人是犯法的!”赵权还是有人权的!

  “谁要吃了你?吃电灯泡不怕死啊!真的是!”XiuMin一个白眼翻过去,拿着一盒肉华丽丽的走了。

  伯贤和灿烈依旧瞅着赵权。

  “哎哎哎,人来了。”鹿晗和世勋拿着手机在那里说着。

  “切!”Chen从赵权的后面发出声音。

  “哼!”伯贤和灿烈没心情再去瞪赵权牌大灯泡了,冰沁来了,谁还管他!

  赵权眼看着自己要成万人恨,却还是死皮赖脸的站在那里。

  十二只一起隆重的鄙视他!

  “到没到?我都闻到香味了。”她也听到自己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了。

  “马上,马上,三、二、一、”黄子韬温柔的说着,轻轻的把手撤回去。

  夜晚的黑幕下,遥远的天际上闪着星星。

  不远的面前,只有一颗树,不知道是谁种在这里的。

  树的枝干上绕着粉色的流灯,这一刻,她想哭。

  眼泪对于冰沁来说是陌生的。

  她认为眼泪是苦的。

  原来现在流下来的是甜的。

  “你们都不吃。那我吃好了。”赵权一句话就破坏了唯美的气氛,是啊。为什么有好吃的肉,还在那里干站着。

  他不能理解!

  “呀,你来干什么?”冰沁看着赵权正要伸出筷子。

  “我。。。。我来。。。。是他带我来的。”赵权把筷子指向吴亦凡,意思就是:与我无关“我?你在公司门口抱着我大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吴亦凡把赵权手里的筷子抽出来,陷害他,哪有那么容易?!

  “哈哈,我一直以为你心理变态,原来你生理也变态啊~~”

  哦,丢人丢大发了!

  “今天的MC是我和钟大。”伯贤和CHEN拿着两个饮料瓶子站在长桌的前面。后面是带流苏的粉灯。

  各种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响起。

  “为什么不是手?”Chen有意见了“为了营造气氛嘛!”灿烈明摆的是要说:你就将就将就吧!

  “好吧好吧。”伯贤已经妥协了。“咳咳,今天的嘉宾是我们的EXO和我们的全能随行冰沁小姐。”

  又是一阵锅碗瓢盆的撞击声。

  “我呢?我呢?”赵权顾着吃,不过还是听着伯贤说什么。

  伯贤举着饮料瓶子,说实话,他很想砸在赵权的脑袋上。

  “继续,继续。”赵权见情况不妙,赶紧缴械投降。

  咳咳,再次谢谢大家热烈的掌。。。。额。。。不对。是热烈的锅碗瓢盆声。”Chen的MC当得很好。

  “嗯。Chen的MC的水平见长啊。”伯贤拿着饮料瓶子,夸着Chen。

  “内~~~”

  “跳舞也进步了很多。”世勋接着夸“内~~~”

  “努力的样子看得我们好欣慰啊!”黄子韬也加入赞扬阵营“内~~~”

  “那就给我们跳一段吧!”Lay做最后的入坑大结尾。

  “内~~~,哈?”伯贤挖了个坑,然后Chen奋不顾身的跳了进去。

  “来来来,让我们掌声欢迎!”鹿晗坐在座位上说着,特意强调了掌声两个字。

  这次是掌声和锅碗瓢盆声交织在一起。

  “真的要跳啊?”Chen有点不确定,基于上次冰沁都能进医院的经验,DancingMachine可不敢轻易在私下秀舞技了。

  “嗯。”众人一齐点头。

  “这个。。。”Chen挠挠头,他很矛盾呢。

  “要伴奏?放心,还有我的B—BOX!”灿烈给了一个Chen你放心跳的眼神。

  }+最B:新bN章节0C上酷\1匠I网*

  可以看出来Chen开始一脸的没信心。

  “DancingMachine、DancingMachine、Dancing。。。。”

  “好啦,我跳啦。”

  Chen还是拗不过众人齐呼“DancingMachine”这个超级大称号。

  灿烈的B—BOX也准备开始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啊?

  “哎呦,我的天。”冰沁因为不顾形象的放声大笑,屁股离开板凳,坐在了草地上。

  “呀,怎么了?”吴亦凡和鹿晗赶紧把冰沁扶起来,他们可算是知道那天在后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实在是,太爆笑了!!!

  “CheningMachine你的威力真是。。。太强大了。。哈哈。”伯贤坐在那里笑的气不成声。

  “好了好了,我们感谢一下CheningMachine的精。。精彩演出。。”伯贤只感觉自己的脸部抽搐,拿手拍了拍。

  “Chen?CheningMachine?”世勋来了一句,引得全场安静了半分钟。

  然后,在韩国半山草坪上,响起了爆炸性的笑声。

  “不,不行了,我。。。我笑的肚子疼。。。”Lay捂着腹部,他要缓一缓。

  冰沁笑的浑浑噩噩,她不是淑女,她也不是名媛,她不需要顾及自己的形象。

  “小迷糊,再笑就傻了。”XiuMin在旁边看着冰沁在那里两眼无神的发笑。

  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因为看综艺节目而受伤进医院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冰沁这类人的存在。

  “现在,请我们的Lay来为大家治愈一下。”

  独角兽的作用还是要发挥的。

  “好好好,我来为大家治疗一下。那么就。。。唱首歌吧。”Lay没有带吉他,只好清唱。

  这是一首英文的情歌。

  这是一首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他凝视着他的公主,深情款款的唱着情歌。

  他知道这位公主的倔强,即使脚踝疼痛,也坚持的守护着他们。

  他懂得这位公主的幽默,从不做作,可以何时何地笑的欢畅。

  “。。。。Thissong,tomyprincess。。”

  这首歌,献给我的公主她对他点点头,如公主一般的轻柔的弯起嘴角。

  “that‘sverygreat,myprince”

  很好听,我的王子。

  对于面前来说,早上七点准时会有两只小狼发短信叫她起床。

  七点半骑着单车出门。

  八点钟不到就要到达公司。

  每天早上定时定点。

  上班之后,EXO要有这个通告,那个通告,他们连一口水都没时间喝哪有时间陪她玩。

  虽然有时候蹭饭蹭得还是很随心所欲的。

  如果他们三三两两的分开赶通告。

  问题就会出来。

  “冰沁,那个今天的通告你是要跟谁?”赵权看着小狼们在休息室里以各种方法决斗,决定冰沁要跟谁上通告。

  “今天怎么分配的啊?”伊落樱睡眼惺忪的趴在桌子上,很明显,她还没睡醒。

  “今天是。。。。等一下。。。。我看看啊。。。。哦。今天是K和M分开来上通告的。”赵权看着自己的手机,幸好今天是分成两组,要是再多,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

  冰沁醒醒神,从包里拿出一枚硬币。

  最传统的办法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数字是M,花是K。我要抛了。三、二、一、”

  硬币在半空逗留了片刻,回到了冰沁的手背上。

  “是。。。花啦!”冰沁樱刚说完,休息室里就传来K队的欢呼声。

  同时也伴随着M的哀叹声。

  “Yes!”赵权可以不头疼了,他得去跟K和M的两队小狼们说今日的行程了。

  为什么M队上通告像十八相送一样?

  六个人一个人拥抱她一下。

  抱的她骨头架子都散了。

  那情形就好像古代的年轻男子被抓去做壮丁那样的悲惨!

  搞什么东东!

  明明两个队伍赶通告的地方只隔几条街啊!

  冰沁照样是趴在桌子上,她很无聊,并且没有精神。

  下午五点,K队正为韩国知名杂志拍封面。

  他们在镜头下清新又阳光。

  是邻家帅气大哥哥!

  她趴在桌子上无聊又乌云。

  是邻家犯病小妹妹!

  “还是睡一会很实在。”反正赵权跟着M走,没有狮吼功会在她耳边响啦!

  咦?什么东西在拱她的脚?

  “哇,萌古啊!你怎么来了啊?”这是Kai的宠物狗,贵宾萌古。

  冰沁精神一下就好了,有萌古在,就不怕太无聊啦!

  “唉。看你是要犯病了。特意把萌古找来让你有点精神。”Kai在冰沁身边落座,汪星人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

  “萌古好可爱哦~~”冰沁抱着萌古蹭蹭鼻子又摸摸脑袋。

  Kai知道,刚才他说的话,冰沁一个字都没听见。

  “Kai。”灿烈叫他去拍照。

  “萌古,萌古,咱们去洗手间好不好啊?”冰沁抱着萌古去洗手间,软软的小萌古似乎找到了妈妈的感觉呢。

  华丽丽的洗手间里。

  “咱们洗手手哦。”伊落樱把萌古放在洗手台上,自己洗手。

  我们的萌古还是出人意外的在冰沁眼皮子底下跑掉了。

  “萌古?萌古?”冰沁走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其实这是哪里,她也不知道。

  整个走廊里都是她的回音。

  “萌古,快出来。要不你钟仁爸爸要着急了。萌古?”冰沁弯着腰,不敢放过一处拐角。

  “哪去了?”冰沁站直身体,拽了拽头发。

  “萌古,你在哪啊?”冰沁继续弯下腰去找,萌古。你可别丢啊。要不你钟仁爸爸会杀了她的。

  整栋大楼,她就这样逛啊逛,逛啊逛。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手机没人接。她跑哪里去了?”世勋很着急,早上他们一开始拍的时候,人还在那里坐着呢。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回来?

  “她的包在这里。怎么可能有人接?!”伯贤看着冰沁的包还在这里。

  冰沁的手机又响了。

  “是Kris哥的电话。”灿烈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按下通话键。

  “Kris哥。”灿烈说。

  “嗯?灿烈?沁沁呢?”吴亦凡那面开着免提,M队的六个人刚吃完饭,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饭。

  “她。。。。我们也不知道她跑去哪了。她已经走了有几个小时了!”灿烈想起冰沁还没回来,心里就一顿着急的慌。

  “啊?”Kris一个人的电话却传出六个人的声音。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现在是晚上八点。

  “人呢?”这已经是Kris打的不知多少个电话了,那边六个人走不开,这边六个人在这里找人。

  “没。。。。找到了。。。!”Kai拿着电话,看着楼梯的拐角处,一人一狗依偎在一起。

  萌古好像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对不起,一直在舔着冰沁的手。

  而冰沁是因为太困倦了,所以睡着了。

  萌古看到金钟仁来了,赶紧跑到金钟仁的怀里。

  “你是不是闯祸了?”金钟仁笑着摸着萌古的脑袋。

  翌日一早冰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她知道昨天一直在找萌古。

  “哎?有张纸条。”冰沁看到装满牛奶的杯上粘着一个便利贴沁沁:你这个妈妈当的还挺称职的金钟仁留妈妈?这个意思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