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终于认可了我这句话:“我要努力!成为一个伯乐的上司。”

  “咦!陈大哥,你怎么来了?”说着说着,我们两人已经来到了金克思住的地方,金克思捧着一个瓷碗吃着午饭。

  碗刷的很干净,外面的一层在阳光下发着闪亮的光芒,可是碗里的一团黑就……

  “这吃的是什么?”果然凯瑟琳叫了起来,伸出手夺过金克思手里的碗就倒扔了,旁边两只狗很快跑过来舔着地上的食物。

  金克思浑身发抖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看着凯瑟琳,如果不是我在旁边,恐怕金克思会毫不犹豫地冲上来打上一架,这不但是个平胸妹,更是个火药桶啊。

  我拍了拍金克思的肩膀,蹲下身驱赶了那两条狗,然后用碗盛起那些食物淡淡地道:“我看你家还养了一头猪,这些食物给野狗吃了白瞎了,一会拌了给猪当饲料,能省则省了。”

  金克思点了点头,就回到屋里行动起来。

  我和凯瑟琳就进了屋,凯瑟琳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错误,有些手足无措,我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看着金克思的动作有些发虚。

  “一天都没吃了么?”我说。

  “没,刚吃过的,就是做多了就吃了第二碗。”金克思回答的时候眼神躲闪着。

  我笑了笑也不说破:“我正好也没吃饱,不如我们一起蹭饭吧。”

  “蹭谁的?”金克思抬头问,然后她瞥见了一旁跃跃欲试的凯瑟琳立刻摇了摇头,“我才不要那些大小姐的可怜!她们看我们就都不如看自己家的一条狗!”

  凯瑟琳更加尴尬,我连忙道:“她今天是来蹭我饭的,你也要来么?”

  “和她一起?”金克思指着凯瑟琳有些不情愿。

  一时半刻当然不能调节这俩阶级敌人,所以我还得和稀泥。

  我凑到金克思耳旁悄悄地道:“这位是警察,格雷福斯进号子里了,我们不得贿赂贿赂啊,所以……”

  金克思瞥了一眼凯瑟琳低声道:“那陈大哥岂不是很破费?要不我拿钱吧,我还有点……”

  我连忙道:“今天和崔斯特斗地主手气好,挣了一大笔,不要你掏钱。”

  崔斯特,你的斗地主立功了!这是一手黄牌啊,定住这俩妞的疑惑就好。

  金克思终于同意了,我们三个来到了一家很寻常的小饭馆,寻常到凯瑟琳不觉的太落魄,金克思不觉得太奢侈,哎,你说我容易么!还是和李青那货吃大餐好,上来就合剂什么的,什么贵点什么。

  看正V版章:节$e上J酷A匠S网@m

  最牛B的一句话就是,你随便点哥有钱!

  最苦B的一句话就是,刚点了一样就说哎我不太饿,不用太浪费了。

  屌丝和高富帅就差别于此啊!

  我看了一眼菜单淡淡地道:“来几个特色菜,来三饭饭,茶水一壶,好了。”

  这才是寻常子弟的饭桌啊。

  一个方形桌,我坐中间,凯瑟琳和金克思坐在我的两旁,金克思信了我的话认为要捞出格雷福斯还要依靠眼前的警察,所以努力陪着笑脸。

  而凯瑟琳呢,以为我说动了金克思,她原谅了自己,所以殷勤地问这问那金克思努力的回答着,想方设法让这位女警察开心,于是,场面一片和谐,没我事了。

  我才是维护和谐的主角好么?好吧,为了妹纸,哥当个龙套也认了。

  也不知道是尔虞我诈,还是真的开始谈得来了,饭菜一上,两个女人叽叽咋咋说个不停,我终于不淡定了。

  尼玛!哥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么?哥好赖是个男的啊,不要在我旁边说大姨妈的事情好么?不要直接教怎么丰胸吧?不要连经期都互相交流吧?

  这……好吧,我非常喜欢!以后做那些事都知道时间了,太方便了!我自己都觉得猥琐的没有下限了。

  一顿饭,大圆满结局,非常的赞!最后是背着金克思让凯瑟琳付款的,这不是我小白脸,吃软饭,而是这点钱对于凯瑟琳来说还不够一天化妆品钱呢,这些钱买个自己心里舒坦还是很合适的。

  出了饭店,凯瑟琳开始在金克思的带领和解说下开始慢慢了解贫民窟和贫民的生活,我的身旁不住的传来凯瑟琳的叹息声,尼玛,哥也是贫民啊,怎么不叹息叹息我?可怜可怜我啊?哥都吃不起饭了!

  好吧,钱是你的,房子是你的,车也是你的,家产什么的都是你的,可是你,是我的!

  霸气十足,有木有!

  可是缺个证啊!这个太不稳定了,赶紧把正事办了才是真理啊!

  可是,屌丝如何拿下白富美,有木有秘籍什么的?靠真情?你以为是编琼瑶剧呢啊?

  我冥思苦想,不得其解(不得骑姐?)啊!

  前面两人似乎聊得差不多了,终于想起我这个酱油了,凯瑟琳用手肘碰了碰我:“哎,想不到你们的日子这么辛苦啊。”

  我还在苦思良策:“怎么才能泡到旅馆去啊……”

  顿时凯瑟琳脸都绿了,金克思不住地旁边发笑,我一抬头看着凯瑟琳立刻觉得世界将要倾倒。

  当天晚上,凯瑟琳撇开我气冲冲离去,离去前还格外叮嘱金克思不要受到我的迷惑,要离我远一点。

  我泪流满面,男女搞对象,不为了搂搂抱抱,搂到开房,搞毛线的对象啊?你当是小孩过家家呢?爷爷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搞对象都是耍流氓,爸爸说过,不以开房为目的的搞对象迟早都得黄!

  这是真理啊!为啥两个妞都认为哥很黄呢?我是黄种人不假,可是我多清纯的人啊,清纯到只为了和你开房!

  好吧,我真流氓……那也比伪君子强不少啊。

  第二天,我去找凯瑟琳,可是凯瑟琳直接一句有公事要忙给我推了,公事个毛线?我看你们警察署的公事就是男的想被女上司潜规则,女的想被男上司潜规则!

  额,少年,不要心中那么黑暗,要相信世界是有爱的,我如此安慰着自己,我突然间想起来,凯瑟琳说过阿狸的事情解决了,这么快?我觉得我有必要去小黄村看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