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他们出完所有通告,凌晨一点半到家的时候,才知道冰沁请假的真正原因。

  她冰沁敢说,这是她上班最艰难的一次。

  脚坏了,不能骑单车,坐公车没必要。

  拄单拐杖还净出洋相!街边的花花草草都在看她笑话。

  她的人生真是什么奇葩事都有,笑能把脚笑坏了。她可是上辈子干了什么好事?

  快走还走不了,赵权那个吸血鬼不会真扣她50%吧。

  虽然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过她可不一定反抗有效,到时候全部驳回。她就可真输得惨兮兮了!

  唉~~上班吧,冰沁~~SM公司“沁儿啊。你怎么了?”刚进公司,前台小姐就热络的上前。冰沁人缘很好,这点没话说。

  “没事,不小心摔一跤。”要说是因为笑把脚弄坏了,她冰沁可不就贻笑大方了。

  “哎呦,你怎么不小心一点。”世上还是好人多。

  “没事。今天公司的气氛不怎么对啊。”所有人行色匆匆,没有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样子。

  前台小姐不忍的说:“沁儿,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晚上发的通知。赵雅琳回来了。因为赵权偶吧也在昨天晚上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她是回来替他一个礼拜班的。”

  前台小姐在那里泫然欲泣。

  冰沁在那里握紧拳头。

  “她什么时候到?!”冰沁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这等贱人回来了,她得好好迎接!

  “八点。”

  EXO的练习室,没有人想去练习了。

  赵雅琳回来就好像晴天霹雳一样,一个礼拜?他们真害怕会在这一个礼拜被折磨死。

  他们就像是狼被虐待从而失去了血性。

  “怎么办?”灿烈把脸埋在掌里。

  伯贤勾上灿烈的肩膀,她是经纪人,他们也无能为力。

  所有人都在叹气,他们知道这将来的一个礼拜要活在地狱里了。

  秀敏的怀里抱着冰沁可爱的天蓝色小饭盒,CHEN的怀里是昨天给冰沁买的水果。

  现在也只有这两样东西让人看了还有希望。

  “怎么了?一个个好像比我病的还厉害。”冰沁拄着拐杖,推开门,感受着屋内压抑的气氛。

  小狼们以前被摧残毁了,现在想想都后怕的感觉她能体会。

  希望来了,秀敏赶紧把冰沁扶进来。

  “你没什么事吧?”CHEN捧着一大堆水果也过来扶她坐下。

  “你真的买水果了啊。我看看有什么?啊呀?我都没见过啊。”冰沁扒拉着袋子里的水果。

  “你可以多吃点。”世勋坐在旁边歪着头看着她。

  希望,就是你看着她就会有幸福的感觉。

  “嗯。看起来都好好吃。”冰沁像一个好奇宝宝把每个水果都看了一遍。

  鹿晗和吴亦凡靠在墙边,看着她笑了,生活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SM公司楼下的刹车声比以前要响的多。

  “她来了。”黄子韬的语气有些绝望。

  他们把自己蜷缩的更紧,更加害怕练习室的门被打开。

  SM公司的走廊也比平常静了许多,静的都能听到绝望的脚步声。

  门开了。

  十二只慢悠悠的站起来,他们并不欢迎带给他们噩梦的人。

  冰沁拿起拐杖自己站起来。

  原来传说中的无敌女贱人长成这样啊。这也对的起她爸妈?不觉得长得有点着急了吗?

  冰沁都害怕赵奶奶走一下,就会有六级地震。

  那身材,她是不是应该提醒她那水蛇般的水桶腰别闪着,要不谁也抬不动,而且还没有利用价值。

  咋个眼神还色迷迷的看着十二只。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真说的一点都不错。

  “嗨,偶吧们,我们又见面了。”赵雅琳抖着一身肥肉,用着恐怖电影里的鬼叫声说。

  听的冰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还哥哥们,为什么1886年生的要管十二只叫哥哥?

  十二只实在是笑不出来,回忆太恐怖,谁也不愿意去想起。

  “你?你是谁啊?”赵雅琳透过墨镜看着冰沁。

  “我是EXO的专属随行。”她贱她的,俺家冰大姐可是很有礼貌的。

  “随行?你是那个新来的?”赵权给她打过电话了,报备过冰沁的事情。

  “嗯。”冰沁现在只有一种感觉:想吐!!

  赵雅琳可没时间去看冰沁这个标准的大美女,她的注意力可是全都集中在哥哥们身上。(写到这里,文文表示反胃)

  “来,让我看看今天的行程。”赵雅琳做作的拿出手机,翻看着赵权发给赵雅琳这一个礼拜EXO的行程。

  小狼们沉默着,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看赵雅琳一眼。

  而在赵雅琳看来,十二只低着头就表示听她的话。

  “啊~~今天上午十点去香港的飞机啊。”这对赵奶奶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接触他们的机会。

  也是一个绝佳利用自己咸猪手的机会。「我只想说,不要再贱了啊」

  “嗯哼~~哥哥们回去收拾一下行李,现在八点半,我们飞机场见。”赵雅琳用一条缝的眼睛向十二只抛了一个恶心无比的媚眼。

  冰沁只感觉,胃酸都快出来了。

  这种人都活在世上,冰沁终于相信母猪也会上树这一说了。

  赵雅琳摆着她的超级大肥臀扭搭扭搭的就出去了。

  n最新k)章、节●S上3酷_匠●9网"j

  冰沁暂住房公寓的楼下响起一声车鸣。

  “嗯?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大巴啊?”冰沁看着楼下停的一辆大巴车。

  手机响了。

  “沁沁,好了没有?下来。”吴亦凡打的电话。

  “嗯。来了。”冰沁才知道楼下那辆大巴车是来接她的。

  挂上电话,唉,吴亦凡的语气阴郁的好像要世界末日一样。

  这次去香港的签售会啊~~~上车后,冰沁差点又吐了。

  她终于知道这辆车是谁整出来的。

  她也明白为什么吴亦凡刚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用中文说。

  “哼,真是麻烦。”赵雅琳用恶心无比的嘴脸,斜了一眼冰沁。

  丫的,好想揍她!

  贱兮兮色迷迷的坐在伯贤旁边,还有脸说她麻烦。

  伯贤一脸的嫌弃,因为他坐的是里面,所以也只能死命往窗户上靠。

  赵雅琳就不要脸的往伯贤身上靠。

  再往伯贤靠,伯贤就被赵老肥挤死了!

  她得想办法,让十二只免遭赵老肥的咸猪手。

  不过,由于伯贤和赵老肥坐在一起,那么一定会多出一个团员做单座,如果她把赵老肥从伯贤身边赶走,她又得扭着她的超级大肥臀去那个单出来的团员身边坐。

  你丫的,赵老肥!

  “啊。蟑螂啊~~~”传说中的女人公敌。冰沁得试试有没有效果。

  “啊,在哪里?在哪里?”赵老肥腾的就从伯贤身边站起来,惊恐的转头看来看去。

  冰沁心里翻了一阵白眼,就你这样还怕蟑螂?蟑螂见着你都得吓死。

  “在那里啊,在那里啊。”冰沁胡乱指着,她的目的就是让赵老肥从伯贤身边滚出来。

  “哪里啊?”赵雅琳其实是不怕蟑螂的,不过不是都说好看的温柔的女人都要怕蟑螂的吗?「我佩服我自己,自己的文把自己恶心的不行」

  “就在那里啊。啊,”伊落樱的表情很真,“快出来啊,一会儿爬到你身上了啊。”

  赵雅琳看着冰沁的表情真的害怕了。

  冰沁在心里骂,靠,蟑螂都爬到身上了,还不赶紧出来,真是外星生物。

  不过只要赵雅琳站着,不坐下,没时间去揩伯贤的油,冰沁就成功一大半了。

  二十分钟的车程,冰沁就这么忽悠着赵老肥跟蟑螂玩躲猫猫。

  首尔机场,现韩国时间九点半飞机是十点,但是今天的飞机要晚点二十分钟。

  冰沁拄着拐杖跟着他们进了机场。

  人真多!

  赵老肥的机会就越大了。

  无敌女贱人,能不能把你的左蹄子从秀敏的腰上拿开!

  无敌女贱人,能不能把你的右蹄子从灿烈的肩膀上拿开!

  她以为自己是八爪章鱼吗?「章鱼,对不起。」

  冰大姐现在真想捏死那个无敌女贱人。

  上帝,请给她一块板砖!

  “你、妹、的、”冰沁拿着刚刚从包里拿出的棒棒糖,瞄准赵老肥,直接爆头!

  为什么自己手里不是AK?

  “啊呀。”反射弧很长的赵老肥,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脑勺极其的疼,起了一个好大的包。

  看准时机,秀敏和灿烈马上躲着赵老肥远远地。

  “鹿晗哥,你看人家的头上起了一个好大的包呢。”赵老肥指着自己的猪头,卖弄似得给鹿晗看,摇着鹿晗的胳膊。

  这是报应!

  鹿晗不留情面的抽出自己的胳膊,快步逃开。跟这种贱人待上0。0001秒,他都嫌恶心。

  “哎。。。。。啊!!!!”

  赵老肥报应般的踩上了冰沁刚才爆她头的那根棒棒糖,赵老肥脚一滑!

  “轰隆隆。”

  首尔机场还颤了三下。

  反观赵老肥狗吃屎的摔在首尔机场机场干干净净的地上,那一身肥肉啊!看起来真是要杀猪一样,配上赵老肥那个又贱又惨猪叫声。

  真是栩栩如生啊!

  摔得这叫一个实诚!

  赵老肥清楚的给各位同学示范了狗吃屎的标准动作!

  你丫,让你贱,报应一个又一个。

  这是冰沁休假的第八天。

  天气依旧晴好。

  她的房间里,水果和零食占据了大部分的地方。各种维生素和钙片放满了她的柜子。

  虽然她一分钱都没花,可光是看着就很有压力。

  “天气真好~~”冰沁转着自己轮椅轮子。

  她每天都在乐,她是全能女金刚,什么都打不倒她。

  “叮咚~~~。”门铃响了。冰沁只能转道去开门。

  冰沁很奇怪,谁来了?下午四点,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赶在通告的第一线啊。

  “哈喽。”灿烈和伯贤在冰沁的家门口,手里照样是拎着一大堆的东西。

  冰沁转着轮椅向后退了退,让灿烈和伯贤进来。

  “你们通告赶完了?”冰沁看着正在向她柜子里塞东西的两个人,问道。

  “没。”灿烈把自己手里的水果塞进去,回答着冰沁。

  “你们居然逃上通告,赵权会杀了你们的!”冰沁张大了嘴巴,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灿烈和伯贤相视一笑,他们佩服她的想象力。

  “你看。”伯贤推着冰沁到阳台上去看。

  “天啊!你们居然在我家楼下拍写真!”冰沁看着楼下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各种设施摆在楼下草坪。

  冰沁住的这个地方,只有四层楼,楼层的间距很大,楼外包装是全欧式,环境很好,特别是这里的绿化很好,即使是大夏天,走在楼下的绿化草坪上也不会热。

  其实平常都会有艺人在这里取景拍照,不过冰沁早上七点半上班,自然也就不会知道自己家楼下有这个作用了。

  “赵权真好心,居然会让你们俩个上来。”冰沁几乎是每次上班都会遭受赵权的“摧残”。

  “我们是偷偷上来的。”伯贤放低音量,坐在阳台上设置的小长椅上。

  “你有没有好一点?”灿烈蹲下来,看着冰沁脚上打的石膏。石膏上面是他们十二个人写给伊落樱的祝福语。五颜六色的。

  “嗯,我想再过几天就可以拆了。”冰沁并不认为这个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残就行。

  “对不起,都是为了我们,你才会这样。”

  冰沁听着伯贤和灿烈用差不多“以死谢恩”的语气说这句话,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

  每个人来,几乎都是这种语气。

  不能说点新的吗?

  “你们每次都是这个语气,能不能换成‘以身相许’的语气说给我听啊。”冰沁开着玩笑,其实她自己的话她自己也不当真。

  伯贤和灿烈很无语,原来真的有人脚坏了连带耳朵也不好使(最新章节TXT下载)!

  Baby,Don'tCry响起,冰沁手机响了。

  “冰沁!你把他们俩个给我整下来!嘟嘟嘟~~”

  她还没说话呢,咋个又遭受一阵狮吼。上哪去说理啊~~赵权在拍摄现场挠着头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们走了。”伯贤用着依依不舍的语气。

  “你自己好好的,有什么事情给我们打电话。”灿烈用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那表情就好像告诉冰沁:有他们在,什么都不用怕!

  “嗯。”冰沁点着头。

  灿烈和伯贤被赵权叫走了,大大的屋子里,又剩下她一个人。

  不过,俯视的看着帅哥们拍写真,这个过程还是很有爱的。

  “沁沁。”秀敏在楼下向她挥着手,并做了一个可爱的包子的表情来冰沁开心。

  “冰沁,你给我下来!”赵权站在秀敏的旁边向楼上喊着,旁边的秀敏显然是被赵权的分贝惊着了,揉着耳朵。

  再不下来,照片就不用拍了。一个接着一个找冰沁玩!要不是刚才黄子韬和CHEH被赵权拽住,他们也跑来了。

  还不如让冰沁在旁边待着,至少她还能让这些小狼不分心。

  “麻烦。”冰沁嘟囔着,她给赵权做了一个鬼脸,表示小小的抗议。然后还是要认命的去坐专用电梯。

  秀敏的眼睛闪着金光的看着赵权,意思是:你真好心!

  “我再不让她下来,你们就能在她家楼下聚堆儿了!”赵权好像发怒的公鸡,秀敏都能隐约感觉到赵权头上炸起的鸡冠子。

  “那。。。我去给她开楼下的大门。”秀敏一溜烟就跑了。

  “我去推她下大门外的台阶。”CHEN紧随其后。

  “我去帮CHEN。”黄子韬也跟着CHEN跑过去。

  赵权霎那间感到天昏地暗,地位不保啊~~~冰沁平稳着陆,接着就是转来转去,轮到赵权苦命一回,在后面推着冰沁。

  “。。。。。。。我跟你说话,你到底在没在听啊?!”赵权本着我辛苦推你,你就得听我婆婆妈妈的准则,在冰沁的后面叨叨叨。

  谁愿意听铁公鸡啰啰嗦嗦?

  “在听。”冰沁可不想让狮吼功离自己这么近发作,隔着手机都让她有的受了。

  “赵权先生,请你过来一下。”摄影师的助理走来对赵权说。

  “好。”

  这次的摄影师是一个欧洲的大胡子,拥有着敏锐的眼神和追求完美的品质。

  当然也会提各种奇奇怪怪的要求。

  就比如说:“啥?你要用我的房子?”冰沁听着赵权说着天方夜谭。

  “嗯。”赵权有求于人,不能跟冰沁呛声。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冰沁。

  “奇怪了。一共四层,为啥非得用我的?”她家又没有藏金子。

  “他说,直觉告诉他,在二楼会拍出好的作品。”赵权双手合掌,求着冰沁。

  冰沁不得不说,这理由真扯淡!

  还直觉?直觉个啥直觉!

  “好吧!”为了十二只,房子被征用还是值得的。“那个。。。你们要拍到几点啊?”冰沁还是有必要问一下。

  “就一会儿,一小小下。”谁也不知道赵权的一小小下是多少。

  不远处的拍摄现场旁,好几只小狼聚成一堆了。

  “哇,去沁沁家拍哎~~”世勋有些小兴奋。这才是真正的千年等一回!

  “嗯!嗯!嗯!”鹿晗重重的点了三个头,他也很兴奋!

  “好想让沁沁做晚饭吃哦~~”XiuMin还是沉浸在那天冰沁给他的营养餐。人间美味啊~~“可是她都站不起来,怎么给你做?”Chen一句话就把XiuMin拉回了现实,XiuMin的脸成为了失望的包子。

  “要不让Kris哥做拉面吃好了。”灿烈又露出牙龈看着吴亦凡,不过也是很认真的说着。

  “他的拉面还是做给Tao吃吧。要是把沁沁吃坏了怎么办?”伯贤可不赞成这个提议。

  “什么?我的拉面能吃坏人吗?”不可以质疑他的拉面,毕竟Tao还是好好的嘛!

  “还是算了,上次就差点要坏肚子了。”黄子韬不亦乐乎的拆着吴亦凡的台。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所有话题的中心都是冰沁。

  “哎~~小狼们,要上楼了!”赵权向着聚堆的小狼们挥挥手。

  他知道他们很兴奋!

  此时的冰沁呢?

  在Lay和Kai的陪护下,上楼。

  “你们说,那个摄影师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受刺激了?!还直觉?真有意思!”冰沁越想那个大胡子摄像师就越扯淡!

  “哈哈,好啦,其实他也是工作而已。”张艺兴实在不能不被冰沁的话逗乐,她真幽默。

  冰沁被Kai推着到了自己家门口。

  “开门。”冰沁把钥匙举高,她已经有很多天都没有出过门了,因为关门容易,开门难,她可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

  “哦。”Kai拿着冰沁的钥匙,开门。

  走廊传来了大部队的声音。

  冰沁鼓着腮帮子看着家里被各种电线变成蜘蛛网,各种设施占用着她家的地方,各种脚印在她家地板上各种走来走去。

  她很不爽!

  可以看得出来!

  “看你的脸再鼓就跟XiuMin有一拼了!”Chen蹲在冰沁轮椅的旁边,他们现在还在等着设备调试。

  “呀,弄脏了还不是我收拾。”冰沁对自己的不爽找了很正当的理由。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Chen感觉自己有点心跳加速。

  “你们好好赶通告,别让赵权一天到晚发功,我就万分感谢了!”她可不掺一句假话。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上班啊?”Chen突然觉得自己很大胆,虽然他的问句没有什么。

  “呀,看没看到,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关节错位,赵大贱人怎么可能会把我弄成这样?!”冰沁指着自己脚上的石膏,摆明就是说,Chen是罪魁祸首!

  “我愿意负责。。。。其实。。。我愿意负责一辈子。。。。”Chen几乎是话音刚落就逃走,留下冰沁发愣。

  她只是开玩笑。

  可是他不是开玩笑。

  他的意思已经昭然若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