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韩国的天气不好,小雨点已经开始下起来了,早上阴阴沉沉的让人提不起精神。

  早上七点,EXO的《MAMA》准时响起。

  早上七点,冰沁的手机消息提示音也准时响起。

  刷完牙的冰沁带着满嘴的牙膏沫,拿起放在梳洗台上的手机。

  信息:沁儿,今天会下雨,多穿一件来公司,跟着我们赶通告的时候别着凉。勋鹿、、后面附上了一张鹿晗和世勋把手比成心形放在自己胸口的合照满满的爱溢在胸口。

  对着手机温暖笑了,她甘愿下地狱!

  一直到冰沁七点半收拾出门,外面已经下起雨了。单车是骑不了的,她在韩国没有车,公车也不知道要挤到什么时候。

  打车吧!

  可是下雨天,车也是不好打的。。。

  SM公司。

  “哎哎哎,你们俩个坐一会儿,转的我眼晕。”TAO坐在沙发上吃着自己的早餐,可是面前的两人转来转去,差点要吐了。

  “快八点了,怎么还没到?”鹿晗看看手表,看看窗外,下这么大的雨,不会出什么事吧!

  “你应该跟人家世勋好好学学,看人家多。。。。”黄子韬的眼睛顺到世勋那里,嘴里的三明治差点掉在地上。

  世勋在一秒,一秒的数着时间,跟精神病差不多。

  “你们两个都不正常。”黄子韬继续嚼着自己的三明治。

  SM公司楼下响起了一阵刹车声。

  雨又有些变大了,打在车玻璃上,让人的心一颤一颤的。

  “谢谢。”你去礼貌的对出租司机道了一声谢,推开车门,夏天的雨又大又猛。

  雨伞的一大部分都让她用来护着用具箱。

  白色的衣裙衬托着她因雨天而略显苍白的脸。

  就在她湿漉漉的走进EXO的休息间时。

  她惊艳了他的眼睛。

  他似乎闻到了随之而来的樱花的香味。

  他似乎有些心跳加速。

  他把这个叫做一见钟情。

  几点了?几点了?”冰沁不顾自己湿漉漉,生怕耽搁了他们的通告。

  “不用着急。先把自己弄干,别感冒了。”鹿晗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干毛巾,擦拭着冰沁潮湿的头发。

  世勋也端上热可可,满脸的幸福看着冰沁喝下去。

  “喂喂喂,该上车了,冰沁你又来晚了,他们赶完通告再找你算账。”赵权催促着,同时也不忘追究冰沁又迟到五分钟的事情。

  赵权转身关门出去,冰沁对着门做鬼脸,不服气地说:“一天天就会挑我刺。”迟到,又不是她愿意的。

  EXO—M的车上。

  “鹿晗,鹿晗,那个。。。。沁儿最喜欢什么啊?”黄子韬的“居心不良”终于显现出来了,他可不是什么事都藏在心里的人。

  “哦~~~~”鹿晗拖着长音看着黄子韬。

  “怎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黄子韬说的理直气壮。

  “她最喜欢什么?她最喜欢我。哈哈”鹿晗笑着对黄子韬说。意思是:自、己、去、问“你。。。。”黄子韬开始攻向鹿晗。

  “哈哈,好痒啊。。。。。别闹了。。。。很痒。。。。哈哈哈。。。。。”

  吴亦凡坐在司机旁边的副位上,听着后坐两个人的对话。

  冰沁?那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倒是有多大的魅力。

  冷峻王子的眉上抹过一丝不快。

  雨在到达通告地点的时候就停了。

  太阳和蓝天开始贯穿着冰沁一天的工作。

  四辆车缓缓的停下。

  “咳咳,沁沁啊,一会儿你一定要淡定一点。”赵权想了半天,还是得要提醒一句。

  这句话说的冰沁奇奇怪怪。

  拉开车门,她就被震撼到了!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半山腰,却落着一座哥特式的教堂,白玫瑰铺满教堂两边,优美和严肃在这里浑然天成。

  耳边幻似钟声响起,在这里结合的每一对夫妇,都带着上帝的祝福。

  纯洁的没有一丝污秽这让她怎么淡定啊!!!!

  “喂,走啦。”赵权走过冰沁的身边。

  “好。。。。。好漂亮哦。。。。”冰沁对赵权的话毫无反应,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

  赵权叹了一口气,他还得去和对方的工作人员谈事情,就让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当白痴吧!

  周围的工作人员走来走去,无不注意到有一个女孩站在教堂外十分钟都没有动一下。

  华丽的教堂内“这次的拍摄也需要你们的化妆师来协助一下。她人呢?”对方的工作人员和赵权谈妥,但因为这次的教堂主题,对化妆师可是个不小的要求。

  “她。。。”站在教堂外面当白痴,“稍等,我给她打一个电话。”

  站在教堂外的冰沁突然被手机铃声叫醒。

  “冰小姐,你看也看够了吧!是不是可以工作了?!”赵权的语气对于冰沁来说不亚于两枚原子弹。

  手机里传来“嘟,嘟,嘟”声。冰沁同学又挨了赵权老师一顿吼。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啊!!

  冰沁背着自己的化妆箱,向教堂里面跑去。

  刚走进教堂,赵权对她挥着手,示意她来这里。

  “我们这次的主题是。。。。。。。”

  接下来,冰沁又听了对方工作人员近二十分钟分钟的啰嗦。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要让广大的女性同胞们看到他们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听了赵权的一顿吼,又听了一顿啰嗦,精气神都被抽走一半了。

  “谁啊?别挡道。”由于冰沁觉得自己“气力不够”,化妆箱在地上拖着,她也弯着腰走,走到一半,就有一件白西装来挡她的道。

  “这个。。。。有那么沉吗?”听着黄子韬的声音,伊落樱马上直起腰板,把化妆箱背在自己身上。

  “那个。。。。呵呵。。。”她该说点什么好“你。。。你怎么不进去待着?”

  “我怕你找不到。”黄子韬虽不好意思,但是也并不掩藏自己真心的目的。

  这一句话倒是给冰沁说愣了,啥子意思?

  “冰沁,你还不进去,你是要罢工吗?”赵权又在冰沁背后出现了,好像午夜幽灵哦。

  “马上,马上。”冰沁一溜烟就跑进教堂后面的化妆室。

  同时也一溜烟跑出了黄子韬的范围。

  教堂后面化妆间“命太苦了啦,天天被剥削。”冰沁想起赵权就咬牙切齿,不过提不起劲的她没办法在牙上表现出来。

  “啊。”世勋在冰沁脑袋上弹了一下。

  “怎么有气无力的?”世勋站在冰沁的身边,看着她的神色有些不太好。

  “我。。。。。算了。。。”冰沁不想说,说又不能解决问题。

  “说呀。”他不希望他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毕竟他还是要起作用的。

  “冰沁,我让你工作,你又在这里闲扯!”这次换赵权咬牙切齿。

  老鼠见了猫什么样,冰沁见赵权就是什么样。

  冰沁赶紧推着世勋到里面去化妆。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啊“赵权哥,你又在吼她?!”黄子韬幽幽的声音在赵权背后响起。

  “呀,别生气嘛。我只是让她做好本职工作而已。”赵权明显“欺软怕硬”。

  “TAO,你是不是有点过了?”吴亦凡西装笔挺的走过来,这一段对话他还是听到了。

  赵权见势不好,赶紧“逃跑”。

  “亦凡哥,我只是喜欢她而已。这点应该不算什么。”黄子韬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过分。

  “公司的条约,你是白背了。是吗?”吴亦凡并不想让黄子韬的演艺生涯断送在一个女孩手里。

  “鹿晗和世勋也不是没有什么事。”黄子韬找出两人当救兵。

  “你。。。。。”

  “亦凡哥,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很好的兄弟。兄弟的幸福,你是不是应该祝福一下?”黄子韬自然也是知道吴亦凡为了自己好。

  你了解她吗?谁知道她是不是一个花瓶只能拿去当摆设。”吴亦凡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个女孩实在没什么好感。

  “你俩在说什么呢?进来化妆啦”冰沁从门里探出头来,虽然没听到什么,但是气氛真心不好。

  黄子韬马上换上笑容用深情的眼神对冰沁微微弯起嘴角。

  这属于放电吗?

  ^酷_o匠T(网◎永久免费Z$看z小r,说…

  拍写真很费时间,早上九点开始拍的,现在是几点?

  下午两点了!

  为什么还不能吃饭啊?

  冰沁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趴在桌子上。

  闪光灯喀嚓喀嚓的不断,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如果现在能有一整个用芝士做底的披萨,上面放上满满的鸡腿肉还有培根,然后再加上少许虾仁点缀,然后再有一杯冰红茶里放着新鲜的柠檬片。。。

  好香啊~~~原来想象的也可以闻到香味啊~~是不是睁开眼就可以看见芝士披萨了呢?

  三、二、一、睁眼!

  冰沁盯着桌子上放着的正在弥漫着香气的大披萨。

  原来想象也可以成真了!

  “你的反应真。。。。真好笑。”黄子韬坐在冰沁身边,看着伊冰沁的傻样,不禁笑出声来。

  “这。。。这是真的披萨啊。”冰沁终于把眼前的事实看清了。

  是啊。饿了吧。这一整个都是你的。”黄子韬就这样慷慨的把一整个披萨都给了冰沁。

  冰沁的眼睛里闪闪发光,连谢谢都顾不上说了,拿起披萨就向嘴里塞。

  其实,冰沁真的跟淑女沾不上边。

  不会有什么淑女,把两块比萨叠在一起往嘴里塞,完全不顾及形象。

  黄子韬其实早就预料到这样比狼吞虎咽还狼吞虎咽的吃法,他还是担心她噎着。

  “你慢点,别噎着。”

  “咳咳,,”不说还好,一说还真噎着了。

  “水,水,给你水。”幸好提早预备水。

  “咳咳,,谢。。。。谢谢。”吃完了,谢谢还是要说的!

  “沁沁,我。。。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大男子汉该说就要说,不能扭扭捏捏。

  黄子韬像小孩子一样低着头,听候着冰沁的发落。

  “嗯,我知道啊。”冰沁笑着对黄子韬说,她并不意外。

  你。。。你怎么知道?鹿晗跟你说的?”黄子韬有一种心事被人看穿的感觉。

  “他什么都没说。我有眼睛,我也不傻。你一天都在对我放电,不知道可就出了怪事了。”冰沁也不是什么视而不见的人。

  “那你。。。。。”

  “你等一下,我去把手洗洗。”冰沁看着自己油腻腻的手,站起来,转身。

  事故就是这样一瞬间发生的。

  冰沁沾满油的手正好抹在吴亦凡的洁白的西装上。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这件西装得要多少钱啊!

  哼!就知道碰到这丫头准没什么好事!

  “你、满、意、了、吗、”吴亦凡一字一句的说着。

  听的冰沁心里一颤一颤的,她又不是故意的~~“亦凡哥,沁沁她又不是故意的。”黄子韬把冰沁护在身后,对吴亦凡说着。

  “不关你的事。让开!”吴亦凡利用身高的优势,直接把冰沁从黄子韬的身后拽出来。

  冰沁就这么站在吴亦凡的眼前。

  “这么做你就满意了?”吴亦凡问着,语气可不是很好。

  “我不是故意的。”冰沁心里当然也是很委屈。

  “哼。你不是就想引起我的注意,真是辛苦你了,破费钱财!”吴亦凡的语气可不在轻。在他的眼里,冰沁就是这样的人。

  冰沁抬起脸,看着吴亦凡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没这么下贱。西装我会全赔,保证你高枕无忧,也不用公司找你的麻烦!我冰沁自己十九岁一个人来这里,我还没怕过什么事!”

  她的倔强和要强看在吴亦凡的眼里,不知为何,也疼在他心里。

  EXO的家。晚上十点“吴亦凡你。。。。。”鹿晗恨不得给吴亦凡一拳。

  “她的错没必要别人去承担。”吴亦凡坐在床上,翻着杂志。

  “你知不知道那个要多少钱?我问了,折合成人民币要十万多。”鹿晗记得冰沁听到这个数字时,脸都皱起来了。

  “那也是她自己整的。”吴亦凡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的鹿晗更生气了。

  “你明知道她不是故意的。”鹿晗有些怒了。

  “饿了一天,我想出去吃饭了。”

  十万多?

  那也是那个丫头自己搞出来的。

  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为什么把单车骑到这个倒霉丫头公寓前了啊???

  他不会被冰沁传染得神经病了吧!

  灯没亮,大晚上,一个女孩子家去哪了?

  反正不管他的事,他饿了,是要出来吃饭的!

  “KRIS?”冰沁刚去超市回来就看见一个挺拔的背影。

  “你。。。那么晚出去干嘛?”吴亦凡转过身看着冰沁手里的蔬菜和水果。

  “不用你管!”冰沁捧着自己的蔬菜水果。转身就要回家。

  “咕噜咕噜~~”吴亦凡的肚子不适时的发出声音。

  “咳咳,我要做饭,你要不要过来吃一点。”冰沁憋着笑,这下好了,她可以好好笑笑他。

  “素锦面,晚上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就这个了!”冰沁端上两碗热汤面上桌。

  “这个能吃吗?”吴亦凡不太确定这个能吃。

  “不信你就不吃!”又没人逼他。

  吴亦凡半信半疑的吃了第一口。

  但是为什么这么好吃!比饭店做的要好吃的多的多。

  “好吃吧。”冰沁看着吴亦凡不顾形象的大吃特吃,心中的自豪感啊~~“我。。。。我终于。。。。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你了。”吴亦凡吞下最后一口面。

  “本小姐的优点多的是。做饭算什么。吃完啦,吃完我要去刷碗啦。你也快点回家吧!”冰沁收拾好吴亦凡和自己的碗筷向厨房走去。

  “沁儿,对不起,白天不应该那样说你。西装的钱我来赔偿。”吴亦凡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冰沁洗碗的背影说着。

  “呵呵,不用啦。就是我的错嘛。”冰沁听着他的话。

  “可是。。。。我喜欢你,怎么办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