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成百的弓手拿着弓箭对着自己,我心中寒意顿生。想起过往的种种,从出生到现在,自己的生活一直处在波澜不惊之中。算来也二十多年了。穿越到三国时期本不是我的意愿,但是既然来了,老天你何必和我开如此大的玩笑呢?生死有多少次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渺小的我完全没有自我做主的权利。

  想着这一切,我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好吧。死就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样安慰着自己,我心中也释然了。听着敌方将领下达放箭的命令以及弓弦拉紧的声音,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降临的那种恐惧。

  “住手!”一声嘹亮的吼声响起。紧接着,急促是脚步声由远及近。每一步都仿佛踏在我的心上。我睁开自己紧闭的双眼,一看来人。不是邱豪还能有谁?只见他身材亮银铠甲,头戴束发银冠。腰间配有长剑。俨然一副威风凛凛的武将装扮。我看到他就好似看到了命里的救星一般,恨不得现在立刻冲过去拥抱他。

  “邱豪?你来此是何意?皇甫将军有令,所有的降军一律杀光,一个不留!难道你有意见?”邱豪一听此话,脸上浮现一抹难色,但是很欢就转为了坚定。“哼!姓周的,你别拿皇甫将军来压我。我来此是奉了曹将军之令,他现在已经去皇甫将军那里说明原委了。曹将军只想留下这些黄巾军中的一人,此人是将军好友。至于其他的,是杀还是如何,我邱豪绝不拦着!”话到如此,周姓的将军也并未表现出如何难堪的神情,依旧泰然自若。仿佛我的生死在他眼里是完全可以忽视的。

  周姓将军眼神在我们这群俘虏之中瞟了几眼,然后看向邱豪“本将军时间有限,你抓紧点!”

  邱豪闻听此言,向周姓将军行了一礼。然后疾步朝我走了过来。“陈明兄弟,走吧!”这时我紧绷的心才彻底松了下来。我缓缓的站起身,从被俘的黄巾军中走向邱豪。从我这里到邱豪所在的位置仅仅只有几步之遥,路程不远,但是走起来却感觉特别的艰难。望着周围那些黄巾军向我投来无助的眼神,我唯有回避了之。我不是主宰者,无法决定任何一个人的命运,你们自求多福吧。

  在我和邱豪一同转身离开的刹那,我明显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咻咻声以及惨叫声。我没有回头,或许是不忍,或许是没能解救他们,心里存在的那丝忏愧吧。

  邱豪却不以为然的大踏步朝着前方走去,这一切在他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假如我没能被他救下,那么我也就成了众多尸体中的一员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和他来到了一处军帐前,邱豪一抱拳朝帐内施了一礼,大声向里面报告道“将军,陈明兄弟已经带来了。”说完这些,邱豪便转身离去,留下仍心有余悸的我孤零零的站在军帐外。但是此刻我却一点也没了惊慌和绝望,因为我知道,里面的人正是曹操!

  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我已经安全了。很快,军帐内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陈兄弟,进来吧!”

  我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衣物和烦琐的思绪。转而朝帐内走去。一进入军帐,我便看见曹操端坐在我面前,他的前方摆放着一个书案,上面放着一些竹简。曹操抬起头,发现了我之后,他把自己正在阅读的一份竹简放下,然后缓缓的站起身。

  C酷匠=L网永H久免费,看:小@?说;

  “陈兄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我朝他一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能够轻松。向他一抱拳,但是我并未对他行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我就觉得我必须这么做。“曹将军,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大恩不言谢,日后定有报答的时候,陈明不会让你白白救我的。”

  曹操莞尔一笑,他并未对此表现出什么,无谓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我也没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回了他一个拭目以待的微笑。终于,在沉默持续了没多久之后,我俩相视大笑起来。曹操过来拉着我,一起席地而坐。他先习惯性的拍了一掌,然后对我说“陈兄弟,上次一别,想来也有些时日了。你让为兄想念的紧啊。”

  曹操顾自的说着,我并未出声打断,显然他的这些话并不是重点。他也似乎发现我的异常,干咳几声后,他略显尴尬的问我“陈兄弟,还记得上次你给为兄卜算的一卦么?你别说,还真够准的。为兄的仕途就如你说的那般一直发展,没有丝毫的意外。这让为兄百思不得其解,兄弟真乃神人也!不知兄弟可否为我再卜算一卦?”

  我内心不禁吃笑一番“废话,能不准么?别说是你现在的仕途,哪怕你的一生我都能说出个七七八八来!”不过心里想着这些,我却未过多的表现出来。对着曹操再次抱拳,严肃的说道“曹兄一生都有贵人相助,且时时都能绝处逢生,想不富贵都难。至于卜卦,那是泄漏天机之举,凡事都以卜卦之举提前知晓天机,那会影响曹兄未来的命运的。”

  曹操闻听我的一番神乎其神的话语,脸上浮现出半信半疑的表情。我也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些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正当我思绪万千之时,曹操却问出了一个让我难以置信的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我甚至怀疑这个坐在我边上的是不是我所认知的历史伟人。曹操。曹丞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